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的长篇小说《燕窝》三

日期:2022年4月5日

作者:陈安澜

关于我的长篇小说《燕窝》三

感谢各位读我的书,还解囊购买,不错不错。

【燕窝】卷三写到九十年代初,从卷一满清末年开始,写了100年世事变迁,小人物的命运、遭际,其中有我的太公、家公、父母、我和我的朋友及至我们的孩子们,前后五代人,有家世,有史实,有借鉴,有嫁接,有虚构,有组合,等等,用我个人的是非标准去刻画人性的多面性,刻意回避意识形态的东西,只用普通人的价值观来对人对事,心平气和的书写,时如涓流,时如静水,时如火焰,时如漫天霞光,又时如呢喃的春巢,写了很多地域,湖北湖南湘西湘南,沅江沱江辰水巫水,长江九江,延安瓦窑堡,东蒙西蒙大漠黄河及至写到六朝金粉之地,再延展写到法国南部尼斯乃至摩纳哥蒙特利尔,写完才发现:好大一派场面!至于人物,好人坏人,不好不坏的人,高官平民,梨园行的拉板车的,旧时人家新时权贵,世上的恶人和极善的好人,写来写去就是龙爷、莫侠动人,就是阿宝、梅衣动人,就是何福动人,就是安国与嘉娘动人,我每每想到书中人物,于子夜之时,潺然泪下;没有提纲甚至没有腹稿,我每坐下书写,书中人物便飞来我的身边,围绕着我一声不吭的看着我,我不敢回头,不敢四下张望,生怕吓走了他们,我只是看着荧屏敲打键盘,于百静之中,键盘声像雨一般下着,时缓时急,泣漓漓沙拉拉,俄顷站起,东方之既白,街头炸油条的开张了,我这是方才清醒,这已不是昨日晚间,已是新的一天。

前后五个半月三卷完成,不管世人如何评说,我最喜欢的是画家喻慧女士说的:你的书,不媚,有侠气。

今日清明,难去祖墓祭扫,我适才焚香三柱,青烟杳杳,面对祖先,面对父母,我轻声对他们说:儿子的书写完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