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年华俏逝

青丝点白发,额上现初痕。

光阴转瞬逝,犹忆少年人。

泥巴搓红偶,玩童睡树身。

呼伴结队走,逗猫惹草奔。

相去几十载,说来昨日新。

日暮依旧换,老少周期贫。

经年勿复道,努力惜光阴。

又生三只手,玩尽春秋韵。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首诗,我是在海棠社获金舟老师的关于起承转合的文章以后,写出来的。

海棠社社长安旧人老师评:这首诗五言八联,一韵到底全平,前半句全仄,形式上值得夸赞,这样不论内容,首先口感上就很不错。然后来看内容,这首诗表达的情绪是轻快的,妙趣横生的童真情节,而且首尾呼应,第一联先说如今的样貌,轻描淡写间竟也让人生出共鸣,第二句接的也好,前两联相当不错,三四联时空瞬间转到童年之中,写的妙趣横生,全诗不可或缺的细节描写,这个“睡”字用得不太好,如果用睡就不该用身,会显得凑韵,但是用了身,就应该把睡字换一下,后面用了四联呼应前两联,又有点显得三四联意犹未尽,有些狭促,好在时间感自带层次,否则衔接的非常失败,这首诗缺点不少,优点有多,伯仲之间,总体一般,只是最后一句的三只手不太好,容易引起歧义,虽然能够读懂作者是想偷取时光,但是这样比喻未免有些失准。

改后

青丝点白发,额上现初痕。

光阴转瞬逝,犹忆少年人。

泥巴搓红偶,玩童睡树身。

呼伴结队走,逗猫惹草奔。

相去几十载,说来昨日新。

日暮依旧换,老少周期贫。

经年勿复道,努力惜光阴。

再借一双手,玩尽春秋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