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

                              1

那一刻,我看到了他眼里的一丝恐慌。

那丝恐慌由于他的极力隐藏变得有点奇怪,他明显皱了一下眉,却又马上展平了眉头,于是他的表情又显得太过空洞了些。

可能是为了掩饰紧张吧,他的左手紧紧握着我的右手,可是他的手还是颤抖了一下。

就因为上一秒我说,我想生下和他的孩子。

嗯,答案,我想我已经知道了。按理说我应该立刻优雅地抬屁股走人的,可是我不知为什么就变得特别脆弱,我委屈,我不甘,我想听他亲口说那答案,多希望是我多想了,他可以说一句好。

可是他说,陌央,对不起。

对不起?呵呵。如果对不起能解决问题的话……

我看着他,他的脸熟悉又陌生,就在他说出对不起的那一刻,他的表情从慌张变成了淡漠。我又使劲看了看,他小小的却又深邃的眼睛看着旁边的一个垃圾桶,故意不看我。也没什么帅的啊,这样相貌平平的他,带着冰冷的气息,我怎么就爱上了呢?真是愚蠢!

不,我突然想起来了,他一开始不是这样的,是他变了。

我终于还是站起来,飞快地跑走了,快得忘记了感受一下背后有没有他的目光。因为我的眼泪马上就要流下来了,我怕我转身的慢一点,他会看到我的眼泪。我不能让他看到我这个样子。

眼前的景是模糊的,身边的风是凉的。我就这样一直跑,一直跑,跑到脚都磨破了,腿也开始发酸,才停下来,我这才发现,我流了满脸的眼泪,都干在了脸上。

天渐渐暗了下来,晚霞染红了天,印象里车水马龙的街道也比往常安静许多。世界还是很美好的,可是我不幸。

恍惚间,我看到了远处的一家咖啡馆,刚认识的时候,他经常带我来这里,这里有昏暗的灯光,舒缓的音乐,他蛮喜欢这种地方。我一恍神,仿佛回到刚认识的那个夏末。

他是我的学长。我大学刚入学的时候,他大三,跟着学生会的大二学弟来迎新生。我一个人拖着一个大行李箱,背着一个巨大的书包,找化学化工学院的迎新横幅。找了半天才找到,走到半路上,他就迎上来了,笑着和我打招呼:学妹,我来帮你吧。他说完就顺手接过了我手里笨重的行李箱。我匆忙道谢,他的好朋友看到我和他走过去,嘻嘻哈哈的说,煊哥,可以啊,迎了这么漂亮的学妹。

他有点凶:快忙你的吧。

他说完回过头对我一笑。我觉得我的脸燃烧了起来。

可以说,我的入学手续,都是他帮我办好的。直到宿舍的床褥都铺好了之后,他才离开,我那时候猜,如果可以,他恨不得帮我把东西全都收拾好再走。临走前我们互换了联系方式。他给我打上了他的名字,季成煊。

之后我们偶尔聊天。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末,他约我出去玩,我没有拒绝。

和他见面的那天,天气很好,他带我来了这家咖啡厅,这里离我家很近,可是我并没有来过。我们没有尴尬,他很会聊天,会和我讲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我也跟他讲我的趣事。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笑容都没从我的脸上消失过。

临走,他突然很认真的看着我,眼里尽是温柔,我被他弄的不敢说话,过了会,他突然轻轻地说:陌央,你好美。

嗯,我的确很美。我从小听过很多人如此的夸赞,听到很多男孩子这样的表白,可是这话从他口中说出的那一刻,我依旧慌了神,不知说什么,只是笑着说了句谢谢。我好像感觉到我的心跳漏了半拍。

可能是从这一刻开始,我就已经万劫不复了。

                        2

按理说,我应该回学校的,可是我不想回到那个令人伤心了两年的牢笼,于是我回了家。

一进楼道,就听见了很大的争吵声,我知道,我的爸爸妈妈,他们又吵架了。

我还以为家会是我的避风港,哪怕给我一晚的风平浪静也好。

我低头看了眼手机,季成煊没有给我发消息。真的不想回学校了!我心灰意冷的打开家门,正如我所料,爸妈并没有因为我的到来停止争吵,妈妈大声的吼:你这个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

爸爸已经怒不可遏,随手抓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想要恶狠狠地砸向妈妈,可是比划了几下,又换了个方向把它砸到了墙上。

砰的一声。吓的妈妈哆嗦了一下。

我突然清醒了。也彻底崩溃了。

我也和爸爸一样随手抓起了身边的一件东西,这两年的委屈,全都化作了一股力气,我还没有看清我手里拿的是什么,它就已经粉身碎骨在地板砖上了。

我终于哭喊了出来:你们过不下去就离婚!别再为了我坚持了!

瞬间,世界宁静了。妈妈不吼了,爸爸也不摔了,都直勾勾望着我。妈妈语气里带着不可思议,她问:央央,你说什么?

看来我的话起作用了,从小时候他们仅仅拌嘴的时候,我就开始担心他们离婚了,他们一提起离婚,我就恳求他们不要离婚,我总是会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不要离婚,央央想要完整的家……这么多年,他们为了我坚持着,这是第一次,我说了这种话,因为我突然意识到离婚对他们,对我,大概都是一种解脱。

我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但还是带了哭腔:我说,过不下去就离婚。

说完,我进了自己的屋子,把门锁上了。

四周终于静悄悄了。我好委屈,我被世界抛弃了吗?手机依旧没有消息,我把头埋在被子里,眼泪浸湿了被子,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

我知道的,爸爸妈妈都是爱我的,虽然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吵架,很早以前只是拌拌嘴,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妈妈开始发疯的吼,爸爸开始摔东西。高中开始,他们开始隔三差五的吵,吵到邻居都找上门来,说影响了他们休息。偶尔的风平浪静只是暴风雨的前奏。所以,虽然他们爱我,但这种爱,我宁可不要。

肚子疼是突如其来的,疼得我晕头转向,我突然就觉得,一切都不是事了,让我别疼了,别疼了,别的让我怎样都行。可是,肚子却越来越疼,我开始满床打滚。我突然很害怕,挣扎着站起来把门锁打开了,顺带着,门也接着开了,我眼前一黑,晕倒了。还好,晕倒的前一秒,我看到了站在我屋子门口的妈妈。

                                3

醒来就是医院了,睁眼看到妈妈在我的床边哭,爸爸在坐在对面的凳子上望着我,满眼的红血丝,许久不端详他,他眼角的皱纹又深了许多。我听见他深深地叹了口气。他们大概一晚没睡,现在天已经亮了。他们应该什么都知道了吧。

这样正好,我什么都不用说,只需要静静的躺着就行了。

我静静地等妈妈哭完,她示意让爸爸出去一下。

还没等妈妈说话,我就问:妈,孩子还在吗?

我的声音好虚弱,我自己都差点没听出来这竟是我自己的声音。

我以为她会骂我的,骂死我,我希望可以这样。可是妈妈只是摇了摇头,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医生说你最近可能运动太过剧烈,没有保住。

我闭上了眼睛,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眼泪就滑出来了,弄的我的脸痒痒的。妈妈替我擦去了那行泪,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我:孩子是谁的?

我歪过头去:我不想提,渣男。

她突然开始吼:谁欺负你了,央央,你告诉妈妈,谁欺负你了,是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我去把他打死……

她又哭了,哦,我也是。

我们很久没说话,过了大概五分钟,也有可能是十分钟,她才说:央央,爸爸妈妈对不起你,没有给你一个幸福的家。

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听她这么温柔的说过话了,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猝不及防的疼了一下。不过我只是笑笑:妈,你们离婚吧,过这种日子,太苦了。

我在医院过了一天,第二天是周一,我没去上课。中午的时候,他给我发来一条消息:去哪了?

我真想和他说说,他的孩子已经死了,可是想了想,这正是他想要的啊。于是我什么都没说。

我住了几天院又回家,整整一星期,爸爸妈妈一直在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没有吵过架。

一周后,爸爸送我回学校,我下车前,他把一张纸放在我面前。

离婚协议书,上面已经签好了他们两个人的名字。我说不上这一刻我是什么滋味。

季成煊一直没有再联系我,偶尔在校园里遇到,他也一直躲着我,不过我已经不在意了。过去的一星期,我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我想我一定要坚强的生活,没有他,我一样可以很好。

我和我的好伙伴一起聊天,吃饭,嘻嘻哈哈,我差点就真的相信了我很坚强。

可是,天不祝我。晚上出来打水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他身边还有另一个女孩。他们聊着天,笑着,那个女孩时不时还打他一下。他笑起来的样子真的挺好看,嘴边还有若隐若现的酒窝。我又换个方向,看清了那个女孩的脸。

我的水壶险些掉到地上,因为他身边的女孩,是文院的院花。

我不知道,一个学化学的大四老学长,是怎么勾搭上的文院的院花小学妹。

真是个渣男啊。

我哭了整整一晚上,还是那种不敢出声的哭,枕头都湿透了。

我又回想起过去的种种。

那次见面之后,我们经常出去,一来二去,就自然而然确定了关系,他很懂女生的心思,刚在一起的两个月,几乎每天都有小惊喜,所有的节日,他都很用心去准备。

他的家庭条件不错,父母都有很体面的工作,只是比较忙,不太管他。他每个月的生活费,大半都花在了我身上。我深知他的好,也会给他买一些东西。每次他拿到我的礼物,都会笑嘻嘻地在我脸上亲一下,我仿佛看到了他眼里闪烁了整片星海。

两个月之后,我发现,我真的深深的爱上他了。

                            4

一个月后,季成煊已经换了第三个女朋友。前两个女朋友都很漂亮,不过第三个,有点奇怪。她虽然化着精致的妆,可是依然能看出来,她长相普通,165左右的身高,身材也很一般。季成煊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找这样的一个人做女朋友呢?

第一次碰到他们,我以为他们只是朋友,直到前几天我又看到,他们在某个角落紧紧的抱在一起。哦不对,是季成煊紧紧的抱着那个女孩,那个女孩从始至终并没有抱她,过了一会,她把他推开了,我听不到她们说了什么。虽然已经是六月份,空气里弥漫了些许暑气,但我的背后还是我突然有了凉意,因为,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怪不得,季成煊会那么认真地抱着那个女孩子。

我的心已经碎的稀巴烂。

几天后,我还是去找了他。一个月了,我和他最后的联系就是那条我没有回复的短信。他还是那样神采飞扬,我却瘦了将近十斤。

我们坐在学校的湖边上,他问我:最近还好吗?

我说:好得很。

他又问:孩子打掉了吗?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

湖边的柳树绿油油的,偶尔一阵温热的风吹过来,柔柔的,平静的湖面也泛起了微微的涟漪。

我们就这样肩并肩坐着,有那么一瞬间,我有一种错觉,我仿佛觉得,我们又回到了刚认识的时候,整天依偎在一起,他轻轻地在我耳边说着我爱你。

他爱过我吗?我真的很难得知。

我终于还是试探地问他:这几天和你在一起的女生,是不是林灼?

我话声刚落,他突然就皱起了眉头,不耐烦地说: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的脑子开始发热,不顾一切的逼问:是不是啊?是不是被我猜中了?

他的声音带了怒气:是又怎样?

我说:渣男。然后就走了。他果真又没拉住我。

哦,对了,他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林灼是他很爱很爱的女孩子,是他最脆弱的伤疤。

一年前,我们因为他和林灼见面,大吵一架,我才知道,他的心里,其实一直装着另一个人。

他们究竟发生过多少事情,我不知道,更不想知道,可是和我吵架之后,他某天突然打电话叫我下楼,他的声音慢吞吞,不清不楚的,他喝醉了。

我飞快地跑下楼,我天真地以为,他是要挽留我,和我道歉,和我说,陌央,央央,对不起,原谅我吧,我以后再也不见她了,只爱你一个人。

如果他这么说了,我真的会不顾一切的原谅他的。可是他一见到我,却醉醺醺语无伦次地说:哈哈,你知道吗?灼灼说她从始至终跟我只是玩玩,她只是觉得我对她好,玩我的!她说爱我也是骗我的!哈哈!我以为她至少也会对我有一丝感情,你知道吗,哪怕是很小的一丝丝,我也就知足了……

他用手胡乱地比划着他所谓的一丝丝,然后突然就哭了出来。

我和你说啊,她不要我啦,不理我啦……她和好多比我帅比我有钱的人在一起啦……她说喜欢谁也不会喜欢我啦……她说我太傻啦,太可怜啦……她说我居然相信爱情这种东西……他满身酒气,醉醺醺的说着,根本没有发现我也已经流了一脸的泪。

我这才知道,在他心里,林灼,是我一辈子都比不过的人。好吧,说实话,之前我还以为,我还有机会让他爱上我的,可是如今,我认命了。

                                5

值得开心的是,我的表哥一家从外地搬回来了,以后再也不走了。他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带着我三岁的小侄女来大学看我。

表哥是从小到大看着我宠着我让着我长大的,是我最亲的人了。他比我大八岁,看起来成熟稳重,可是我知道,他捣蛋的很。

他还没到我身边,我那可爱的侄女就蹦蹦哒哒地跑过来了:姑姑,姑姑!

我好久没这么开心啦,我跑过去把她抱起来:大可,想姑姑了没?

小家伙眨巴着大眼睛,说:想啦!然后吧唧,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哦,老夫我心都化了!大可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随她姑我,她的眼睛的双眼皮特别精致好看,长长的睫毛,眨起眼来忽闪忽闪,大大的眼睛像两颗葡萄。小脸肉嘟嘟的,白嫩嫩的,真是可爱!我忍不住也在她小脸蛋上吧唧了一口。

我把大可放下,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和表哥聊天,聊着聊着,就聊起了男朋友,我没憋住,哭了出来。经不住表哥的追问,刚好大可在一旁睡着了,于是我把我的事情全都告诉了表哥,表哥气的牙痒痒,把季成煊骂了一通之后,安静下来心疼地看着我,说:傻央央,出了这么大的事,受了这么多委屈,怎么都不和哥哥说一声啊!

唉,我也想说的,可是我说不出口啊!

季成煊毕业了,他走的时候,给我发了条消息:陌央,我要走了,明天上午十点校门口等你。

哈哈,我没回他,也没去。

他就这样毕业了,他的家是一个距离我两小时车程的城市。

我想,这一切终于过去了。

两周后,我也放暑假了,回到家,爸爸已经搬走了,妈妈为了迎接我的暑假,给我做了一大桌子菜。她对我一直有愧疚,那种没有给我美好的童年的愧疚,在爸爸离开之后,这些愧疚又被放大了一倍。她小心翼翼地问我,这些菜好不好吃啊,小心翼翼嘱咐我,以后一定要好好爱惜自己啊。

我看着这样的她,真的好温柔,和之前对她的印象有点不一样。她也老了,脸上悄悄爬上了皱纹。是啊,我都要二十岁了,她也快要五十岁了。

我给她夹了一些她爱吃的菜,和她聊天,说说这些日子的开心,对往日的难过,我们都默契的闭口不提。我说:妈,今天开始,我们要好好生活啊!

她眼睛亮了一下,笑了:嗯,央央,我们一定要好好生活。

                              6

季成煊终于遭报应了。

七月中旬的某个晚上,他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莫名其妙被人打了,小腿骨折了,在医院里。

我冷静地问:怎么回事?好好想想你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他说没有。

真的没有吗?呵呵……

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很轻,飘在我耳边:陌央,我其实已经问过了,是林灼找的人。我看透了,也累了,我现在只想见你。

我的心又炸了,给妈妈留了张字条,连夜去了他的城市。

我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为了他这样。

深夜的医院很安静,像个沉睡的黑盒子。我进了他的病房,是单独的一间,灯还亮着,四周只有中央空调的声音在响。他没睡,除了脸上没有伤,别的地方都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腿打了石膏。我好心疼。

我刚走到他身边,他就挣扎着想坐起来起来,我让他快躺好,他就乖乖躺好,小孩子一样的语气,说:陌央,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一晚上。

我说:我来了,你就好好睡吧。

我去把灯关上,我感觉他的目光一直跟随者我,直到周围一片漆黑,他依然没有移开视线。

四周仿佛更安静了,我突然觉得有点尴尬。

他突然说:陌央,你过来。

我走过去,他就拉住了我的手。他的手有一点凉,我不由自主的用两个手给他搓一搓,想给他暖一暖,突然想起我们已经分手了,这样不太合适,我刚想抽回手,他又紧紧的抓住了,然后他说:之前是我错了,你能原谅我吗?

我看着他,灯光打到他的脸上,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有点狰狞。

不过我没有怕,而是嘿嘿一笑:我早就原谅你了,不怪你了。

他说:那我们和好吧。

我没有犹豫地答应了他。

我们就这样和好了,一切都像故事里演的那样,不切实际。

我和妈妈说,我在好伙伴家里住几天,于是他住院期间,我一直在医院照顾他。

他没再提以前的事,没再提他的林灼,我更是生怕他记起来会难过。

后来我回家了,暑假期间,我们相处愉快,我终于又过上了之前一直怀念的生活,我们经常聊天,他每周至少来找我一次,我让他小心腿,他走起路还不是特别利索。

这一个月,我好幸福。之前的一切,我都不想再想起,只要现在,他是爱我的就好。

                                7

很快到了八月中旬,快要开学了,季成煊已经在四处找工作了。太阳依旧很晒,我特意找了一个清凉的雨天去找了他,我想看一看他的家,那个他生活的地方。

他看起来特别开心,特意去火车站接了我。他父母刚好不在家,我们就直接去了他家里。

我很好奇,四处打量他的房间,这是个很大的房子,卧室也很大,干净的地板,整洁的床,还有摆满书的书架。书架上,是他和他朋友一起的照片,应该是几年前了,他的样子略显稚嫩,他笑的很甜,我也跟着笑起来,我说:你看你,笑的好开心。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在我背后站着。我突然注意到他身边的那个男生,很好看,比他好看很多,阳光又白净,似曾相识的样子。

我指着这个人问他:咦,这是你的朋友吗?看起来好眼熟。

他依旧沉默,我有点奇怪,回头看他,他的表情吓了我一跳,瞪着我,眼里都是红血丝。

我声音都抖了起来:季……季成煊……你怎么了?

他突然笑了,向我走来,我特别怕他这个样子,他眼里已经有泪了,可是他的嘴角却是带笑的。

我很怕,一步一步的向后退,他却一步步的向我走来,他的样子好恐怖,好陌生,我想快快跑开,可是他已经把我逼到墙角,我跑不了了。

我颤抖着问他: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刚刚还好好的……

他突然就掐住了我的脖子,整个人都抖了起来,我能感觉到他掐我的手也在抖。他的脸已经变得通红,我觉得我的脸也已经憋的通红了。他恶狠狠地说:夏陌央,我恨你。

我好想问问他,我怎么了?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可是我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费了很大劲说了句话,我听见自己说:我爱你啊。

他松开了手,带着悲伤的声音说:你明明也知道爱而不得的滋味啊,你爱我,你爱我!哈哈,喜欢你的人很多吧,你又把他们当什么,你又是怎么对他们的?他们的心情,和你现在的,难道不是一样的吗?凭什么你爱我我就要对你好,你却可以对爱你的人那样啊!

他发疯一样的把我拽去桌边,指着照片上的那个人:你觉得我这样很奇怪是吗?我还觉得你很奇怪!你居然不记得这个人了,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好好看看,你看看!你好好想想他是谁!算了,估计你也想不出来,他是路成风,记起来了吧!我以为你虽然对他不够好,可是至少看到他会记起来,可是你看到他的照片,都不记得他了!

我记起来了,这个人是我的前男友,高一时候他是我隔壁班的,追了我很久,那时候我觉得他好好看啊,就和他在一起了一段时间,后来我们分开之后,他就突然人间蒸发了,我很奇怪他为什么突然不见,可是也没有去在意太多,由于时间太久,他的样子我都不太记得了。

我赶忙说:你先冷静一下,我记起来了,路成风,他是我的前男友,没想到你们认识啊,可是他为什么和我分手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你知道吗?

他的声音冷冰冰的:他死了。

这次换我不冷静了:怎么回事?

他说:你既然这么想知道,我就告诉哦。他和我从小认识,我们是邻居,年纪相仿,就经常一起玩,他比我小一岁,上学晚了一点,就比我低两级,我们虽然年级不同,但是上了同一个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的时候,他转学去了你们学校。高一过了几个月,他给我打电话偷偷告诉我,他喜欢上了隔壁班的一个女生,我现在还记得他的语气呢,很开心,很害羞,他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温柔的女生,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叫夏陌央……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了你的名字,并且开始帮他想他追你的办法,是我帮他追到你的。他那么喜欢你,对你那么认真,可是你没过多久却告诉他,觉得和他在一起没什么意思,你居然用这样的理由,和他分手了。他难过的日子,你在意过吗?是我,是我去了他的城市,安慰他,陪他喝酒。有天晚上,他喝的烂醉,我们走在马路上,回家。我不想他喝这么多的,可是拦不住。他一直叫着你的名字,一不留神仰面摔倒了,刚好一辆车急驰而过,从他身上压过去了。我很慌,打了120,去看他,他想说话,可是他每想发声,嘴里就开始冒血,最后他是把想说的话,用手指比划着写在我手上,他写的是,别告诉陌央。然后他就……

他开始哭,这是第二次看到他哭,第一次还是很久以前他喝醉,为了他的林灼而哭。

这么想想,他好像从来没有为我和他的孩子哭过。

                          8

我彻底懵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想不到,我居然间接害死过一个人。

他擦干了眼泪,冷漠地盯着我:夏陌央,我一直记得他的话,不把他已经死了的事告诉你,他大概也是怕你伤心,可是今天,我知道,你根本没记得他。这怪不得我无情,我不能让他一个人到死都那么痛苦,你却内心没事地活着。

我语无伦次地说:季成煊你好狠心!对不起,对不起,这些,我都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他盯着我:对不起?如果对不起有用的话,呵呵……

我突然想起这句话,是在他和我说对不起的时候,我在心里想过的话。

难道这就是报应吗?

他稍微平静了一下,继续说:在这之前,我只见过你的照片,之后两年,我一直想认识一下你,我想看看,究竟是怎样的人,才能把成风迷成这样。我特意去了你的城市上大学,两年来也没有遇到你,可是没想到迎新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你走过来,我赶紧迎上去,看到你入学资料的名字,我就真的确定了是你。世界真的好小啊。后来,我就开始约你,想不到的是,你竟然对我认真了。真想不到,夏陌央,竟然爱上了我。于是我就想让你也尝尝爱而不得的滋味……

我真的好难过,胸口像压了一块大石头,喘不动气。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装的吗?

我看着他陌生的表情,出现在那熟悉的脸上,那是一种得逞的表情,眼里充满了厌恶和不屑。我想起了过去他的好,就在刚刚,我们还有说有笑,可是现在,现实却赤裸裸摆在面前。

我说:季成煊,你真是个好演员。

他呵呵了一声:你对成风,不也一样?

我说:我对他是有喜欢的。

他问我:因为他长的好看?

我没有否认,他猜对了。我接着问他:那你呢,究竟有没有喜欢我?

他说:哈哈,你这么好看,哪个男的不喜欢你?

我问:那你从始至终,爱过我吗?

他哼了一声,不屑地说:没啊。

                            9

我没有太多的难过,因为谁输谁赢,真的还不一定,他亲手毁了我的爱情,我想,我也没有给他留半点幸福的机会。

因为,是我让我表哥找人打的他,没错,我嫁祸给了林灼。

我就想让他对她彻底死心,就像我对他一样。

那天表哥来找我,临走之前,我说:你能帮我一个忙吗?你帮我找人把季成煊打一顿,让他长长教训。

你就让他们说,是林灼让他们打的。

记住,打哪都行,别打脸。

嘻嘻,还是我的表哥最疼我。

他被打时说过的话,表哥的朋友也已经全都告诉了我。

三个人,他几乎没有还手的余地。

最后了,他问:为什么要打我?

他们说:哈哈,自己想去啊!

他又问一遍:到底是为什么打我?

他们说:真想知道吗?

他:……

他们说:那就告诉你吧,因为你很烦。

他说:烦?我们见过?

他们说:林灼,你总该认识吧?

他突然就不说话了,我想,那是唯一能戳痛他的两个字了。

他们打了120,然后就扬长而去。走之前,他们听见季成煊一直在说,她明明说过爱我的,她明明说过爱我的,她明明说过爱我的……没有停过。

对啊,她明明说过爱你的,怎么会烦你呢!因为她一直在骗你啊,像你骗我一样。

我们经历的,都是报应。

他没有报警,也没有闹事。我早就猜到了,他会有把我掐死的冲动,可是他绝对不会为难林灼的朋友。

爱情啊,呵呵。

我居然从季成煊家活着出来了!我回了家,轻轻地走进门。妈妈在聚精会神地坐在地板上看老照片,都没有发现我回来了。她的腰有点弯了,几根白头发翘起来。

她在看她和爸爸恋爱时候的那些照片。她曾偶尔提起过,他们很恩爱。

我轻轻走过去,她有些慌张,赶忙抹了一把眼睛,对我笑笑:央央,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我和她并排坐下,看着那些老照片。年轻时候的她和爸爸揽着胳膊,笑得很甜。他们的最初,也很幸福吧。

这天,我终于给她讲了我的故事。

她静静地听完。

我问她,是不是我,我们,都很坏。我做错了吗?

她说:你的确错了,你们的确都做了不好的事情,可是你要记住,恋爱时候的样子,也不能完全体现一个人的人品,我懂的,一切都是因为太爱了,才把你们变成了这个样子。可是央央啊,答应妈妈,以后不要再这样了,永远不要为了任何一个人弄丢了自己。你要记住,人要往前看……

我知道,她这番话,不仅是在劝我,更是在劝她自己。她和爸爸这么相爱,结婚之后都变了,更何况是没爱过的呢。

我把头靠在她肩上。那一刻,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其实是那样幸福。

    (完)

之后可能会更番外,写写关于林灼的故事。

关于这篇小说,正文部分从开始构思到写完一共用了一天多点。主要的人物,也就四五个。

一开始是想写个小说而已,觉得大学三年很多时间都用在了在qq聊天上,高考结束到现在怎么也得打了好几十万的字了吧,我都怀疑要有上百万了,简直毫无意义。我想做点有意义的事了,哪怕随便写一点点东西也好。于是我就从男主开始,发散了一个故事。一开始只想让他一个人是个渣男的,女主是个善良的人,后来我就想,善良的人真的存在吗?谁在受伤害之后没有反击的想法呢?然后我就夸大了这一切,把几乎所有的人都安排成了渣男渣女。

本来只是想写着玩玩,伤害别人的人也被人伤害,因果报应,自己写着舒服就好。因为这里面阴暗的东西有点多,没想过发出来,可是还是发出来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看。

这个故事没有什么别的道理,只有一天时间,我也没有深思熟虑,我只是尽我所能,写了他们的有点变态的内心,我想用夸张的手法告诉大家,这就是爱情本来的样子。

这个小说里的爱情都不完美,年轻人中不存在两情相悦,他们各种三角恋,各种玩弄欺骗和辜负。女主的父母,也吵了半辈子架,终于离婚了,那他们有没有爱过呢?最后结尾,说了他们其实爱过,爱的很深,那为什么他们最后的结局这个样子呢?他们错在太爱了。太爱也是错的,太爱也会逼跑人的。

两个人在一起怎样最好?不能不爱,也不能太爱,平平淡淡,相濡以沫,才能细水长流。

小说的最后妈妈的话其实也挺点题的,不要拿一个人在爱情里的样子去评定一个人的人品,虽然有关系,但是不是必然。女主也知道了,相爱的人都这样痛苦,更何况男主根本没爱过她呢。最后女主觉得自己还是幸福的,是因为她经历了这么多伤害之后,她和她的妈妈都放下了爱情之后,两个人守在一起,亲情,才是最重要的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咕噜噜~咕噜噜~嘀嘀~ 随着一阵汽笛声和行李箱滚动的声音,林轩成功的穿过人群踏进了这个熟悉的校园…… 这是在这所学...
    尔姍姍阅读 162评论 0 0
  • “学校对我而言一无是处,一切都在这本书里。” ——《岛上书店》 这是多么勇敢的一句话,它也许代表着的是一种孤独,一...
    人间春花阅读 93评论 0 1
  • 本文写于2018年3月。首发于公众号【青年西铭】。 她站在高高的山头,顺着铺展到远方的铁轨眺望,期冀着在永远也到达...
    青年西铭阅读 279评论 2 2
  • 一杯茶,温热在手里,香气氤氲。我没有喝 ,不是我不喜欢,说实话,我的嗓子是干渴的。但是,我没敢喝,手心里都是汗。 ...
    云淡风轻之蓝阅读 317评论 20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