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南方之南

万籁寂静,晨风微佛,在第一缕阳光撒向大地之前,天地之间都处于沉寂,偶尔听到汽车的声音如同劲风穿过光秃秃的杨树林,这空寂又放大了这声音。空气中飘来馒头的甜味,夹杂这包子的味道,我看一看不远处那对在这里卖早餐的夫妇,在明亮的灯光中默契地忙碌着,等待第一个顾客的出现。附近的公寓中,方格子的窗户不时射出方格子的光,映在雪地上,亮亮晶晶如同眨眼的精灵。“嘭!”路旁的法国梧桐树上坠下一块雪,又簌簌地飘下小雪花,这样的时刻应该闭眼聆听这世界。

这一场大学下了一天一夜,我第一次见到如此大的雪。在福康村,这样的日子人在太阳出来的时候会拿这大扫把,铁锹从自己门口清出一条通向大街的一条小路,如果有小孩子一定会堆出一个雪人来,我回想这故乡的冬天,但老王的起身打断了我的思绪,老王的身体在厚厚的雪中擦出沙沙的声音,独自走了出去。自从前天那次的战斗,老王就是忧心忡忡的样子。是的,这次的冲突原因和以前的完全不同,这是如何在这个城市生存的问题,显而易见,在接下来的日子这个问题会更加突出,斗争会更加激烈。在这个城市中生活了多年的老王,如果让他离开想必是万分不舍。但是在人类活动的面前,我们有什么力量阻止他们呢?

中午十分,老万终于回来了,天地已经换了一幅面孔,巷子里的雪早被人踩成了路,寂静的世界再次活跃。

“晚上把邻居们都叫过来吧,是该好好想想大家以后去向的问题了。”老王的表情似乎已有了答案,说话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稳重。我知道他一定会坚守这里的,他说的去向只是我们的去向,并不包含他。这自然能理解,我们还是初生牛犊,但是老王却把最好的青春挥洒在这片土地。看一看,听一听,不仅仅是我们犬类,人类同样如此。

“嘿,小飞。”

“过来啦。最近没见你啊,去哪里了?”我们相互问候着。旁边的小河里璀璨着星光,似乎是从星空中剪切了一条下来,我们聚集在河边,远离人群,冷洁的月光让雪地更加明亮,这是一个集会商量大事的好时间。

“大家静一静,听我说,都来齐了。本次会议的主要议题是今后大家的去向问题,大家都知道,郑州这两年拆迁严重,大家听到了也看到了,南边已经是一个打工地了,据我所知,明年政府的动作会更大,陈寨,沙门这一大片都在名年的拆迁计划表内。大家都清楚,这一拆迁我们的生活空间就被大大地压缩了,我们中的很多到时候都会感觉生存艰难。最近可能有一些知道南边的很多在到处流窜,前几天有两只跑到我们这里和我们抢地盘发生了争斗,想必大家已有耳闻。但这里早晚也是会被拆掉的,时间很紧迫,迫在眉睫,现在我们就要讨论一下我们的去向。很显然,我们没有选择,一是小部分留在这里,二是离开这个城市寻找更大的空间。”老王站在台阶上大声说。


情况确实是这样,没有夸大没有隐瞒,解决方案也确实只有这两种方案。其实对我们这些年轻的更应该看看更大的世界,自从远走他乡,我知道这个世界不止有福康村那么大,世界上不止有鸡鸭鹅,鸟鱼虾,还有城市中的灯火霓虹,还有会飞的打铁鸟——飞机,还有有无数车轱辘的火车,太多太多我在故乡见不到的东西。看看吧,这个世界是多精彩。

看吧,你会发现这个世界确实很精彩。南方,我脑子里突然出现了南方的样子,像影像底片一样浮现出南方的轮廓,有山水的模样,四季如春的地方,曾在电视中见到的南方到底是什么样子呢?我想去看一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认识一个中年人,他叫老王。老王出生在上个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80年代末的时候享受到了高考带来的好福利,成功...
    麦筱柒阅读 900评论 18 20
  • 失败是一个相对状态。譬如在大多数人看来,王思聪什么都不做就已经是人生赢家了,但他本人却说在超过他父亲之前都不算成功...
    傻强阅读 172评论 0 0
  • 毫无疑问,一部《战狼2》点燃了中国电影的暑期档,截止8月15日《战狼2》的票房成功突破46.3亿大关,以6.821...
    北信娱乐阅读 451评论 0 0
  • 昨天早起跑步的时候经过我们队上的农户家时,一阵狗吠声传来,一只两只三只的短腿矮狗都朝我跑来,边跑边吠。不理它们...
    世道变了阅读 3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