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忘在旧时光的爱

      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披着齐肩发的女生霸气地从车上下来,“小…”女生摘下墨镜,“王叔,叫我小柔就好。”男子微微弯腰,“好,小柔。到了,需要我…”女生摆摆手,“王叔您先回去跟他们通知一下吧,我去学校瞧瞧。”男子点点头,将行李箱给她,“好,那你小心些。”女生点头拖着行李箱上公交车。

        公交车消失在男子的视野范围内,“好了,我们走吧。”车子离开了…

        女生站在门口,原来这里就是数一数二的名校。

        “同学,你怎么不进去?”小柔寻声看去,男生满头大汗,身穿足球服背着足球,好吧,可以看出他的足球队的了。

        这个女生有些眼熟,红色风衣,齐肩短发,黑色紧身裙,身上有着不知名的气质。男生挠挠头,怎么就是想不起来?

          “你好,我是小柔,三班的。”虽然他满身汗气,但是既然来到这里,就留下好印象。

          高泽文看着伸出的手,不知所原,“我还是别握了,嘿嘿。”女生瑶瑶头,“不碍事的,我又不是什么娇贵的小姐,大家都是同学。”

          既然人家都不介意,自己还矫情个什么劲儿。高泽文握着她的手,“你好,我叫高泽文,四班的。”

        “进去吧,别给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俩人一起进去的同时还有人在大声尖叫着:

          “高泽文!啊!”

          “小柔,小柔!她真的来了,啊——”尖叫声此起彼伏的。

          高泽文一拍脑袋,惊讶地指着身边的女生, “你是小柔!”女生点头,“是啊,我是小柔。有什么奇怪的?”

          “计算机魔法少女!”高泽文用怪异的目光看着她,“怎么了?”高泽文还没开口,就被一窝蜂的粉丝残忍的冲了过去,“女神我帮你拿。”

        “我给您揉揉肩,一路奔波,辛苦了。”端茶的端茶,揉肩的揉肩,小柔一下子便被粉丝大军埋没了人影。

          “大神,这是我送你的巧克力。”

          “大神,这是我自己做的蛋糕。”

          一个个女生拿着甜点美食凑上前,高泽文温柔地笑着。

          “stop!都给我散开!”男生纷纷散开,但还是包围着小柔,“各位同学,我知道你们对我的崇拜,可是我是来这里学习的,不是来作秀的,还请大家能够像平常一样对待我,谢谢。”粉丝愧疚地让出一条路来,小柔像女王一样迈开长腿离开了这里。

        “呦,这谁啊!”一个男生拨开人群走了进来,“这不是高泽文吗,来这儿干嘛?”一个蘑菇头的小男生不阴不阳地说着,“人家高泽文这儿自然是学习的。”高挑的男生走进来,“别在这儿丢人!”看了旁边的俩人后,盯着高泽文说,“既然是足球队的,那就来场比赛,看看谁是这个队的队长。”

        “听说小五要和高大神比赛来决定谁是队长。”

        “走走走,这么好的比赛可不能错过了。”

        在整理东西的小柔听到两个女生的对话,有些疑惑,“你们说的小五是这个学校足球队的队长?”女生困惑的看着她,“嗯。”

        小柔脑海里出现一些字:小五,真实姓名为梁奎,球技精湛,对人的话…

        两个女生看了她一眼便匆匆地去球场了…

        球场上的比分为一比一,现在球在高泽文脚下,只要他踢进去,那他就赢了,若是踢不进,那就重新开始,可是光是抢球,他可比不过梁奎。

        呼气吸气,吸气呼气。高泽文调整好角度,抬脚…

        小柔赶了过来,看着球的轨迹,“高泽文,弯腰!”高泽文听到声音,歪头一看,便看到一个女生从场外跑了过来。一个球从高泽文的身后袭来,“嘭!”那一边高泽文的球进了,这一边高泽文倒下,“高泽文!”他的意识在逐渐模糊,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看到了有个女生急匆匆地往自己跑来…

          “梁奎,你管好你的人!”小柔背上高泽文离开球场,那坚韧的身影,让梁奎内疚不已…

        病房里,男生虚弱的躺着。门外,“小姐,病人没什么事,只是有些轻微的脑震荡。”女生看了看病历,“嗯,明天能去学校吧?”医生点头,“并不碍事,只需休养一个星期,便可以去踢球了。”女生把病历给他,“那就行,毕竟足球是他最喜欢的运动。对了,不要告诉他的父母,免得老人家担心。”医生点头,“好了,就这些事了。”医生便退了下去。

        小柔推开门,就看到他醒来了。“需要什么,我帮你。”男生咳了咳,“水。”小柔到了点温水,“不怎么烫的,之前我喝过了。”高泽文喝了点水,“当时你怎么知道…”

        小柔削着苹果,“大家都光顾着球进网了没,才没注意到你身后的球。”好在自己急中生智的那一喊,不然现在他怕是要永远躺在床上,郁郁而终了。

          “呐,现在吃点苹果垫垫肚子吧。等会儿就有粥喝了。”高泽文拿着苹果小心的啃了啃,而小柔拿纸擦了擦后大口大口地吃着,很快小柔吃完了,一看,高泽文仅仅吃了一小半。“你怎么吃得那么慢啊!”高泽文一看她早早吃完了,而自己…

        “对了,要不要当我男朋友?”高泽文震惊的看着她,“你!”小柔耸耸肩,“不然该怎么解释我和你的关系。同学?有那么纯洁吗?朋友?才刚认识不久。按照粉丝的八卦想法,肯定认定我们是男女朋友。”

        “等会儿!可是我们就是同学啊。”高泽文有些不明所以,“嗯,好吧。实话告诉你,我呢,对你有好感。”这一句话给他劈的个外焦里嫩,“你你你!”苹果一骨碌掉下床。

        “我怎么了,喜欢一个人就要告诉他啊,免得留下遗憾。”小柔站起来,用食指挑着他的下巴,“小伙子,你现在是我男朋友了。”倾身在他的眉心落下一吻。高泽文此刻除了惊讶就是惊悚了,要是你遇到一个女生霸气的告诉你成了她的男朋友,你会做何感想?

        高泽文会说:还好╰(*´︶`*)╯

        小柔捏了把他的脸蛋,“文,需要我做什么?”高泽文吃痛地捂着脸蛋,“什么?”

        “叩叩!”小柔皱起眉头,“等一下。我先出去一下。”低头在他的右脸颊上亲了一口,翩翩下场。

        “小柔,你在这儿做什么?”小柔看着这个男生,眯眯眼,“安医生,你怎么来了,不去照顾病人?”安沈揉揉女生的头,“你又拿我说笑。”笑容敛起,严肃地说,“里面的人就是你非要回来的原因?”小柔点点头,老气横秋地说,“嗯。要想不留下遗憾,抓紧当下吧。哥,莫要觉得自己还年轻便不珍惜,到了将来,连后悔都来不及。”安宸望着远处,不知在想着什么。

          安宸转过头来,对着妹妹说,“想不到出国一趟变得如此深沉。”

          “在学校不能拉手不能亲吻,就连简单的拥抱都不可以!现在他们都在揪我的缺点,我必须要完美!”高泽文幽怨地看着她,小柔最怕的就是这个,妥协道,“好吧好吧,我可以逃课去看你。”高泽文亲了亲她的脸蛋,“小柔真好!”

        男生长腿一迈,黑色的风衣包裹着修长的身子,顶着蘑菇头出场。嗯,小柔那次看到小男生是蘑菇头觉得显得可爱的多,所以也让他剪了一个。“小柔,慢点儿,别碰到了。”温柔的笑容有着两个小酒窝。“好。”在同学们的注目下,两人面带笑容地走去教室。

          “我以后就坐在第二组的最后一桌,你有事可以写张字条放那儿就好了。”小柔点点头,“好了,该去上课吧。”小柔摇摇头,“我要看着你进去,才走。”高泽文无奈一笑,“好吧。”看着他坐下朝着自己招招手,小柔才走。

          “报告!”老师扶了扶眼镜,走过来,“你是?”小柔握拳放在嘴边,咳了咳,“我是小柔,老师我可以进去了吗?”老师拿着花名册找到她的名字后,“在外边站着!”小柔撇撇嘴也不打算长站,站了两分钟后,悄悄溜去四班后门…

        小柔蹲在后门,对着高泽文做鬼脸,男生捂嘴笑着。做鬼脸做累了,小柔开始不安分起来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背对着高泽文,伸手去抓阳光,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改变什么?

        不知是什么时候下课,高泽文站在她身后,看着她的动作,觉得她经过了不少的事,站在风浪尖上的人肯定不似那么轻松…

        “咳咳,打算要坐多久?”小柔转头仰视着他,“可以拉我起来吗?”高泽文愣了一下,伸出手来。小柔楞楞地看着那只手,如果他们还是来找麻烦,她不介意用另外一个身份压制他们!

          搭上他的手,借力站了起来,由于蹲了太久的缘故,小柔有些头晕,男生顺势搂着她的腰,“不是说不许牵手不许亲吻,就连简单的拥抱都不可以,那现在是怎么回事儿?”小柔双手环着男生的脖子,“不管了!”他们有我对付,你就好好的做自己吧。

        小柔踮起脚尖,蜻蜓点水般亲了下他的唇,迅速撤离!

        而被亲者摸着嘴唇笑了,“高泽文你这个小女朋友还挺好玩的。”梁奎搭着他的肩膀,对着跑远的身影评价道,高泽文捅了捅他的胸膛,“你可别打她的主意。否则我可饶不了你!”梁奎嘿嘿一笑。

        小柔靠着树,惨了惨了,自己该怎么去面对他,啊呀呀!

        “同学,教导主任找你。”男生扶了扶眼框,“好,谢谢你。”小柔真心的笑着,正要走却不知想到什么,“你说,陈主任会怎么训我呢?呵呵。”男生羞涩地摇头,“走了,下次见。”

          男人秃顶的光头被阳光照耀得无比刺眼,让小柔忍不住地闭上眼,“陈主任可否拉下窗帘?算了。”小柔直接拉下帘,“陈主任您说说您不怎么聪明,干嘛要学人家绝顶啊。”

          陈主任咳两声,不理会她冷嘲热讽,“今天你怎么没去上课?”小柔随意坐了下来,“我迟到了,被罚站。陈主任您不知道?”无辜地眨眨眼。那无辜的小眼神,他又咳了两声,“那你怎么不好好站着,去四班干嘛?”

          “唔,我想去厕所来着,谁知道校园那么美那么大,一来我被‘美景’迷惑,二来我迷路了,走的脚酸,就干脆坐在门口咯。”

        “这牙尖利嘴的小丫头!”小柔再次眨眼,“陈主任,牙尖利嘴的不是人,老师可不要教坏学生啊。”

        陈主任生气地拍桌子,“那你说说!今天早上又是怎么回事儿!大家可都看见你和四班的高泽文一起来的!”小柔走过去,撑着桌子,严肃地说道,“陈主任,您是知道昨天的事吧,有时间在这儿训我,还不如去查查究竟是什么人动的脚!”潇洒地转身离开,陈主任拿出纸巾擦着额头的虚汗,“这安家人真不好惹。”

          小柔忍不住的捂嘴偷笑,“想不到陈主任也有被我训的时候,呵呵。”眼睛不经意地瞥见一人,气冲冲地跑过去,“不是叫你好好修养吗!你这是干嘛!”连忙将他扯回场外,高泽文无奈地看着闹脾气的女孩,“我就是教他们怎么踢球,不会有什么事的。”

        “妹子,他就练练,没事的!”梁奎拍拍胸膛,“有我呢!”

        小柔咽下那一腔怒火,“他才刚好些,万一他…”脑海里闪过男生虚弱的躺在病房上,无神的双眼望着窗外的情景。小柔忍不住蹲在地上哭泣。

        “小柔,别哭了,我听你的不踢了,好不好?”小柔突然的哭泣,让他手足无措。高泽文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蹲着和她同样的高度,拍着她的背。

        小柔窝进他温暖的怀抱里,“高泽文,我不想再次失去你,呜呜…”男生无奈地笑着,“好了好了,我们可以不哭了吗,不然我就走咯。”小柔听着话紧紧地抱着他,“不行,你不能离开我,不可以!”他奄奄一息的样子在小柔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她一定不能让他…

        哭了不知有多久,她只剩下疲劳,高泽文无奈地摸她的头,“小布的衣服脏了,我怎么还给人家?”小柔又是擦擦眼泪,“我来洗干净。”

          “唔,可是完美的小柔今天算是满身缺点了。”高泽文捏着她的脸蛋,“没关系,只要你还在,完美不完美有什么用。”

        只要你还在,完美不完美有什么用。高泽文的心一下子柔软了,捧着女生的脸,深深吻了下去…

        “小柔,你好,我叫顾漫。”很清秀,这是给小柔的第一印象,“你好。”

        “小柔,你喜欢他吗?”顾漫紧张地望着她期待的小眼睛,“嗯,很喜欢。”小柔坐在床上,“你也喜欢他,对不对?”顾漫慌张地不敢看她的眼睛,“那你怎么不…”小柔看着她的眼睛, “不对你冷嘲热讽、拳打脚踢?或者对你说‘你不配’?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顾漫绞着手指,“你是他…”

          “我是她女朋友就应该要这样做吗,谁规定的?”小柔拉着她的手,“有人像我一样的喜欢他,我很开心。”

          “可是…”小柔抱着她,“你是唯一的室友,他是我最爱的人,漫漫,我多么希望你们能认识。不管你听了谁的话…”顾漫挣扎起来,“小柔,我没有我没有!”小柔捂着她的嘴,“我知道漫漫是善良的好孩子,所以我没有怀疑你,只是因为我你可能会受到一些伤害。”顾漫泪眼婆娑,“小柔,我对不起你,听了那些人的话,以为以为你…”

          “王叔,叫他们帮我保护一个女生。”小柔轻声地说着。“好,她是你室友吧。”小柔观察着四周,“嗯,她这人我查清楚了。”

          “安小柔!你在干什么!”陈主任在讲台大声地吼着,小柔淡定地伸了个懒腰,“陈主任,瞌睡虫都被你吓跑了。”陈主任忍无可忍地说,“安小柔!下课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小柔打了个哈欠,“陈主任啊,您那碧螺春不好喝,可以换大红袍没?”陈主任倒吸一口气,“安小柔!”

        小柔淡定地极为不优雅地掏耳朵,“陈主任,我听得到。”陈主任满腔怒火,“出去!”女生再次打了个哈欠,“正合我意。陈主任,拜拜。”顾漫都要为她捏把冷汗,这么不守班规,真不知道陈主任又会作何感想。

        小柔伸着懒腰来到足球场,瞥见梁奎教着好几个男生踢球,慢悠悠地走过去。

          “妹子,你不上课?”小柔淡定地站着,“被老师赶出来了。”这下是梁奎尴尬了,他该说什么,说妹子啊,哪个不长眼的敢把你轰出来?这可不行,看她平静样,肯定是自己不想上那老师的课,才做了什么让老师心甘情愿地赶她出来。

        那几个小男生很不淡定地崴了脚、摔了跤、被球溜倒…各种奇怪的姿势躺在地上。魔法少女被老师给轰出来了?说什么他们都不信,魔法少女是谁,人人都想抱大腿的人,谁那么的与众不同把她轰出来了,不怕她黑了电脑报复吗?

          “他们下盘不稳,多加训练。”小柔语气深长地对着梁奎说。梁奎一扶额,内心呐喊道:是被你吓倒的,要不要脸啊!

        “当当当…”下课铃响了,“好了,我先去喝茶了。”梁奎摸不着头脑,“喝神马茶?”小柔意味不明地笑着说,“去喝大红袍,你要不要来?陈主任珍藏版的,独一无二!”梁奎连连摇头,“不用了,呵呵。”小柔哥俩好地搭上他的肩,“嘿,我当你是朋友才请你去的,不给我面子啊。”

          呵呵。梁奎如今也只能呵呵两声,希望这小祖宗赶紧走啊,再这样下去,他的小心脏可受不了!

          “好吧好吧,等会儿去晚了,陈主任又发飙了。”梁奎泪流满面地目送她离开。“奎哥,刚刚那个不是魔法少女,对不对?”那几个男生崩溃的哭着,一定是自己产生幻觉了!

        小柔无比淡定地浅呷一口大红袍,“陈主任,我们学校有多少贵族子女?”陈主任拿出iPad 查询起来,“全国五百强的有一两百家,您要这些做什么?”小柔将茶杯放在茶几上,“注意好他们的举动,不要让他们发现,打草惊蛇可就不好玩了。”

          高泽文此时坐在图书馆里安静地看书,小柔缓缓走近他,走进他的世界里。她的出现让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动作,时间就像是停在这一刻,只有她在慢慢走近他…

        优雅地坐在他对面,双手托腮迷恋着他认真的模样。而对面的人却是没有看向她,继续翻开书本,好像好久都没有见到他这般认真,想起前世他只有躺在病床上忧伤地数着死神到来的那一日…小柔忍不住地红了眼眶,“你怎么了?”高泽文一抬头便看到女生低头擦着眼眶。

        “没什么。”小柔抬头对着他笑,男生伸出手轻轻地抚摸她的脸庞,“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可以和我说说,可能我帮不上你的忙,但是看着你伤心,我心里很难过。”

        那一刻,所有人见证了他们的爱情,他们的心更近了…

        “我们去吃什么?”小柔牵着男生的手,“哦,对了有一种美食,我早就想吃了。”女生忍不住地兴奋,拖着他跑起来!

        女生美滋滋地吃着不明黑色物体,“真的好好吃,果然有味道多了!”男生捏着鼻子,“小柔,你吃的是什么?”小柔满心欢喜地凑上前,“臭豆腐啊,我只有小时候吃过,然后就被送去美国了。”说着她就有些小忧伤,不过又一下子咧起嘴来,“还好这次不仅有美食,还有我最喜欢的你!”搂着他的脖子,“mua~”

        高泽文愣的不知动作,呆呆地望着女生没心没肺地笑着。或许眼前的女生是他的阳光,也许和她在一起会有很多不如意,可自己也愿意!

          “我还想吃榴莲。”小柔满心期待地望着他,“唔,你等会儿吃不吃?”高泽文无奈搂着女生,“吃,陪你吃。”刮刮她的鼻子,“嗯,你真好!”

          于是乎俩人吃榴莲都给吃饱了,刚开始高泽文是抗拒的,但是在小柔的威逼利诱下,吃得越发不可收拾!所以一男一女最后不知是嚼了多少口香糖,才去了味儿。

        “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吃呢。想不到你吃得比我还嗨!”小柔躺在他臂上,高泽文躺在足球场边,“还不是你逼得。”捏着她鼻子,“你说说你怎么就那么好养活呢,吃些榴莲就饱了。”

        “唔,好养活不好吗?”小柔嘟着嘴抗议道。高泽文松开手,满意地搂着她,“嗯,好啊,跟养小猪一样。”

        在接下来的五天里,小柔继续和陈主任顶嘴,在罚站期间溜去四班玩,每天围着高泽文转,所有雌性动物都没能近他的身!

        体育课上,小柔肆意打着网球,足球场上高泽文灵活的躲过梁奎的进攻。多么美好的青春,但总有些人看不惯!

        小柔在休息室里擦着汗,这时一厚重的呼吸声从她背后出现。“嘿嘿,小美人!”小柔轻易地躲了过去,“张三!”贼眉鼠眼的男生嘴边淌着透明液体,“小美人认得我,嘿嘿!”猥琐地搓着手。

        “怎么,那个白莲花忍不住了。”小柔平静地看着他,“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碰!”肉体落地的声音,所有人都走过来看热闹。“诶,这不是张三吗?” “活该!”“刚刚女神是不是在里边?”刚说完小柔便出现在门口,不屑地看着躺在地上的人,“不是说不客气么,怎么你脚滑摔地上了。”听这话,大家都明白张三骚扰女神,反被女神教训!该呀。

      路过足球场的同学还在议论着刚刚的事,在休息的球员都竖起耳朵听起来,为何如此感谢兴趣,每个人都有八卦的心。

          “嘿,那张三不是找死呢。也不打听打听女神的身份!”

          “我说揍他,都玷污女神!”

          “不过,女神也大气啊,只是教训了一下,就放过了。要是我,全市封杀,让这个市没人收他。”

            “切!你太小看女神的身家了,要是女神发火,她可能让他消失。”“嘘嘘,小声点…”

          高泽文听到这话,只是深深地叹口气。这下自己是不是有些卑微。活在她的保护下,有失男子汉的尊严。

          小柔乐滋滋地跑过来攀着他的手臂,“我好想你啊,你想不想我啊?”噘着嘴索吻。高泽文撇开她的手,“怎么了?”不论她怎么在他面前晃,那人还是不理自己。

        女生赌气地往地上一坐,好在是草坪,不然她那小屁股可就惨了。小柔揪着小草,一个人在嘀嘀咕咕地说人坏话,“小草啊小草,你说人家都是男朋友去哄女朋友的,我怎么就反过来呢,而且啊别人男朋友都是天天围着女朋友转,就怕女朋友给人拐走,还有啊就算是男朋友有大男子主义,也该和女朋友腻歪吧。你说对不对啊?”

        小柔偷偷地瞥了眼站在身旁的某人,一脸的委屈,“好吧,人是我追的,我哄着他也算了。可是除了那次外,都是我主动kiss 的。唔,你说这个男朋友当的称不称职啊?”高泽文听着也是满脸的无奈,“但是某人夺走别人的初吻就跑了,她男朋友这样对她也是理所应当的。”

          “小草啊,你要记住女孩子是很容易害羞的,不管她是不是女汉子,她都还是个女的。”

        “人家一来就亲脸,二来就表白。虽然她男朋友对她有好感,那是不是发展得太快了,这会让她男朋友没有安全感的。”那几个在场里踢球的人都纷纷注视女生,心里不约而同地说着:原来是女神追的队长啊!还那么的热情、那么的奔放!

        “……”小柔总算是见识到他毒舌的一面了,以前可没人像现在这般说的她无言语对!

        高泽文蹲下来,“小草,你有听说过一句话么‘知道的越多死的也就越快’,所以你可要将今天所听到的都给忘了。”那几个偷听的人背脊凉嗖嗖的。

        “坐在地上不凉么?”小柔闭上眼顺势倒进他怀里,男生一个不稳摔在地。偷看的人眨眨眼困惑啊、八卦啊,望啊望的,只看到俩人静静的躺着,什么都没发生,无趣地离开了。

        在下边的人忽然笑了,小柔瞪着他双手死命地掐着他的腰,“疼疼疼!”原本他打算是忍着的,哪知怀里的人不知分寸,越来越使劲!抬脚离开的人听到声音又转回来,看好戏。

        小柔这时更使劲儿地掐,连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疼啊!”高泽文痛得喊出了声。这下来看热闹的人是越来越多了。

       

      “让你喊!”紧紧揪着一块肉转啊转的,那疼得。“唔!”高泽文赶紧抓着她的爪子,“好了,别揪了,疼死了!”“这不没死嘛!”高泽文拿着她的手放在嘴边,“死了,你还不得守寡。”小柔立刻回一句,“你我又没结婚,说这个是不是太早了。”坐起来继续扒弄着小草。

        “好吧,原来你不想与我长相厮守。”男子双手枕着头,平淡的说出这句话来…

        小柔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有些不大一样,曾经的齐肩发,怎么变成了如今的齐耳短发!“怎么一回事儿?”小柔仔细回忆昨天发生的事情,好像是:

        男生一个劲地揉她的发,直到成了鸡窝头,才欣然松开。“果然这个样子可爱些,小草,你说是吧。”相较于男生的温柔,女生则是怒气冲冲地揪着他的衣领,“高泽文!”被叫到名字的某人低下头笑着说,“小柔,你生气的时候也是蛮可爱的。”蜻蜓点水般的吻,点过她粉嫩的唇。小柔羞红了脸,两手垂在身旁。“小柔,要不你去剪个头发吧。”然后小柔便浑浑噩噩地剪了发…

          小柔没好气地跑到四班,“高泽文!你给我出来!”也不顾老师同学的反应,小柔插着腰的悍妇形象被全校所知。高泽文礼貌地说,“老师我出去一下。”老师欣慰地向眼前的男生点点头,又略有不满地瞪了眼小柔。

          “你昨天是在色诱我,这是犯法的!”男生插着口袋,极度风骚地笑着答,“这不是在履行男友的职责吗,负责让女友更美,美得人人嫉妒我这个男友。”小柔白了眼,“别人都是希望自己的女友的美只能让他自己看见,你怎么反过来?”高泽文停下来看着她,“那是因为…”小柔不明所以,“什么?”男生笑了笑,“没什么。”

        小柔觉得他有点不对劲儿。

        这一天小柔去了陈主任的办公室。“他们开始蠢蠢欲动了。”小柔冷笑道,“还是耐不住性子。”

        小柔靠在树下,望着四班里的人影。也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和他在一起,他若是知道自己是那样的身份可还会义无反顾地和我在一起…女生自嘲地笑着,怕是那时候他会选择离开,毕竟他是那么有正义感的人…

          一个闷哼出声,本在树下乘凉的女子被人悄悄拖走…

       

          高泽文略微皱眉,这个时间段,她也早该出现在自己眼前了,怎么?高泽文有点烦躁。

          等小柔睁开眼时,自己双手双脚都被粗绳子绑着,嘴里还被塞了干净的布条,他们这是出手了,看来也不怎么样吗?凛冽的目光在门开前一闪而过,“呜呜呜!”黑衣男子冷眼俯视一个少女,“看来,也不怎么样吗?”挑起她的下巴,“应该还是处的吧。”另一个急忙推开他,“不能干了她!万一…”调戏小柔的那个男人鄙夷地看着推开他的人,“不就说说吗,有必要那么大惊小怪的吗!”

       

          高泽文现在想去找小柔,也没法找啊…

         

          “她的身体出现了一些波动!”男人盯着心电图看,但是现在恢复原状了。“看来,她是找到了…”护士完全听不懂他的话…

        “我说你们绑我来就是干站着,还是让我看看你们有没有模特的潜质?”男人们面面相觑,觉得这人怎么会是这般的反应?

        小柔偷偷地挣脱绳子边嘲讽,“你们这是第一次搞这种事吗?看来你们雇主是被坑了,啧啧,让我猜猜是哪头蠢猪。”站在小柔左侧的男人有点不耐烦,“嘿!你说你话那么多干嘛,做好你人质的工作就好了。”小柔眯眯眼,“人质?呵,我可不这么认为!”说时迟那时快,小柔一椅子摔了过去…

        该死!高泽文现在后悔极了,为什么自己除了知道她天才少女的身份外,其他一无所知!泄愤地一拳头砸在树干上。“高文泽,你想知道她去哪儿了么?”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毫不例外砸到一个人,“你们的雇主也该出来了吧?”其他的人并不理会女生的话语,迅速与她打了起来。一拳,一脚,一个横踢,女生有点力不从心,怎么还没来,都快要累死了!

        右侧的男人借女生休息的空挡,一个拳头过去,将小柔的左旁脸给砸肿了。小柔也毫不示弱,一脚要了他的命!一个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不知道打人不打脸么!”小柔这下是发狠地往死里打,这下倒在地上的男人可算是知道:女人不好惹。小柔将人打趴下,也不急着走,一个个地去踹,踹晕为止,然后疲惫地“晕”在一个角落里…

        高泽文焦急地看着前方,恨不得马上到那儿,生怕她发生什么意外来!

        高泽文刚跑进这个新建的工厂,警笛声随后而来。映入眼帘地是女孩如破旧的娃娃靠着墙,高泽文心像针扎的疼,怜惜地抱入怀里。警察见到他,先是赞扬一番又请回到外边的救护车上。肿的老高的左脸,被他轻轻地擦拭。一个女生被打成这样,想必是痛苦的吧。“嘶!”女生痛呼一声,慢慢睁开眼,“高文泽,是你啊。”

          “不是我,还能有谁?乖,现在好好睡一觉。”小柔满是开心,可不小心牵动了肿得老高的脸,“啊!”救护车里传来一嚎叫声!

        病房里,女生拿着一面镜子,“怎么还没有下去啊?现在怎么见人啊!”安宸推门而入,“哥,你来了,有没有办法让它赶紧消啊?”小柔眨巴眨巴眼,试图卖一下萌。“没有。我说你怎么那么鲁莽,要是发生了什么事,看你怎么办!”安宸不怒自威,小柔吐吐舌头,“这不没事嘛。”安宸也只好无奈地说,“不许再有下次了!”小柔乖乖的点头。

          “高文泽,他貌似…”安宸欲言又止地,让小柔有点不习惯,用询问的目光盯着他。“算了,他也没有存坏心思。”小柔望着窗外,“他,这人我是信得过的…”安宸拍拍她的小脑袋,“嗯。”

        “嘿!你不去陪陪她吗?”梁奎一手搭在男生的肩上,“看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担心她,就去呗!反正这里有我呢。”男生盯着场里尽情挥洒汗水的队员们,自嘲道,“她,那么好的一个女生,凭什么会喜欢我,还是在我和她是第一次见面的情况下,想想都觉得不可能。”梁奎困惑不解又带着一点点的惊讶,“你们那是第一次见面?!”高文泽站起身来,“连你也认为不可能。”随后加入队伍,泄愤地踢着足球。“不应该啊,见她那么在意,怎么会…”

          在小柔“躺”在医院的这些天,高文泽一次也没来看望她,一条信息都没有!她有点心慌,不过又转念一想,说不定他是忙着球赛的事。

        安宸看着吃好喝好的妹妹,顿时觉得头痛的要死,“你是不是该回去,仅仅是脸肿你也住院,就不觉得人会跑吗?”小柔咬着苹果,“怎么会,他可不是这样的人。”安宸坐在她床前,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但是,我听说他这些天都跟一个女生在一块儿,乐的连球赛都给忘了。”小柔翻了个白眼,“哥,这技俩是不是太low了。”安宸撑着下巴,“不信算了,反正也不是我的人跑了,到时候呢,某人可别哭。”

      小柔再次踏入校园,有不少人对着她指指点点,小柔懒得理他们的反应,直接去找某人。

        来到足球场,她一眼便看到那人对着一个小女生笑,那样的笑应该属于她的,现在!醋性大发的小柔气冲冲地过去。“高文泽这是?”她想听到他说这个人只是学妹,没有其他的关系。而女生看着女神泼妇样,往高文泽抱歉的笑了笑,刚准备开口,男生一把搂住她的肩头。“安柔,我们分手吧,毕竟我不喜欢你。”女生疑惑地看了眼高出自己一个头的男生,又害怕地盯着女神的表情,生怕女神一个怒火过来,她就挂了。

        安柔抿嘴,“好!好!”两个好字,从她牙缝里蹦了出来,“既然如此,那就从此别过!”倔强地别过身去,不让身后的人看到她滚烫的泪水…

          “同学,很抱歉,让你…”女生摆摆手,“没关系的。”高文泽低着头不言语。“只是,明明两个相爱何必相杀呢?”男生还是低着头,女生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如果是说什么配不上,那也是自卑,若是如此,那也很正常啊。就像你,站在巅峰出闪闪发光,我就会觉得连你身旁都觉得不配,我们都希望你能好好的,这就是我们的心愿。”

          高文泽抬起头,对着一贫如洗的天空苦笑…

          “心跳不稳定,血压在下降,安医生!”病床上的人脸色白的跟透明一样,安宸望了眼后迅速做急救措施…

          “呵呵,原来只是我一厢情愿,哈哈哈哈…”女生将头埋在双腿间,从苦笑声到哽咽声。过了许久,安柔面无表情地走回寝室:此后,再无小柔,只有安柔!

        第二天,安柔申请一个人住宿,除了吃饭,绝不离开实验室!

          顾漫曾想和她一块儿吃饭来着,哪知这人说:“你一文学社的,跟我一计算机玩,能做什么!”当时,食堂的人齐刷刷的盯着这边,顾漫已经快崩溃了,“看什么看,老师布置的作业写完了,还是觉得不够!”一句话出来,所有人都埋头苦吃!不过,还有一人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略微蹙眉,安柔并不在意。

          下午,安柔低头苦算实验数据,一个阴影盖住了光线,并不搭理,转了一百八十度,继续算。身后那人最后还是走了。根本不会注意到水将笔墨匀开…

          高文泽觉得最近有点奇怪,一个俩个的出国他相信,但是一去就是二三十人,他可不信!

        高文泽面带冷色地拦下准备匆匆离开的安柔,“我想知道原因。”安柔抬起头来,由于长时间的熬夜,她的眼袋已是乌黑一片,眼球布满血丝,“没什么可解释的。”女生转身打算离开这儿。“好!”男生只留下这句话便离开了,没有停下脚步,没有看到背后的女生最后落下了泪…

      “计划不变?”陈主任略微蹙眉,有些动摇。“嗯。”安柔坐在那,秀发挡住她的脸,“我也该走了,到那时,我和他不过是,陌生人。”忽地女生吃吃笑了起来,抬起的脸满是泪痕,“如他所愿。”

        一个星期后,在这个学校里,人人都知道这里曾经有那个一个女生:刚开学就拐走了一帅哥,天天腻歪,后来还不是分了,她每天窝在实验室,做出一大作为来,不挥挥衣袖,毫不留恋地离开了…

        “兄弟,到底怎么了?”梁奎坐在颓废的男生旁,“当初不是好好的吗?”

          当初,呵…男生双手掩面,一滴热泪从指缝间落下。

          “真不知道你们咋想的,喜欢就在一起呗,想那么多干嘛,到头来,还不是伤的伤,走的走。”梁奎站起身,“你想着离开会对她好,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两个人在一起不是更好。”

          呵呵,对俩人都好?是啊,当时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高文泽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当时自己,一想到她一个女生竟为自己出头,已经没了理智,说到底还不是自己的大男子主义作怪,呵呵…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在那一场大雨中一个男生坐在足球场肆意哭泣…

          一打开安家的门,安柔扑入哥哥的怀中,“怎么回来了?”胸前的湿润,让他知道妹妹决定回来的理由了。“好了好了,不就是一个男人吗,要死要活的!”但怀里的妹妹还是哭着,“还哭得没完没了啊,看我怎么打你!”手却只是轻轻拍打着女孩的肩。不知过了多久,哭够的妹妹抬起头,用核桃般肿的眼睛盯着自己的哥哥,“哥…”动了动嘴唇,什么也没说出来,两眼一黑倒在他怀里…

        “安柔!你可真好!居然给老哥我晕倒!!!”安宸一向儒雅的形象,现在全被一个叫安柔的给吃了。“我告诉你,要是你想永永远远地躺在床上,给我当小白鼠,你就不用醒来了!”

          任由他怎么骂她,床上的人儿丝毫没有动。“要是你在不醒来,我就在你脸上动刀子…再不醒过来的话,我就叫人去揍那人一顿,揍得连你都不认识!”

          天天和他拌嘴的妹妹,爱笑的女孩,现在如同死人般躺着,如果没有心电图,安然一定认为这只是一个名叫安柔的女孩和他开的玩笑。

        “妹妹,我的好妹妹,哥哥我不威胁你了,睁开眼,好不好?”安宸握着女孩的手,祈求着她,“哥,求你了,这样的玩笑不好笑…哥哥,认输…”床上的人没有反应,安然颓然,偷偷抹掉泪水,“你不是没有看到哥哥流眼泪的样子吗?现在哥哥哭了,你看一看,醒来好好的嘲笑这个没用的哥哥,好不好…没了你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我…”

          后来,安宸不再流露出任何的情绪,天天陪在妹妹身边…

        而高文泽,因这么一次,呆在了他们第一次相见的母校,不会有安柔在病房里看到的他,不会有一个女孩闯入他的生活,他只适合一个人生活。

          以后的以后,安柔不会因为用期待的目光望着窗户外的男生而失掉自己的心,不会由此通过时空乱流回到旧时空,找到他,和他谈一场撕心裂肺的爱恋…

      九

        “安医生!”安宸死死盯着心电图上的直线,五分钟后,安宸弯下腰落下一个吻在妹妹的眉心上,面无表情地抬脚离开,一滴透明的液体快速滑落…

        “哥!你就不能等等我嘛。”记忆里的的女孩喘着粗气拉着高出她两个头的男孩,“有那么快干嘛,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生气地瞪着自己…“哥,如果,我是说如果啊,我把你的礼服给…”偷偷地瞄着眼前做作业的男孩,男孩瞪了他一眼,原以为她会乖乖认错,哪知,女孩抬头挺胸,“怎么了,不就一礼服吗!”

        安宸从回忆里撤了出来,“妹妹…”风将他隐忍许久的泪,吹了出来。

        “哥,我好难受!”插满管子的泪水盈盈的女孩扯着他的衣服,“我好想就这样死掉,可是,可是,我还想再见他一面…”那个男生早就离开人世了,自己要怎么告诉她。

        “哥,假如有时空乱流,我想回去找他,那时你一定要帮我,帮我瞒住他们。”安宸轻轻点头,女孩满意地笑了,“到时候,我一定要好好地欺负你。”

        “好,你可一定要好好欺负他。”帮我教训教训他,让他早些知道你的珍贵,免得他后悔,后悔小时候不理睬你…

        妹妹,你完成你的心愿了,对吧,不然你怎么会舍得离开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现在最火的领域是什么? 直播,网红,虚拟现实。。。 我今天想说的就是这个VR领域。 各大巨头们都在布局VR现实这块...
    孤月淘客笔记阅读 1,933评论 0 0
  • 三十四岁第一天,往事历历呈心间。 不堪回首昨日情,滴滴乡思忆苦甜。 思绪常回家门前,慈父音容惹思念。 年少不知父亲...
    徐洪均阅读 541评论 3 2
  • 回头一看,发现八月还是丰富多彩的。前半个月在放假。作为学生时代的最后一个暑假,对我而言,它的意义就是会了会老朋友,...
    鹰王守仁阅读 158评论 0 1
  • 一路青藏线——终点夹杂着期待和不舍,坐着最后一辆拦到的私家车,来到了青藏公路的终点站——西宁。下车挥别了载我一路从...
    牧羊人nic阅读 23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