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生命只剩下1500字

1.
“北董,很遗憾的告诉你,你的生命只剩下1500个字了。”

“x你妈*n”

22岁的北董刚刚毕业,却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打击—他的生命长度只剩下了1500个字节单位。

他死命地掐着医生的脖子,恶狠狠地盯着他:“快说你是开玩笑的!”

医生用力的推开他,凝重的告诉他:“没有。”

接着他开始摔杯子,摔书,摔烟灰缸,摔一切他可以看得到的东西,疯狂的就像只见红的公牛。

嘴里碎碎叨叨的说着发泄的话语:“我才xx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我才活了了22年,我不想死……”

医生数了数,脏话占了大半。

北董忽然感到口渴,喝水或许让他平静了一些,虽然他打开的是装有标本的罐子。

接着他掏出手机,拨打了他妈妈的电话,绝望地告诉她他即将死亡,电话里的他哭的像个无助的孩子。

“你个兔崽子,让你今儿上医院瞧去你不去,就知道你神叨叨的。在这哄骗你老妈,又是兜里没钱了是吧,这回点子够损啊,跟你说别想!”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听起来很滑稽是吧?但这是真的。”医生冷静的看着他的愤怒和绝望,然后递给他一个计时器,上面显示数字56。

他显得平静了许多,接过计时器,帮医生整了整领带:“谢谢你,医生。”

“……51”

“x”

“50”

2

走出医院的北董,骑着小黄车到了公司,看了看这刚来不久的办公室,又偷偷看了眼隔壁办公室的丽萨小姐,也瞥见了她桌子底下的大束玫瑰。

他把写好的辞呈递给了Boss,可Boss并未抬眼看他。

“boss” 指了指辞呈。

“why?”

“我生病了,所以。”

北董还想解释,毕竟新人突然离职并不那么光彩,可计数器只有43了。

“我爱公司。”走之前他扭头说。

离开公司后,他买了张火车票,打算回家一趟。

直到下火车以前,整个旅途都很安静。

北董好像找到了前所未有的心灵的宁静,现在,他要去往最后的归属。

火车到站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推着他往前走,无意中撞到一个背着大包小包的老奶奶。

“对不起!”

“没事,没事,小伙子,你知道出站口2在哪里吗?”

“噢!我。”

“是那个出去的地方,我儿子在那接我的。”

北董看了看计数器,38。

讲真,他还想留些话和爸妈说呢。

他想起自己也往出站口2走,于是拉着奶奶往前,意思是让她跟着他走。

可奶奶似乎不太相信他,并不愿意跟随。

这时候他只能心里暗骂了,为什么自己蠢的要在医院说那么多废话呢?

北董最后还是于心不忍,张口说:“往前直走左拐。”

“是在那个口子拐吗?”

“yes”

“啥?”

“…是的”

哦!30


好吧,终于他做出租车来到了家里,好在现在约车功能足够发达,一路上不说话也行,除了要屏蔽热情司机搭讪失败后的尴尬又狐疑的目光外,其他还好。

回家之前,正好路过邻居家,瞧见安迪在院子里晾衣服。

那是他少年时代心仪的女孩,时过境迁,她在他眼里依旧还是如此美丽动人。

她飘飞的裙摆吸引着他去靠近,想起自己只剩短暂的时日留存于世界上,他心头一热,抱了抱她,又像触电一样迅速抽回。

望着安迪呆愣惊讶的脸庞,回想初次见她的样子。

那是栗子色刘海下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一只外双,一只内双,明亮的像星辰一样。

“I love you.”

27了

3

他敲开了家里的门,是爸爸开的门。

“北董?你回来怎么也不说声。”

“妈呢?”

“你妈去菜场买菜了,过会回。”

“爸”北董给他一张信纸,那会他在看报纸。

“放着吧,等会看。”

过了一会,妈妈回来了,毫无疑问自然先是狠狠说了他一顿。

是的,因为那个“愚蠢”的电话。

“你妈是真怕你脑子烧坏了。”

北董还想说些什么,却忽然觉得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他就想这样安静的陪他们一段时间,27个字,或许也能持续一个月吧。

毕竟都是那么熟悉的人了,很多事情不说,也能明白。

沉默,即大多数。

他发现,保持沉默后,家里的争吵少了很多,因为没有人会老是和妈妈斗嘴惹她生气了。

可是完全不说话,也不太好,争吵,不总是沉默能去避免的。

爸妈觉得儿子换了个人,虽然感觉他懂事了很多,但怎么相处怎么不习惯。

在第11天的时候,争吵爆发了。

“我让你说话啊,北董。”

“你没傻呢吧,儿子。”

或许是忍耐太久,北董和他们开始吵起来。

直到计数器变成1,北董摔门离去。

他不太明白,为什么他们非得吵,明明只有16个字了。

而现在只剩下一个字了。

他不打算回去了,寻思着最后一个字该说什么。

又或着,做一个长生不老的哑巴。

可那太孤独了。

该说什么呢?对爸妈说爱你,两个字,对不起,三个字,谢谢你,三个字,辛苦了,三个字。

一个字,未免太少了。


咦,等等,为什么计数器是0了?

……

咦,为什么自己还在家里?

首发于个人公众号 李友笙(ID yousheng220)

等你来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相信很多人都有类似的经历,夜深时,独自站在天桥上,看着桥下的车水马龙吹着初夏还有些冷的微风,望着远处的灯光,默默呡...
    凌铭律阅读 93评论 0 1
  • ----这样一来就跟中世纪的女巫审判没有两样。愚蠢的凡人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自己并没有制裁他人的权利 是无意...
    南北繁华阅读 9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