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自作孽(二十九)

(29)孽根深陷

前情:陈寒见得晋冰追行至故园,且种种行为看得扎眼,遂寻找机会提出了断。晋冰最终同意二人以朋友身份来往,之后晋冰返乡。陈寒陪同林淑回乡后二人又返回工作地参加在职培训。开学前三日晚饭时分晋冰到访共餐,席间陈寒电话响起,接听后神色大变泪雨纷飞。

见得陈寒瞬间崩溃,林淑忙问何事。陈寒泣不成声道:“姐姐电话,母亲突发严重血栓,目前在医院抢救。医生说病势严重,姐姐叫我速回,晚了恐难有见最后一面之机。路途遥远,如何回乡?”

言毕益发哭成一团。林淑忙道:“快别哭了,你赶紧收拾东西,连我的一起收拾。我出去一趟,到车站和你汇合。应该能赶上末班车前往云城。”晋冰见得此番景象,起身道:“林淑所言极是。我也出去一趟,咱们在车站汇合。”

三人即时行动,半个小时后在车站门口汇合。陈寒林淑几乎同时到达,晋冰已经候在车站。林淑将一叠钱塞与陈寒道:“我知你近况。莫要焦虑,带着上路,开学在即,我本欲与你同行,适才母亲电话过来,父亲在外出了点意外,我明日一早也得速回。”

陈寒听得此言忙将钱又递回去道:“你家里有事,都给我了你如何应对?”林淑又言:“无事,是我父亲自己作的。不提也罢。我还有钱。你这是大事,莫要多虑。”

陈寒惴惴不安收下,这边晋冰一直不停摆弄手机不曾注意二人对话。此时方才抬头道:“快走吧。末班车车票已经买好,只剩两张,林淑陪你。到了云城给我电话,有人接你们连夜回宁城。”

陈寒听得此言心中百感交集。林淑闻言大喜过望道:“我家里临时出事,母亲乱成一团。我明日需得返乡。那就拜托你陪陈寒走一趟了。”听得此言晋冰心中暗喜,却亦不敢外露,接言道:“如此也好,云城接车之人虽是我与陈寒旧识,就怕你们抹不开脸。我同行会好些。”

晋冰立时电话家里告知去向。之后二人上车不提。陈寒一路心绪不宁流泪不止,晋冰一程好言安抚。到得宁城已是暗夜时分。

下得车后出站不提。到得站外又是为父奔丧时相似状况,小董已在站外等候。不同的是昔日红车换了一张黑色车辆。看去更为大气贵态。小董较前神采奕奕。

小董见得二人出站,立时迎将上来道:“冰哥嫂子到了。快些上车吧。”又转向陈寒道:“嫂子莫要焦虑,事发突然,我连夜送你们赶路。”一时间陈寒有些尴尬不好搭话。只得别扭着上车。

因着深夜赶路,一路上晋冰小董不停说话避免疲劳驾驶。陈寒心中乱做一团。不过断断续续得知小董最终动用母亲私房所存找人以非常手段将白公子姐弟迫至末路,之后白公子姐弟二人至此一蹶不振遁世。接回父亲后小董接手父亲产业,但因资历甚浅,目前难以掌控局面。意欲让晋冰出面招揽过往兄弟助战。

赶至宁城时已是凌晨三点。一路上陈寒忧心忡忡,进城前致电姐姐得知母亲术后一直在危重病房,医生已经连下三次病危通知书。车子一路按照陈寒指示开至母亲所住医院。仓促间陈寒嘱咐晋冰妥善安置小董后便欲赶往病房。小董不拘言道:“嫂子哪里话?我近来常在外奔走。自己能妥善安置自己。伯母遭此大劫,冰哥如何置身事外?他随你去,有事他也能帮衬一把。”

晋冰闻得此言再不耽搁,跳下车来催促陈寒快走。陈寒心中挂念母亲不再坚持己见,二人匆忙赶往姐姐指示病房。到得病房门口未见姐姐已闻哭声。瞬间足下一软几欲昏倒,晋冰见状忙上前扶住。

陈寒在晋冰扶持下踉踉跄跄冲进病房,见得母亲已是气息奄奄,遂又口中唤着母亲冲到病榻前。母亲弥留之际闻得陈寒呼喊,勉力睁眼,口中似要言语却又说不出来。陈寒凑近母亲,只闻得母亲口中唤着自己名字“寒寒”,且强自撑着以眼神示意晋冰上前。

晋冰见状忙将上来,贴近陈寒母亲耳旁轻声安抚:“妈且放心,陈寒有我。”陈母闻言似了却心事,眼神转向陈寒姐妹,又扫过陈寒姐夫和晋冰,之后双目渐次闭合,再无生息。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