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泽:德善啊,你是我年少时的欢喜

或许是因为太早成名,所以看惯了大人世界的光怪陆离,习惯了言不由衷的勾心斗角。不是不知道棋院前辈的不怀好意,记者的唯利是图,明星的相互利用,只是不愿拆穿罢了,慢慢的变得不善言语,终日蜷缩在只属于自己的小小世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然胡同里的伙伴是我一生中最为珍贵的朋友,那个小小的房间,最珍贵的还有那个爱了很久的姑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德善的呢?那个热情洋溢,可爱善良的姑娘,久到或许连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是小时候一起嬉笑打闹,她背着受伤的我奋力奔跑,小小的身体,仿佛有着使不完的力量;是那次她陪着生病的我,那两双小手就那么牵在了一起;是长大后的她日渐闪耀,成了自己眼中再也躲不开的风景。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看着她伤心,我也会跟着难过;看着她开心,自己的心情也会莫名晴朗。我知道她喜欢香蕉,所以送东西时特意留出给她;那个粉色手套,虽然一开始有点阴差阳错,但只要是她想要的,我都会努力为她实现;还有每天早上假装喝着牛奶,和她在门口的不经意遇见,只有自己知道,那是我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光。

因为喜欢,所以在沙滩玩耍时可以不计形象,也可以不假思索接住那个飞来的排球;因为喜欢,所以能在操场一把抱起受伤的她,没有迟疑,没有犹豫;因为喜欢,所以每当感觉累了的时候,总想靠一靠她的肩膀,哪怕只有片刻也好。因为喜欢,所以懂得她的坚强,选择了默默陪伴,和她一起走过那条让她害怕的路。

全世界的人都以为我是那个无所不能,战无不胜的围棋少年,只有她告诉我人生,其实是可以输的。失败了并不可怕,拍拍身上的土,然后再爬起来就好了。在她眼里,我不再是那个天才的崔大师,而是一个有血有肉,有喜怒哀乐,需要人照顾的永远长不大的小孩儿。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些时候也在傻傻地想,其实一直长不大也挺好的,这样就可以一直被德善照顾了。她为我整理过的衣服,煮过的拉面,沏过的茶水,还有那次在中国比赛时做过的种种,熬夜排队买来的食物,不遗余力换来的温暖房间,精心搭配的干净衣物。我想,有些人,此生已经不能再忘。

喜欢一个人的心情,大概就是想要全世界都知道。当我对善宇他们说:“我喜欢德善,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而是作为女人的那种。”在我心里,德善是世上最好的姑娘,值得所有人的喜欢。外边看起来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实际上敏感脆弱,同样需要受人疼爱,被人保护。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张正焕钱包里的照片,打碎了我所有的幻想。喜欢一个人,眼睛是不会说谎的。直到在正焕眼中看见了和我一般炽热的光芒,原来有人和我一样,傻傻地爱着这个姑娘,不图回报,不计得失。当爱情在左,友情向右,原谅我不得已亲手放弃了这个深深爱着的姑娘。

曾经以为那时候的放手,是为了更好的成全。时至今日,还记得取消电影约会的心酸与无奈。那天的飞雪,伴随的还有那颗飘零的心。后来的自己努力压抑想念的心情,按部就班地练习,比赛,拼尽全力,只是为了不去思念。

图片发自简书App

几年的时光,转瞬即逝。我们悄悄长大,对她的思念一如从前,始终不曾搁浅。那一天看着她在影院门口,冻的瑟瑟发抖的模样,我想,或许当初的自己可以自私一些,这次抓住了,就绝对不会再次放手。此时此刻,围棋比赛也好,兄弟情谊也好,远不如一个她来的重要。

记忆拉回到在宾馆偶遇的那一天,不经意的吐露,少年时曾经以为的甜蜜梦境,原来不是一场空,原来真切发生过,青涩而又美好。兜兜转转,多幸运,她还在这里,始终不曾走远。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果可以,我还是想回到过去的某个时刻,遇见某个心仪的她。一直忘了说,德善啊,遇见你,是我年少时的欢喜。

一个插科打诨的中二女,爱生活,爱八卦,喜欢音乐,钟情写字。坚持写走心的文字,温暖你我。喜欢是点赞,爱是关注。我,一直都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