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一段不知走向何处的简史

陆陆续续从7月份开始读这本书,直到昨天(10月底)才把这本书,拖这么久之后,发现,书中讲的很多东西已忘记的差不多了,也没有刚开始看前几章时那种爱不释手的感觉。只能根据自己一些浅显的记忆以及当时在书中记录的一些笔记来述说一下自己的感悟。

人类简史

当初想要看这本书,是因为这本书被很多大牛们推荐,而且豆瓣也给出了人类简史-豆瓣 9.3分的高分,好评如潮,感觉不得不看看这部神作。关于读书这个问题,这段时间也在同时看《技巧》《精进》这两本书,这两本书都提到了学习方法、读书的方法论,作者根据自己的实践经验进行的一些总结。我个人的大概的理解是:如果是读过某本书,并没有去仔细思考, 那就是读死书,效率很低,如果能能够尝试着去理解作者的思维逻辑,然后去思考自己有哪些东西可以学习、借鉴或者是可以丰富自己的知识体系,这才是读书的真谛,想着去学习作者的经验,而不是简简单单地把书读完,等把这两本书读完,到时候会详细记录一下自己的感悟。

关于《人类简史》这本书,在阅读时,作者有很多非常新奇的观点,这些观点至少我之前是没有遇到过的(可能书读的少的原因),下面举几个书中的例子

然而历史的铁则告诉我们,每一种由想象建构出来的秩序,都绝不会承认自己出于想象和虚构,而会大谈自己是自然、必然的结果。——第八章,历史从无正义

一次又一次,人类要让社会有秩序的方法,就是会将成员分成各种想象出来的阶级,像是上等人、平民和奴隶;白人和黑人;贵族和平民;婆罗门和首陀罗;又或是富人和穷人。所有这些阶级,就是要让某些人在法律上、政治上或社会上高人一等,从而规范了数百万人的关系。——第八章,历史从无正义

历史上很多出现的东西都只是智人的想象而已,比如古代的皇帝、律法等,现代的金钱、经济制度等,只不过都是我们的想象,但是我们所有人都出在和生活在这个想象之中,要是有一个人否定了这个想象,立马就会人神共愤。而且人类总是不断地去完善这个所谓的自然、必然的结果,当资本主义出现问题的时候,智人开始考虑社会主义,它向智人描述了一种乌托邦的生活愿景,但是终究抵不过人性的恶,社会主义也并没有按照智人原来的意愿去发展,反而束缚了智人。

人类历史在过去一直是由两大周期来主导:植物的生长周期,以及太阳能的变化周期(白天和黑夜,夏季和冬季)。 ——第十七章 工业的巨轮
在水煮沸的那一刻,水壶或锅的盖子会开始跳上跳下。这时热能转换为动能,但是我们过去都只觉得这样乱跳有点烦人,至于一时忘记而让水煮干就更麻烦了。没人注意到这件事的真正潜力。
蒸汽机种类繁多,但有一个共同的原则:燃烧某种燃料(例如煤),再用产生的热将水煮沸,产生蒸汽。
工业革命的核心,其实就是能源转换的革命。
学习如何有效驾驭和转换能量之后,也解决了另一个阻碍经济成长的问题:原料短缺。 ——第十七章 工业的巨轮

对于作者的这种想法,我当时是感到很震惊的,感觉很能刷新我的认知,工业革命对人类可以是具有划时代的重要历史事件,在作者看来,其本质就是能量的转变,之前的能量变化过程是:植物吸收太阳能,将太阳能转换为食物的能量,人类或者牛拿到这部分能量之后,再来干别的事情(人类的活动、牛耕地等活动),进行能量转换。而工业革命之后的过程是:煤(动植物存储的能量)的能量转换动能(蒸汽机),动能再进行转换,这极大地提高了智人利用能源的方式,在这个基础上,智人开始利用蒸汽机技术进行航海、火车、工厂等活动。关于最后一句,可以这样理解,人类可以利用的能源暂时可以说无穷尽的,现在还有很多已知的能量我们还不能高效地利用,更别提还有很多未知的、潜在的能量了,在不同的阶段人类利用能量的方式也不一样。举个例子:人类现在每年消耗的能量总和,地球只需要短短90分钟就可以从太阳接收这么多能量,所以对于人类来说,能量是无穷尽的,只是我们暂时还不能高效地去获取或利用这些能量。

文章中有很多类似的观点,包括后来金钱的由来、宗教的发展等,作者站在一个更高的地方去看待整个历史进程,而不是单纯地从历史、文化等角度,向读者展示了一个不同的视角。下面引用一段豆瓣中的内容简介

十万年前,地球上至少有六种不同的人
但今日,世界舞台为什么只剩下了我们自己?
从只能啃食虎狼吃剩的残骨的猿人,到跃居食物链顶端的智人,
从雪维洞穴壁上的原始人手印,到阿姆斯壮踩上月球的脚印,
从认知革命、农业革命,到科学革命、生物科技革命,
我们如何登上世界舞台成为万物之灵的?
从公元前1776年的《汉摩拉比法典》,到1776年的美国独立宣言,
从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到自由主义、消费主义,
从兽欲,到物欲,从兽性、人性,到神性,
我们了解自己吗?我们过得更快乐吗?
我们究竟希望自己得到什么、变成什么?

可以说,《人类简史》这本书就是围绕着上述问题来讲述的,作者使用很多假设、推断去思考这些问题,虽然并不一定完全准确,但对很多的问题的分析表达的逻辑都很清晰,这是这本书的牛X 之处。

在人类历史之初,这个世界应该是有很多的人种,但到最后只剩下智人一种,其他的人类种族都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这是什么原因,如果说这是自然灾害或是其他的原因,肯定不能使人信服。而且这些种族的灭绝都是在智人到达他们的居住地之后发生的,这就不得不使人相信:因为食物的争夺,智人消灭了他们或者是同化了他们,在那个时代,争夺食物实际上就是让自己或自己族群活下去的唯一办法,也只有达尔文的进化论能够解释通这种现象——适者生存,但是这到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到现在我们依然没有答案,当然如果说这个理论是合理的或是合法的,智人现在就可以肆无忌惮杀害其他物种,甚至可以可以杀害不适的智人,所以,有一点是确定的,现代达尔文主义是错误的,甚至比纳粹还要可怕,这不是人类想要的结果。

智人从一开始消灭其他人种,爬上食物链顶端,可以说认知革命的结果,认知革命让智人开始拥有智慧,智人可以以族群进行生活,建立社群,为了生活大家一起合作。虽然智人人口的增加了,时间一长,又发生了农业革命,智人不再经常去迁徙,而是在一个地方固定居住下来,开始种植植物、训练动物,逐步出现了村落、城市、国家,而随着这些概念的出现,又开始出现了法律、制度以及非农业人员,到最后出现国王等,现在看起来很容易理解过程,但是智人走了近十万年。从十万年前智人开始出现,到5000年前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开始出现,这中间足足有十万年。

再看一下制度的发展,从公元前1776年的《汉摩拉比法典》,到1776年的美国独立宣言,这中间又走了三千多年。这三千年,智人从最初的一个国家雏形到最后建立一个真正意义的现代国家。在最初的农业社会,智人都是以家庭或者社群为单位生活,甚至金融、养老、处罚等都是以家庭为单位进行,几千年来都是这样,甚至中国现在一些落后的农村仍然是这样(指的是金融和养老这部分,关于这方面,可以参考陈志武老师的书)。但后来自从国家、市场的概念出来以后,就不断冲击着传统的以家庭为社会单位的地位,当然这是工业革命为整个人类带来的巨大变化。工业革命的发展,更加强化了国家、市场这些概念,甚至也驱使了后来的大航海时代、一战、二战等。似乎这几千年来,智人取得了非常巨大的成就,甚至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尤其是现代基因工程,智人开始干预造物主的工作。但是,从开始的社群主义、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到自由主义和消费主义,以及智人从兽欲,到物欲,从兽性、人性,到神性,智人是否了解自己?智人过得到底快乐吗?

关于这点,我们先看一下佛教是如何解释的:人想要离苦得乐,就必须了解自己所有的主观感受都只是一瞬间的波动,而且别再追求某种感受。如此一来,虽然感受疼痛,但不再感到悲惨;虽然愉悦,但不再干扰心灵的平静。于是,心灵变得一片澄明、自在。这样产生的心灵平静力量强大,那些穷极一生疯狂追求愉悦心情的人完全难以想象。佛教与现代生物学和新世纪运动的相同点,在于都认定快乐不在于外在条件。但佛教更重要也更深刻的见解在于,真正的快乐也不在于我们的主观感受。我们如果越强调主观感受,反而就越感到苦。佛教给我们的建议是,除了别再追求外在成就之外,同时也别再追求那些感觉良好的心里感受了。但现代的自由主义则劝我们去追求内心想要的东西,但我们内心到底想要什么?恐怕智人到现在也不清楚自己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最后引用本书的后记作为结尾。

变成神的这种动物

在7万年前,智人还不过是一种微不足道的动物,在非洲的角落自顾自地生活。但就在接下来的几千年间,智人就成了整个地球的主人、生态系统的梦魇。时至今日,智人似乎只要再跨一步就能进入神的境界,不仅有望获得永恒的青春,更拥有创造和毁灭一切的神力。

但遗憾的是,智人在地球上的所作所为,实在没有太多令人自豪。虽然我们主宰了环境、增加了粮食产量、盖起城市、建立帝国,还创造了无远弗届的贸易网络,但全球的痛苦减少了吗?一次又一次,虽然整体人类的能力大幅提升,但却不一定能改善个别人类的福祉,而且常常还让其他动物深受其害。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至少就人类的生存条件而言有了确实的进步,饥荒、瘟疫和战争都已减少。然而,其他动物的生存条件却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急遽恶化,而且就算是人类相关的改进,也还需要再长时间观察才能判断是否利大于弊,是否能够延续。

此外,虽然现在人类已经拥有许多令人赞叹的能力,但我们仍然对目标感到茫然,而且似乎也仍然总是感到不满。我们的交通工具已经从独木舟变成帆船、变成汽船、变成飞机,再变成航天飞机,但我们还是不知道自己该前往的目的地。我们拥有的力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但几乎不知道该怎么使用这些力量。更糟糕的是,人类似乎也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不负责。我们让自己变成了神,而唯一剩下的只有物理法则,我们也不用对任何人负责。正因如此,我们对周遭的动物和生态系统掀起一场灾难,只为了寻求自己的舒适和娱乐,但从来无法得到真正的满足。

拥有神的能力,但是不负责任、贪得无厌,而且连想要什么都不知道。天下危险,恐怕莫过于如此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