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次我真的怕了:无力掌控的感觉没有人不怕!

这一生最怕的时刻是哪个时侯?

有两个瞬间是我极度害怕的,一是快要失去生命的那种害怕,二是快要失去生命中宝贝的那种害怕。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害怕。

那年五月二十五日,忘记星期几了,早晨在坐立不安中醒过来,拼命地听音乐,喊自己冷静都没有办法平静下来,那是要生的前兆。我知道别人说过的生孩子的不容易,但依然不以为意,总觉得那不过是女人要过的一小关而已,想来也比较轻松。却不知道,我是属于急产的体质,虽然阵痛时长短,但间歇密而强度大。“放松,应该还要几个小时才会分娩”,认识的主医师是这样说的。事实上,比她预料的提前四个小时,我就跟宝宝见面了。

家人并没有来齐,因为预料不及的关系,直到宝宝呱呱落地包扎完毕,另一半才进入我的视线。我本以为女人分娩的轻松完全被现实反转,更不知道后来还有那么多的产后“后遗症”。从产房出来进入普通病房,上洗手间的时侯,我站起来的那瞬间差点压到了宝宝的小身板,紧接着,一次又一次的在洗手间里不省人事。我的回忆只有洗手间里滴滴答答的水声,还有想要控制自己不要晕过去的无力感,然而意识在慢慢的涣散,一切根本无法掌控……那种可怕,真的不愿意再去经历第二次、第三次,后来每每想及生二胎,我内心都是非常非常的恐惧,因为害怕这种无力感,命运无法掌控于自己手中的痛苦。

另外一个害怕的根源源于自己的儿子。那是儿子四五岁的时侯,有次家里来了客人,借用了儿子的房间。孩子黏父母,便要求与我们一起睡。夏天的天气非常的闷热,孩子爸早早就起了床,却忘记用被子或枕头稍微地护一下,防止孩子自由落体。在某一瞬间,儿子从床上落到了地上,床是那种比较高的床,而且最不幸的是床边还有凸起。儿子突然间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按照他的性格,如果摔得一般般他是不会吭声的,这一声哭让我俩同时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睡眼惺忪的我,下意识地去看孩子的头部与身体有没有摔伤,哪知道一摸到头就感觉黏乎乎,“是血!”。震惊与害怕让我瞬间清醒,孩子爸也迅速跑过来,不停地叫儿子的小名,呼唤着他,让他千万别睡过去。遇到这样的事情,我是不知所措的,大脑里完全当机的状况,只剩下了害怕和胡思乱想:担心着儿子会不会一去不回,害怕会不会摔傻好不了?担心着各种各样不好的可能性。当过妈的应该特别能体会我那会的心情,就是不管花多大的代价一定要弥补回来这个过错!

后来我们去了医院,花了好长一段时间去治疗头部的伤,还好孩子的恢复能力比较强,到了现在伤痕还在,但稍微留长点头发,还不怎么看得出来。然而我的内疚与害怕,那么多年过去依然不曾消停。有时侯,总会控制不住地宠他,为他包办所有的家务活,为他做好要求父母代劳的事情,明知这样的愧疚,这样的补偿性行为不会对他的成长有所帮助,反而有害,但出于心里的愧疚还是会去做。直到这两年,发现别人家的宝宝都可以自己处理日常事务,完全是一个独立小大人,才惊觉这样的补偿行为不应当。

是啊!过去的经历会影响着现在,但现在的经历一样也影响着孩子的未来。若是不想他长歪,还是要适度地放手,让他学会独立,承受生活里的风雨。就如当年的自己一样,小小的年纪就开始帮忙做家务,处理自己的事情,从不让家人担心。这种独立的性格对未来孩子的人生才是最大的助益,而如今我的这种害怕与愧疚的心理所带来的帮忙只会害了他,不会让他长成独立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