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怎样实现班主任的话语更新 ——《论班主任的话语系统更新——基于对S市D区四位年轻班主任的研究》读后感

怎样实现班主任的话语更新

——《论班主任的话语系统更新——基于对S市D区四位年轻班主任的研究》读后感

武义县熟溪小学蓝美琴


这几天忙着改稿子,没有读书,内心已经非常不安:我要看书,我想读书了。当我跟一起改稿的刘茜老师用语音说了这句话时,刘茜说,他的儿子听了哈哈大笑。的确,当一件事情形成习惯时,力量是强大的。

李教授写的这篇:论班主任的话语系统更新——基于对S市D区四位年轻班主任的研究,前几天读过一遍,今天是第二次读了。全文由研究问题的提出、研究方法与过程、研究结论、进一步的讨论与研究设想四部分组成,非常清晰地向我们呈现了研究的整个过程,最重要的是告诉我们班主任的话语更新是可能的,也是必要的。

一、交往群体之间话语体系的相互影响

班主任的发展,有多维内容构成,也有多维发展路径。在其中,话语更新是班主任专业发展的直接表达,更是通达行为方式与思维方式更新的核心力量。班主任的话语系统会直接影响学生的日常生活,也表达着班主任的理念、工作目标与方式。班主任的话语表达直接影响班级的班风班貌,如果一个班主任的语言常常充满着负能量,常常是责骂、责备,缺少温情,那班级的班风可能也会带来负面影响。所以语言是会相互传染、感染的。给我印象很深的是来自李教授对我的影响,他的话语系统让我改变了对学生对家长的说话方式。他在跟我微信里交流的时候说的最多的词语是:挺好的、辛苦了、感谢您,而且特别会送玫瑰花,他的说话方式温和委婉,为人非常谦逊。一位教授都能做到这样,我作为一位小学老师、班主任,更应该谦和有礼。所以,也更多改变动不动就命令或抱怨的语气,有时遇到说话比较冲动的家长,为了避免发生冲突,我就采用缓一缓的策略,让自己心平气和了,再回答,有时明明心里生气,但我还是学着角色转换,学着李教授的样子以宽容、鼓励的角度原谅对方。时间久了,我发现这样的说话风格也是可以影响家长的。在我们的家长微信群里,大家彼此之间都非常注意说话方式,相处融洽,一片祥和。

二、研究实践是班主任话语更新的力量之本

记得在参加精英班之前,我的带班理念也还是停留在“管理”的层级,对班级里的事情亲力亲为,地没扫干净,自己拿着扫把一遍遍扫,直至扫得看不到一点垃圾为止,所以学生放学,做好班级卫生还要花很多时间。不仅仅是班级卫生,还有教室布置都是自己一个人爬上爬下,亲力亲为,有时天黑了还在教室里贴这个贴贴那个。地上掉了一片纸片,身先士卒捡起来。学校要什么比赛,心里会很恐慌,总担心自己做不好,心里负担、心里压力很大。在班级建设中学生基本处于很少参与的状态,班规、班徽、班歌,自己说咋样就咋样,自己定哪首就哪首,哪里还要学生参与讨论的呢?话语系统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语应该是:讲究卫生、注意安全、认真学习、遵守纪律这些。每天的晨间教育基本就是围绕:教室卫生、安全问题、课间文明、上课与早读纪律、集会与做操纪律、作业质量、仪容仪表、用餐与午睡纪律这些方面展开,学生听来听去就是那几句话。恐怕很多学生老师在没有开讲之前就已经猜到要讲哪几句,哪些方面了。要么就是每周竞赛没有拿到优秀班集体的牌子发一通火,要么就是上课受到任课老师的投诉进行批评。除学校布置的工作外,让学生自己组织一些假日小队什么的,我觉得是很没有必要的,虽然有一些班级会有,但我从来没组织过,也没想过让学生或家长去尝试过。我觉得认认真真、全力以赴做好学校布置的工作,每周能够拿到优秀班集体的牌子就是优秀班主任。

然而这样日复一日的循环、重复,我们的班主任专业水平提高了吗?学生的能力发展了吗?答案是否定的。直至今天第二次读这篇稿子,我才明白班主任的实践变革跟自己的话语系统有这样直接的关系,平时只知道埋怨说记性差了,书上看到过的理论都记不住,却没有想过,如果是自己去实践、总结的事情用专业的术语进行表达,那这样的话题体系还不会内化于心吗?实践变革聚焦的是实践本身,而不是时下所流行的脱产学习、脱离实践的理论学习、跟岗学习、参观学习等形式。这里的实践指的是高质量的班级建设实践、研讨实践,只有这样的实践才是与话语系统水乳交融的。

三、两种层面的话语体系更新的实现样态

凸显对学生的理解的话语转变以“学生立场”等为代表,具体表现在:从传统的“管”班级转变为考虑“学生年龄特点”,尊重“学生的无限可能性”,关注“学生发展需要”,追求“学生的成长”,在活动中育人,成事成人”,提升学生的“成长感”,“学生领导力”“四季节律”“互联网+”“复杂性”“全纳意识”这样的新学生观的形成,是主体在实践过程中理性理解的结果,也是思维方式转变的结果。

凸显对班主任工作过程、方式方法的话语转变,以“重心下移”“长程系列”“开放”“突破”等核心概念之外,还有对教育内容的整体构建类概念,比如“重建班级生活”“系统建构”“班级文化建设”“文化开发”“综合融通”,这些概念的形成意味着在厘清相关教育内容的基础上,班主任有了更高位的思维定位和视野。也说明清晰的思维、整体性的思考及动态、长程的意识在形成。

四、关系建构对话语系统的影响

李教授说,班主任必须与大教育家、与教育学经典著作、与中国传统教育思想、与当代世界教育理论,保持直接的对话状态!关系建构包括对于一般的普通老师来说,主要就是同事间的关系,跨学校的班主任间的合作,比如工作室成员之间就是这种关系。作为武义班主任精英班的学员,很幸运,我们还有与大学教授、教科所雷所长建立的亲密的交往关系。最初的话语体系的改变来自于李家成教授的研讨课堂,印象最深的是“学生立场”、“长程意识”“复杂性思维”这三个概念,在这之前,我们是听都没听到过的。而后去雷所的办公室,每次去他总会带给我新的概念,比如:“裂变”“场域”等等。还有在朋友圈里建立的关系网,上海的董老师、龙虎塘实验学校的顾校长等老师的话语表达都是超级棒的,所以非常喜欢看她们的分享,学习她们的表达。还有一群来自中国班主任研修院的伙伴,这个网络学习共同体,因为志同道合,来自彼此之间有更多的共同话语,有更多的相互学习与鼓励,更有更多的专业话语交流,这种交流更能形成一种自豪感、支持感、激励感和归属感。对于我自己,有一大部分专业语言都是在这个群的频繁交流中习得、巩固或生成的。


五、自觉学习可以改变话语体系

班主任要形成自己的话语体系,离不开自觉的学习、自觉的反思。一个话语概念的形成需要经过自己的理解、消化,需要与原有概念在保持内在联系的基础上进行区分。只有在很好地理解的基础上才能化我所用化我所有。印象最深的是前后两次去华师大讲课中对核心概念“研究性变革”的理解。“新基础教育”丛书中,经常提到这个概念,第一次用这个词是在去年的一份总结上,我想用这个词来表达我的核心思想,而其实,我对“研究性变革”这个概念很模糊,用作题目合适吗?我在微信里请教了雷所,得到雷所的肯定之后,就这样开始用起这个概念来了。在两次讲课题目上都聚焦了这个关键词,而就在暑假武义种子班主任的近期学习汇报自我反思中,在李教授的“我们的精英班项目该在全国形成怎样的新形象”的追问中,我再次进行反思并向书本学习,才厘清了这个概念。所以第二次的讲课质量自我感觉有了质的提升。如今我用起、说起这个概念不会没有底气了,也能围绕这样的思想把自己的实践讲清楚了。

正如文中所说,话语更新的实现,是实践变革、关系建立与个体自觉的结果。话语系统的高质量建立、更新,是实现变革的产物和原因。当实践本身不断体现出新质,话语系统与之的融通性也就更为清晰。而促成实践的变革,促成话语系统的接触、吸收、对话的直接力量,就是班主任与相关主体的交往关系的建立。当班主任真正形成自己的话语系统,对相关核心概念、命题有着学习的自觉,则他的专业发展也将逐步实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