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记否,我回来过

旧时堂前飞燕,停笔搁浅数月有余。白驹过隙,时光一转,今天来话一话,毕业那件事。

(文中有彩蛋放送……大家要耐心观看啊!)

三年前卡片机拍了一条小道

曾经在教室中亦或是在图书馆中还可以静看窗外的花开花落,留意天气心情的好坏,揣着小心思去偷瞄漂亮女孩(可惜好看的不多……),傍晚后的大操场有喊着减肥口号的妹子,有刚失恋疯狂奔跑肆虐着自己的大男孩,也有像我这样只是单纯的来走走,散散心。(哦,对了,还有缺超那样要瘦腿的蓝孩纸……哈哈哈哈)

大学城休息日的早晨一般在午后12点,当然我是例外,我在记录着那些不经意间发生的事情。曾经的114宿舍里的生活是吃什么,在哪吃,该上课了,打扫卫生,吹吹牛,打打游戏,洗洗衣服,嗨嗨歌。简简单单的日子过得飞快,曾经睡大铺的兄弟也都各奔东西,离开后才都懂得了更多。


一、

2016年6月24日,一个普通的周五工作日,或许换了新装的TA等待着遇见喜欢的TA,或许梳妆打扮的TA为了提提颜值带来好运。于我而言,下班前的一秒我还镇定自若的写着工作日志,但悸动而又焦躁的心扑通扑通个不停,这提醒我:“还有40分钟,最后一班车,或许就是这辈子最后一次去学校了……”此时下班的高峰期意味着我赶上末班车的可能性在急剧下降。

我在路边跑着,计算着时间的每一分每一秒,看到出租就伸手拦。然而好运在我拦到车之前的那15分钟里并没有降临,我一直跑着,那一刻钟里感觉自己那么青春热烈,那么似水年华,恍惚间一切又能重演。

虽然我到达车站的时间与末班车的节点误了5分多钟,但到手的好运气把路上的拥堵一扫而光。听着检票的大姐嗔怒的话语也高兴着。

检票大姐略显凶巴巴地说我,“这一车人就等你了!”

“实在不好意思呀,路上堵车了。还好车没走啊。”

上车后看到空空荡荡的座位,人不多但很感谢没有人催着司机师傅开车走,他们耐心的等着我。

坐在座位上,看着车窗外面的徐州城,傍晚时分人头攒动车水马龙,心里想念着的那块地方,三个小时后又可以重温。小情绪是开心的,但不知为何略带了些苦涩。

打开手机,顺手把耳机塞进耳朵,随便播着几首歌,带着一股似乡愁般眷恋的味道,呆呆看着窗外逐渐被压低的天际线,用车轮滚滚把这一切都带去那个地方——校园,那几年生活的寄托。

轻快的点击着手机屏幕,“我奇迹般的赶上末班车了。”然后Q了你一下。

不一会儿,收到你的回信,“来看看我们什么时候吃个饭(一个笑cry的小表情~)。”  嗯哼,也难怪,毕竟之前讨论的话题不是如何提提颜值就是如何吃吃吃。

就这样随着黑夜慢慢的袭来,手机里的消息也渐渐增多,各种班级群,各种微信群,各种私信,开始在手机屏幕上跳来跳去,一一回复着消息。此时,随着司机师傅开嗓了一句浓厚的淮安话,“到站了,下车。”

站在这块土地上,没有当年的陌生感,也远没有当年的一腔狠劲。甚至那一刻有微微的惭愧。缓步走出车站,随手叫了辆出租车,跟出租车师傅寒暄几句也就到了校门口。早已与马甜约好一起吃个饭,在校门后蹲着等了他,相见第一句:“我靠,帅哥,好久不见。”此刻面对他,我的余光却在扫视周遭的一切,试图去用自以为敏锐的观察力来发现有没有惊喜的变化。吼吼,小吃摊位的排序又不出意料的抽签打乱。网吧,KTV,小餐馆,各种旅店,因为毕业的到来都热闹非凡。

跟老马并排在小吃摊位中穿梭,偶遇了各种所谓的“熟人”,有些彼此寒暄,有些亲切如初。像是变了,又像是没有。此时,我还在尝试着去观察,希望不要放过细小的节点。

随便找了个摊子,吃碗面。问候着老马各种事情,不过现在想想好像有件事忘了问了。你和小米怎么样了?(在这看到了的话,记得私信我~)还有,羞涩地说,面钱是老马结的。

之后天色也不早了,我就回归到班级的大怀抱。看见了烫头发的遥哥,还有大炮,扣扣,过了一会还有过来串门的张JJ。JJ说自己过上了老年人的生活,粗茶淡饭,妙哉妙哉。遥哥因为找到了遥嫂的陪伴,眼神爱意朦胧,情真意切,羡煞众人已。大炮,飙着一口宿迁特色方言,问候着在座的宝贝们,然后趴在电脑旁整理自己的毕业设计和论文。扣扣,打开电脑,磨磨唧唧,很萌的庞然大物。不知怎的,霎那间仿佛耳边又飘来遥哥YD的笑声,简直画外音啊。此笑声余音袅袅,遥哥LOL的时候或者看LOL视频的时候,时常发出。真乃三日不绝于耳,惊为天人。这个时候再配上老爷脱口而出的“SB”,以此来吐槽遥哥简直不要太棒。然后,小孩和老孙就都笑了……

转念一想,好久不见。


2016年 6月 25日

二、

如同所有叫做“典礼”的活动,它们都充盈着一种仪式感。有些产生强烈共鸣,有些走走过场。

大家伙儿并没有多么整齐的走进典礼现场,早早的落座后,发消息给你。

“你们进场了吗,坐在哪里?”

“嗯,第二排。”

我们的毕业典礼被称为走过场,但却热闹非凡。嗨起来的同学、老师,无不享受着重逢的嬉笑玩闹,整个典礼现场像个热闹的海洋,讲台上的优秀毕业生,讲台上的老师,领导们,对于场面上的一切显得那么无助。可又沉浸在其中,再纷杂也就此作罢。

IT人才们的自拍,哈哈
炸裂回忆杀

是的,彼时讲台上的校领导在一一发言寄语。学生们大多就像这样,要么拍照保留这份青春的记忆;要么畅所欲言敞开心扉,将热诚的心再一次相拥。记得在进入典礼现场的之前,大家按照指定的地点集合。这样的集合,作为学生而言太熟悉不过,熟悉到那个时候没有任何意义,天热无风,骄阳似火。是的,随口说起的,天好热。我便想起,曾经有那么多天好热,大家还在一起,或者上课或者打球或者出门又或者……

班长被称为毕业典礼第一幸运的男人,照片滚动抽奖,咔嚓。盯着大屏幕的同学们,突然欢呼起来。靠近班长的同学都在用手拍他,此时的班长还是半懵逼状态,还在履行着身为班长的职责,正在跟老师沟通事情,估计是在准备晚上聚餐的事情吧。然后台上那个有话筒的老师,呼喊着,“这位幸运的少年你在哪里?”班长起身微微低头,高高举起手臂走向典礼讲台。

此时,惊喜没有散去,接下来在典礼现场各处响起同样的欢呼声。个人觉得照片抽奖环节最有趣,是一种集中式的惊喜搏杀,内心的小期待,与出现在大屏幕上的面孔一瞬间就是感情的碰撞,那种开心是醍醐灌顶式的,是只属于学生时代的。

围绕在我们座位身旁的孙老师,满心欢喜,感同身受的与我们一起徜徉在热闹的气氛当中,我们的开心就是老师的开心。不知道那个时候孙老师心里有没有一种桃李满天下的教师成就感呢?(老师,如果你看到了,记得私信我啊~)师者,传道授业。(这里插播一段,毕业典礼后当晚班级聚餐,有很多人都端起了酒杯向老师敬酒,我并没有。是因为,我准备好的话不知怎么说出口,我知道感性的情绪一定会使我崩溃。不但没有说出来那些话还要反过来让老师操心自己的情绪。所以,感谢的漂亮话就深深地保留在记忆里吧,或许这样就会一直感谢……)

好了,把时间节点再调整到毕业典礼进行时。团坐在一起的同学们,等待着这最后一次放学。诶?好像气氛不太对啊,不是小说里的毕业典礼都会闹出点事情嘛,不是应该有人出来告白的吗?

然鹅并木有啊,我们不得不承认每个人的青春都有过近乎疯狂的幻想。所以想象之中那些是究极美好的。

典礼结束后,随着拥挤的人群,并且其中夹杂着夏季的汗味,我在回头搜索,不知道你在哪里。

老爷拽着我说,“看什么呢,走了走了。咱们宿舍中午聚个餐去,走,把老孙带上。”

此处应该放一张老爷的照片镇楼防崩塌防豆腐渣。(怎么办,现在敲着键盘的我,眼眶都红了。突然想起,你独特的投篮动作和飘逸的上篮包。突然想起,那年我不是有意赖掉你的50块钱。突然想起,你那传奇的网恋神话。突然想起,入学第一天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老爷。)

就是画面中这个男人

然后,我就开启了毕业喝酒模式。人生中对自己的酒量超出了预期的认知。更加神奇的是那股开心劲儿,一点都不觉得醉。虽然有可能已经醉了醉了醉了……

酒,作为一种饮料在饭桌上觥筹交错,把酒言欢。人也借酒助兴,忆往昔岁月,曾经少年。


三、

当该领毕业证的领毕业证,该毕业答辩的毕业答辩,一切都匆匆落幕时。有种繁华消逝的岁月弥留之感。你会忍不住的哀伤,你会留恋,你会珍惜。

傍晚的降临是那么快,那么快。所谓的班级聚餐,在此看来就是散伙饭了。

酒意微醺
大炮和王总不知道在说什么

提炼出几个印象深刻的记述下来:

1、俗称“安国小王子”的阿桥,之前的酒量就是一杯倒。确切的说是一杯啤酒倒。那天,我见到了一个不一样的阿桥,你拿着一瓶啤酒,挨个的敬我们喝酒。我看出了你的勉强,但是你的情绪在怂恿你喝下去,因为你深知这个酒意义的与众不同。阿桥,你满脸通红,步子浮软,显然酒精的力量对你来说太强烈了。于心不忍,又无所求,祝愿你,阿桥。

2、虽然不知道王总和大炮他们都说了什么,但是他们吵过闹过,又因为彼此敞开心扉相拥在一起。酒精摧使着两人吐露真情,杯酒释前嫌。过去了就过去了。那时候,你们都流泪了吧?都触碰到内心柔软了吧?

3、我举杯和遥哥和学委和老爷,我们都说了一些掏心窝子的话。这些话很奇妙,是不是你们早就准备好了?提前打过草稿?学委发表了对遥哥当年搬到114宿舍的个人看法与意见,释怀了当时处境中小细节。无心之举,处处留意,人心有所藏有所不藏。还有学委对遥哥找到遥嫂的惊叹和欢喜。学委这么说的,“遥哥这么闷骚的人都能找到女朋友,真心的为他高兴!”  (请广大读者朋友们锁定关键词:闷骚!!) 以及我也披露了当年刚入学时对学委个人激进的看法,甚至还有背后说你坏话(嘿嘿嘿……)。老爷更是6哇,说我是一个特别自立的人,性格刚强。(我擦嘞,这么客观的评价当时从老爷那听到我都泪流满面。你说我是有多么感动?还是说我喝醉了……)遥哥在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滴,拍着学委,竟无言以对。

4、班长、学委、还有我,我们仨。拿着酒杯,站在中间,听班长在吹牛。可是吹着吹着画风就不对了,班长想到了初入社会的艰难,难以为继的经济状况,以及工作的压力。那个叫做眼泪的东西又出来作怪了。你有些伤心,我被你感动。学委虽然在温州浪的很,可是陪客户更是心理与身体的考验,你有过凌晨醉归住处,满腔辛酸。与你们相比之下,那个时候我在徐州谋了个普普通通的营生,没有太多的压力,更没有感触到需要坚强的皮囊。(呸呸呸,实在编不下去了,其实班长当时吹了好多关于创业折腾点什么的想法,还被坐在后面的扣扣无情嘲讽了,扣扣说,“那三个变态在谈创业。”)

5、对了,当时喝酒聚餐的时候貌似没和鲁大师说什么特别的话,倒是第二天一早去把手机号注销。路上聊了聊近况,大师也有了自己考证的目标,正为之奋斗。打车回学校时,大师居然也对我发表了三观正到爆的评语。嗯,大致意思就是夸夸我。(哎呀呀呀,你说我咋这么好呢,都夸我。怪不好意思的……哈哈哈哈哈)

6、最后就是我了。因为班级聚餐到晚上9点多了,依然气氛热烈,兴致高涨。但是我答应了你,参加你们的茶话会。这个时候突然离场不喝点酒怎么走的掉呢,我寄几个儿愣是吹了一整瓶啤酒,才加快步伐,奔向了茶话会。(哼,要不是学委说我,我才不会吹整瓶酒呢。都赖学委……赔钱!)

为了让你们开心一下,兄弟们你不知道我多努力?!

看!

看这个,治愈系表情包!!

来自"图书馆 F4"的茶话会现场。嗯,不错。

四、

老赵,张老板,春爷,好久不见。你们好吗?

刚从班级聚餐过来的我,头昏昏沉沉,满身酒气,还好没被嫌弃啊……

老赵你扯着你的卷卷发问我,“看,好看么?”

“嗯,好看。”

当时我估计醉了吧,居然用手去拽你头发!!(F**K!!那绝对不是我,我不是那种人!!)

后来你们就各种自拍,开启了小闺蜜趴的调调。我也只能给你们照照相,奈何那时候咱滴渣渣技术啊,这里就不放图了。怕你们看罢后就想打洗我……(总之吧,有些人表情太蠢,哈哈哈哈!对不?老赵)

茶话会结束,和老赵并排走在去学校的路上,穿梭而过的小摊位,彩灯夺目的各色店铺门脸。我低头走,侧耳听你絮叨着。

“你以后打算待在徐州,还是怎样?”

“真不好说呀,先慢慢来吧。”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身旁这个人,嗯,越来越成长,尽管爱吃爱睡爱八卦有点蠢。(完蛋了,被看到又要出大事了!!)大家回到校园里走着说着,那些有关于回忆的,和那些有关于未来期盼的。

可能,下次相见会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吧,有一片芬芳的花儿们,洒满四周的温暖光线,还有告别PM2.5的优质空气。

也该放张照片好好纪念一下。


我们是飘荡在校园里 “图书馆 F4”

五、

F4的茶话会匆匆结束后,我又赶去了班级K歌现场。

我肆意的唱着,上来先吼了一首周董的《搁浅》。军痞他简直不要太捧我场,又看着坐在那横七竖八的同学们,晓得了此时荒唐才是繁华。和高山唱,和遥哥唱,自己再唱!!凌晨零点的钟声敲响,众人疲惫,回旅店休息。路上有人说着醉话,相互搀扶着。

毕业了,留下的是什么。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每个亲历者,都有自己的“其中味”,讲真,这是一个出乎我意料的毕业狂欢。愿大家保留一份真情,从不苛求,一份就好。

故事至此,想停笔收手。而此时窗外的车辆呼啸而过,顺势把我的思路带了下去。


有关于你们的回忆

六、

毕业典礼这次返校前,早已和小贤说好。回来后,一定要找个时间喝酒。一定要在一起说说话,逗逗乐。

第一次看见小贤是在小操场,俏哥带我去挑人。我可说实话了,第一次看见你,除了又高又壮的大块头,长相神似曾小贤之外呢,没有什么印象。但长时间接触下来,发现你很健谈,做事靠谱,有担当,处理事情很有自己的一套。你也低迷过、迷茫过,我也不敢说自己对你有过什么影响。但最起码我尽自己的努力,真诚的帮过,传递过正能量。

再说一次实话,你还真不是省油的灯,想当年,第一个给我捅大篓子的人就是你。新生军训会操表演,照往年惯例淮安下着大雨,会操表演一再推迟。当时你家里老人离世,发给我一条短信就请假回家了。这么关键的时候队伍里差了一个人。校领导都直接打电话骂我了,但是我没事,大不了我自己上,顶上那个空缺。我懂你的心情,换作是我,我也会回家,回家洒下那些眼泪。

巧了,因为你,我几乎成了参与重大活动最多的国旗班队员。

大家谁有第一次新生军训会操结束的大合影?我的丢了!!

刘承奇,朱贺贺,徐超,陈龙(电气系),陈鸣巍,侯依其,刘永亮,高攀,刘文茜,魏倩,刘珊珊,张晓文,绳晓婉,刘娇,韦艳,刘苏敏,郑晴,张迎迎,陈美丽,高秀壮,赵颖,曹淑珍,耿娟,徐飞,樊璐,许益玮,王振东,乔刘星,魏海涛,朱路,谌鑫,李振作 ,陈宇,张专成,孟天恒,叶子烨,潘道宇,徐天瑞,刘康,陈龙(商学院),马永辉,袁昕,强哥,纪哥。

我把大家的名字一一罗列出来,最最直观的感受是,当输入法拼出你们名字的拼音,一字不差的首选项就是正解,这足以润湿我的眼眶。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每一个名字就是一段故事。我的脑海是关于你们的点点滴滴,一幕幕开始浮现在脑海。你们应该骄傲,因为你们曾有那么团结的时候,有那么努力的时候。伙伴们看到这段的时候,请从照片里找到自己,然后给自己一分钟去想象。想象那个时候的自己,我相信你一定会是面带微笑的。(神奇阿书友情提醒:千万不要吝啬这一分钟,给自己一次回味的机会吧……当然,万一你觉得一分钟不够,嗯,那我也没有办法啊!啊哈哈哈哈)

当这个团队组建完成,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真的是懵逼的!!原本想好那些扯淡的高标准要求,那些所谓的军人精气神,那些自以为是的集体规则,接手这个团队时才发现都特么的是浮云。性格各异,价值观不尽相同,脾气秉性,处事方式,甚至来自各个班级院系,简直头疼到爆炸。

我也从没有说过是你们的学长,是什么学生干部,我跟你们年龄相仿,做朋友不是更好嘛?不知道你们现在还认我这个朋友吗?

好了,强行扯回来。毕业典礼后待在学校的最后一个白天了。中午请小贤他们几个人喝喝酒,小范围的聚聚,聊聊。餐桌上说的话,无非就是叙叙旧,谈谈彼此过往的感受,畅想一下未来,还有你们几个人即将面临走向社会的迷茫。

小聚会进行到下午一点多,我跑到卫生间打电话给你,“喂,你在哪?什么时候走?”

“我已经在车上了……”

“啊,不是说好我去送送你的嘛?”

然后,收拾一下心情重新回到小聚会。推开门进去跟小贤他们几个人说道,“咱们可以好好玩了,我下午5点多再走。”

显然,这下你们的兴致又高涨起来。

小聚会结束后,出来晒晒夏天的太阳,晃到了一家新开的饮品店,进去喝喝饮料,玩玩桌游。我看着时间在欢声笑语里飞逝,有点心疼,在想着像这么单纯的玩乐,可能不会再有了。虽然开心,但气氛略微的有些不对味,我不敢想是因为我就要彻底的从这座城市撤离。

随着下午5点一刻的时钟敲响,我起身收拾东西准备去11路的公交站台。你们一行人,都说要去公交站台送送我。好,答应你们。

说着一些有的没的,什么这次分别后就很少会见到了,什么就将各自闯荡社会,什么?!你们还说了什么,我快要忘了。只记得,公交车迟迟不来,贺贺帮我拦了辆出租车,紧接着耳朵里充满了小贤、贺贺、海涛、侯哥,还有晓文的道别。我没敢对视小贤的眼睛,因为我余光已经发现他红了的眼眶。

“嘭”,关上车门,我坚定的看着前方,“师傅,去汽车北站。”

爆照时间!下图就是小贤!(哈哈哈哈哈哈……)

小贤近照,多帅!也成熟了好多!

七、

这是一场关于青春的话题,不知道自己还能如此信誓旦旦的谈论所谓的青春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这些人和事能因为这样的一纸荒唐言保留多久,更不知道跨越了时间和距离的自己能如此多久?

2017年1月1日,夜22点23,一个叫做神奇阿书的文字记录者,终于填补了内心的一块空白。此时也才发现,自己需要填补的空白变得越来越多,是因为长大了么?

我不太容易去信任别人,这是一个性格残缺。却稀里糊涂的收获了这么多人和事,有好朋友,同学,战友,兄弟,还有老赵。

也是时候为自己选择一次了,不能永远做一个听话的小孩了,2017年去争取吧,改变吧,成长吧!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谁是最可爱的人? 在宇宙公民高效阅读营第九期的每一天,我都被一些东西感动着;我的思想感情的潮水,在放纵奔流着;我想...
    宇宙公主Vivi阅读 1,842评论 14 17
  • 一六年四月 中考体测完后所有的体育课都是自由活动,每天难得自由的四十分钟,很幸运地没有被数学老师剥削。操场太晒,教...
    毛自阅读 419评论 3 8
  • 我是黑夜里大雨纷飞的人啊 1 “又到一年六月,有人笑有人哭,有人欢乐有人忧愁,有人惊喜有人失落,有的觉得收获满满有...
    陌忘宇阅读 7,246评论 28 52
  • 信任包括信任自己和信任他人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失败、遗憾、错过,源于不自信,不信任他人 觉得自己做不成,别人做不...
    吴氵晃阅读 5,626评论 4 8
  • 步骤:发微博01-导航栏内容 -> 发微博02-自定义TextView -> 发微博03-完善TextView和...
    dibadalu阅读 2,519评论 1 3
  • 回这一趟老家,心里多了两个疙瘩。第一是堂姐现在谈了一个有妇之夫,在她的语言中感觉,她不打算跟他有太长远的计划,这让...
    安九阅读 2,943评论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