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6

只盼院中梧桐花开

    早春二月,乍暖还寒。尤其是今年的春天显得这么漫长,天空常常笼罩在一片雾气中,没有几天晴天,这样的气候常常让人感到压抑。

    “三儿”蹲在自家院子中,整理那些用小拱棚罩住的蔬菜。堂屋里八十多岁的老奶奶靠在玻璃门边晒后背,两个孩子去姥姥那边玩了,院子里静悄悄的。突然传来了喜鹊“喳喳”的叫声,“三儿”抬起头循着声音望去:两只喜鹊在院中那棵梧桐树上嬉戏。“三儿”心里嘀咕:“有啥好事情呢?莫非在外地打工的丈夫现明要回来了?”。

    由于新冠疫情影响,春节时现明没有回来。从去年中秋节到现在,“三儿”已经半年多不见现明了。提起现明,“三儿”是又爱又恨,又想见但是又怕见到。上次回来,现明突然提起了离婚的事情,“三儿”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弄蒙了,告诉了爹娘,大闹了一场。这半年多的时间,夫妻俩偶尔在网上聊几句,现明没再提离婚的事儿。

    “三儿”蹲累了,坐在新房的台阶上歇一下。快到清明节了,该给姐姐准备纸钱了。想到苦命的姐姐,“三儿”的鼻子一酸。“三儿”弟兄三个,有姐姐、哥哥;哥哥由于一场医疗事故变成了傻子;姐姐是老大,早早地辍学回家,在家附近的养鸡场打工挣钱贴补家用;“三儿”天资聪明,又勤奋好学,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考上县高中的学生;如果不出意外,“三儿”会考上大学,走出乡村。可是偏偏在“三儿”上高二那年,姐姐在鸡场打工时中电身亡了。“三儿”想着不顾爹的劝说坚持学业,但是没有抗过娘的眼泪,“三儿”也辍学回来,帮爹娘扛起这个家。

     转眼过去了几年,“三儿”到了要嫁人的年龄。现明的出现让“三儿”沉寂的生活充满了阳光。现明来自贫困的山区,但是小伙子帅气机灵,会说话,能来事。刚来家的几年,亲戚朋友、左邻右舍都普遍夸赞。两年后,大女儿出生了,现明要出去打工,家里人不愿意让他出去;他要在家做买卖,爹娘不知道是信不过这上门女婿,还是怎么回事,不肯拿钱投资。一来二去言语不和,与家里人发生了第一次矛盾。每次出门,连傻哥哥都知道拦着现明,不让开走家里的车。就这样现明还是决绝地该出去出去,该回来回来。到现在现明已经来家十几年了,两个女儿已经渐渐长大;大女儿上三年级了,小女儿今年麦收时也要上一年级了。现在县里的经济开发区发展到了村边,“三儿”每天接送两个孩子上学,然后去附近的厂子打工挣钱。爹娘老了,还有一个老奶奶、傻哥哥都需要照应,“三儿”已经适应了这样平凡、安静的生活。

     院中梧桐树上的两只喜鹊又“喳喳”地叫起来,梧桐树枝头已经开始变成粉色,花苞孕育起来了。“三儿”和爹娘为了留住现明,盖了这处新房子,还买了新车。两口子曾投资在县城开过茶叶店,但是没有开起来,还亏了本。现在经济开发区带来了这么多厂子,按说在家门口也可以挣钱生活了。谁知道这次清明节现明回来吗?回来后看到变化还出去吗?“三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望了一眼放在过道,盖着车罩的新车。这是傻哥哥不让现明出去,强行拦下的。“三儿”知道哥哥虽然傻,但是心里还是向着自己的。可是拦下了车,能拦住人吗?“三儿”看到过现明手机里一个大学生模样女子的照片,现明不提,“三儿”也不问。现明不回来也罢,就当心中一个念想吧。“三儿”想到这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接近中午了,太阳更加暖和了。“三儿”抬头望一眼光晕下朦胧的梧桐树,心里想着:这样下去,不会过多久梧桐树就会开花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