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夜是滩温柔水

依旧几年前写的动漫同人,CP太一*素娜,在原动漫基础上加了若干设想。两人本是青梅竹马,后来的后来……

图片来源壁纸库。那是最后才来得及说出口的小秘密,专属于那几人的青春

良夜是滩温柔水


十二月的最后一天,淡淡的月华自九霄飘落,粘到已枯的枫树上,粘到单薄的秋千上,占到松软的发梢上,粘到厚厚的羽绒服上,粘到怒放的梅枝上,粘到纤细的墨影上,把所至之处不客气地染上浅薄的乳白。           

只是偏过头,不肯开口,亦不肯正视与自己一同立在寒风里的人。固执地坚持着,所谓的伪装,放不下的面子,或者这多年来已改不掉的习惯?          蓦地,听不出任何凌厉的风声突兀地响起,转瞬又归于寂静,全不可辨认上一秒轻微的沙沙之音。轻轻地叹了口气,在心中。很多时候,很多事,就像这般,明明实实在在地存在过,却在事后很难找出什么决定性的证据去证明自己所念念不忘的一切不是一场幻梦。

伸手,早已不戴护目镜的爆炸头男生闭上眼,努力像儿时捉萤火虫那样把几秒钟前的风握在手中——没有想象中冰凉的触感,却意外地勾起了很多繁芜的没有边际的思绪。         

比如,若是换做夏天,九点的夜,在中学的校园这有水有苇丛有小亭有高树的幽静处,该能很清楚地听见连绵的蛙鸣,嗅到浓郁的青草的气味。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除了时浓时淡的风声与自己的心跳呼气声外,隔了一米的两人无法很好地确认其余的包括对方心跳声呼气声在内的一切声响,在停止交谈,像此刻一样沉浸在寂静里,尴尬着。        又如,时间真的是一种可怕的存在。1999年夏天的冒险发生的事儿,还如昨天发生的那样历历在目;可,一米外的这个已经渐渐习惯披肩棕发的一块长大的女子,很快,就会和另一个人迈入婚姻的殿堂……不经 意,阖着眼的男生的眉纠结在一起,看来,他正在痛苦中挣扎。在想一些事,心里不想看见那些事,可这些又是自己必须去承认的早成为某种注定的事。        咬紧了下唇,有轻微的声音从唇齿间逸出。愣了的男生忙睁开眼,略抱歉意地望向女子的方向,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望进了一汪正注视着自己的眸子里。

那回不去的过去,都盛放在这片明亮星天的今天。


飞红了脸,男生想移开视线,却听得女子还算柔和的话语“对不起,太一。六年级的寒假的那件事,是我太过分了。”

瞳孔没来由地放大,很明显,被换做太一的男生因刚才的那句话受了很大的惊吓。思绪回到八年前,自己“自作聪明”地送了女生一对发卡,还莫名其妙 地说“感觉你戴发卡更好一点呐”,女生还算欣喜地收下了自己的礼物,却刻意绷着脸,正色,“怎么,太一,你不希望我戴帽子?”突然就乱了阵脚,不知怎办,只一个劲嗫喏“不……没有的事”。

可是女生不满于这个答案,可是太一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后悔自己当时只知道道歉,当面的,电话上的,拜托好友的,短信里的,电子邮件中的,关于这件事的态度,因为自己的大条,清一色的围绕“对不起”。

呐,要是当时的自己,除了“对不起”以外,还说了些什么,比如“只是觉得发卡让你显得更秀美”,比如“当然,戴帽子也很好,只是戴发卡的你更为温婉”,比如“不管什么样的你都很好,我都很……喜欢……”。

可是,自己整整一个月,都没有鼓起勇气添上些什么,在那句“对不起”后面。不然,也不至于女生以学业紧张为由下学期一开学就退出了足球队,并且有相当一段时间总是可以躲着自己无论是在班上还是什么集体活动,偶尔见次面都显得格外尴尬。

男生一直都认为,是因为那件事,自己和女生才越来越远,渐渐变得像两个毫不相干的世界的人。不会再一起忘情地在午后的足球场上传球射门奔跑,不会再一起谈笑风生地上学回家,不会再轻易听见对方的抱怨戏谑的话语。

然,男生确实是想不明白,女生为什么偏偏会挑如此有纪念意义的最后一天,约自己回母校,在一段长长的沉默后,忽然为这件自己在乎了很久的很久以前的事儿道歉。

“对不起,要不是那件事,或许,我们不会以这样的身份,站在这儿了。”


抓不住流星的尾巴。一如这刻抓不住的你

不知为何,太一忽然想起很小的时候,有一次自己和嘉儿也是隔着一米远站在月光下。嘉儿用指尖托着脸,微微偏着头,很是可爱地问,“哥哥,我能不能和你站得近一些?”

“不能。”未经思考自己拒绝得很干脆。“不要啦”,平时从不违背自己话的嘉儿,,意外地向前几步径自走到自己身边,抱起自己的手臂歪在高出许多的自己身上,“明明是最亲密无间的人,为什么要这样故意地划出本可以不存在的界线?”

为什么,要这样,故意地,划出本可以,不存在的界线?明明曾经是最亲密无间一起长大的人啊。

倒吸一口冷气,太一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时间在轻轻流逝,太一认为女生接下来会说出许多更让自己倾向沉默的话。

可是,注视着女生转过九十度,趴在铁制的栏杆上,望着尚未结冰的水的太一,却在后面的相当长的时间里没有听到任何内容。有的只是一如开场时的令人尴尬的沉默。

望向天空,很是惊异地发现,碇黑色的幕布上洒满了熠熠的光亮。不均匀的,闪烁在广袤夜空的,无数盏漆银的花灯,美得飘渺、轻盈,像是一阵桂花香,像是一首笛曲。

只是静静的仰面星空,什么都不想,只投入地欣赏这美景良辰,将眼所见耳所闻的一切重重地镌在心上,因为,很快,连这些,都不再属于自己了。          因为,依旧在一米外的女生,很快,就该永远离开自己的现在,只会在回忆里对自己微笑将自己嗔怪了。

心,隐隐地痛。

十年的时间,终,还是这样地错过了?          思绪游走,像暮春柳絮纷飞,才上树梢,又被突至的风,不甘心地吹回地面。          望向女生,却撞见有一个意外。此刻的女生,是背靠栏杆,微笑着,虽没有再注视自己的眼睛,却还是让人轻易的红了双颊。 

缓缓地,溪涧流水般的清越,“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等一句话哦。从我加入足球队受伤后你焦急地把我背下场送到医务室的那刻起,我就一直在等那句话。一起在数码世界冒险的时候,无论是初到完全陌生的环境,还是被分子手困在金字塔中,还是一直逃避大家不肯露面时,又或者,是一次次与黑暗交战临近绝望的那刻——对决吸血魔兽城市被毁坏,对决小丑皇被变成玩偶,对决最后的敌人被粉碎成资料,我都一直在等那句话。我一直相信,等这场战斗结束,你大概就会亲口说出那句我一直以来好想好想听见的话。正是因为我一直这样认为,我的徽章,才能一次次散发红色的光芒啊。”

低下头,女生的眼眸有些黯淡,“可是,没有,从来都没有。结束了战斗,一起回到现实世界时,你还是像从前那样在我需要的时候还不犹豫地最大可能地帮我,可却从没有说出那句我想听的话的倾向  。

所以,很抱歉,当你送了我发卡做新年礼物并说发卡很适合我的那次,我故作生气问你,是不是不希望我戴帽子。我想借此逼你,哪怕用那种戴有安慰语气的话语,至少说出一句可以表明你对我真正心意的话语。不过,看来,是我弄错了。虽然你有嘉儿这么个妹妹,虽然你一贯是个很温柔的男生,对于情感的事,你似乎太迟钝了些,只会不停地重复‘对不起’。”

“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彼此都会很尴尬。所以,我才任性地退出足球社,想法设法地躲着你。”重新扬起了头,略带嘲讽的语气,“不过,看来,后来的那些行为,比起一开始的,更是让我难以自制地后悔呢。”不自觉地,男生的眉又锁起,太一似乎已经猜到接下来这个女生想说什么了。             

“若不是因为我总是可以躲着你,我想,我是不会有那么多次很巧合地遇见阿和。也就不会有后来的那些事,不会给阿和送圣诞巧克力,不会答应跟阿和交往,不会有明天的与阿和的订婚,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习惯甚至依赖上阿和在我身边的感觉。”

其实,太一再清楚不过了,女生放低声音的最后一个分句才是最重要的啊。              是呢,一开始三个人就是同学,那两人关系和自己都很好。而,从数码世界的初次冒险算起,用了十年的时间,三个人中除了自己以外的另两个终于习惯了对方在自己身边的感觉。确实是相当好笑呢。虽然阿和从未对自己说过,但根据这么多年来自己对阿和的了解以及阿和自己的表现 ,太一是明白的啊。阿和已经不会为偶展露在女生面前的温和而觉得别扭了,因为他已经习惯了默默关心给予自己所能给予的支持给这个女生了。

“有些可笑呢,那年你对我说‘再不快点进去的话,我可是会把巧克力都吃完的哦’强硬地把我推到阿和身边,几天前听说我将要订婚的消息你在酒吧醉得很厉害当阿和与我把你领回去时走路不稳的你却祝福我幸福,此时此刻在订婚前夜接受我任性地邀请回到母校的水边,我都固执地认为”那个  瞬间,太一以为女生会说“我还是认为可以听到那句话的”,可是,呼啸的北风割破了袅袅的雾气时,他却听到了一句令自己更为震撼,更觉窝心的话。

“即使是习惯阿和在身边的此时此刻,我依旧相信,如果和我在一起的人是你,我会更加幸福。”几秒钟的停顿,没来由的心跳加速。“正因为如此,我一直都告诉自己,只要你在我坦白之前,说出那句话,我可以不顾一切选择你,和你在一起。”

“不过,有些迟了。”女生耸肩,“我已经,在订婚前的最后一夜的星空下,向你坦白了……”              有一个声音从太一的心底响起,越来越清晰。摇了摇头,看得出来太一在努力克制自己不让那个声音压倒理智。可,这样真的好难受,没有办法说出自己的心意——本来八年前或者更早前就应该说出的自己的心意,难道就这样,自始至终无法说出口吗?              遗憾什么的,果然是会有的吧,如果这真的是结局的话。              明明两个人都还像当年那样啊。              “只是有一次也好啊。”无比清晰地,透过怒吼的北风,太一听见了夹杂在其中的,那一声女生口中说出的叹息。

时间,恍惚静止。

“呐——”女生来到自己身边,作出一个和当年的嘉儿很像的动作,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手臂。只是,那一次是夏天,而这次隔着厚厚的手套与羽绒服,"太一,你喜欢过我——或者说,你,曾经喜欢过我吗?”

寒风瑟瑟,摇动了梅枝上秋千架上的月光,吹开了水面的千朵细小的白花。

遵循理智的建议,太一没有回过身去看女生,只是尽可能柔和地开口,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恩,我一直都很喜欢素娜呢。无论是从前在足球队时,还是一起对抗邪恶的数码宝贝时,还是得你跟阿和已经在交往时,甚至是得知你我之间的结局已经注定的此时, 又或者很多年后再度想起你想起我们一起度过的年华时,我都是那样深深地喜欢着爱着素娜你呢。”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松开了抓着太一手臂的手,素娜颔首,望着如钢琴键密密交错搅和在一起的黑色的天白色的星,笑得释然,“能以此作结,有这片不输于薰衣草花田的星天作回忆的底色,该没有任何悔憾了。”

也许,太一可以再说些什么的,比如“我会一直记得你的",比如”你跟阿和都是我最重要的人,你们能幸福,我也会很开心的“,比如” 谢谢你,给了我最后一次机会,让我说出了心底一直想对你说的话“。可是,也许都没有必要了。

是啊,也许,剩下的一切都不重要了,比起那差点成就太一与素娜一生遗憾的迟了很多年的那句“我喜欢你”。

笑意荡漾。

再度仰面星空。只听得见风声沙沙。唯一不同的是,沉默不再令人尴尬。恰相反,此刻的寂静良夜,是无声的小夜曲,恰到好处的柔和像一滩夏日的水,略带清冷却觉不出丝毫的悲凉。

虽然不知道哪一天会将你遗忘,但忘不了你的每一个今天我要把你深藏在我的记忆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的生活是无限循环吗?如果是,看看这部电影,土拨鼠之日。 2017.9.10 星期天 晴 今天分享一部我很喜...
    以乐天下阅读 115评论 0 2
  • 做人要不务虚名,只求实务。做事要低调而行,追求实际的效果,而不是表面的动静和美丽但不实惠的光环。虚名有时候就...
    图腾飞海阅读 286评论 0 0
  • 我看到的世界很混乱,大到有很多人因为战争,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大到看到历史的发展,一代一代的演变,然后到达...
    ruirui爱思考阅读 94评论 0 1
  • 端午时节,艾粽飘香。三天小长假,可以抓紧时间回家看爹娘一眼。风尘仆仆,终于回到家中,肚子饿的咕咕叫,直奔厨房,一碗...
    Shenmingli阅读 168评论 0 0
  • 雪和大地的距离 不是绝对的遥不可及 说远挺远 说近就在咫尺 只因雪迷恋着大地的深情 所以不远万里 从天外飘摇着飞来...
    枫泪_22e5阅读 17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