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劝你别跟李诞学

我个人非常喜欢李诞,喜欢他的智慧、才华、和通透,他也是很多年轻人的偶像,他一句经典的“人间不值得”和“快乐至上”的人生观,成为一代人价值观的代言人。除了他在《吐槽大会》和《奇葩说》的表现,看过他比较走心的采访就是《十三邀》,此文中对李诞的了解,多来自这次采访。看完这次采访,我对李诞多了些了解,我劝年轻人最好别跟他学,因为可能你只学到表象,却很难勘探到他的内在,很难具备李诞的智慧和才华,这个事情就比较麻烦了。

他初中的时候年年考全校第一,你有这脑子吗?他高中的时候就开始读米兰·昆德拉,当时已经对佛学颇有研究,你有这思想境界和慧根吗?他非常敏感,这个特质很大程度是与生俱来的,所以爱写诗,能发现槽点,这些都不是我们轻易能学到的。他虽然与你同龄,但是他的通透和圆滑可不是你这个年龄的人能轻易具备的。

我们学得最快,学得最开心的是他的名言“人间不值得”,他“娱乐至上”的人生观,以及他的“丧”。

你看他嘻嘻哈哈很懒散的样子,实际上他很敢说,很犀利,不管是在吐槽还是在《奇葩说》表达观点,经常是快快乐乐、轻描淡写地就把你深深震慑到。这些一定来自长期的积累,博览群书,深入思考,对人群,对世事,甚至对大众娱乐的不断感悟,只有这样才能将很多事看得透彻,才能有高级而独特的思维方式,才能在表达观点的时候引起那么大的共鸣,才能让人不得不惊叹他的脑回路和他的才华!

李诞说自己是“嘻嘻哈哈说真话”,其实这是很成熟的处世之道,这个技能没有一定的智慧和洞察力是很难把握的,而李诞应用自如。在《十三邀》的采访中,当时不到30岁的李诞要教40出头的许知远怎么跟人“打交道”,怎么在大众面前不被骂。期间李诞问许知远“你想过用什么样的方式结束生命吗?”许知远很坦白地说“死在女人的身上”,当时李诞非常为这个“一肚皮不合时宜”的人着急,李诞编了个段子说,“我想死在女人的身上,但可能是被那个女人打死的”,李诞说,这样既不招人反感,也把自己想说的说了。我感到了这个年轻人的机智和“老奸巨猾”,他的水平已经可以“戏谑大众”,而且还被一些人顶顶膜拜,他那终日闭着的眼睛看到、看穿很多东西。

李诞在《十三邀》里也承认,“我的戏谑可能是一种自我保护”。我个人觉得他的“嘻嘻哈哈”,他的“丧”,不但是对自己的保护和掩饰,也是他的一种抵抗,他直言“很想挣钱”以此来标榜自己的“真实”,反抗另一些人经常用“不为挣钱”标榜自己的“高尚”。和当年的“愤青”相比,他的“戏谑”是一种更温柔的反抗。关键是反抗的背后是什么,反抗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反抗而反抗,而是为了捍卫自己内心的真诚,不愿被这些人群,这个时代所同化,对一些所谓的“主流思想”,他有自己清醒的选择和拒绝。

李诞的思想受佛教影响很大,他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但是又在乎很多东西,问他为什么这么在乎,他一本正经的说,“会挣不到钱”。问他挣这么多钱干什么,他半天也说不上来,他虽然一直喊着要挣钱,但是他似乎并没有什么物欲。他说他的人生信仰就是“什么样都行”,而最主要的是,在他已经非常清醒地认识到人怎么活着其实都一样的时候,他还是选择了一条不轻松的路。虽然他总是很丧地说,“就是不想给别人添堵”,没有什么理想,但是他是有信念的,因为很多事不坚持不热爱的话,也不会到现在,不拥抱痛苦,或者说不认真,是写不出好东西的。

真正颓废的人,现在都在床上拿着手机,叫着外卖,发表着什么颓丧言论,只能在暗处刷一点可怜可悲的存在感,没有勇气和能力在聚光灯下走入大众视野。

“丧”是一种投降,也是一种智慧。用“丧”伪装之后,降低预期,达到降维打击的效果,去成就一些事情,而不是毁掉你喜欢的事情。

在《脱口秀大会》里嘉宾杨天真对张博洋有段分析,让我很有感触。每次比赛张博洋总是一副很不在乎,很丧的样子,上一季退赛已经成为一个梗,这季复赛表现不好,没有一个爆梗,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他的失败就是他故意采取的另一种退赛的方式,我看的时候也觉得他那个劲儿很怪,有点让人揪心,但更多的是觉得可惜,毕竟他突围赛表现的非常好。就在这个时候,杨天真指出来,“你不是佛,你是不能面对输,你不是不在乎,相反是太在乎,一个事你就干了,干好,干完,就完事,想太多反而成了你的阻碍”。当时杨天真的分析得到很多人的认可。

很多时候,我们自己也分不清,“丧”是因为洒脱“不在乎”,还是因为不敢面对“太在乎”。其实,年轻人还是多接受一些积极入世,努力进取的儒家思想,等你到了一定年龄,经历了很多事情,领略了各种风景之后,自然会有道家的顺其自然,佛教的无欲无求,那才是真的“不在乎”。如果你从很年轻的时候就很“丧”,可能会错过这个世界的很多美好。

跟李诞比,我还年轻,悟性有限,get不到他的灵魂,我觉得就像他始终把写作当成很神圣的事情,他把属于自己灵魂的一面也保护的很好,有人说李诞有个很自由的灵魂,是否“自由”不确定,我猜那可能是个很老很老的灵魂。

尼采有个观点认为,一个对人生意义非常认真的人,在苦苦求索之后,发现人生并没有意义,于是勇敢地承担起这个无意义,这样的人骨子里是有信仰的,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相信人性的高贵和伟大。最彻底的悲观主义者,往往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悲剧了彻之后,就无所谓,不在乎了,反而更能对一切都看开,做自己该做的,想做的事情。蛋总说:呵呵,你想多了。

李诞的“人间不值得”我们张口就来,乐此不疲,获得了短暂的释然和愉快,如果这种“丧”给你带来的是消极避世,自卑颓废,成为你不努力的借口,那你真是害了自己,也害了李诞。李诞的智慧和才华,是需要你潜心修炼的,当你能做到这些,定会自成体系,也不必在通过谁发声,你自己就可以为自己代言了,也不必在学谁了。

年轻人应该有自己的态度,更应该有自己的目标和信仰,承担起你的责任,让思想更有高度,让生命更有重量,不要在一把年纪的时候,看看自己走过的路,才开始悔恨地追寻和思考你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趁着年轻,满怀对生命的好奇,对世界的好奇,积极地去体验,去感受,去探索,当然,也包括探索你这个深奥的偶像。

(原创非首发,转载请注明,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