你好!

"碰!”干净利落的声响,我掉到了地板上,屁股好疼。

“喂!有人吗?我这是在哪儿?”黑漆漆的看不到任何东西,无助的在黑暗中摸索着,地方似乎很大,可以听到自己的回声。

“这是哪儿?人在哪”在不远的地方有声音回答着我,循着声音过去,越来越近了。我们还是撞在了一起,到像是一出京剧,三叉口。

“喂,你撞到我了,这是什么地方?”

“我还想问你呢,我记得我还在家里的床上,怎么醒来就到这儿来了。”

“狗日的,原来和我一样?奇怪了,头晕啊,昨天打了一宿的DATA。”撞我的人,很没礼貌的回应着。

“这黑灯瞎火的,啥也看不到啊!带火了吗?”

那人摸口袋的声音,“没火,烟倒是有。白搭,你再四处摸摸看。”

“哎!”这位倒是一个大爷,

(啪,瞬间灯全亮了,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好像是在一个废弃地下仓库,只要几根大的水泥柱,大到看不到尽头,不过这地方,干净的让人不寒而栗,看不到一丝的灰尘。)

从柱子后面出来一个人,脸上带了黑色面具,消瘦的可怕。用略带嘶哑的声音说到:“终于有人来了,不要问我任何问题,我和你们一样,只是早到了一会儿吧。”

看到刚才撞我的那位,显然是个胖子,脸上确是白色的面具。正坐在地上,摊着手,摇着脑袋。

我怀疑的摸着自己的脸,也同样戴着面具,尝试了几次摘下来。黑面具说话了,“不要试了,应该拿不下来,我试过几次了。”

“我呸!你们怎么都戴着面具啊,唬人呢。”看来这位白面具,比我还嫩,还不知道自己戴着面具呢。

黑面具首先说话了:“看来我们被困在这儿了,得找个方向走出去啊。”

白面具看了下周围,不屑的说到,四面都一样,手机也没有,你说往哪儿走吧?

黑面具,安静的听了一会儿说:“我觉得这个方向有水声?就朝那儿走吧。”说着用手指了一下,还好整个空间都是有亮光的。

“你也看罗辑思维,沿着水的方向走,同道啊!”我说着。

“罗胖,很有意思的人,今年去了他的跨年演讲,每年都有不一样的感受。不过我们可不是在迷宫里面,迷宫里面可有路,现在我们连路都没有啊。”黑面具说道。

“土豪啊,现场我是看不起,”我说道。

“哎!你们说什么呢?能走出去吗?我可累了。”看的出带白面具的胖子,是最小的,可体力最差,这还没走几步呢,你累了。

黑面具说:“说说你们吧!都是怎么困在这的,找找我们身上的关系,说不定能找到困在这儿的原因。”

小白胖子这回抢先说道:“昨天能干嘛!上了一天的班,累死了,人困体乏。回家打游戏,看电影,头晕晕的。好像倒在沙发上,身上感觉直冒冷汗,我不会死了吧。这不会是黄泉路吧。我还没活够呢?”顿时小白就奔溃了。

老黑摇摇头,看着我说“你呢?”

“昨天看了罗胖的得到,跑了一圈,刚睡下,就到这儿来了,我还以为在梦里面。掐了几下,疼的有感觉,不会真死了吧?老黑你哪来的。”

“哦!我在车上睡了一会,醒来就在这儿了,感觉还活着,身上没有什么不一样的。要是真死了,你们有什么遗憾的。”老黑脚下倒是没停下来,走的飞快。

我和小白一路小跑,勉强跟的上。

“黄泉路上也没这么敢的,慢点。”小白这会真急了。

“别瞎比比。你有牵挂吗?你有什么要做的事情吗?你觉得自己能出去吗?”老黑声音比较重,看来老头生气了。

“都别说了,我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我才刚刚给自己找到自己人生的意义,才刚刚找到自己的方向,我可以的,我会找到自己的方向。我会好好的开始自己的生活,为什么这就结束了。老黑你说这是为什么?”面对死亡,我也害怕了起来。“你知道吗?我浑浑噩噩了好久,才刚刚想重新认识自己,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

“我够了,生活有什么意思啊!生活可以重来的,我一定不要这个设定了。”小白抱怨起自己的生活,似乎对自己这样没有痛苦的死亡,还是很满意的。

“生活就这么结束了。”我们这最沉稳的老黑,似乎也接受了已经死亡的设定。

老黑拍着小白,伸手说道:“给我来之烟!看来黄泉路上还是很人性的。烟还给你留着呢。”

小白无奈的给老黑递了支烟,给我也来了一根。我是好久没碰烟了,都已经来到这儿了,也就没有什么戒不戒的。伸手接了过来,老黑有火,给大家把烟给点上了。

“年轻的看穿了生活,年老的反倒留恋起了生活。”老黑吐了口烟,“狗日的生活,连给人留个遗嘱的机会都没给啊!白瞎了。我X。”

老黑说起了脏话,给人很不适应。这时小白倒是哭了起来。梗咽的说道:“早知道,就不整夜的打游戏了,没想到死神来的这么快。我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呢。我对不起我爸,我妈……”接下去的语句就比较乱,一直在重复着“对不起……有机会本应该好好来过……我以为时间还长着呢,儿子不出息啊。”

老黑拍着小白说道:“我儿子比你还小几岁,可没你这个熊样啊!到了这儿,后悔有什么用呢!真的都得盖棺定论了。”

“我呸!”这回我可插嘴了“黑脸的,你是到年纪了,可以盖棺定论了。可我们这路还有大半要走呢,怎么可以说没就没了呢!盖棺定论,我都不知会给我什么评价,反正自己挺混蛋的,刚明白过来,刚有点被点醒的这意思,就被拉到这儿来了。”

“你觉得上天亏欠你什么吗?”老黑问我。

“不甘心啊!说到上天欠我什么,真到是自己活该啊,我和小白差不多,混了很久的日子,打着游戏,浑浑噩噩。只是最近有点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了。可能身体上亏欠的太多。太多熬夜,不运动。咎由自取啊。不甘心啊。”我也一样语无伦次起来,我也想哭,只是忍着。

老黑看了看我,有看看小白,说道:“好死不如赖活,都没活够,都有好多事情没做啊!不走了,等着牛头马面来接吧。”很用力的嘬完最后一口。“不走了,假如还能回去多好。我该好好陪陪家人的。说实话,一路跑来,真的为了钱,丢了好多东西。现在得到的,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我们为了什么才开始努力,你说?”老黑指着我,

“出人头地,挣更多的钱。”

“然后呢?有钱了干嘛?”

“好好对家人,买喜欢大房子,过自己想要的日子,自由的想去哪,就去哪,不为眼前的日子糟心。”

“说的真好。糟心?”老黑略带讽刺的笑了“糟心,啥时候都有糟心事,真的跟钱没关系。你没得吃,还是没的穿。你的家人真的在乎哪些钱吗?人才是最重要的,你还不明白吗?我为什么不问小白,是他还没活明白。我一路夺命狂奔,真的错过了好多风景。以前不稀罕,认为抵达终点才是最重要的,可是真的有止境吗?只有到了这儿才明白。我们只是跑上了叉路口,而不知道。初心,以前听着感觉像是鸡汤。现在看来真的还是回到原点。再多的钱,再大房子都不是我们赋予生活的意义。我们是该努力生活,不错过生活的点滴,努力只是让生活变的有意义,可以和家人一起。努力只是让自己活的明白,活的不那么苟且,说实话我也一眼,痛恨年起的自己不知道上进,甚至都想揍你们一顿,可是又能怎么。那不还是自己吗?我们怪自己懒惰,只是自己还没搞明白生活的意义。你都这么大了,其实还和小白一样的,啥都没搞明白。混蛋一个。还能回去该多好,说说你们回去了以后吧。”

“都到这儿了,还谈回去还能怎么样。”小白咆哮了起来,“我想回去了,我会好好过多,我不打游戏了。”

老黑摇摇头,看着我道,“你呢?”

“我?我不知道,最重要的是自己,我不该活在别人的眼中,不该用大众的欲望强加给自己。好好对待家人,好好对待自己的生活。赋予生活的意义,带着家人,去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现在想来,很多事情跟钱无关,不一定要有钱了才去做,现在就出发。我们不去做的原因,只是不相信梦想可以实现,对梦想还不够坚定,只还是梦想而已。”

“向死而生,也许只有到了这儿才真正明白,我的放下的太多不该放下的。手里捧着的也许是早该放下的东西。我们根本就不独立,只是乌合之众的一员,随着大流活着。”

老黑拿下了面具,说道。“时间也该到了,”随后打了个响指。(老怪物自以为很帅的动作,其实蛮low的。)

我们小白的面具都碎掉了。突然发想眼前的脸好熟悉,熟悉的让人可怕。让人胆战心惊。

“老黑,这是怎么回事?你全知道,这是在哪?”

“难道,看着自己都不敢相认吗?我花了大力气才把你们弄到这儿,只有半小时。这儿是时间的割裂处,以后你们会明白的。”

“你是20岁的我”,老黑指着小白。

“你是30岁的,”

“我是你们的未来,不要问我怎么发财,我们改变不了任何东西,好好活着,就能明白很多东西。时间不够了……再见……”

“碰!”我又掉到了地板上,只是这次是在自己的家里,我从床上滚了下来。

原来刚才的一切都只是梦而已。我还在自己的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作者:张惠妹 我想遇上一个人,和他说过去、现在、未来我和他说海,说到海,像说到故乡我想遇上一个人,我和他说格桑花我...
    primates阅读 162评论 0 0
  • 西秦木子抒情诗集《守望者》目录 几十年的坚持 就是要将头伸出水面 接受风吹雨淋 洗刷周身的污浊 然后开一朵花 与远...
    西秦木子阅读 191评论 0 3
  • 前两天因为有事要去园博园,发现卢沟桥就在附近,决定起个早,去参观参观。 卢沟桥被我们所熟知的,一是它多得数不清的石...
    刘小驹阅读 506评论 1 2
  • 在全民写作的时代,写作如同驾驶一样,由职业性的饭碗代名词渐渐的演变成一项技能! 这项技能在职场中形成了职务写...
    郭相麟阅读 289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