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的秘密

陈子庄是个病人。

不。不是那种要吃药输液手术的病。是另外一种病。

偷窥症。

这也是过了很久以后陈子庄才发现的。

陈子庄有一个台式的高倍望远镜,一直架在阳台。对着对面一栋和他所在的一模一样的大厦。

陈子庄有一个手环录像机,成天戴在手上。

对了他买了很多摄像头,安在一些想不到的地方,比如去过的如家酒店,商超的厕所……

陈子庄喜欢去偷窥不同的人,不同的事。尽管知道是病态,可是就像是吸毒上瘾,他对偷窥也上瘾。戒不掉。

现实里的陈子庄是一个无趣的人,有一个无趣的工作,过着无趣的生活。他每天早起搭乘一个小时的地铁,坐在一间格子办公室的角落里绘制些没有生命的线条,中间用一个小时吃饭,然后再原路返回家。一个人的城市总是格外的孤单,陈子庄大部分情况下只能一个人。偶尔除外,不过太少,也太累。

所以,偷窥是他唯一的乐趣。

他有一个储藏室专门分门别类地放着他的偷窥成果。大大小小,密密麻麻。他喜欢把他的成果用实物的方式储存。照片,写满字的卡片、文件,各式各样的硬盘、光盘等等。几乎每天陈子庄都要到里面待上一两个小时。他享受这个过程。

一般情况下他只是一个人享受这种偷窥。偶尔会在网上不露声色地炫耀某些结果。但不过分,陈子庄生性胆小的因子让他的偷窥只是隐秘地独自生长,像朵黑暗沼泽里的花。

倒也一直相安无事。只是最近他遇到了一件超出自己想象范围的事。

那天,陈子庄在网上遇到了一个人。一个网名叫冥妫晔的人。

冥妫晔说,我知道你是谁。

陈子庄不以为意。只当对方在故弄玄虚。

我知道你有一个屋子,里面有许多不可告人的东西。冥妫晔接着发过来信息。

陈子庄这时有点疑惑。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他问对方。

秘密。很多人的秘密。

陈子庄暗暗心惊。他这种人对于自我保护有种天生的敏感。他一边接着跟那个冥妫晔聊,一边开始搜寻面前这个人,探寻他的资料。

不过另他诧异的是他什么都找不到。不像一般人或多或少会透露出一些真实信息。什么都没有。对方似乎把什么都抹掉了。

我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可是什么都找不到的。陈子庄。

冥妫晔像是知道陈子庄的一切。陈子庄觉得后背冷汗涟涟。你究竟是谁?他问。

对方不答。却发了张照片过来。陈子庄一看是他上周在地铁上偷拍别人的情景,面目清晰。陈子庄的汗滴到了键盘上,身体不自觉的抖动。又突然往后面望去,似乎背后只眼睛一直在望他。

你想干什么?陈子庄又问。他双手颤抖着打出这行字。

可是对方不再回答。过了一会儿,连头像也暗掉了。

这边的陈子庄却不得安生。焦灼、不安、烦躁。陈子庄不停地在屋子里踱来踱去。还跑进自己的秘密屋子,拿起又放下。

接下来的日子,陈子庄度日如年。手机上总是莫名其妙收到他的照片,坐地铁的,在公司的,吃饭的,甚至偷拍的。

陈子庄又跑去网上找那个冥妫晔,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他觉得那个人肯定是电脑高手,要不然怎么发现他,并且偷窥他呢。

一连半个月,陈子庄都饱受折磨,他甚至想过在网上找私家侦探,可是这个方法马上被自己否认。他甚至想过报警,可是又觉得没人会理会他。

到后来,并没有陌生的信息或者照片发过来,可是陈子庄的心情一点也没有轻松。反而更加沉重。精神紧张,总觉得背后有什么人在一直看着他。

原本沉默寡言的他,突然变得不一样,不停地质问周围出现的人,有没有偷窥他有没有偷窥他。

每天晚上要吃大量的安眠药才能暂停思想。否则就会一直想一直想。

不能自拔。

过了一段时间。这天傍晚,一辆救护车来到了陈子庄的楼下。陈子庄并没有在意。

可是没想到,几十秒过后,几个医护人员出现在陈子庄面前。并且不管不问把他架走了。

陈子庄大声叫道,你们干什么,你们放开我,我没病。

没有人理会,在挣扎过程中陈子庄被打了镇静剂。

救护车一直驶进精神病院。当陈子庄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全身瘫软。陈子庄叫来医护,声称自己没有病。

一个医生模样的人过来,问,你叫陈子庄?

陈子庄吼道,对,我是陈子庄,我没有病,你们快把我放了。

医生盯着陈子庄看了看,突然笑了,这里有病的都说自己没病。反正有人给了钱,打了电话,你就是有病。

陈子庄喃喃自语道,我知道了,肯定是那个,那个叫冥妫晔的人,不行,不行我要找到他。陈子庄挣扎地就要起来,想要去找那个人。

还没起来,一个针管又扎了进来。

原来,小区的许多人一致认为陈子庄患了精神病。害怕他有什么举动,就联合建议,把他送进了精神病院。反正他也没有亲人。

据说,陈子庄的屋子里一直没有在住人。他没有回来。至于他还在不在精神病院,有没有精神病,没有人知道,更何况也没有人关心。

过了好久,陈子庄的门突然打开了。

“这房子真那么便宜?”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问。

“这房子空了好长时间了,说是之前死了人,后来住的人又疯了。说出去谁人敢租,要不是看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我才不跟你说这些。我劝你啊……”中介大叔苦口婆心地说道。

“没事儿,我天生命硬,我不怕。”女孩笑笑。

“那行吧,反正我都说明白了,要有什么事可跟我没关系。”中介大叔远远地站在门口。

“谢谢啦。”女孩接过钥匙。

刚关上门,女孩的手机响了。

“对,对。我刚到这儿,你说我没你微信号?好好,我加你,你微信名是什么?……冥妫晔?怎么叫这么奇怪的名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正值盛夏,虽已日薄西山,但整个河口镇仍沉浸在挥之不去的闷热当中。 宇文俊从学校下班回家吃饭。按惯例,晚饭都是妻子杨...
    讀書人_4260阅读 181评论 0 0
  • 戊戌年三月十日 残阳血红,金月桂蹒跚着从街上回到家,进院门时她差点被门槛绊倒。其实她才五十岁,身体一直很好,但现在...
    讀書人_4260阅读 82评论 0 0
  • 戊戌年三月十日 残阳血红,金月桂蹒跚着从街上回到家,进院门时她差点被门槛绊倒。其实她才五十岁,身体一直很好,但现在...
    讀書人_4260阅读 110评论 0 0
  • 最近播出的电视剧《我知道你的秘密》,由黄宗泽主演,其余的配角虽不是知名演员,感觉也都还演的不错,一路看完全剧34集...
    桐州一皓阅读 824评论 1 10
  • 前几天在一个人数不多的平菇微信群里,菇园彩风参与了关于平菇变异子实体的一阵讨论,各位群友发了很多照片,其中辽宁孙总...
    菇之源阅读 148评论 0 1
  • 200年传承,第六代,嫡传人,高千惠,最不正经的正经风水师,约你,撩最有趣的国学风水和养生知识。调戏风水,逗趣中医...
    米豆厥词阅读 541评论 2 2
  • 眨眼间是第二周复盘时间了,接下来仔细回顾一下这一周的跑步情况。 周二:90分 闹钟一响,立马忍痛割爱掀开被窝从里面...
    半价冰淇淋阅读 39评论 0 0
  • 昨晚黎先生和我长谈了好几个小时,我陷入了沉思。 我想起了苹果与香蕉的故事。我喜欢香蕉,可是你给了我一车苹果,然后你...
    EvaingWu阅读 39评论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