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我有百万条命 第十四章 地吼镇 【求点赞!!!】

  有了22亿的资金支配,夜蝠小队接下来就进入到全员提升阶段。

  丹药、功法、武技这些都是基本的配备,主要是看如何搭配才能体现出团队的作用。

  这些不需要罗邵来操心,吴老作为一个老江湖加上现在又获得罗邵士官的权限,小队的实力分配很快就定了下来。

  这些罗邵都没有过问,他一头扎进了修炼之中。

  ...

  别墅练功房内。

  罗邵打坐座在房间中间,浑身被创世粒子包裹着,随着实力的增强以及他大量服用药物带来的后遗症:抗药性!

  这让原本30粒一次的修炼已经得不到明显的提升。

  无奈下他从昨天开始就把丹药的数量逐渐提升到50粒,这才让修炼变得顺畅起来,不过收益却降低了很多,每次只能获得10多点的体质。

  这3天来除了吃喝拉撒外,罗邵都把自己关进了练功房中,虽然花钱如流水,但实力的提升也是巨大的。

  ...

  随着罗邵的吐息节奏变化,他周身的创世粒子开始躁动,但很快就被体内喷发出来的丹药之力给综合转换,变成了纯净的元能瞬间被吸入体内。

  重重的吐了口气,罗邵看了看时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随着修炼的越发娴熟,他消耗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从原先的1个小时炼化一次,到现在只需要20分钟左右。

  心情愉悦的罗邵点开面板。

  剩余生命:999943

  体质:543+503

  精神:56+50

  噬魂毒体:Lv1

  植装形态:LV1

  储物空间:1立方

  “终于突破了!《乱体决》确实强大,3天的时间提升了390点体质,可惜不能推广,不然也让队员们都来练练。”

  站了起来迅速的出拳踢脚,慢慢感受一番。

  顺便也到了那台他没有使用过的体质测试仪上试了试。

  罗邵站了上去,一顿红绿色的光线不断扫描起来。

  1分钟左右仪器上报出了他的数值。

  “体质1040,四肢淬炼达标!”

  这让罗邵觉得好神奇,虽然体质与他的面板显示有一点点出入,但大致上也算准确。

  没想到的是竟然还能测试出淬炼的程度。

  四肢淬炼完成让他很高兴。

  可还没高兴多久,身边堆满的瓶瓶罐罐跌落的声音就让他牙疼起来。

  不由苦笑道“花钱的速度他很强大,1950万啊!1950粒1品炼体丹啊!就这样没了!”

  “不行,在不赚钱就要废了,接下来的2品丹药,感觉没七八亿提升不到界限。”

  “也该去地吼镇看看了,顺便再去弄点兽皮,做做任务什么的,家有千金,不如日进一文。”

  虽说有22亿的资金,但真架不住罗邵与队员们的消耗。

  队员们的丹药都是小钱,主要是功法和武技,13个人,买这些就花了七八亿了,加上自己这个吞金兽,剩下的十多亿他有点慌。

  他原本想过用2品丹药来代替1品,毕竟说明书上写着2品是1品药效的13倍。

  可试过之后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2品丹药的药力过于迅猛,他根本无法控制,别说引入创世粒子,他没直接爆体已经是庆幸的了,当然,他也不在意爆不爆。

  最后为了效率,只能忍痛继续消耗1品丹药。

  ...

  罗邵回到客厅时依旧是空荡荡的,不用问罗邵也知道,全都在修炼中。

  别墅内只有3个练功房,罗邵单独使用一个,剩下两个,其他人只有在修炼武技的时候才会使用,修炼的话一般都在自己的房间。

  现在是下午2点多,罗邵也没有打扰他们练功,之前也已经跟吴老说过,他想去地吼镇那边看看。

  让靓女在他们修炼完后通知一下。

  随后把路线告诉靓女,剩下的全部让靓女帮他安排就好。

  ...

  地吼镇占地面积比绝命镇大了差不多一圈,距离地吼镇20多公里外有一条山脉,名为地吼山脉,山脉全长180多公里,其中异兽无数。

  地吼,这里不是指一种异兽,而是山脉中的地面会经常发出异兽的吼声,才被称为地吼山脉,地吼镇距离近所以才得此名。

  镇上的人比绝命镇多了许多,不过建筑风格依旧是那种朋克风。

  这让罗邵刚刚下车时还真有点不适应。

  这次他没穿得如其他人般臃肿,而是换上了特制的连身黑色战衣外加一条暗红色的皮外套,背着一把大刀,要多骚气有多骚气。

  罗邵这身打扮在大城市里也很常见,所以也没多引起别人的注意。

  不过他们要是知道罗邵这一身装备是花了100多万的真品,估计整个镇的人都会组队打劫他。

  ...

  罗邵先是去到镇上的指挥部。

  这里虽然是军部的驻地,但交易、接任务、雇佣他人、收集资料这些都可以在这里完成。

  罗邵进到里面,第一感觉就像行西部电影里的酒吧一样,里面坐满了喝酒打牌的人。

  他走进门时立马就引起了全部人的注意,甚至已经开始有人上前询问是否需要雇佣兵。

  对于这些询问罗邵都没有理会,而是直接坐到前台点了一杯酒,问道“我想打听点消息。”

  酒保是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女人,一只比罗邵大腿还粗的手臂,把一杯酒砸到罗邵面前干脆利落道“普通消息1万,异兽消息10万,任务信息100万。”

  玛德,怎么感觉跟黑店一样。

  啧啧啧,这手臂,这身材,真嫁的出去?

  罗邵也不废话,直接递上自己的手环道“我找章头村的村民,我要他们的全部信息以及地址。”

  那女酒保看到罗邵的手环不由得一愣。

  能在军部的指挥部当个酒保,她的见识可不差,那只手环可是军部特制的,只有植装战士或者用军功兑换才能拥有,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说对一些大家族的子弟也会有。

  罗邵的年龄和穿着,让酒保很确定,他就是那些二世祖。

  酒保立马换上一副笑脸道“原章头村村民全部集中住在城西,你出门一直走就能看到一个牌坊,你的消费一个是10200元。”

  被刷走钱那一刻罗邵很想给自己几个巴掌。

  什么不好学,学人家来买消息,多逛逛就能剩一万。

  不过为了装深沉,罗邵全程绷着脸,死酷死酷的。

  还真吸引了一堆中年妇女的眼球。

  主要是罗邵这家伙人傻钱多。

  ...

  按照指示,罗邵很快就看到了一个写着‘章头村’的牌坊。

  强忍着激动的心情走了进去。

  一路走一路看,他看到了许多熟悉的招牌。

  ‘罗五小卖店’‘三婶异兽肉专卖’‘二爷异草加工’‘四叔五金刀具’等等...

  店名虽然变了些,但前缀那些都是罗邵熟悉的乡亲。

  他走到三婶异兽肉专卖店前,看着这个以前经常给他加餐的中年妇女,眼眶不禁湿润起来。

  “小伙子,新鲜刚宰杀的角猪,要不要来一点,算你便宜点,300一斤。”

  罗邵看着三婶,三婶也看着他,完全没有认出他的感觉。

  这让罗邵有点失望,心中叹气起来,不过很快他就笑道“三婶,您这边帮不帮煮啊,我可是听说您手艺不错的,放心,钱不是问题。”

  三婶有种莫名的感觉,眼前这小伙子她完全不认识,可为什么总觉得很亲切。

  “没问题,不过这角猪要炖好久才会出味,你可要等等咯。”

  “没事,三婶的手艺等多久都值得,那您这只角猪我全要了,您帮我处理,我先逛逛,回头上您这吃饭。”

  “好嘞,你既然包圆了,我今天也提前收摊了,我这就去弄。”

  用手环付款后,罗邵就慢悠悠的逛起来。

  见到每一个熟悉的人,他都会上前打招呼聊天,走了好一会,罗邵发现没见到一个40岁以下村民。

  问了一下才知道,他们已经去周边狩猎去了。

  对于这样的情况,也不足为奇。几乎每个镇都是这样,狩猎是获取资源和收入最快的方式,也是锻炼自身最好的方式。

  所以罗邵也没在多问什么,就跟村里的老人们聊了起来。

  ...

  走走逛逛聊聊,时间很快,天也渐渐黑了。

  走回三婶家的路上,老远就闻到了肉香味,罗邵的肚子不自觉的咕噜咕噜叫起来。

  “三婶,我来了,我也叫上七伯他们,您多加点碗筷。”

  罗邵像是进了自己家一样,上前帮着三婶摆好碗筷,在三婶端着一大盆角猪肉时还偷偷吃了一块。

  这让三婶很疑惑,因为罗邵的动作太随意了,随意的跟她家那混蛋小子一样,看着罗邵被烫嘴的模样,三婶不由得嗔道“急什么,多得是,快坐下,洗手了没?”

  “哦,没呢,我这就去洗。”

  罗邵很自然而然,三婶却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暗暗骂道“我这是怎么了,那是客人啊,哎,可我为什么总觉得跟我家的崽子一样,奇怪。”

  不管三婶奇不奇怪,反正罗邵是觉得一点都不奇怪,他自己都忘了现在这个地球已经不是他熟悉的那个了。

  可以说在看到村民们的那一刻,他就忘了。

  这个时候他不是什么植装战士,这里也没有什么异兽异界,这里就是他熟悉的章头村。

  洗完手后罗邵迫不及待的坐到桌子上,拿着筷子相互敲打着,一副等待好菜上桌的模样。

  这又让三婶犯浑起来,罗邵的举动已经不是像了,而是跟她儿子一模一样。

  这时门外进来了七八个老人,有说有笑的,看到罗邵也不客气,上前就拍他的脑袋。

  七伯笑起来露出了为数不多的几颗牙齿,笑骂道“你个混小子,你怎么知道我以前偷狗的事情,现在倒好,那个老瘸子跟我算旧账了。

  你知不知道现在狗可是濒危动物啊,好几亿一条,你让我怎么赔哟。”

  说到这事,几个老人就哈哈哈大笑起来。

  罗邵也笑道“嘿嘿,多难猜的事,我这不是给您赔罪,请您吃好吃的和好喝的嘛。”

  “三婶,您这里还有什么好菜好酒都上了,今天由我罗公子买单。”

  “啊?”

  三婶愣住了,不是因为罗邵说买单,而是罗邵说‘罗公子买单’,这话跟他儿子经常说得一模一样。

  三婶连忙问道“你也姓罗吗?小伙子。”

  “嗯,我叫罗邵!”

  “那你认识我儿子罗烈?”

  罗邵顿时乐了,我何止认识,我还是他老大呢。

  “呵呵,现在还不认识,等会就认识了。”

  “我说大头他娘,上菜上酒啊,这小子刚刚可是一顿拆我们的台,等会我们喝趴他。”

  “对对对,让他知道什么家尊老爱幼。”

  “你们太粗俗了,我们这叫教导小辈什么叫酒文化。”

  “对对对...”

  ...

  很快酒就上来了,众人就开始各种劝酒,罗邵则是来者不拒。

  看着这一幕三婶也在一旁乐呵呵的笑着。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