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骤雨历险记

                   


早起,阳光明丽,洗漱、早饭一应完毕,看着天气尚好,与家人打了个招呼,拿着手机和狗9便出了家门。

为了拍一段云卷云飞、霓虹变幻的视频,我沿着小区前的大路一直向东,寻了一片视野开阔的平地,袈起狗9,拍起4K30帧的延时视频来。

此时,一片轻薄的云彩飘过了頭顶,看着没有任何下雨征兆的天色,竟稀稀疏疏地落下了雨点,我并不在意头顶上这块浅灰色的薄云,想着小雨如酥,清脑润心,雨滴落在脸上倒也是几分惬意,几分舒适。

按下狗9延时开启键,定下十分钟的拍摄时间。

没想到,三四分钟过后,飘下的雨点竟有些急密,我疾步走到七八十米外的几棵杨树下小避,等待着云过雨歇,头顶上的这片薄云飘过。

刚走到树下站定,雨势突然变得大了起来,天空也在不经意间变成了混沌的铅灰色,雨点拍打在树叶上噼啪作响,为了完成既定的作业,也为了能拍到一段云在雨中变化的资料,我没有选择马上撤离,我站在两棵大树之间,浓密的枝叶暂时起到了躲避骤雨的作用。

片刻,落雨呈现出越来越大、势不可挡的势头,这天气真是应了“六月天,孩儿脸”俗语,不容准备、说变就变!望着开阔的远处,急雨落在地面上溅起来三四十公分高的水雾,与混沌的天空做出灰白两色的呼应。头顶上,雨水开始顺着大树的枝叶淌下来,我不停地调整着站立的姿势,为了避开连珠般落下来的雨水。

大雨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雨水顺着帽沿淌下,后颈,胳膊,短袖上衣都已经被雨水淋透了,为了不让身体失温,我把上衣脱下来拧干,用它来擦拭身上屡屡不绝的雨水,拧干,擦身,再拧干,再擦身。

现在必须活动,不能停下来;不能停下来,必须活动…,豪雨一直在下,并没有半点减弱下来的趋势,平坦开阔的地面已经积满了雨水,白晃晃的连成了片。我全身上下几乎湿透,心境暗淡了许多,竟暗暗生出了恐惧的感觉,我担心身体因失温而感冒,我担心脑血管再次出现问题。

此时,我绝不敢贸然冲进大雨之中,再现当年遇到豪雨如注时,脱去上衣、扛着锄头从二号地跑回宿舍时的“英雄壮举”了。

我不敢再全速地奔跑,害怕自己跌倒在泥水之中,陷于狼狈不堪的境地;我不敢再赤膊袒胸让豪雨浇透全身,怕因感冒而错被隔离进不了医院……

人贵有自知之明。

这场豪雨下了一个小时又二十分钟,我在旷野的大树下躲了一个小时又二十分钟。雨水将我全身上下几乎浇透,庆幸的是,经历过透彻全身的洗礼,我没有不适的感觉,没有感冒!

雨过天晴之时,我在树下脱去被雨水浇湿的裤子和鞋袜,用拧干的上衣将全身上下擦干,洗净双脚,卷起裤管,提着鞋袜,收拾起陷在泥水之中的狗9,舒缓好自己的心情,整理好身上的衣衫,继续走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