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全世界都在孤立她

    情景一:她和一群人去徒步旅行,这些人里有她认识的,也有陌生人。

    走到一片沙丘地带,周围死气沉沉,天气阴阴的,周围的一切好像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纱。

    向导让大家原地休息,她和几个认识的女的嫌地上脏没有坐下去,站在原地休息。

    忽然她发现不远处走过来一只灰白色的像狗一样的动物。

    她从小害怕小动物,小时候家里会打架的大公鸡都常常欺负她,她越怕,大公鸡在她面前越趾高气扬,她一个人从大公鸡面前走过都会瑟瑟发抖,而骄傲的大公鸡越看见她害怕就越要跃跃欲试来啄她。

    直到现在,看见别人跟狗啊、猫啊亲昵,她都受不了,不是没有爱心不爱护小动物,是怕。

    向导把两只手圈成喇叭形,对大家喊:“大家且听我说,一定不要紧张或奔跑,来的是一匹狼,狼一般不会攻击人类,除非你跑它会追你,到时候谁跑出了事我不管,都静静站着,它溜一圈就会离开!”

    她此时已吓傻了,但她死死记着向导的话不奔跑。因为她小时候见到一条狗因为惧怕就跑了,结果被狗追着咬了,大人说你跑啥,不跑它就不会追你了。结果后来见了狗虽然怕得要死但牢牢记住大人的话没跑,狗再也没追过她。

    向导说是条狼,但大家不能跑。她看到大家都神情轻松,就像来的是一条狗似的。

    唯独她全身肌肉绷紧了,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只见那匹“狼”旁若无人地走了过来,这儿闻闻那儿嗅嗅,它走到她身旁,停下来打量着她,又围着她嗅,她的心快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了。

    这时候她旁边的一位女士轻蔑地斜了她一眼,鼻子里哼哧了一句话:“谁叫你平时一股孤傲劲,不和大家打成一片,现在连这只畜牲也觉得你跟我们不一样,哼!”

    她脑袋里轰鸣了好一阵,她平时是不咋说话,因为她对她们聊的东家长西家短的东西不感兴趣,她只是在一旁拿本书看,她好喜欢看书哦,她觉得怎么看也看不够,工作和家务之余的时间根本不够她看书,她哪有时间和别人闲聊呢?这就是不和大家打成一片了吗?

    还好,那匹“狼”只是在她旁边多停留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情景二:婚宴开始了,大家都携亲朋好友同桌就坐,她怎么也找不到同来的几个人,那就随便坐吧,她看到前面有个空位就坐下了,这桌人都已经开吃了,她刚拿起筷子,后面就有一人搡搡她:“这是我的位置,请让一下。”然后同桌的其他人都开始指责她:“你谁呀?”

    “你哪来的呀?”

    “快给我弟弟让坐。”

    “哎,你们谁让她坐这儿的呀?”

    “……”

    她羞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站起来,走到了另外一桌有空位的地方坐下。她恍恍惚惚也没仔细看,这一桌全是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桌上的菜上一个就被他们大快朵颐,都已经是空盘了,他们在喝酒猜拳,一身酒气,她赶紧起身离开。

    她站在婚宴大厅,与这热闹的场面格格不入,没有一个人发现她,她是怎么到这儿的呢?她怎么就记不起来了呢?

    她的耳边好像又传来了几个女人的声音:“叫你平时一副对人爱搭不理的表情,现在也叫你尝尝被人当空气的滋味,哈哈哈……”

    她吓醒了,原来她做了个梦。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许她平时该注重一下人际关系这方面的事了。她平时确实在工作之余就埋头读书,很少出去和同事们搭腔。

    “还是得注意一下”她边起床边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