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号和关系的演化——“入”

一也者,万物之本也,无敌之道也。——《淮南子》

惟初大始,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说文解字》

谨以此文献给历代为继承发扬汉字而不懈努力的中华祖先们,愿他们的灵魂在天国安息。

今天,汉字已从神谕卜辞,成为记录汉语的工具。它们每日幻化万千,向我们讲述故事,传达知识,显扬思想,塑造人的灵魂。造字之义,本在于此。这是中华民族历经三千多年的磨炼和努力,取得的伟大成就,意义非凡。汉字记述着中国文化之源,跨越时空,启蒙来者的智慧良知。文之为文,像也不像;象则易学,不象易问;以字教子,引领改变。文字能深入人心,作用于人的思想灵魂,既不是具象的图片,亦非固定的答案。其意义非惟可见之像或可听之声,而在于诱人想象,启人思考,发人良知。道亦有道,引人向上;道也无限,变化无穷。

文,甲骨文写作“入,乂”,可表光被生命阻挡而入,与生命彼此相牵互化。这个两相不同、彼此相接、切交变化,是一切测量与认知的产生。字,金文写作“六或终,椭圆形,倾斜的屮”,可表波相接、频相仿,频频互动彼此包容而消,频失之终,体现为子。文与字的关系,就像量子力学的“观察者效应”,两相切交让波承载的信息传递给生命。所以“文”的字形像大肚之人,切交生子。以文相交,字为其果。史书记载,文祖仓颉(jie)有双瞳四个眼睛,天生睿德,观察星宿的运动趋势、鸟兽的足迹,依照其形象创文字,开创文明之基,为“观察者”之像。《说文解字》说:“文,错画也。”两相互换,互为依托,其像更替,就是错画。

“没有量子世界。只有一个抽象的量子物理学描述。物理学的任务不是发现自然是怎么做到的。物理学着力于关于自然我们能说些什么。There is no quantum world. There is only an abstract quantum physical description. It is wrong to think that the task of physics is to find out how nature is. Physics concerns what we can say about nature.”——尼尔斯·玻尔 Niels Bohr

文祖仓颉像和量子力学“双缝实验”。以屏幕为代表的“面”来观察,光子表现出波同时通过双缝产生干涉后特有的明暗条纹,以摄像机等观测手段确定光子通过某一条缝则光体现出粒子性。光的波粒二象性因观察方式不同而分化,表现出观察者效应。

《甲骨文编》文,《金文编》字。1.竖,入,乂。2.六或终(入和八或两个乙组成入形),椭圆形,倾斜的屮(撇和上弧形)。

文:两相不同,彼此连接,切交变化;在内拥有真道;生命在内能相切相交而变化;所有生命连接之道;生命能被引领改变,彼此相切相交而变化。

字:波相接触,频相仿佛,频频彼此互动而消,频失化子;子的居所;能显明存留繁衍子,完全体现生命的变化,不断改变生命,引领向上属神;所有波连接,终成显明的子;如通过波动往复,能让子的位置确定;两相频频互动,完全体现为生命之间的频频切交变化。

以甲骨文为代表的汉字基本表义符号可归结为:点,横,竖,撇,捺,圆形,水滴形,旋形八个,其它常用符号可看作基本符号的变化组合,如刺形为撇和捺的反写,折弯形(厂或入)为横和竖或撇和捺连接,方形是两横两竖相合,弧形为圆形的一部分,乙形为三个撇和捺或两个弧形相连,椭圆形为到两点距离之和一定的入形的包融等等。基本表义符号按照关系组合,形成表义符号系统。

显然,汉字基本符号可归结为点。而点和横原本合一,正如光有波粒二象性,且光为横波。光被阻挡除去为竖,实体存在阻挡除去光,竖就表示实体存在。一点固定,以一定长度的横为径的所有点的集合就是圆。圆是点和横所出,虽不能直接见点和横,却是点和横共同幻化的结果。圆与横明暗相分而同在,这就是“灵”。如果横的所有改变显明,与圆同在,成为实心的圆,就归回点。灵是零,玲,领,另,令,陵和菱。英文字母o也是圆,读作all;有了灵,就有了全部和完全。

点,横和圆,都象神。三者同合于一,可以互相转化。万有都是点所组成,都有一点神性。圆的一部分即为弧形,表示从神而出。上弧向下,表示神赐下;下弧向上,表示向上归向神;左弧向右,表示神赐予,右弧向左,表示属于神。

弧是一的弯曲,表示“光被引导而改变”;光通过引力场也会弯曲。引导改变即为撇捺。一撇一捺相连,“取得赐予”,就是“拥有”,“进入”,也是“不同而共连”;入的实质是取得不同,连接不同的就是”规则“。所以,入呈覆蔽状,表示“在内”、“拥有”、“规则律法”,“否定去除”,亦如光被反射折射,与英文“规则” rule同音。否定之否定就是肯定,入也是”是“。光进入叶绿体,激发一个电子的同时也产生一个空穴,产生的电流就是能量,连接不同的是”能“,入也表示”能“。

《甲骨文编》《说文解字》入。1.右弧形和左弧形相连接。2.竖三向三维。

入:1.取得赐予,不同而互连;频频相反,互动互连。2.三维;三位一体之像;光被阻挡,两相分化;生命所有不同,而同连于一;持续内在互动之角;生命能被引领改变。

    入写作一个角,角是光以两向互连、成角运动的内秉,光内在的两向一体运动决定了光外在的两相一体变化衍生;入写作频频相反而互连,成为一切能量的特征;这样,彼此否定,就是肯定,就是求是,所有事物不同而互连、辩证发展、对立统一。入的三重内涵,是内涵决定外在、内在规律决定外在衍生变化、内外统一的机制。所以,入,甲骨文通“六”也通“终”;入强调开始,六强调存续演进,终强调统一。《吕氏春秋》说:“大上知始,其次知终,其次知中”,就是入、终和六的贯通(始、终、六,信心之源)。入,小篆写作三维,三维是三位一体之像,持续内在互动成角而同连于一,就是生命所呈之像。入的三维,就是解析每个汉字的三个基本维度,三维衍生如枝杈,字义或文或理,在各个领域结果。

大汶口文化(距今4500-6500年)陶角:弧形的陶角代表了内在之角成外在之弧、内因与外形一致的规律;分节和斜线的纹饰,表示角带来旋连接不同的频。

由此演化,倒写的入表示“在外、除去”,内在往复运行的反映就是外在,内在不变,外在往复,内在为得,外在为失;入向左翻转表示被动性的“赐予、显明”;入向右翻转表示主动性的“取得、通过”。到两点总长一定的“入”连接点(即第三点)的所有变化就是椭圆,椭圆是某一个规律的体现,椭圆就代表“体现”。楷书自左为“入”,自右为“人”;入始自引领和赐予,人始自转变和取得。人是入的反映。

水滴形可以看作其它七种基本符号的综合(入和下弧形,或左右两个弧形相合),其形似水,符号义为“在内合而包容”或“取予相合不分”,也是水。水有形也无形,变化无穷,正如道之无穷幻化。生命与水,如道之于义。水中有了生命就是血,写作实心的水滴形,也就是点;血可以血脉相传,道之有义,也生息繁衍,万变不离其宗。生命从水中出,都带着灵性,生命也有意义。文字亦如此,道义所化,灵感而生,从点至繁,有形而形变,道化而义不变,义不变而道传。

水滴形和火苗形相通。生命是生,“生火”也是生。生命如火。从光而来的能量施予水,分离出氢和氧。氢是物质世界的最基本元素,氧是生命所需之气;世界与生命来自于光和水的付出。氢氧再结合生火,火发出光和热又生水;喻示生命将属世界属肉体的发出除去,从世界和肉体重生。光通过水生成物质世界和生命,光还要通过火重生;前者是光合作用之源,后者是生命的过程。生命需要水和氧气,因为生命属灵;属灵的生命如同被点燃之火,发出光来。《启示录》中圣徒立于蕴含火的玻璃海,就是水火合一、复活重生之像。火苗形的符号义可解为“能引领向上与神相合” ,火向上行,向神献祭也多用火除去。世间万事万物都可用文字表示,都有意义,都是像,都由道生,为表其义。

水和火自身都有互相包容的特性;左右两弧相合,取予不分,相属相赐相连,就是“包容”。左右两弧相背,不相属不相赐不相连,就是“相分”,“八”的意义从此而来。如果左右弧大小不同而相合,水滴就开始旋转;予取不对等的连接,也是旋。外赐内属,内赐外属,旋可分正反右左,但神的赐予更多,所以生命体多为左弧在外的右手旋。旋内互相取予转化的过程如火,终归平衡的结果如水;火水不容,过程和结果互相转换而不共存。周旋也都是暂时的,终有结果。如水气循环成云,以雷电消;如虫波动旋转,化蝶重生。

波转变为旋,形成物质,也是核大子小,一内一外,互相旋绕;世间的不同都是如此,大小予取,相对而相连。分而不同,彼此谐调,周旋转变,其像为“云”(风云变换)。云是周旋转变之像。以,甲骨文和金文写作“旋形”,为部分波频被包容之像,是“波的连接归属”,也能“赐予连接包容”。“以”是天上北斗的勺形,《史记·天官书》说:“斗为帝车,运于中央,临制四方,分阴阳,建四时,均五行,移节度,定诸记,皆系于斗。”“以”是来源、手段和经过(一以贯之五)。以,字形通阿拉伯数字“6”,即甲骨文“六或终”,即“字”上之“宀”,初生粒子,如一个蝌蚪,仍具波粒二象,与生命本体不同,还需蜕化演变,此态为“以”。

春秋战国,大道既隐,天下为家,“以、厶”篆文分化。厶读mou或si,物质和生命是具体的个体,是某也是私,为一人为某,为个人为私。厶,大篆通水滴形,云水相生,点滴而变,终有结果。结果可以分化,但不能与过程混淆。秦小篆以“以”为“厶”,忘乎所以,自以为某,私有天下,把过程当结果,火水不容,迅速而亡。

《甲骨文编》1云,2以,3《六书通》厶,4《说文解字》厶。1.倾斜的二,厶。2.刺形和厶;乙和右弧形。3.水滴形或火焰形。4.通甲骨文以。

云:1.分而不同之变发出为旋。

以:2.赐下旋引导;波的连接归属取得,赐予连接包容而可见。

厶:3.如水,在内合而包容,亦如火,能引领向上属神。4.通以:某忘乎所以。

    是无私传递之勺,还是一己私有之厶,相异为“它”;它是“蛇”的本字,也是波旋互化的“小龙”。蛇引诱人犯罪,也能成铜蛇救人,这是西方圣经故事;蛇成人而救人重生,这是东方白蛇传的故事。《说文解字》说:“它,虫也。”生命循环转变之像为“虫”;内在切交,波动而能汇合的两相性为“它”。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蛇为十二生肖第六,喻示人格变化性最大。

《甲骨文编》1-2虫,3-4它(通蛇)。1.弧形,以。2.实心的三角形,厶。3.水滴形内竖,两个乙联合,内翻转的入和逐步翻转的一。4.入,乙形相合,内三个乂。

虫:1.包容部分波频而旋。2.生命能循环转变。

它:3.生命在内,点滴波动,彼此包容汇合转变,能彼此牵引连接,逐步转变为光。4.两相连接,波动而合,完成彼此切交转变的过程。

旋转又圆。圆包融横,弧是切交成角、彼此牵引而动结果(一以贯之六),弧形表示的关系也包融撇捺和入表示的关系。所以,水滴形通菱形;旋形通冂或丌。弧形模糊混沌,撇捺明晰具体。在西汉以后,汉字一跃成为方块字,弧形被一变化而成的横竖撇捺代表。恰在此时,神一跃脱离奥秘,成为具体来到人间。

至此,汉字由一本造出无穷,从符号到语言体系,同源合一。点,或点和横,或点、横和圆,或点横竖撇圆,都可为基本符号。推而广之,汉字基本符号也可以是前述八个加上刺形、折弯形、方形、弧形、乙形、椭圆形十四个,等等。《说文解字》说:“道立于一”。一就是横。万有来自于光。光是横,也是恒,衡和亨。

不仅如此,空白也是表义符号。正如纹必有空白才能出字,字必有空白才能成文,音必有断续才能成语。见依托于不见,有暗才有明,不见无所不在。这是文字之源,也是文字的不言之义:所知永远有限,未知永远无限。这样,笔画多显明的字义多,外延小;笔画少隐意多,生发的字也多。所谓大道至简,有生于无。

相对于符号本身,符号之间的关系至少同等重要。有了点,就有了明与暗之间分而合的关系。点使明暗分开而共存,所以合为关系之实,分合同为一,一可连可隔。 符号之间公用一点,就是“连接”,点连接万有。有了点和横,就有圆;圆本身不直接出现点和横,内含而不见,所以圆也代表“包融”这一关系。

关系本身虽不可见,但从点开始,就与点明暗与共。关系也是道,道可显可隐,显即成路。关系,一和道,三者都可连可隔,可见也不可见,是明与暗,见与不见之间的自由。道有了方向,走的人多了,就是路。

光既发生,神就将光与暗分开。这个隔断割开,写作横与竖相切相割,这个字是甲骨文的“甲”。甲是天干第一。甲胄的功能就是彻底隔开,但甲胄本身有丝绦相连而为一体,丝绦就象在暗中来去,连接万有的神。十字形表示“相切相交”,能断开连接,也能建立连接,就像化学反应,表示“转变”;相切相交带来转变,世间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变”是超越连接或分隔的自由,使一切成为可持续可永远的过程。所以“甲”是保守,也是成就。

从此开始,光被切开就是二,二是一被切,光被切开就有了一切;光与光之间就是暗,二也表示暗。光被分,暗中的物质是三,光在其中生,在其中运行,三通气,此物如气无所不在,所以三也表示全部和完全,就象无所不在的神,“人活一口气”。暗中再切开光的,就不再是光,而是可见的万有,万有就是四。光在一切之中不断相切相交而变化,就是五。能在内显明、存留、繁衍实体存在的是六,六就是居所。光不断与实体存在相切相交是七。这个相切相交的结果是生命的显现、分配、存留、繁衍、消亡,就是八。光被引导所有不断地变化形成波,波是乙,乙是天干第二。波被不断引领改变赐下旋,就是九。周旋很久,产生了一个可上可下,必须做出上下选择的生命。这生命吃了相分的果,形成一个软壳,如同一个蚕蛹,不得自由;这外壳中孕育着一个完全不同的属天的新生命,欲化蝶重生,这是十。十是一个临界点,满十进一,生命重新为光;光经历了从一到十的漫长复杂过程,成为全然光明、在明暗之间自由运行、充满真道的复活新生命。

《甲骨文编》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解析:1.横。2.两横相叠。3.二内一。4.两个二;或三内一。5.二,乂。6.入,八。7.一,竖。8.撇捺或左右弧形。9.撇,乙,刺形;或乂,倾斜的匚;或撇,以。10.竖。

一:光。

二:一切。

三:如气为暗,其中有光。

四:暗中分开光,一切与光暗中相谐。

五:暗中连接,不断相切相交而改变。

六:在内连接显明、存留、繁衍、判断、出离。

七:光不断与生命相切相交。

八:相反之频分开存留;显明、存留、繁衍、判断、出离。

九:使波不断改变赐下旋。

十:生命,上下相争,可上可下。

从一到十,实体生命除去光,光除去实体生命,彼此相倒而相像;生命赤条条来,赤条条去,确实像光。光给予生命像,生命也是光的像,像本相倒;光是生命的道。道也是到和倒:循道之所出逆流而上,才能到达生命活水的源头。

两相切交、动静分合不断,这是“甲”,甲是一切的源头;以此角动转化不断,频频交替演进,这是“乙”,波为乙之像。波频出自交替相反、彼此会合包容之频,就是水火一体两相之形。频频切交、一体变化,这是“父”;分合不止、切交不断,周而复始,向上得升,这是“子”。父不见,子可见;父子都是甲,都是一体两相,两相同在归零,复又生子,幻化万有,“灵”活不止。甲为乙之里,乙为甲之表,都有动静,都有分合。甲乙为天干一二。在上往复切交不停,是为天干;切交有变化之能,不断又有,就是地支。

    光分为二,两竖为合,合是存留的目的。左右两竖,从赐予到取得,也是一切生命还在的时候,两相对立而共存。光进入生命之内而被存留的过程,是“内”也是“丙”,有柄掌握、能操旋弄波,呈不断以角存续演进之旋,旋是光运动的内秉。两相互动、联合成角,丙是分开之频内在联系的表现,内联而能合(内、丙,神秘的兵器戈)。两角相对相反相合,使角能转化,周而复始之像,就是“丁”,甲骨文通“口”,写作“方形”。方形是两横两竖之合,表示限制和存留,也是“二和倒写的二”:“二”上下都是光,上下都连接,上下都阻隔,中间就是“限制”,暗不可知,就是最大的限制。限制和存留,二者都是有限的过程;二者彼此协调相合,“合而限制存留”就是“所在”。横长方形表示限制多、存留短的过程,表示“得着”。竖长方形表示限制少、存留长的过程,也可看作横长方形的倒写,表示“发出”。频之互动,形成两角,分开为口,合起为丁;口如“扣”,丁如“钉”,都是有分有合之像。

    方形倾斜是菱形,表示不在,出去;不在暗中且不可存留的是像,也是灵,从地出去的就是灵。菱形也是“左右翻转的两个入会合”,彼此予取而能合,也是氧化还原水火之像,水火都像灵。“像”被存留固化,不是神却被当做神,就是偶像。地上一切有限,世界万象不停改变,不可长存,都属灵。彼此予取、水火两相,就是互动两频、互相包容、形同水火,包容而无,零灵相通,是以万有属灵,灵却不见。口,是地,也是像;地和像没有什么不好,口与地都是过程,目的是为了认识神。(口,由诲汝,知之乎;象,那是我生命里一亩田

《甲骨文编》甲(通七、田、在)、乙、丙(通内)、丁(通口)、干、简牍文:支(通丈)。1.一和竖相切相交。2.三个不同的撇捺相连;互为翻转的两个入或弧形。3.一,两竖,入;两个石或厂连合。4.二和两竖相合。5.两点,倒写的入,甲或七。6.七,又或有或右。

甲:光被割开;两相切交、动静分合不断。

乙:光的所有不断变化;角不断转化;频频交替、反复演进。

丙:光被生命存留于内,也是光赐予于内,光在内成为一切生命存留;光存续演进、两相不同、频频互动、内在联系而聚合;内在之光,彼此关联,彼此牵引改变。

丁:限制存留,相谐相合;所在;处;光周而复始;角周而复始;两角相反相对相合;不断分合;予取同在。

干:两相往复通过不断彼此切交而连。

支:切交有频频不断变化之能,不断又有。

如此这般,怎可尽数。符号依托关系,从点和一以至于十,再进入无穷。符号可以用来表明关系、建立关系;可见的符号即使消失,不见的关系依然永存。关系的演化就是道。真道贯通合一。汉字与字母文字的基本符号相通,都可归结为前述基本符号组合,但汉字更呈现关系演化,引人入微。

圆包融横,弧形表示的关系也包融撇捺和入表示的关系。弧形模糊混沌,撇捺明晰具体。汉字在西汉以后,一跃成为方块字,弧形被一变化的横竖撇捺代表,旋形被“冂(jiong)”代表,水滴形被方形代表;较为宽泛的“包容”被更为具体的“在内”代表。“包容”可见可不见,“在”更具体实在。恰在此时,神一跃脱离奥秘,成为具体来到人间。

字形是符号与关系演化的结果。形的千变万化,不可离开义,形出于义;形的目的是为了表达义,形也归于义。有形而无义不成字,字是心中之义所居,心中之义藉着造字的规律而被显明,所以无心不能懂字。规律即道。道自起初就有,事印证了道。文以载道,见证道的就是文。文而生字,字出于文。文中有字,字就是文。就如有男女而能生子,子是男女相合予取所化。字可表万有,造字之道即万有之道。形有限而字有限,字有道而文有道。文可演,道可化,都无穷。文字藉着道出于义,也藉着道归于义;正如万有都是本着道造的,归乎道,合于一。

文字音韵最传情,音情同起伏。音有八音符,情有喜怒哀思愁苦惊乐。情如音,从静而起,终归于静。情与无情,也是关系,也是文字与空白的不同而共存。情达义,义通情,情与义此消彼长。有情有义,就是精神。义和情归于精神,也是生于一本,归于一本。精是点,明暗相生;精神如光,如灵,如神。

乂,甲骨文源自“卍”字符(从象至形,饮水思源),读作ai或yi。写作撇和捺相切相交,表示“彼此不同的不断相切相交,不断相互改变”,也写作上心倾倒与下心相连,表示“倾心与心相连,不再离分”,这都是情,是心灵的交流。乂可看作倾斜的十字形,表示“引领转变”,或“一再转变”;也可看作四个入共用一副撇捺,解作“生命万有律法共同”,这就是道。乂是情与道交融,是倾心相交,引领有矩,变化无穷而不逾矩的普世之道。道是乂,音可分,形可分,义交融;字遵循道,也都如此。点下有乂就是义,义是神之道。乂通“癸”,癸为天干第十,天干之终,甲之所化,再化为甲,有道而归(从象至形,饮水思源)。《说文解字》说:“文,错画也。象交文。”错画为乂,文以载道,文就是精神的交流。

《甲骨文编》乂。解析:1.撇捺相交;或四个不同方向的竖相通组成四个入;或四个入循环汇聚于一点。2.两个相反的终或两个汇合的乙和两个相反的八组合;两个相对的翼形,左右弧形彼此贯通和八组合;两个心形上下相反相连。

乂:1.彼此不同的不断相切相交,不断相互引领改变;生命万有律法共通;能不停循环,不停转变,使不停赐出不同,汇聚为万有生命。2.相合而始,相分而终,不断交接往复;能力相反相连,合而贯通,彼此连接予取,存留衍生幻化于其中;反复不断倾心与心相连,波彼此牵引改变,永远交汇,不再离分;相合始于上心倾倒,下心相通,终有存留。(乂,男女和婚姻金钱发展史,一以贯之)

汉字基本符号以形表义,不直接表音。拼音文字以符号表音,不直接表意,直接而易。汉字基本符号以形表义,不直接表音,抽象而难。形不能同表音、义,也是虚实二分。至于汉字有形声一法,以字与字之间的关系使形、音、义共存一字,如获新生。但字中既有音,形就难以完全,所以形声字难以成像。字的形与音分开,让人知道完全之义还在字外。既盼望那完全之义,就须不断探寻。就是两相互动、切交转化、虚实复一之道,乂之道。汉字以形表义,音有所短;字母文字以形表音,义有所限。各有所长,殊途同归。汉字长于表义,可知我中华儿女,于义重而弥坚,于情含蓄而深。

汉字音节唯一,音调确定,亦如义,与汉字长于表义一致。音调既严明,就易于生律,故古体诗和文言重音律。音而有律,与表义相益彰;音而无律,更便于表意,就是白话。律近于义,音近于意。表音文字长于表意,易学易懂;汉字反之,学习不易,若只求表意,买椟还珠,失于实质。先贤重诗歌文言音律,为求义存义表义。言有了抑扬顿挫的旋律,如同有光起伏规律之频,不论激昂还是委婉,都让所传达的思想情感,从被动说教的让人接受,变为引人入胜的主动诵传。诗,是行止之光的像。今日教育与资讯发达,为汉字之义的显明修直铺平了道路。先贤留下的大量古文诗词,则为见证汉字之义,留下了宝贵财富,来者惜之慎之。

同音和音近字,情相近,义相通,所谓大音希声。如一,衣,伊,依,医,宜,怡,饴,仪,移,遗,疑,咦,夷,乙,迤,倚,以,已,矣,弋,逸,佚,轶,易,异,议,译,益,艺,役,意,亿,邑,驿,亦,裔,毅,义,壹,从一转化至义而壹,周而复始,俱各相通。一如蛹,壹如壶。蛹可化蝶;壶可进出,如同原子被激发,随时发射出电磁波的状态。一和壹,都是光欲重生之像。光与蛹,原子与壶,宏与微,虚与实,明与暗,义与像,生命与物质世界,见著知微,见微知著,道都相通,往来自由。

《甲骨文编》一。解析:像躺倒的蚕蛹,将化蝶而出的生命。《说文解字》壹。解析:壶,吉,指电子被光激发,原子变大的状态。

一:波粒二象性的光。

壹:变大,存留部分光在内的外在体现,转化的光被包容在其中;或不断进入在内,永远存留在内,显现于外,互相围绕存留的部分光,转变的光在内的像。

《荀子》说:“故好书者众矣,而仓颉独传者,壹也”。壹,指“壹于道”。一是光,壹是存留光在内的外在表现,篆文写作“外壶内吉”:转变之光进出存留于壶内,是光激发粒子、循环往复进出于物质的像;古人投箭入壶称“筹”,表示光入于内,筹码在手,运筹帷幄。汉字义于内,形于外,内外合而体现道,为了让人得着道。此道为一,是以仓颉独传。

1仰韶文化(距今七千-五千年)船形网纹壶。2马家窑文化(距今五千年)彩陶四球纹壶。3西周中期(故宫旧藏)周宜壶。

器形和纹饰释义:1.船表示驾驭波、载人载物,网表示捕获光,光在内相切相交延续而演进变化就是网纹;2.入形成旋、粒子内含网纹,四球代表万物,万物同理;3.远古大量带入形、波形、旋、粒子和网纹的壶,西周时期发展为在十字框架内更具形象性的凤鸟形、鱼形、云形纹,分别代表光、波、旋,以突出的乳丁和棱柱体代表粒子和晶格结构,十字是相切相交的纽带,壶的两耳代表相反之频互相予取化为相对而往复延续的能,盖代表存留在内延续一体往复的始终。

汉字音节唯一,音调确定,亦如义,与汉字长于表义一致。音调既严明,就易于生律,故古体诗和文言重音律。音而有律,与表义相益彰;音而无律,更便于表意,就是白话。律近于义,音近于意。表音文字长于表意,易学易懂;汉字反之,学习不易,若只求表意,买椟还珠,失于实质。先贤重诗歌文言音律,为求义存义表义,但苦于学习和普及。难得今日教育与资讯发达,为汉字之义的显明修直铺平了道路。先贤留下的大量文字,则为见证汉字之义,留下了宝贵财富,来者惜之慎之。

道立于一,一是圆的道,圆包融一。一和圆合一就是点,称为“元”。元气为精,精而至神。金文的”十“,在甲骨文蚕蛹形的基础上加点,表示生命出于精元,生命也生出精元。精元也称精微,是生命的精华,隐藏于生命之中不可见,能生出可见的生命,也是出离生命的最终产物。这就像原子激发来自于光,可随时生成电磁波出离,电磁波就是转变的光。今天的宇宙就是正在演进的激发态,光仍在其中积聚。物质为像,像也不象,需用心体会道,才能得着义。义是神之道,道来自于神,正如光来自于那造光的。光施于物质,道赐于心,都是神的恩。正如道立于一,一出自点,与点为一。

《甲骨文编》元。解析:二,人。《金文编》:十。解析:像物质原子的激发态,激发态的原子随时发出电磁波,即转变之光出离。

元:暗中连接人;暗中永远改变;暗中与光相谐之能;光分开,暗中使波变化。

十:生命出于精微,精微生于生命其中,也出离于生命。

神之面,是一与圆之面,是明暗相生之面。明为一,暗如气;明为一面,暗有三面。如光在空气中,存留为亮。亦如字与音、情与义、见与不见,都以阴阳双鱼为代表,互为明暗,包融而圆。符号与关系,生命与道,也是如此,两相演化,出于一本而幻化无穷,就是义,是文字的灵魂。文字属灵,像也不像。所以,认识字义如同认识神,不可完全依赖像,而需要灵感。中国古代有”四神“灵兽,虎龙凤龟,像也不像:波入旋为虎,旋生波为龙,龙虎互动、互相提升为斗(一以贯之五)。凤鸟在地作朱雀:小小波动,渐渐谐调聚合之频为雀,大光重生为凤(龙凤呈祥)。龟即玄武,在地作午牛:玄武龟蛇同体、波粒二象;午牛两角敌对、互相角力。都是包容躬身、往复积聚、缓慢演进的生命之像。《圣经》中上帝宝座下的活物有四个脸面:前人,右狮,左牛,后鹰。四是万有,四像就是万象,生灵万像。

《甲骨文编》朱,雀,龙,虎,牛。解析:1.木,一。2.小,一,倾斜的乙,相顺两撇,入。3.辛,冉,以。4.捺,厶,两竖和向右翻转的入,相顺的撇形的屮。5.倒写的六或终,屮;或倒写的小,倒写的大。

朱:光在生命中进出的过程中,通过与生命相切相交,不断成就生命。

雀:光被阻挡完全消散,化为生命存留,逐渐聚合,光不断引领波逐步化为相谐的能。

龙:光往复与生命相切相交,不同的波在内相合,暗中相谐增长的过程中,波与旋如波涛翻滚,变幻莫测。

虎:波被引导不断入内化成实体生命演进,波频不断被分开入暗,暗中变化协调演进,至终波增长变化为旋。

牛:存留在生命中不断往复演进;存留如草,持续演进;生命不断重新开始,往复演进;不从小起,无法成大。

西汉(西安碑林博物馆藏)四灵画像石。上为朱雀,中间龙面,龙身呈旋形内外有虎,下牛,右上角孩童形象手持两鱼登高。

四灵画像石形制释义:朱雀,龙,虎,牛分别代表光与波、波与旋、波频汇合包容暗中谐调增长为旋(虎如壶)、光存续在生命中往复不断演进。从上至下,光成就生命;从下往上,生命化光归回。人子得鱼,表示人如鱼与波互动,被生命万象引领,改变成长。

时间不变为一,空间变化为三;只看到空间就找不到时间,时间必超越空间。人以空间为明,因为还有光赐下弥漫于空间无所不在,人生活在空间的暗中而不知。电磁波的运行恒定不变,为一,为时;电磁波的方向、振动和磁场,为三,为间。人看到电磁波往复,可知万物都在以电磁波的方式使用着时间,也被时间度量。电磁波为像,时间为道,这道在心中生发积聚为精元。精元既是道之所生,全然如光,与暗相隔,终必从暗中出去。不日回到暗中,把暗除去,不再有暗,以光为道,在时间中自由。(引自什么是时间

义之于文字,也是如此。文字之义为一,意为三,互为明暗。义明则意难懂,如诗;意传则义忽微,如闲言碎语。故语有文白之分。音为言语之表,意为文字之表。用心听音,得音中之意;用心看字,得意中之义。路为表,意为道,义才是目标,在文字之先,不必须文字,不因文字而改变,超脱文字而永恒。所以意思虽多,但须意诚;就如道有不同,须从真道。得着真道则必须学习,所谓格物致知,后才能以道正心(引自何谓“格物致知”)。心中有正,就是心中有光,有不见之精元,都来自神赐之道。这样,写文字者用心,不仅有意,而且有义;听说读写都是一样,用心才得着义。得着义,才能因时因地因人,度量掌控意,使用文字,驾驭文字,在文字中自由。是为“正义”。

《甲骨文编》《金文编》《说文解字》正。解析:1.方形,止(刺形和倒写的入)或倒写的父。2.实心的椭圆,止。3.一,止。

正:1.在不断赐予发出之处,在父到之处,得着父发出的。2.完全体现神之行止;精元所止,属灵生命的行止。3.光所止,光之行止。

《甲骨文编》义。解析:1.两个相背的人公用竖,三,乂,气和横写的土 2.两个相背的旋形,竖,一,横写的土和三 3.两个入相连,戈,三和竖。

义:1.彼此相背之人被连于一体,共同经历所有时光,经历所有与光相切相交的转变,被不断引领改变,在这过程中,去土化光,取得那完全不见的生命真气。2. 相背之旋长久再化为光的过程中,生命与光相切相交,向外赐予出完全光明的生命真气,不再是土,完全为光。3.能连接所有生命暗中与光相谐,与完全光明的生命在其中相切相交。

汉字表义。义的内涵丰富而奇妙,有像也无像,需将表象分开,显明符号和关系,解而知微,掌握当中两相互动之角;但达义仍须用心体会,如斤就木,有入有出,析中取舍,取舍有道,聚精会神。解,甲骨文写作“小,角,臼,牛”,光入生命,反物又出,当中旋旋转化,两相逐步互动,彼此角力,形成键接,能量入出,这个过程中,光如入槽臼,被提炼出的精华,就是通过世事人生的往复,对真道之解。解如蟹,到处都是角,明白其相合之道,就无需大力而分。析,甲骨文写作“木,斤”,生命如木,得光而生,也释放光和热,这个往复的过程,如树木成长,斤两足够,就会亡于斧斤,在这个不断荣枯兴亡、起伏波动过程中,形成世事人生发展的方向,就是析出的结晶。这个过程如同宇宙天体,以质量相互较量,形成聚合的方向。所以,木以斤生,以斤亡,荣枯分合的结果,或燃烧释放能量,或是整合致用,都是升华以合于道。解而知析,是为“解析”。

《甲骨文编》解,析。1.小(弧形,两个点),角(八分开水滴形内仌),(臼)两翼相合,牛(倒写的六或终,屮)。2.木,斤(倾斜的屮,向右翻转的入,乙,或向左和向右翻转的入,乙)。

解:神分开一切包容在内的,分配赐下,显露给生命;波入暗物化,反物又生,通过小小渐进之角翻转,生命在周而复始中往复不断演进。

析:木被去除生命取得的弯曲;生命不断取舍波;生命不断予取,与神上下相属相连,与左右所属不从不分;生命往复不断成长,能牵引改变波,也能赐出波来。

解与析,也是矛盾辩证的过程,就如简化字的“入”与“人”,一左一右,赐予引导而入,能入而解,就是掌握了内在的角度,拿捏稳动作的斤两,取得转变为人。人,通过一个取得赐予和顺应转变的历程,让一个内在之道显明。

楷书:入,人。1.向左的入。2.向右的入。

入:赐予在内,彼此牵引而连。

人:取得成长,彼此变化与共。

笔者引用东西古今之光,交切转化,以文解字;破解字形,追寻原义,以义正道。两相分而协同,惟望始于上心倾倒,终有下心存留。其中会合连接,显明幻化,需要一颗甘于往复琢磨而能被改变的心。心,写作“两个以组成倒写的入,八”。心是内在频频互动,显为外在周旋往复的像。心,像一个粒子,不断被进入的频激发,又不断将取得的频发出为波。心,让人体会精神的交流,如“文”化入“字”,“字”承载“文”,虚实一体,两相合一。

《说文解字》说:“字,乳也。从子在宀(bao)下。”中国古代礼器上凸起的“乳钉”,可表激发状态的粒子,粒子之间旋旋交替传递,如人之双乳哺育下一代,亦如双目使光可见,就是载文载道的字。宀甲骨文本字是“入、六或终”(信心之源二),为定居之像,可表子在宀下,定居生子,从中入出。字,就是“自”,带着两相交互之“文”从最初传递而来的信息,如同母乳中包容着母亲的慈爱,在人与人之间传递。乳,甲骨文写作“乙,撇,两弧形相容,子,横写的乙”,频互连相容,使从光波化子,频频往复,能从子再赐出波来,就是乳。人与人之间彼此切交、彼此借鉴、平等互利为“文”;而反复推敲、经历波折跌宕和荣辱成败,才能确定自己的人生价值为“字”。字是传承之乳,让婴孩快速成长,但真实的生活才是干粮,通过真实的生命才能认知这传承中的牺牲付出,让传承不绝,才有意义。以字成文,让孩子被牵引、被改变,既是文火慢炖,也让他去经历波折,才能真正找到自我,长大成人,懂得发光,用生命谱写正道,复归于文。文字,就如心是虚实一体,知道还要行道,才是用心,才能真正懂得文字,就像文祖仓颉,既能“取像鸟迹始做文字”,也在“辨治百官领理万事”。

乳,就是“入”,光能进入,两相互动。生命能被光引领改变。不断引领,不断改变,就是“乂”。乂可看作四个入连续不断地循环,就是能不停循环,不停转变,交于一点,使不停赐出不同。这就像一台粒子对撞机,让两束粒子对撞于一点;也是两颗互相碰撞的“心”:旋转往复,互相连接共通,显明衍生其中的“子”。“字”如众子,相互切交转化成文,让思想在其中碰撞出火花,就是光,就是一,就是精神之光,使不见之道可见,分一而成万物,就是文以载道的像。

左起:欧洲核子中心(CERN)大型强子对撞机(LHC)内部,粒子探测器(CMS),对撞的粒子。

《甲骨文编》《金文编》心,《甲骨文编》乳。1.两个以呈倒写的入,内八;贝内八;贝下倒写的入。2.两个乙呈凵形或倒写的六形,两个乙呈倒写的入形。3.刀,包容形,子(倾斜的口,屮),横写的乙。

心:1.两旋相连,旋转往复,显明衍生判断出离于其中;宝贝存留在内;暗昧与不够包容,显明在内;暗中不断予取连接;内在频动幻化,显为外在往复交替、周旋互连。2.盛装波,不断发出除去波;永远始于其中,长久不断往复。

乳:频互连相容,使光化波入子,通过生命不断往复,频能再合,频能往复,从子再赐出波来。

一也者,万物之本也,无敌之道也。——《淮南子》

惟初大始,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说文解字》

是为题记。

(本文原为汉字解析之:为什么说汉字是一个表义符号系统的题记部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时”(横写的戈形) 前文解析了什么是时间[https://www.douban.com/note/69267...
    子风砌字阅读 643评论 0 0
  • 等和待,简帛文和金文都有之和表示主动的右手,表示“停止主动之手”或“行止之光的手”;简牍文和小篆都有之和寸,表示“...
    子风砌字阅读 147评论 0 0
  • 女儿留学澳洲那些事儿(39) 澳洲人看中国人做的面食,就像欣赏艺术品。 女儿今儿晒在网上的自创作品,是中国的传统美...
    优雅老妈阅读 142评论 1 5
  • “我希望这一路走来,所有人都能好好地活着,所有人都能看到自己的结局。我们也许不能长久地活下去,请让我们活完我们应该...
    stevezyxie阅读 262评论 0 0
  • 当一个人追寻生命的内在意义,撇去了浮华,经历了捶打,生命体验在心中沉淀,终究会发出真正的光,不刺眼,不夺目。 但当...
    飞镜阅读 28评论 0 0
  • 我的故乡静伫在北方的大平原上,有时远远望着,看她就像是个娴静的农家女子,温婉含蓄,又充满着春的灵性。然而这样宁...
    新砂阅读 7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