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岁月 ▏和发小闺蜜的第一次出行

济州岛 柱状节理带

闺蜜晓最近在闹婚变。

大致的情节和所有狗血的剧情一样,无非是人过35境况不如狗,左手父母,右手老公孩子,中间是纠结的自己。哪一个先爆炸,取决于之前哪个埋的雷最深。

很显然,她在婚姻里专业埋雷几多年,终于先于其他“原地爆炸”了。

打过闹过,哭过喊过,我们一群闺蜜甚至合谋,在茶馆狠狠地“教训”所谓的“小姑娘”,事后发现:人生不值得。

于是,策划一场旅行吧。

从六岁一起上学到今天,我们一起走过了三十年,却从未一起出行,甚至也并未共处一室过。从有这个念头到决定去哪里,我们只用了十分钟。

济州岛,走!

哈顽子摄于济州岛

千万不要问我为啥选这个地方,我真的不想说是因为票价。

好了,言归正传。三十年老闺蜜旅行即将开启,本来按照预料,该是一趟完美的出行。结果......

"你睡觉老是搓脚干嘛?”

“我没有。”

“怎么没有啊,声音老大了。”

虽然三十年的老闺蜜了,但这是我们第一次睡在一间屋子里。果然距离没了,美也没了。我们从入住的第一天起,就发现了彼此身上对方最不待见的“坏毛病”。

本来我大脑就比较大条,晓在我的印象里一直都是非常靠谱的女青年,我私下里打的如意算盘是:到了那边一切都由她做主,我就跟着,不用动脑子。

结果,大错特错。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位小姐姐靠谱的外表居然“骗”了我这么多年,我发现:我们俩都没有脑子。因为在外花韩币,我们晚上回来算账,根本算不到一起。算到最后基本都是精疲力尽,抱着本子和笔呼呼大睡,早晨起来满肚子的“起床气”。

诸如此类:忘记带东西、忘记锁门、忘记这个那个,心好累。

之前上大学,由于我和晓的大学是对门,我老妈深知我的大脑只在学习和工作时有点用,所以,将我的宿舍备用钥匙交给晓,想想这是多么大的信任。果然我最后不负众望,在非典时期把钥匙给丢了,给她打电话她冒着“死亡危险”从学校里跑出来给我送了钥匙。

那件事情在我俩的闺蜜相处史里,简直就是代表她为人靠谱,感情甚笃的铁证!

可是这次!我们的友谊小船,晃晃悠悠多次险些翻船,最后只能拿时间这个东西去“拯救”一下。(套路:我们这么多年巴拉巴拉......)

她嫌弃我的睡衣难看,不喜欢我穿红色的羽绒服,我不想让她跟其他人过分亲密的交谈,我们就像一对没磨合好的新婚夫妇,一路上“各怀鬼胎”。

顽子摄于济州岛

索幸我们都是写字楼里打扮的人模狗样、“爱面子”的老姐姐,虽然一路心里骂着:这货、这家伙。但最后还是照顾面子,隐忍的走到了回国。

回到祖国的怀抱后,我们因为半夜返回,为了不惊扰家人(中年后的丧家犬大抵如此),又选择了住酒店一晚,果不其然,她还在滔滔不绝讲述她的故事时,我已经酣然入眠。

第二天早晨,我们的友谊小船又害我在海里打捞了半天。

最后的最后,她开车把我“扔”在我家地库,我假惺惺的说了一句:开车慢点。我们就此各回各家,各抱各娃了。

休息一天后,缓过劲来,我想想这么多年的友谊,也不能就这么尴尬的“亮红灯”吧。于是我翻开淘宝,给我俩又剁手买了两件同款外套。正准备给她发微信,她的微信也来了。

“中午吃啥?我脑子感觉不转了,还没休息过来呢。”

“不如吃点火锅。泡菜快吃傻了。”

“那行,我在你单位底下等你。车到了电话你。”

“好。”

涛声依旧了。唉,三十年都忍了,再忍三十年吧,不能再多了,真的真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