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姑娘

十三姑娘

                    文/俏俏

来讲个故事吧。

姑娘是村里刘十三的姑娘,自小就没了娘,生得并不好看,瘸着一条腿,是刘十三喝醉酒后打断了。村里的人叫她十三姑娘,总说,唉,十三姑娘真是个可怜人,啧啧。

十三姑娘生的乐观,不介意自己的家庭,不介意自己的样貌,也不介意自己的腿,她总在中午太阳正浓的时候去河边浣洗衣裳,衣裳大多是的刘十三的,因为姑娘也没几件衣服可换。

那时杨柳依依,微风拂面,姑娘端着盆子刚迈出家门,远远地瞧见一抹嫣红的身影。哟,那不是东村的婉姨吗?专给人说媒的,又是哪家的姑娘要找婆家了?十三姑娘抿嘴笑了,她自己其实也到了出阁的年纪,只是家庭不好,身体又有缺陷,也托人提过,结果都不了了之。她心里明白,也不怨谁,就算这辈子不嫁又怎样,自己的老爹一直也没有在找,正缺人照顾。

等她洗完衣服收拾着准备回去时,邻居张大嫂也过来洗衣,见到姑娘,大嫂笑道:“十三姑娘有喜了,见婉姨朝你们家去,不知是提到哪户好人家。”

姑娘一惊,眉眼弯弯地笑:“大嫂净会取笑我,我才不想嫁哩。”说完讪讪地挠了挠头了,端了盆子,径直朝家里去了。

离家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她就又见了那抹嫣红的身影,随着那抹嫣红的身影出来的,还有一个俊俏的男子。

一身白色的中山装,出尘般的干净,嘴唇微抿着,似笑,却紧蹙着眉,带着与他年轻的脸不太相符的深沉。

“呦,十三姑娘回来了。”

婉姨笑着过来挽住姑娘的胳膊,凑近她的耳边,轻轻地说道:“城里的人,小康人家,父母都是工人,十三姑娘同意不?”她听了这话,抬眼,偷偷瞄了眼站着的人,两朵红云飞上了脸颊。

见状,婉姨也是会意,知道姑娘害羞了,但也知道这事儿十有八九是要成了。

半月之后,那个英俊的男子骑着高头大马,将她接回了城里。

她觉得这是自己人生最幸福的时刻,只是惦记着自己的老爹,也托人,为老爹又找了一个填房。

别人出嫁都是哭着闹着,姑娘却笑得很是灿烂。

只是,与她相亲的是那个英俊的男人,过来接她的也是那个英俊的男人,但,与她洞房的却不是。

虽然隔着盖头,还是隐隐看见了进来的那个人的身影。佝偻着腰,又似乎有些苍老,根本就不是他。

两行热泪洒在枕边。

后来,她便有了大伯,再后来她有了父亲,再再后来,父亲有了我。

祖母总是喜欢坐在那棵杨树的藤椅上,小心翼翼地回忆这个故事,每次,她提到那个俊俏的男子,都会眯起眼睛,笑得像个少女。

“那时候呀,你们的二叔爷,可真是年轻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