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秋天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窗外,忧郁的一片天,飘着纷飞的叶。

风吹不过我的窗台。松散的云彩,表着阴沉的表情。

我站在窗边,呼吸,想捕捉一下季节的气息。

什么都没有。

我养的茉莉花从上个礼拜开始就只长叶不开花,像极了一次蓄谋已久的潜逃。我闻不到它恬美的花香。

秋天和幻觉一起降落。是生命又一次不怀好意的玩笑。

我一边庆幸一边遗憾。


02

我住在公寓的第11层。

在我的楼上和楼下各有11层。处在这样一个最中间的位置常常让我的身心都有种在空气中悬浮的感觉。既升不上,也降不下。

靠写作为生,是花了很大勇气才作出的决定。

生存格外重要,所以我一直勤笔耕耘。

在白天则很少出门。不习惯使用电脑,握笔踯躅在A4的白色稿纸上。晚上的时候,会去公寓一楼的小超市,买些饼干饮料之类的零食。

我穿GOODAY牌子的休闲格子衬衫和深蓝色牛仔裤。喜欢这个牌子内敛又不失活力的气质。但不知为什么,一年前这个牌子在这座城市里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专卖店易了另外一个不太知名的品牌,不久后又贴上了外兑的告示。

公寓一楼的超市并不宽敞。差不多每天晚上8点左右我都会光顾那里。

超市的收银员是个年轻的漂亮女子,有着和我不相上下的年纪。

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却板板地扎在脑后。

她是这家超市唯一的收银员。我天天都到这里买东西,尽管不曾和她说过太多话,也不曾给过什么昭然若揭的微笑,但我每天来买东西的较为固定的时间还有我经常买的东西,想必她也会了解记得一些。我想我们也算是熟悉的吧。

她穿干净宽松的白色衬衫,最上面的两个扣子未见她扣过。

有时在她低头的时候,在衬衫领口的倾斜和动荡中,隐约可以瞥见她粉红色的蕾丝胸衣。

我并不贪恋总是可以看到这种情景,一切只是偶然。

正如我和她真正的交流也是如此。

那天是立秋。我买了两小盒蛋糕和几罐八宝粥。

超市里没有多少人,交款时只有我一个。

她将蛋糕和八宝粥装进透明的塑料袋子里。我递钱给她。在她找我零钱的时候,我拎起了袋子。 只是刚一拎起,塑料袋就漏掉了。里面的东西全都掉出来。装八宝粥的铁盒罐子落地是发出一声闷裂的响声。

我们同时看了对方一眼。又马上将目光闪开。 她边去拿新的袋子给我边笑着对她身后不远处一个理货员说,这个破袋,也太不给我面子了。

不知是什么在心理怂恿着我,一向不善言谈话语的我那天却破例把她的话接了过来我说,如果这个破袋给了你面子,呆会儿我拎着它走出去,它再漏掉,里面的东西掉得满地都是,那不就等于不给我面子了么?

她看了我一眼,不再说话。

我发现,从她的眼光中流露出对我的似是而非的好感。

在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的口袋时,触碰到她的手指,光滑又冰凉。

直觉告诉我,她其实和我一样,在生活中都缺少应当的安全感。

从那次开始,再去超市买东西,交款时总会与她搭讪。知道了她叫王淇。知道了她还没有男朋友。我会利用交款的短短一分二十秒的时间给她讲一则简短好听的小笑话,她似乎也很喜欢和我说话。

不过我们的交谈每次都是匆匆。 但也就是在每天短暂的交谈中,我们对彼此开始接纳。也许只是表象。但去超市买东西除了是生活的必需,也渐渐成了我心灵的一种愉悦。

因为,可以见到她。



03

秋分那天,月明风清。

晚上我站在窗前仰望静默的天空。快到中秋节了,又是一年如梦佳期,我兀自落得孤单一人。

开始怀念三年前秋分那天的晚上,自己深爱的人只轻言一谢就走了。想到伊人身边已另有所爱,心中免不得涌起些许惆怅和落寞的感觉。

发了好一会儿呆。脚步迟疑,九点多的时候才下楼。 来到超市,第一眼就看见她。

她正握着一只笔在纸上涂写一些什么。我走过去,对她say hi。她抬头,看见是我,一副不安的忐忑的样子,然后又如释重负。

她冲我点点头,没有说话。我看到她在纸条上写的几行字,都是重复的一句话:你怎么舍得离开我。

我走到货架之中挑选自己想买的东西。每次有意无意的回头,都可以迎见她追随着我的目光。我感觉出来她今天的异样,却不知那意味着什么。

交款。

沉默。

我在心里忖量着。 直到我要走时,她才开口说话。刘唯。她停顿,犹豫,又继续说,你今天来得有些晚。 我怔了一下,很快又释然。

的确,我今天来这里的时间要比往常晚一个小时左右。她都记得,一定是用了心的,如此在意我。她在纸上反反复复写的那句“你怎么舍得离开我”莫非是写给我的?她以为我不会再来,并为此感到伤心

——是这样么?

我。

我欲言又止。心中有一些感动,亦有一些欢喜。

你什么时候下班?我问她。

她看了看表,说,还有一个小时。

我在外面等你。


她跟着我上了楼。空空的电梯里面弥漫着一股变质了的烟草的味道。我们站在两边。看着指示灯数字间的荧光一格一格地跳跃。

我们谁也不说话。也没有牵手和拥抱,却都分明在心里知道今晚将要发生怎样的事情。

打开我家的门。我伸手要去开灯。她示意我不要。 清澈的月光透过窗户,均匀地洒在地板上,如水跳动。

看着她,躺在我的视线当中。闭上了眼睛。散开的头发像花朵,张着美丽的笑容。

我把脸深深埋在里面。心中止不住的兴奋,我想我终于是等到了这一天。

等了好久好久。此刻,当她真正莅临我的世界,仍是我心中一片执着的田地,有恍若一梦的感觉。

我轻轻地对她说,舒蔓,你终于是爱我了!



04

当我亲眼看见舒蔓把第三瓶啤酒喝下去,并准备开启第四瓶的时候,我是再也坐不住了。

我站了起来,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杯子。

舒蔓,你不能再喝下去了!这样会让我难受的!

舒蔓扬起脸,额前的发丝零乱地覆在脸上。目光呆滞地看着我说,刘唯,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么?

知道,我当然知道。我怎么能不知道呢?

你知道什么啊?今天是什么日子?是秋分吧,谢磊结婚了!新娘不是我啊!我们在一起谈三年恋爱,他说他不爱我了就不爱我了。刘唯你知道么,你不知道,他不知道,我不知道,谁也不知道。

舒蔓,你喝多了。别再说胡话了,他不爱你又会怎样,你仔细看看,其实身边还有很多人爱你。

很多人爱你?还是很多人爱我?谁啊,是你么?舒蔓说着伸出手指指着我。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我俯下身,在舒蔓的红唇上轻印了一个吻。

舒蔓,还有我爱你。我说。

舒蔓显然被这个突如其来毫无预兆的吻震慑住了。她怔怔地看着我,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我做了一下深呼吸,然后缓和着说,舒蔓,你知道么,你与谢磊恋爱的三年也是我暗恋你的三年。我一直没有向你表白并不是我不想而是不忍。看到你那么深地爱着他,我所能做的只有在心里默默为你祝福。如今他移情别恋,是他不懂得珍惜。他走了,至少我还留在你身边。舒蔓,别伤心了好么?

舒蔓不再说话,头缓缓低下,泪水流了出来。如果今次的泪水是温暖的,我亦会觉得欣慰。

我送你回家。我递给她面巾纸。舒蔓站起来,把手交给我。 我扶着她走了出去。在酒吧门口上了一辆出租车。

在出租车上,舒蔓执意要去我家,否则就回酒吧。没办法,我只好听从她的。

出租车在秋夜十点的大街上孤单前行。我摇下一小部分车窗,风立时就充满进来。秋夜里的风,凉意已经很深。吹得我的眼睛微微涩涩感觉。

舒蔓偎在我的怀里,她的身边上散出恬美的茉莉香水味道和尖酸刺鼻的酒精味道。二者并不能相融合。

到了我家,我把她平放在沙发上。准备倒水给她。 我刚要离开,刚刚还处于半昏半醒状态中的舒蔓一下子抓住我的手臂。我回头一看,舒蔓的吻迎了上来。

我们拥在一起。 我心底孤独燃烧多年的爱火终于有了盛大兴旺的机会。这个机会,我等了多长时间。我暗自喜欢太久,像一个经常在夜里行走的人,他已不太记得光的模样,我仿佛不能验证眼前这一刻的真实。还有些胆怯。想闪躲。

哦,不。我推开了她。自己坐到了地板上。

为什么?舒蔓不解地问。刘唯,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吗,怎么又拒绝我?

是的,我是喜欢你。但今天我不能趁机得到你,这对我们两个人都不公平。等你冷静以后再说是否接受我。而今天,对不起,我是不能的。但我可以等你给我第二次机会。

说完,我走到隔壁房间里面抽了几根烟。出来的时候舒蔓已经走了。留下一纸留言:刘唯,谢谢你。

我坐在沙发上,心中不禁感慨涌叹。在刚刚贴近的那一刻,我可以感受得到来自于自己年轻的身体深处发出的巨大力量,但是我更知道自己是不能那么做的。 正是因为我爱她。由于暗忖的心情已悄悄辗转反侧几季春秋,这爱在时光的口袋中浮浮泛泛已有些沉重。越是你心爱的人,你越会舍不得轻易去触碰她,就像是遇到的精美瓷器,要小心翼翼地对待,担心它会碎掉。

虽然这次逃离在后来回忆的时候会有种遗憾的感觉,但我想我仍旧可以继续等待。等待舒蔓给我的第二次机会。那时,她才会是真正属于我的。等再久都没有关系,因为已经有了三年时光的荏苒,习惯了在心里,默默爱一个人,也许要胜过真正得到她。

只是后来舒蔓出国了。当她两年后回来的时候,带着她的爱人,她已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我兀自一个人留在原来的城市里,一页一页勾写杜撰美丽的爱情故事。 又过了一年,翻开我的心事,还是舒蔓。 我知道,我孤注一掷的等待,注定会落空。可我却仍旧一意孤行。



05

话一出口,才惊觉不对。我慌忙抽身,从床上下来。看到自己一丝不挂,我突然觉得很难过,有些无法原谅自己并轻视自己。说过要为心爱的人一直等下去,即便她不会再给自己机会,那也不能乱了阵脚。

我刚准备离开,刚才还双眼微闭游丝气若的王淇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紧紧地抓住我的双手,哀求着说,谢磊,你怎么舍得离开我?



06

我知道谢磊之所以可以不痛不痒地割舍掉和他恋爱三年的对象,而又向我求婚,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么地爱我。

和我的父亲有关。

父亲在全城代理着最时尚的服装品牌。谢磊看中的是可以在商场上有所依傍。

我明明知道如此,却仍旧答应他的求婚,就是因为我真爱上了他。没有再多其他理由。尽管这爱是单方面的,但我兀自抱有幻想,况且谢磊算是有求于我,我算是占上风,他不敢待我微薄和苛刻。

王淇,我愿意给你生生世世的承诺,爱你生生世世。立秋那天,在父亲的办公室里,当着父亲的面,谢磊信誓旦旦地对我说。

我听了自然心中愉悦,但只求不必生生世世,有这一辈子就足够了。

我们结婚那天早晨,表姐陪我去影楼化妆。我们走在清晨清冷的街道上,我试探着在风里伸出自己的手掌并且小心地摊开,一片金黄的落叶安静无声地飘落到我的掌心。我恍惚记得,今天是秋分的日子。

从立秋到秋分,用了90天的时间,我甘愿嫁给一个不是真心爱我且心有企图的男人。但愿秋分真的可以将两颗心分到一起。我在心里祈祷着。

婚后的生活比我想象中要完美得多。我无时无刻不感受到谢磊对我的好。我相信这爱终会成真,为此我也将真诚与谢磊相对。

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难以预料,我和谢磊只一年缠绵,我的幻想就如过眼烟花破灭得没有痕迹。

父亲与原品牌的和约期满,续约的过程中和公司发生一点争执,谈判最终失败了。为了不将门市闲置,在匆忙寻找新的合作伙伴时轻信朋友的指点,选择了一个新的男装品牌。为了能够在新品牌公司争夺更多的话语权,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开了四家店。可是消费者似乎对这个牌子的衣服并不买账,很快,我们的资金就开始紧张,直到不能周转。

拖了很多人帮忙,也受到很多人的拒绝和推辞。我们最后不得不宣告破产。先前积累的所有财富,瞬间冻结成无法溶解的雪花。

而就在此时,谢磊跳槽到另一家公司。从此我再没见到他。就连最后的离婚协议书都是律师送过来。

我的生活一下子倾斜。我的爱人决绝地离我而去,即便我曾那么深爱着他,对他那么好。在利益和势力面前,我成为他手中微不足道的一棵棋子,被吃掉的时候自己还感觉到幸福,都是假象。

母亲早在我读初中的时候就已经去世,这次变故对父亲的伤害很大。他整日抑郁寡欢,借酒消愁。终因脑溢血而不治。

喧嚣的都市里,繁华落尽,剩下我一个人在舞台中间顾影自怜。无辜。孤独。忧伤。绝望。

每次走在街上看到有穿Gooday牌子衣服的人我就会情不自禁多看上几眼,想靠近却有恐惧万分。心中的伤疤一次次被揭穿。我心有伤,怎一个"疼"字可以说明。

在家附近的超市找个份随便的工作。朝九晚五。每天晚上回到家里,空荡荡的房间里装满我空荡荡的难过,从未见过像谢磊这样无情的男人,他用英俊和谎言来骗取我为他真心付出。也许事业果真是一个男人一生之中的头等大事,但那也不代表全部的事情啊?

其实,我并没有办法让自己怨恨他,因为我是真的很爱他。

只是,多少时间已过,我还是想问问他:谢磊,你怎么舍得离开我!



07

安妮宝贝说,我喜欢丰盛而浓郁地活,即便是幻觉。但幻觉太静,亦没有温度。

而我宁愿相信那没有温度的幻觉,如果可以不活。

秋天的最后一天,因为耐不住寒冷,我的茉莉花终于枯萎在我11楼的阳台。宣布这场幻觉讪讪地结束。表面的纯真和不动声色却在暗自激烈地涌动着澎湃。

幻觉中的爱情,注定残缺。深爱的人,其实从未真正属于自己。

茉莉花枯死之后,我搬出了令我眩晕的11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