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饶之行

5日晚上,阿饼联系我,我告诉她第二天要回鹰潭,她说那去上饶玩一下。我说到时候看看,其实心里并没有打算去。6日坐高铁的时候,车在上饶站停了几分钟,我拍了一张照片发给阿饼,她又说让我去上饶玩,我还是回复她到时候再看。9日阿饼又联系我,重提去上饶之事,之后又让慧跟我联系。慧说来上饶吧,住我家,再叫上翠。尽管我当时已经买好了周日从鹰潭返温州的票,还是当即拍板去了上饶。

上饶是我的第二故乡,在那里我度过了最美好的四年时光。饼、慧、翠,都是我大学时的室友。一起同吃同住同行了四年,情谊非同一般。14年饼结婚,我去上饶,同她们三聚过一回,当时住的也是慧家。同年,我们班搞了个五年聚会,我又去了一次,同慧、饼再聚了一次。此后八年,我们不曾见面。大家各忙各的,也鲜少联系。


10日上午,我乘高铁到上饶,慧开车来接我。娇小玲珑的慧,穿着丝质上衣,搭着长裙,显得特别知性优雅。车里坐着她的长子,一个十一岁的小伙子。看着这个乖巧可爱的小男孩,我能想到的两个字就是“辣妈”。

慧载着我们去万达广场同翠汇合,翠并不在上饶市区,而是一早乘长途汽车从广丰特地赶过来的。下车之后,我见到了记忆中温柔的翠翠。她剪着熟悉的短发,穿着一身浅色的碎花裙,趿着一双米黄色拖鞋。岁月的风霜或许在她的脸上留下了淡淡的印记,翠翠还是那个翠翠。语带轻柔,温润如玉。

多年未见,平时也不常联系,我以为乍见之下,多少会有些疏离,然而没有。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没有虚伪的寒暄,没有多余的客套。慧的小男孩很懂事,并不打扰我们三人的闲拉胡扯。我们聊着当年,聊着现在,不知不觉地吃完了一顿饭。饭后,慧回家去换衣服,我和翠在万达等她。我说要买套衣服,去师院拍照用。翠翠无可无不可,跟着我一起穿衣试衣。转了一圈之后,我们各自收获了一身裙子。


从万达出来,慧载着我们去了博物馆,她得回单位上班。她把小男孩留给我们照看,约定五点钟左右来接我们。上饶博物馆进馆无需预约,登记身份证,出示健康码就可。我们走马观花地逛完了博物馆,又参观了城市馆。临近下班,馆内保安不断提醒我们时间,有的楼层直接不让上。匆匆出馆,发现时间还不到五点。

艳阳高照,馆外的热浪直掀过来,我们只好站在博物馆门口蹭空调。不久,慧来了。她一边开车,一边给我介绍这座城市的变化。她对上饶大街小巷的熟悉,使我很敬佩。虽然我在上饶待过四年,熟悉的地方不过是师院门口和步行街。而今,上饶高楼林立,我更是找不着东南西北了。

师院还是旧时模样,熟悉的教学楼、图书馆、体育场、林荫道等等。只是,当年的女生宿舍,如今已成了教师办公楼。我们找到当年的宿舍,在门口拍了几张照片。慧的小男孩成了我们的御用摄影师,给我们留存了很多美好的回忆。


不久,饼也来了。一身职业装的饼,显得十分干练。身形外貌和气质谈吐,都更胜从前。岁月似乎对她特别眷顾,竟然不曾留下丝毫痕迹。她看起来是那样的年轻漂亮,谁能想到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呢?站在她旁边,只感觉自己相形见绌。看着她们三,真的觉得岁月并非无情,只是将我们打磨的更加通透剔亮了。褪去当年的青涩,她们更加光彩照人。

有了饼的加入,我们更热闹了。操场上挥汗如雨的学生,成了我们照片里的背景。图书馆前的林荫道,留下了我们的身影。慧的小男孩有点不耐烦了,他肯定不能理解我们那股子兴奋劲。从毕业到现在,一晃十几年,又有多少这样的机会故地重游呢?人生匆匆,聚散难有定数,我们又有多少次这样相聚一堂的机会呢?

那一刻,我觉得圆满了。因为我熟悉的姑娘们仍旧那么美好,因为我们的情谊不曾因岁月的变迁而减淡分毫,因为我们对彼此的真心相惜。是的,无需太多言语,一切尽在不言中。没有虚假的客套,只有真心相待的温柔。


晚饭是饼安排的,除了我们四个之外,只有慧的小男孩。饼待我特别好,时时照顾着我。多年未见,平时我也只是有事的时候才给她打电话。再见面,仍旧亲密无间。说起来,我和饼共处的时间多过慧和翠。因我们俩同一个班,天天同进同出,形影不离。如果说大学还有同桌的话,那饼一定是我的同桌了。除了同桌之外,我们还同榻过,真的可以说是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饼为了陪我们,饭后直接同我们一起去了慧家,大家一起絮叨到深夜,她才回家。第二天上午工作一结束,她又赶到慧家陪我们一块儿吃午饭,下午又是她送我去车站。说起来,每次来上饶,最后送我的人一定是饼。因为工作,她不能全程陪伴我,但已经尽力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了我。

话说回来,当晚住慧家。饼回去之后,慧、翠和我,三人联床夜话,一直说到眼睛都睁不开了。第二天一早,慧带着我俩去吃上饶炒粉。上饶的粉是很有特色的,也是我心心念念了很久的美食。我说吃烫粉,慧说烫粉档次太低了,炒粉好吃。我觉得早餐不能太干了,最后要了一碗猪肝煮粉。滑嫩的猪肝,配点当季的空心菜,和粉一起煮,味道真的非常棒。


从粉店出来,慧带着我们去槠溪老街转悠了一圈。当然,主要是拍照。上午九点多,古色古香的老街上游客鲜少,店门紧闭。我们三个人包了一条老街,尽情拍照。拥有一颗少女心的慧慧,将拘谨的翠和我都带入一种忘我拍照的境界。我们一起说说笑笑,边走边拍,留下了很多不错的照片。慧是新闻行业的,摄影技术比翠和我都好,担当了主力。翠和我在她的指点下,勉强拍出了一些可看的照片。最后,我们都很满意。其实,我觉得更叫我们满意的是在一起无拘无束的时光。

真的,许久许久不曾有过这样动人而美好的瞬间,因为纯粹的友谊是那么难能可贵。当你踏上社会,朋友两个字多少有些不真实感。而在学生时代建立的友情,是没有任何利益关系的,是干净而美好的,是最温暖人心的。没有算计,没有计较,没有权衡,没有虚假的客套,只有发自内心的关怀。

闲言少叙,在烈日的驱赶下,我们打道回府。回慧家的路上,我们在超市买了一些菜,慧要亲自下厨。我是不善做饭的,午饭主要是慧和翠在张罗。到家后,她们俩通力合作,一个洗菜、切菜,一个炒菜。我呢,只能帮忙看着点时间。不到一个小时,她俩已经捣鼓出一桌好菜:炖排骨、清蒸鲈鱼、西红柿炒蛋、辣椒炒肉、炒油麦菜。慧的手艺很不错,烧出来的味道很棒。


看着在厨房忙碌的她们,我能想到的词也只有“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了。当年青涩的女孩,如今都成了贤妻良母。在生活的磨练下,她们都成长为自信、优雅、成熟的都市女性。看到这么优秀的她们,心里真的非常高兴。为她们而骄傲,为拥有她们的友情而感到万分幸运。谢谢命运安排我们相逢相识相知,谢谢仍旧保有初心的彼此!

时间长了个飞毛腿,一溜烟就过去了。饭后闲话不久,我们又要分别了。慧去上班,顺道送翠去坐长途汽车。饼送我去高铁站,再去上班。出门的时候,我们没有依依惜别,自然的分手,就好像我们马上要再见似的。尽管车开得很慢,火车站还是很快闯入眼帘。我对饼说:“怎么这么快就到了?”饼说:“我已经尽量放慢了车速了!”我俩的碎碎念就这样被车站打断了,下车之前,饼说:“要不要抱一下?”隔着驾驶座,我们相拥而别。

目送着她的车子远去,我又一次告别了上饶。某年某月某日,我会再来。那时候,我们又会是怎样一番模样呢?我只知道,她们带给我的感动不会少于今日。山长水阔,后会有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