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时光读最悲的李煜

时值严冬,又到岁暮,日子真真的是不禁过啊。

一日,一月,一年,时间的计量单位都如分秒般转瞬即逝。

日复一日的奔忙中,来不及多想,就像在一条熟悉的轨道上,不用思考,就可以闭着眼睛走下去。

平坦的路最好走,平常的日子最好过。人生过半,生活的如意与不如意都是日常,只要自己不纠结,每一天都是生命里的好时光。

最近读李煜的词作,感受一代帝王的家国愁绪。“车如流水马如龙”的盛世欢腾与“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的苍凉感叹,往事不堪回首,心中无限悲凉。

“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往事不可言说,只能独自凭阑;竹声不在,新月如初,当年只能在梦里。

"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一片相思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很难想象,如此多情的词句竟出自一代君王之手。

作为一代君王,他是不幸的;作为一代词宗,他名符其实。他的诸多词作,尤其是后期被俘后的文字,可谓字字泣血,句句惊心,亡国之痛、故国之思,史上无出其右。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梦里浮生”,谁的一生不是如此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