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屋外阳光明媚,虫鸣鸟叫,眼看夏天就要来临。

我决定这次旅行回来就结婚。单身狗眼镜明攥着拳头冲墙喊到,仿佛法官在法庭做了一个宣判。

我跟老四面面相觑,不知道眼镜明抽的什么疯。

我们是个合租房,挤了我们四个外地小伙,老大不在。

老四走过去拍拍有点癔症的眼镜儿,说,咋了亲?你让谁煮了?整天想什么哪?

我不想理他们,接着翻手上的《万历十五年》,这是上次我生日,让眼镜儿在我的待购清单里挑的,本来我准备自己买的,这屌丝看就这个便宜,边嚷嚷着“我知道老二喜欢看书,这个最有心意,你们都别跟我抢啊”边在他的账户里点了支付给定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