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需要修炼成什么样                              才能与这个社会对抗

片刻宁静

      差不多一起入职的第二个同事也要离职了,上一个同事提出想辞职不久就被主管辞退了,忍了很久,第二个同事还是主动辞职了,我们的工作没有很奇怪,也没有很难进行,招聘,公司后勤…甚至对于女生来说,是很不错的工作了,或许可以这么说,跟工作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是因为我们刚接触和认识了“社会”。

          第一个同事,我来的时候她的工作态度就已经很丧了,每天踩点上班,数表下班,打三两个招聘电话,报备一些业务部数据,但人还是极好的,只是刚开始接触,觉得她或许是个寡淡的人,和人都是泛泛之交。后来有次部门开会,她说她想离职了,我以为她是呆这里太久了,没有干劲和新鲜感了,后来整理她的入职资料才发现原来是刚入职还不满一个月,吃惊了很久。会议中她也没有任何隐瞒说出了原因,她觉得boss处理事情的方式让她反感,事情是这样的…

        公司扩张人事部门,继续招聘一些人事专员,她招到了一个文文弱弱的女生,女生说话有点口吃,语速比较慢,但是还是让那个女生试岗了,她觉得过程中,那个女生一直在打邀约电话,一刻也没有停下,虽然说话有点吃力,但是每一个电话都听得出是很努力得在总结上一个电话的问题,并有所改进。一天下来,boss直接说不行,辞掉吧。她原文向女生转达过后,女生着急得央求她说想亲自跟老总沟通,她想给那个女生一次机会,便也向boss转达了,boss是出乎她意外地生气了,来不及问出口原因,boss说“要是她以后在公司发病了,公司担负不起这个责任!”她的心一下半截都不说了,全凉了。对这个老板甚至这个公司都产生了排斥和抗击,觉得太黑暗!不管以后有任何情况,也不会改变她想要离开公司的心意。

              听完她的话,我心里翻江倒海,我也是第一次在一家公司正式上班,我觉得我似乎看到了电视剧的一个片段。接下来主管的话又好像敲开了我另一个思维“这么说吧,老板给你工资请你来不是让你来做慈善的,事情你来解决问题和带来利益的,老板需要一个结果,你却把老板给的问题double了一个问题又丢回给老板,老板不会生气吗?生气了不会说狠话吗?所以你是想要公司做慈善吗?”

            空气都快凝固,但是真的没有任何的问题。

          我是一个接受能力很强的人,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原因只要不是背离人道,我都能够理解和接受,我完全理解主管说的话,并且两个同事也都明白了一些东西,我们和他碰面了,他的名字叫“社会”。

          第二个同事,跟我的一个朋友一样,他们有一点小固执,有一道防线把自己和外界社会设防,会觉得拉低我的防线就变得很“社会”,会被改变,会成为自己以前最不喜欢的样子,然而,独立于这个社会,你甚至把自己的防线拉到表面,拉到每一个表情上,拉到每一件事情上,你的伤害不能以数量计算。

          很残酷。

          这三个字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甚至于我,在痛苦的那个表面挣扎,也要学会掌握保持这个迟面平静的方法,我多么希望这些内心美丽的人不要太直白地袒露自己的美丽,掩盖自己,温柔地和这个世界对抗。

        就好像…放弃自由就是自由的方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