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先生

闹钟响了,可是我还不想起。手指还在隐隐作痛,都是昨天做的那个活作怪。太难做了,这是我进来后做过最难做的活之一。

那又怎样,生活不就是这样的?

拖着酸痛的身体,极力睁开肿痛的眼睛,去看这新的一天,做着昨天一样的工作。我是有点受不了了,这人生就这样了?真希望一觉就不要醒来,小时候的什么梦想都有可能实现,无非大富大贵、高官厚禄、扬名后世。而现在发现,一觉不醒是多么难。而我又没有勇气去做那些傻事。

所以,起床、刷牙、洗脸,去楼下买分蒸饺一杯豆浆。边走边吃,对面的中学钟声还没响起。

这一些日子来认识一个叫肖齐的男孩子,高高瘦瘦的,戴着白色边框眼镜。

说起来我的工作引导还是他尼,最初我对这个人有几分忌惮,因为他话语不是那么友好,又大声。

这一段时间以来,发现这个人没有那么坏,相反的他还有几分真。

在他大,时而爆出口的言语里,我似乎听到了寂寞。

年纪也不过二十多,头发已经白了些许。少年白头,他们心里应该都有一些所没有诉说的话语。

工作中与人说天谈地。

回宿舍的路上,小肖一晃一晃的走着

安静、与这少人的街路融合

灯火即将通明的城市里

走在前面的他有点寂寞,有点哀伤

而这个城市里却没有一个抚慰他房门

而我只是一个走在他后面的人

背影不知留给了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