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花儿与少年》 迷上了杨祐宁的犯规

本文首发:九号放映厅(ID:NO9movie )一个有点意思的影视原创公号。

《花儿与少年》开播以来,大概没有人会拒绝杨祐宁。


1982年生人,这个年纪早和少年没什么关系了。但他拿起一块冲浪板扎进海里那一刻,荧幕外都能听见疾风呼啸。

乘风破浪,那可是每个少年的冲动。


这是他玩冲浪的第十一年。年轻气盛的时候,好不容易盼来台风天,头天晚上会兴奋得睡不着觉,“真正去冲的时候会有那种搏命的感觉”,杨祐宁说。

潮汐一天两次,他总是在等早上的那次。这意味着四点到六点这段时间,他几乎都在浪里。

那样热爱过,当然看过最好的风景。

这十一年里,要看风向,要等浪,更要压制自己好胜心切。无数次跃上浪峰,也无数次在浪谷趴低身子,惊险万分。

但人生远在两极之外。

杨祐宁崭露头角的时间很早。2004年,他第一次拍电影,出演一个同性恋者,旋即拿下第41届金马奖最佳新人奖。


眉眼青涩,笑脸清新,那时候他22岁,正是笃定要把世界踩在脚下的年纪。


他带着光环入伍。服完兵役再回归,娱乐圈早换了天地,最佳新人也只是区区新人。

两年后,他开始玩冲浪,是张孝全牵的头。两人相识于微时,一起出演过白先勇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孽子》。



这段友情延续至今。去年,他们终于因为一部《健忘村》重新聚首。


和老友拍戏的好处是,在片场的两人经常约好一起早起冲浪,再开始一天的拍摄。

冲浪是他的挚爱。此外,骑重机车、高空跳伞、海底潜泳统统不在话下,更犯规的还有,8块腹肌。《花儿与少年》宣传片里,杨祐宁上天入海,仿佛无所不能。


杨祐宁说:“我就是那种有用不完的体力的人,喜欢运动喜欢到处玩,什么都不怕。”

他不是少年,却是意气风发。这样的人,杨祐宁不是唯一一个。

比如很多人都喜欢的彭于晏:


年轻是一种心态,也是一种体力啊。


但走过而立之年,对杨祐宁来说还是有些变化。

比如,而今的冲浪更像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当初搏命冲浪的人现在看到浪有点猛,会想:“哎呀,浪有点大哎,不然,还是先去吃早餐好了……”

那个以前一心想着如何让动作更帅气的男孩现在更希望稳步推进事业。最明显的变化是,近两年,他突然上了发条一般,成为大大小小电影里的长青绿叶。

《寒战2》,他出场不过5次,但含血带泪在便利店前诀别梁家辉,被编剧史航赞为“全片真正泪点”。


到了《喜欢你》,又变成了贱贱的情场浪子,全身心都写着骚气。


《再见,在也不见》拍砸了,只是一个配角的杨祐宁,却演出了那份万千阻隔的隐忍,成为仅存的亮点。


他极少成为主角,但他也极少被忽略。

杨祐宁让人无法拒绝的是什么呢?是抵挡住了平庸。

他曾是最佳新人,企图攻城拔寨,偏又撞上低迷期。红与不红,关系千丝万缕,而他似乎浅尝辄止。

但34岁一笑还是露出一口大白牙的杨祐宁,接住了最沉闷的岁月,保存了体力,坚持着修炼。

命运不会亏待一个挥洒了汗水的人。


撰文/九姨没有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