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倾泻,光影斑驳

一些零散的照片,琐碎的记忆,如果不把它们拿出来晾晾,就会悄无声息地散落在时光里。

我舍不得。

所以,要出来见个面呀。

听,阳光像倾泻的流水一般,温热扑散了一地。

斑驳的光影,落在书页上,照亮了一墙的生气。

光影趴在衣橱上,是窗帘与衣橱的亲密相拥,我抱着你,你抱着我,就是铁兄弟、好闺蜜。

光影扑到地板上,晕开了一朵朵花。阳光轻抚瓷娃娃,让她翘首以盼的人儿悄悄归来。

她的发初覆额头,拎着包静静等待。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似一场温暖的默剧。

即使待在院中,也能见着蔚蓝的天空,白云重重叠叠,起起伏伏,像极了童话国度。

小朋友的笑脸最是天真无邪,情不自禁地就能跟着笑起来。比一比,看谁笑得更甜呀。

切开像星星一样的杨桃,浸泡在温热的盐水中,再舀出来盛放到盘子里。

金光闪闪的像满天的星星落到了盘子里,拿上一块放进口中,轻轻一嚼,汁液漫延,是清清甜甜的味道。

我想,一定是天上的星星太多了,一些星星在你拥我挤的时候,不小心落到了地上,“啪”地一下就变成了杨桃。

他们才不好意思直接承认自己是宣夺主权失败的星星呢。

只有人类将它们切开的时候,它们才会争先恐后地跳出来承认自己的真面目,扬起笑颜,手舞足蹈。

嘿,人类,看见了吗?我可是星星哦,从天上掉下来哒!

妈妈给家里的狗取名“欢欢”,虽然我也很无奈一条货真价实的公犬有着这么一个温柔通人性的名字。

毕竟之前取名的时候,“牛奶”“苹果”没能占上风,于是我两手一摊。

妈,我也是一个取名废。您看着来吧~

如今,已经长大并逐渐衰老的欢欢很乖很乖,总是卧在脚边不声不响。

偶尔动一下脚,它会抬起头,迷茫地看着你,见你不说话,头便会微微晃一下,摆正姿势后,继续将身子伏趴在地上。

在家里,它最怕的是妈妈,妈妈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说:欢欢,你快起来,给我腾个地儿。

欢欢不动。

我妈眼睛一瞪,“欢欢,起来!”

欢欢立马站起身来,尾巴一甩,“噔噔噔”地跑远了。

留下我在原地目瞪口呆。

“妈,您看,欢欢多怕您!”

“那它怎么不听你的嘞?”

“…… ……”

“你说话凶一点儿,放狠一点儿,你看它怕不怕你?”

“……  ……”

“……  ……”

“”嗯嗯嗯,知道啦!”

下次和欢欢争地盘时,两眼一瞪,中气十足,“欢欢,走开!”

欢欢不动。

用腿轻扫它离开,它两眼汪汪看看我,委屈巴巴,可怜兮兮,但身子依旧纹丝不动。

怕了怕了,让给你啦。

小姑娘给芭比娃娃做的黑色套装,还有头上的帽子,搭配起来,漂亮的像个小仙女一样。

他从黑暗里走来,只为给人类带来光明。

如果不是因为疫情,也许我们从来不会意识到,纵使交通堵塞,亦是国泰民安。

一场疫情,困住了太多人,也有太多宝贵的生命悄悄流逝。

卡尔萨根说:

我们DNA里的氮元素,我们牙齿里的钙元素,我们血液里的铁元素,还有我们吃掉的东西里的碳元素,都是曾经大爆炸时的万千星辰散落后组成的,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是星辰。

所以,不管平凡还是伟大,不管同根还是异国,我们都有着同样宝贵的生命。

那些我们知道的不知道的,在背后默默地付出的人,为我们遮挡了一片天。

我们不曾做过什么,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戾气只能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平静下来,惜福、感恩,才能以美好的姿态迎来明媚的曙光。

毕竟,我们也是星星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