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姨妈小记

女生来大姨妈的时候是没有逻辑的,无论她正常的时候多理性。

按网上流传的姨妈痛分级,今天下午我大概经历了从一级到六级的剧变。上午还非常开心地吃饭看电影,甚至喝了一罐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凉酸奶。完全不疼,跟平常没什么两样。直到疼痛加剧,开始坐不住,三十度气温里抱着被子也觉得冷。逐渐说不出话,一头一身的冷汗,开始腹泻和呕吐。脑子里开始走马,想反正我不生孩子,能不能摘除子宫;想没有子宫之后卵巢还能不能分泌雌性激素,我是不是会逐渐失去第二性征变成一个男人;想变成男人太可怜了,我这么矮,新买的裙子一次都还没穿过……每次想到后来就迷糊睡过去,再被更猛烈的疼痛叫醒。感觉自己是正在受刑的地下党,大姨妈正站在我面前用蘸了盐水的鞭子无情抽打,晕过去再被凉水浇醒。

哦,我还提前吃了两粒布洛芬缓释胶囊。没吃药得疼成什么样我想都不敢想。

我有时候会觉得男女平权其实并不科学。从生理条件来说,男性身体素质和生理结构都比女性占优势。所以也理应承担不同的社会角色,从事不同工作。比如之前科普圈曾经争论过为什么不喜欢女研究生。一方认为女性不适合野外工作,一方认为这是歧视。我承认有一些坚强的女性能做到不拖后腿,甚至做得更好。但像我这样,生理期疼痛这么严重的,是无法正常工作,也是需要照顾的。而这肯定会拖慢工作进度,打乱原有计划。这还不是生病,一月一次无法避免。男研究生就没有这样的顾虑,在野外,一个成年男性的负重也远比女性要多。而多出来的负重能够携带更多器材更多补给,这也是无可争议的。承认女性确实是弱者并不可耻,也没必要不承认有些工作女性做不来,为女性争取权利,最基本是要同工同酬。

跑偏了,我本来想说为什么大姨妈期间的女生不可理喻。

这个问题就像男生永远不知道女朋友为什么生气一样,在男生看来属于玄学问题。“我做了什么让她生气了?她怎么又生气了?她在气什么?”而这也是女孩子难哄的原因,“你都不知道我生气了!你都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恶性循环,没完没了。而大姨妈期间的女生,是平常不讲理的三倍。加一倍是身体不舒服,再加一倍是这种不舒服不被理解。再怎么生动的形容我也感受不了男生说的“蛋疼”,所以痛经也是男生无法感同身受的。

经期,是一种全方位立体式的不舒服。就算是痛经不严重的女孩,也会有不同程度的不舒服的感觉。诸如,感到压力和焦虑、头痛乏力、畏寒、腹胀腰痛等。更不要说这么大热天的还要使用姨妈巾。虽然我一直动员身边的女性朋友使用卫生棉条,但出于各种顾虑能接受的很少。而情绪波动也是女生生理期无法避免的,跟激素水平直接相关。激素水平的变化不是人能控制的,所以这个时候的姑娘们敏感爱生气也不是她自己故意的。没有人爱生气,尤其是跟自己亲近的人生气,所以能互相理解是最好。女孩子生理期也是最好哄的,多陪陪她比让她喝热水有诚意多了。(喝热水也是亚洲多发食道癌的诱因)


后记:

终于还是吃了第三颗胶囊。明知道超过剂量,作为一个学药的,我是太不专业了。布洛芬神请保佑我睡个好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