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的前因后果 (一)

  早上

  小漫:喂,妈。

  外婆:你还没起床?现在都几点了。你还在睡觉?我都到店里半天了。西北风都让别人喝光了……

  小漫:去得早也沒用。这商场,早上没什么人逛街的。

  外婆:你不出来,你怎么知道没人买?天天躺床上睡觉,梦里就有人买了?怪不得你总说没钱,像你这样开店,能有钱吗?

  小漫:烦不烦啊你?

  外婆:贝贝也没起床?

  小漫:嗯。

  外婆:看看你,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母亲,把孩子都带成什么样了?啊?你真是气死我了,贝贝是个孩子,孩子她吃饭作息都得正常。你天不天的这样,她能长个吗?你会饿坏她的……

  小漫:你打电话来,就是为了跟我讲这些?

  外婆: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我还不能说你了?我跟你说:“徐小漫,要不是当初……”

  小漫:要不是当初听了你的话,我也不会有今天。

  外婆:啪,嘟嘟嘟……

      电话: ……

  小漫:又干嘛?如果你是打来骂我的,我不想听,有什么事你赶紧说,不然我关机了。

  外婆:什么?好,你欠我的三千块钱,什么时候还我?我现在需要用钱。

  小漫:我什么时候欠你三千块?

  外婆:你不记得了?年初的时候,我让你帮还三千块钱给你大姐,你说她不要,先借来用在贝贝的学费上了。记起来了吧?

  小漫:后来我还了,不过没跟她讲是你还的。

  外婆:什么?你还钱不说是我还的,她怎么知道?而且她不是说过她不希罕这三千块吗?

  小漫:对,她是说过。所以我才没说是你还的。

  外婆:那……那你以前搬家的时候,借我的两千块呢?

  小漫:什么两千块?我不是早还你了吗?

  外婆:好啊,你们一个个坑我钱不还我,欺负我老了记性不好是吗?你还是人吗你?连我养老的钱都骗,你们都是些什么东西变的……

  小漫:妈!你不要说话这么难听好不好。我在你心里就是个无赖?你也不想一下这么多孩子里面,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懂?在这个世界上,谁骗你我决不会骗你。

  外婆:哪你给我说清楚,你什么时候还我钱了?你说,你说。

  小漫:你还记得前年征收房子的时候吗?我分了四万块钱,是不是?

  外婆:对着呢,我记得,我不是把钱全给你了吗?

  小漫:是,你是把钱给我了,但不是一次性给我的。你还记得父亲做斋的法事吗?

  外婆:怎么又扯上做斋这一块了?啊?扯这么远就是想把我绕晕,是吧?不想还钱就是不想还钱。编这么多理由干什么?

  小漫:妈……你到底听不听了,谁不还你钱了?你听我说完再说。

  外婆:……

  小漫:一六年,我总共借过你两次钱,一次是租房子的2000元,一次是父亲做法事时你帮我垫了一千多。但是你别忘了,征收房子的四万块钱,你一开始只肯还我两万,后面那两万你压了很久,才肯帮我还一万五给老四。剩下那五千呢?你说那去了?啊?我只有多还你,从来没有少还你。

  外婆:……

  外婆:是有这事,那,那三千块钱。你还我,她不是不希罕吗?

  小漫:行,我还你,不过我现在只有两千。可以吗?

  外婆:嘟嘟嘟……

  贝贝:妈妈,你在跟谁说话?这么大声?

  小漫:你外婆。

  贝贝:你生气了吗?妈妈。

  小漫:没有,起来吧!要吃早餐了。

          中​午

  小漫:喂……

  徒弟:今天我想去你家吃饭。好久没吃你煮的酸甜肉了,我……

  小漫:不行,我不想煮东西。

  徒弟:为什么?你不吃饭的吗?只是多加一个菜而已。

  小漫:不行,我最近没心情做饭,你不要来吵我。

  徒弟:啊?不是吧?你这样对我,我会伤心的……

  小漫:滚,少来这套,别烦我。

  徒弟:哇,这么凶?更年期到了?

  小漫:请问你是猴子派来的吗?你还有什么事,不然我挂了。

  徒弟:你到底怎么了?变得怪怪的?发生什么事了?

  小漫:不想说,挂了

  徒弟:……

  徒弟:晚上我来找你?

  小漫:不行,没空。

  徒弟:哎呀!别这样嘛!好久不见了。喝一杯呗!我有两瓶好酒。嘻嘻嘻……

  小漫:拍个图片看看。

  徒弟:🥂

  小漫:晚上十点后我才有空。

  徒弟:木有问题,要不要打包点:鸡爪,牛杂,烧烤???

  小漫:别诱惑我,我减肥中。

  徒弟:呵呵呵……

  徒弟:好吧,你看着我吃。🤣

  小漫:你别来了。

  徒弟:……

  夜​晚

  徒弟:哈喽。

  小漫:……

  徒弟:什么眼神呀,什么态度呀。也不帮我拿下东西。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今晚我会伤心的,我会醉的。哈哈哈……

  小漫:特别后悔让你来了。

  徒弟:别介呀,我现在就开酒,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小漫:这是我家,你归哪?

  徒弟:呵呵呵,口误,口误。

  小漫:不想理你,我打一下榜先。今天任务我还没做呢。

  徒弟:又是你那个摩登兄弟刘宇宁?

  小漫:嗯!

  徒弟:哟哟哟,你真是中毒不浅啊,无得救了,吾使救了,救无到了,哈哈哈……

  小漫:滚,你懂什么。

  徒弟:他有什么好的?长着一脸的精明相,动不动就撩那个手,抛媚眼。你不会是被他勾引了吧?

  小漫:嘿嘿嘿,你不觉得他人很帅,唱歌很好听吗?

  徒弟:NO,一点都沒有。

  小漫:那是因为你不了解他。刘宇宁,不是一个肤浅的人。他是一个让我感觉到光的人。

  徒弟:哟呵呵……感觉你好像很了解他一样,你不会是想嫁给他吧?

  小漫:嘻嘻嘻……

  徒弟:疯了,真的是没药救了。大姐,请问你今年贵庚啊,不要太搞笑了,好不好?

  小漫:想想也不行?有病啊你?再损我打死你去。

  徒弟:哎呀!我好害怕,对你无语了,来,走一个。为了你的刘宇宁,干杯!

  小漫:难道你没看到我变漂亮了?

  徒弟:看到了,天天看到你马叉虫的样子。哈哈哈……

  小漫:滚,我回房睡觉了。你自己喝。

  徒弟:不要啊,我不笑了,行吗?咯咯咯……

  小漫:……

  徒弟:你减肥就是因为他呀!

  小漫:也不完全是,我是去年就开始减肥的。只是不怎么成功而已。

  徒弟:呵,呵,不怎么成功?你那是懒好不好。

  小漫:后悔死让你来了。

  徒弟:忠言逆耳。虚伪的女人。鄙视你。

  小漫:切,什么人呀!喝……

  徒弟:你没发现你有点不一样了?

  小漫:变瘦了?变美了?

  徒弟:不是,你不开心……

  小漫:……

  徒弟:你……应该找个男朋友了,不要太苦了自己。

  小漫:你看我现在过得不好吗?我跟那些单亲女人比起来,我感觉自己都可以立贞节牌坊了。

  徒弟:是,这点无可质疑,值得嘉奖。但话说回来,你那是心里有毛病。

  小漫:胡说八道,我那是有毛病吗?我是自重自爱,好不好?我不希望贝贝从别人的嘴里听到:“你妈又换男朋友了?”之类的闲话。

  小漫:我现在已经是一个母亲了,不再是一个人,我做任何事情,首先要想到贝贝,她己经够可怜了。我不希望在她的成长过程中见到一个如此不堪的母亲。

  徒弟:你已经做得够好了,0k?你要学会爱惜自己。你去看看你自己,看看这张浮肿而憔悴的脸。

  小漫:真的吗?我是这个样子的吗?

  徒弟:嗯。

  小漫:我最近只是睡眠不好,才这样的。我有在看医生,中医说我只是脾胃虚弱,中气不足而已。吃几付中药就会好起来的。没你说的那么夸张。

  徒弟:出去走走吧,别老呆在一个地方。

  小漫:我不是刚从贵州回来吗?还怎么走?不用挣钱了?你养我?

  徒弟:那你为什么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小漫:我睡不着觉,心总是莫名的痛,一躺上床,我无法呼吸,要用很重的枕头压在上面才勉强入睡。

  徒弟:???

  小漫:我总是觉得悲伤,但不知悲伤从何而来,半夜里我被自己痛醒,腹部里像是有一颗珠子在跳动,一开始是腹部,现在是手和心脏无定时的狂跳。头昏沉,人没有精神。

  徒弟:你有去看过西医吗?

  小漫:你想说什么?

  徒弟:你这个是抑郁症,而且很严重。

  小漫:我知道,我能控制。

  徒弟:我在N市认识一个医生,我带你去看看。

  小漫:不用。我在抖音上加了一个催眠师的微信。她说我这个是因为早年的一些伤害被忽略压制了下来,身体机能受损,才体现在睡眠上的一种状态。

  徒弟:她有说怎么治吗?

  小漫:有,催眠疏导。情况轻的大约三次这样就可以了,严重的根据情况来定。

  徒弟:在那里,怎么收费?

  小漫:在北京,分三个级别收费:3000/次、5000/次、10000/次。导师级别不一样。收费不一样!

  徒弟:哇,这么贵。你打算去吗?

  小漫:不打算,我没有钱。就算有钱我也不去。我怕内心世界受损,变成神经病。哈哈哈……

  徒弟:哈哈哈……

  小漫:开点音乐听一下,我最近看了一部电影,里面有一首片尾曲好好听的。

  徒弟:适合你现在的心情,太忧伤了。

  小漫:也许吧!不管怎么样,我总得好好的活下去,贝贝她不能没有我。

  徒弟:贝贝的爸爸有寄过钱回来吗?

  小漫:木有,从来木有。他怎么会想着给我们钱?不从我这骗,已经不错了。

  徒弟:想不明白,你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会选择他?

  小漫:我也想不明白,唉……

  徒弟:我从来没听你讲过,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小漫:……

  徒弟:……

  小漫:说来话长了,走一个。

  小漫:记得一零年六月份的时候,我在我们老家开了家奶茶甜品店。有一天,贝贝的爸爸和一帮朋友开车经过我家门口。当时我坐在网床上,他从车窗里,伸出头来说:“今晚来你家喝奶茶咧!”我说“好啊!”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印象。

  徒弟:……

  小漫:然后第二天,他们一大帮人呼啦啦的就来了,全都纹着身,一帮地痞流氓的样子。我个人是很反感的。你知道吗?他们一见到我妈,总是抢着帮我妈干活,逗我妈开心,然后套我妈的话。我妈妈就告诉他们,她有四个女儿,数我最能干勤快,但是脾气很不好。然后他们就说贝他爸最合适。

  徒弟:呵呵呵……

  小漫:说实话,当时我是看不上贝他爸的,流里流气的。说话还有点大舌头,但五官长得还顺眼,身高达到标准,人也勤快善良。然后,我妈就开始给我洗脑,她说我己经28岁了,也老大不小了,脾气又不好,八字带午,命硬。最适合嫁这种无父无母的孤儿。

  徒弟:你妈,好神奇哦!

  小漫:就是听了我妈这些话,我答应和他交往一段时间。我和我妈问他结过婚了没有,有女朋友了没有。他都说沒有,还从他哥那里把户口本未婚证都寄来给我们看。

  徒弟:不会吧?他……

  小漫:是,还不止这些,他发现我们家这边征收房子,我妈说只要他有钱,可以给块地给我们自己盖房子等待征收。他回家拿了八万块来,告诉我还的时候是十一万。当时我也不太懂这些,只是他总是对我说:“漫,我对不起你,有时候我骗你,也是善意的。”我以为他在开玩笑。

  徒弟:傻啊?你,他分明一开始就是在骗你。

  小漫:呵呵……

  小漫:他还有一个经典的故事:“意思是一帮好朋友一起认识好多年,突然才发现其中两个或多个原来一直用了几年的时间来博取另一个人的信任,然后设局找机会骗走那个人的家产。

  徒弟:这个贱人,卑鄙无耻。你后来是怎么发现他骗你的?

  小漫:交往半年后,我发现他经常打电话躲着我,一个月回广州一次。你应该知道,女人的第六感是很敏感的,何况我是受过伤的人。

  徒弟:……

  小漫:我开始跟他闹,他跪下来跟我说:他其实二十岁的时候,已经结婚了。目前有两个儿子,而且在零四年的时候早己买上了房子。开上了金杯车,摩托跑车。而我呢?那时候在干什么?我那时候才参加工作,还在为弟弟妹妹的学费到处奔波,辛苦忙碌。他比我小一岁,人家却已经早早的结婚生子,过上了幸福美好的生活。哈哈哈……你说可笑不可笑?

  徒弟:那户口本是怎么回事?

  小漫:他说当时结婚的早,农村落后,电脑没有连网。而且他老婆户口没迁进来。孩子也还没到读小学的年龄,所以他的户口本那一页是未婚的。

  徒弟:我觉得他是诚心骗你的。

  小漫:谁知道呢?

  徒弟:你当时为什么不离开他?

  小漫:有闹过分开的,但是我不甘心。在当时,我什么都没有,没有存款,没有房子,没有工作,没有希望。我为了这个家,转掉了我的第一个店,我妈妈说她需要钱盖房子。为了这个家我牺牲了我在上海扎根的梦想。我不能放走他,我不能像衣服一样被别人嫌弃。我不甘心,我要出去,我要离开这里。我不想呆在农村里,受尽族人的耻笑。死,我也要死在外面。

  徒弟:你这又是何苦为难自己呢?

  小漫:你是不知道我当时的痛苦,当我知道真相的那一刻,我仿佛自己直愣愣的往下沉,一片的黑暗。我把事情经过告诉我妈,我妈,我亲爱的妈妈跑去跟我姑姑讲,然后,我表姐打电话来询问,我才知道事情满不住了。年初四的时候,我大姐回来拜年,在家门口大骂我不要脸,做人家二奶,说什么我只要见到男人脚就软之类的话。

  徒弟:你妈你姐是不是疯了,她们是亲生的吗?太过份了……

  小漫:呵呵呵,那个年,我根本没法呆在家里。当天晩上我就离开了家,去到另一个城市。住在同学的出租房里,全部的钱加起来只有一百多块,一直等到他过来。还好,他来了。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呢。他带来了两万块,还带来了一些玉石。我们在一家商场的电梯旁,租了个很小很小的铺面。我们也曾像普通情侣一样有过浪漫的时光。他在家做饭拿来给我吃,我努力赚钱,一起把借别人的钱还上,一有钱我就交给他,一有钱我就交给他。

  徒弟:你说你傻不傻?笨死了。

  小漫:我对钱是没有什么概念的,只要钱能解决的问题,尽量用钱去解决。包括后来我的兄弟姐妹妈妈见我混得不错,都来找我玩的时候。只要我有钱,他们想吃什么要求什么,只要是我能办到的,我都尽量去做。因为父亲不在了,我不想因为一些小事和家人起生疏。

  徒弟:你这么重情义,会害死你的。

  小漫:你知道吗?我是很爱很爱我的家人的,我非常非常珍惜和家人相处的时光,父亲走了,我们这个家早早的散了。再也回不到七个人,一起团团圆圆吃饭的时候了。我害怕失去任何一个亲人,我伤不起,也不愿意看到家人不开心。如果痛苦可以一个人承受,何必要两个人去伤心呢?你说是不是?

  徒弟: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小漫:我知道,在他们的心里,我己经不是那个让他们引以为傲的姐姐了,在他们的眼里我看到了鄙视和尴尬,在他们面前我都感觉自己矮了好几分,说话都不如以前自在了。唉……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只要他们愿意亲近我,愿意认我这个家人就足够了。

  徒弟:你……

  小漫:如果贝贝没有出现,也许现在我还是一直傻傻的跟着他。

  徒弟:这跟贝贝有什么关系?

  小漫:他跟她老婆说我是没有生育能力的。他答应他老婆不会和我有孩子。因为我告过他,我有一边输卵管伞端是粘连在一起的,医生告诉我就算动了手术,怀孕的机率也是百分之五十左右。在一起两年,我都没怀上过。

  徒弟:你以前打过胎?不然怎么会有这种病。

  小漫:没有呀!贝贝是我第一个孩子。得这种病谁又知道怎么回事呢。

  徒弟:哪你为什么怀不上?你们避孕了?

  小漫:没有,怀不上一个是我的身体原因,一个是一年的时间里,他只有四个月在我这边,好听点说,一边一个月,逢年过节他是要回家的。

  徒弟:变态,这样你也能忍受?

  小漫:你认为我还有回头路吗?在没怀上贝贝的时候,我就是个摇钱树,壹一年上半年我就赚了十几万。我接了单大活,不过钱在我手上不到半个钟就还债了。

  徒弟:说正题。

  小漫:当他知道我怀上贝贝以后他开始不表现出来,还记得我告诉他的时候,他躺在床上说:“嗯,怀上就怀上了吧。”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直到有次我反应特别厉害,就是刚吃了饭,不到半个钟,就感觉肚子被抽空,饿得手发抖,口水直流,你懂哇?哈哈哈……

  徒弟:呵呵呵……

  小漫:当时好像是我和他开车去买什么东西吧。我就告诉他我饿了,叫他赶紧的找个地方吃饭,谁知道他很不高兴的说我是装的,当时我就生气的下车,自己找地方吃饭去了。他丢下我,开车跑回家睡觉去了。你说气不气人?

  徒弟:换我,我早揍死他了,亏你还忍得住气。

  小漫:没有呀,我吃饱了就不生气了。你是不知道呀,本来我就是一个精力很旺盛的人,怀上贝贝以后,我就像装了马达一样,天天晚上不睡觉,一到晚上就开始绣十字绣,走路像飞一样。七个月的时候,我扛着两条棉被噌噌的上下楼梯凉晒都没问题的。

  徒弟:当时你一个人住?没人照顾你?

  小漫:有呀,还有我三妹和帮看店的一个朋友,还有一条贵宾犬。你是不知道呀,这两个家伙是不干活的,饭菜都是我做好,卫生什么的她们是不会理的。有时候我妈和我姐来了,一大屋子人吃饭,简直是要累死人的。站久了我脚痛得很。

  徒弟:她们为什么不做饭?让你一个孕妇去干活?

  小漫:她们是来我家好不好,怎么可能让客人做饭给你吃?何况我没你想象的那么金贵。用我妈妈的话来说:“想当年我生五个都是这么难过来的,你算什么?”

  徒弟:她们是你家人,不一样好不好。

  小漫:无所谓了……

  徒弟:牛,干一杯。

  小漫:哪时候我有钱,我什么都不怕。每天总是开开心心的。没想过那么多。

  徒弟:他自此失踪了。

  小漫:没有,他还是一边一个月,我感觉他像是在度假,不过无所谓啦。只要他回来我就很高兴了。

  徒弟:让我找个词来夸夸你。

  小漫:别这样嘛,我要不是当年傻,也活不到现在。你知道吗?我是特别怕分别的,每次知道他准备要回去了,我就开始难过,抱着他哭,他呢?总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不管我怎么哭他是不会留下来的。我特别害怕过年过节,怕别人知道他不在我身边,总是早早的想好理由骗别人。

  徒弟:过年,你怎么过?一个人过?

  小漫:对呀!我一个人过。不过他年初五初六会下来陪我,然后回去过十五。

  徒:哼!我都无语了。怪不得你家人看不起你。你真是脑子进水了?这是人过的日子吗?大姐,你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啊?简直要被你气疯了。

  小漫:很可笑吧?嘻嘻嘻……

  徒弟:……

  小漫:你是不知道,我不是在父母身边长大的,我是奶奶带大的。我很爱我的奶奶,只有在奶奶身边我才能感受到什么是温暖。我都不知道和父母在一起睡觉,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特别怕我的父母,但是我决对是爱他们的。可能是我长大了才回到他们身边吧。总感觉他们不是特别喜欢我。也许是我想多了,家里孩子那么多,我这不上不下的,被忽略也是理所应当的。

  徒弟:?为什么去奶奶家?

  小漫:因为我叔叔当时没结婚,想要一个小孩当他的继女,老了以后养他。所以奶奶选择了我。那时候我三岁,很好带的。

  徒弟:哦!

  小漫:你知道吗?其实我是特别渴望被别人爱的。但每一次都像是开玩笑一样。明明不是这样的,偏偏要这样,你说我冤不冤?你说我倒不倒霉?

  徒弟:你一开始就离开他,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结局了。

  小漫:No,不是这样的。一个人的命运就像是在玩跳棋,你懂吧?结果是一样的,只是让你走多少弯路而以。走五步的时候,你会怀疑,你应该三步就可以达到终点。

  徒弟:什么逻辑思维?嘿嘿嘿……阿Q再现啊!

  小漫:我跟你讲啊,我以前也是不信这些的,直到经历了一系列变故之后,我开始信了。

  徒弟:你这是被生活打蒙了,神智不清。

  小漫:看我表情

  徒弟:喔呵呵呵……

  小漫:你别不信,我说出来给你听听,你就懂了

  徒弟:嗯,你说。

  小漫:我以前读中专的时候,在学校里已经开始兼职当文员了,一个月有150元的工资。当时我的生活费才200元。后来,快毕业的时候,有招聘去上海的工作。我被选上了。跟学校辞职的时候,我们系老师对我说:“现在你还沒有毕业,工资是少了点,但是学校正式录用你后,你的工资会有六百左右。你不觉得可惜吗?”我坚持去了上海。

  徒弟:后悔了吧?当初不辞职,说不定你现在都是正式工了,早早领工资。舒舒服服的当职工,找个老师嫁了。

  小漫:想象了吧?现实呢?现实是我走之前推荐了一个优秀的女同学顶岗实习,到毕业了,学校一样不要她,学校只是给你提供了个勤工俭学的机会而已。我们系老师说话并不代表校长说话。懂吗?不过还好我选择了去上海。

  徒弟:看你聪明的,啧啧啧……

  小漫:那当然,你师傅我谁呀?小名本来就叫一休。

  徒弟:你可以乘卫星上天了。

  小漫:看我白眼神功。

  徒弟:嘿嘿,去上海工作好玩吗?

  小漫:切,被骗去当服务员好不好,还美名其曰:“会所工作人员。”还好我长得高,不然早当HSKP了。

  徒弟:什么鬼?

  小漫:客户部工作人员,就是搞卫生擦马桶的。

  徒弟:不是吧!!!

  小漫:我们学校呢会跟一些企业签有协议的,每年都会有些学生被选中以实习的名义参加工作,学校会在实习期间抽取我们工资的一半。

  徒弟:你怎么知道的?

  小漫:我们餐厅主管说的,零二年的时候上海服务员的工资是800元,我们加班加点才四百多块。同样干这么多活,人家领这么多,我领这么少,心里超不爽的。所以发了第一个月工资,我打算换工作,不在这家干了。然后倒霉的事来了。

  徒弟:???

  小漫:你见过酒店里的那个插单针吗?就是上面是一根尖的,下面连着一个圆形的底座,不锈钢的那种。

  徒弟:嗯,见过。收银台上有摆着。

  小漫:我有一天低头的时候,左眼窝这里被插进去了,当时我拔了出来。被厨房的一个小伙伴看到了,他都吓坏了。赶紧拿那个墨鱼粉来给我止血。

  徒弟:哇,好吓人。

  小漫:其实也没有多痛了,擦了药以后,它自己就好了。这是其一;其二,是我陪一个被炒鱿鱼的女同学找工作时,肩膀上被麻雀拉了泡屎。当时就觉得特别晦气,郁闷死我了。

  徒弟:哈哈哈……笑死我了。恶心死了。

  小漫:恶心吧?更神奇的在后面呢。有一天,我一个人在宿舍。突然看到一只麻雀从窗户那里飞进来,在我床沿上跳了一下,飞走了。当时我非常的诧异,赶紧打电话回家,问了说一切安好。这下我放心了,但是你知道吗?我基本每天走在上下班的路上,总会看到很多手臂上戴着黑色袖章,或是头发上插朵白花的人。我心里很不舒服的,暗自会想:“上海为什么天天死人?”就是感觉上很忌讳的那种。更可恨的是我们酒店还经常性的接待白事宴会,一大帮人戴着黑袖章坐在那里吃喝谈笑。我就郁闷了,人都死了,你们怎么还有心情吃喝?还能言谈自如,笑容满面???

  徒弟:你是想太多了,每个地方风俗都是不同的。

  小漫:真希望是我想多了。在上海的第三个月,有一天,我姐打电话来说父亲在医院,长了个肿瘤。叫我不要太担心,没事。她和妈妈都在,你知道吗?就这短短几句话,不祥的预感应验了,我在电话里哭得死去活来。但我不知道这个病的严重性。

  徒弟:是癌症吗?

  小漫:是肝癌晚期。只是我姐她们一直满着我,以为还有治愈的可能性。

  徒弟:……

  小漫:在上海工作的这三个月里,我是特别不开心的。我反感当服务员,我当时心气这么高,眼光那么长远。走到上海来这一步,一直是我打小为自己铺的路。我的梦想是出国,走出国门,见识更多的世面。只要能留在上海,再难再苦我也要闯出一片天地来,我不怕,我敢面对任何一切。为了自己的理想,我愿意忍受环境的恶劣,同学及同事们的排挤。从下火车的那一瞬间,看着这陌生的城市,心里早己告诉自己,一定要扎根在上海,混出个人样来……

  徒弟:你……你可以哭出来的?

  小漫:哈哈哈哈……哭?你让我哭?哭管用吗?

  徒弟: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小漫:不用!多少个夜晚,我站在顶楼上看着一江之隔的东方明珠,偷偷的哭,静静的想。我不甘心,我要努力好好的干,人家大学生都能当门童,我一个小小的中专生有什么好骄傲的。我忍,我学,我愿意接受现状,我在等待时机。

  徒弟:后来呢?

  小漫:后来家里来电话说,父亲已经回到了家里。让我赶紧回去,我的那个心情啊……你都无法想象。勿忙中我都没有和任何人打声招呼,就急匆匆的走了。我以为我还会回来的,我还没好好的看过上海呢。这一别就是十六年,多少次梦里,我是回去过的,看到自己一个人,走在晨雾濛濛的弄堂里。梦里我心很痛,你懂吗?每次都是哭醒的,上海是我梦想的开始,是我最想停留的一个城市,我的青春,我的追求全都回不去了。从一开始,就被现实活生生的,剥得鲜血淋漓……

  徒弟:你可以回去的人呀!为什么回不去?酒店不要你了吗?

  小漫:不是酒店不要我,经理给了我一个月的假期。只是我知道我根本离不开这个家。

  徒弟:为什么这么说呢?

  小漫:……

  小漫:你知道吗?当我赶回家时,见到的是一屋的凄凉。我妈见到我,悲伤的脸上惊喜的看着我说:“老二,你回来了?”弟弟妹妹们抱着我大哭。父亲躺在地板上奄奄一息的望着我。当时见到父亲的样子,我很吃惊,相当的吃惊。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躺在地上的竟然是我父亲。三个月不见,他骨瘦如柴,肚子高高的隆起,眼窝凹陷,睁着大得吓人的眼睛定定的望着我。我当时不敢在他面前哭呀,我强忍着说:“爸,我回来了。”我跪在地上抱着父亲,你知道当时我的心有多痛吗?天塌了!我的父亲倒下了,呜呜呜……

  小漫:……

  徒弟:……

  徒弟:呜呜……,你们为什么让你爸爸躺在地板上?

  小漫:我们老家有种说法是将死之人是不可以在床上过逝的,怕死去的人担床架上路,辛苦。

  徒弟:胡说八道,你爸好可怜……

  小漫:我父亲见我回来了,他告诉我说:“我还不想死,你姐姐还没结婚,你弟弟妹妹还这么小,你妈身体不好,我不能走。”望着求生欲望如此强烈的父亲,我答应他去找药。听到那里有神医,不管路有多远我们都去请。知道那种药好,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弄来给他吃。我不甘心啊,我不能失去父亲,全家人都在指望着我呢,我们不能没有父亲啊?但是,父亲还是一天天的病不起色,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在昏睡中。

  小漫:有一次在买药回来的路上,也许是太累了,药忘了拿。回来后父亲房里的灯突然熄灭了。看着昏睡中一脸蜡黄的父亲。我崩溃了,我跑回房间大哭啊,我尽力了,我知道不管我怎么努力去争取。我都救不回父亲了,我只能一天天的看着他痛苦,看着他绝望而又不甘心的眼神。你知道这是一种怎样压抑的痛吗?全家人,心知肚明,痛不欲生,在高压精神状态下,默默无事的表现出一副麻木的样子。但是每个人内心又都是极度的害怕徬徨……

  徒弟:师傅……你还好吗?你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

  小漫:我没事,我只是觉得对不起我父亲。

  徒弟:你已经尽力了,不要太自责,这不是你的错,这个病是根本治不好的。

  小漫:我自责不是因为我救不了父亲,是恨自己听信了母亲的话。我妈告诉我父亲的这个病是会传染的,不能呆在家里。我们还小,如果父亲死在家里,会对我们以后影响不好。所以族人商量好在老家给父亲搭了个临时棚,我可怜的父亲就躺在那里,闷热潮湿,只有一个老头子陪着。

  小漫:有一天,我看见人们在棚外面做棺材。刀斧劈砍的声音是如此的刺耳。父亲就在里面听,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他有气无力的对我们说:“孩子们,你们长大了要争气,好好读书,姐姐要照顾好弟弟妹妹们。爸爸生病了,不能再照顾你们了。”我们在场的所有孩子,都好像被痛苦和惊吓过度的麻木了。当时只会点头答应,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父亲生离死别的最后告辞。几天后的夜里,父亲走了,一个人孤零零的,在没有一个亲人的陪伴下,走了,就这样死不冥目的走了。我恨呐……我真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傻。这么傻……

  徒弟:师傅,你别哭了,一会贝贝醒了……

  小漫:对了,我不能哭,不能让贝贝看到我哭。

  徒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1年10月20日为什么糊涂 回家的路上,晓晓打了个喷嚏,妈妈有点紧张:“怎么了?”却说成了:“怎么办?”说完...
    羊羊羊羊汪阅读 7,885评论 2 12
  • 中夏正是捕鱼的季节。 一大早,咚咚咚的敲门声一阵阵传来。刘同学睡眼惺忪的打开吱吱呀呀的木门,看到葫...
    雄爸天下阅读 350评论 0 1
  • 今天给学生把上个月讲的所有 JavaScript 基础知识点复习一遍,还是很多学生不扎实。下午正讲课的时候,有人加...
    langyue阅读 118评论 2 0
  • 1.做计划的目的是什么? 目标一:预估合理目标 目标二:拆解目标,落地实操(更高效的工作) 目标三:保留问题,留给...
    丹阳欧巴阅读 134评论 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