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世姻缘

1
红月成仙已有万年,但近日,一向处变不惊的红月仙子却突然频频游走在月老府邸门前。
“仙子来啦?仙师在姻缘室,吩咐我转告仙子,可自行前去。”
“多谢。”
左边未说话的小童见红月翩然远去,不禁悄悄问于右边小童,“这红月仙子近日为何总来仙师府上,莫非是红鸾星动?”
只见右边小童立马神色惊慌,迅速捂住左边小童犹带窃笑的嘴,厉声道,“莫胡说!”
可话音刚落,面前小童已然变成一座面容滑稽的石雕,右小童慌忙跪下,以头抢地,颤声道,“求仙子莫恼,师父刚拣回我小师弟几日,还留了些妖兽陋习,不懂天庭规矩,望仙子开恩!”说罢,便是砰砰砰三个响头——
只听远远传来一声虽轻但力压入顶的“哼”声,小童瞬间汗如雨下,但忽听得旁边咚得一声,知自己师弟法术已解,顿时欣喜,“多谢仙子!多谢仙子!”

2
“仙子可把老头我小徒弟吓得不清啊!”
红月听得此话,只是皱了皱眉,旋及问道,“仙师今日可能看到我姻缘线所归何处?”
月老有些无奈道,“仙子这姻缘乃天定之永世姻缘,非此人,则与仙仙堕,与魔魔毁,与妖妖灭,与人人死。仙子已来老头我这陋室三百年,纵是再三百年,老头我也是不知啊!”
红月只说,“没事,我有时间。”月老无语,只能没话找话,“仙子良善,谨守箴言,未曾与人试探。”
红月听罢,斜睨月老,说道,“非我不愿,只是无人愿意罢了。”
“嗯……”“仙子言之有理。”月老突然想起这个马屁没拍好,想当初红月刚飞升之际,按照仙家惯例来到引神台接受天神启示,却不料看到那等景象。
一般所见之神谕大约为金光所书二字,情劫,怨劫,痴劫等等,可红月当日,只见瞬间皓天暗如黑夜,引神台放出四个血色大字,“永世姻缘。”
红月吐血晕厥,天转明,字消逝。
但从那之后,曾经飞升之时,仙界为之疯狂的绝世天才,旷世美女,方圆百里,无一男性敢靠近;到了后来,不知哪位女仙听说凡间有龙阳之好,于是红月从此连青壮年女仙也见不到了。唯有如方才门口小童那般年幼无知的,或是如月老这般老得无畏的,或许见了红月不会跑。

3
“仙子法术在仙界已是登峰造极,无有对手,与神只差个名号而已,何苦非要执着于成神那一步呢。”
听到这个问题,红月不由转身面对月老,她动人却没有表情,只说,“无事可做,突然想了。”
月老一噎,永世姻缘,再没有比他更清楚这个听起来无比美好,实则犹如诅咒一般的箴言。上天入地,从古至今,宇宙八荒,只有一个仙,或魔,或妖,或人,会是红月的姻缘,也只能是他,在没有找到他之前,红月便犹如一个不详之人,靠近谁就可能会给谁带去灾难,因为谁知道上天如何界定一段姻缘呢?
“仙子若是一心求神,老头我只能想到一个办法。”
红月语气平淡,“何法?”
月老欲言又止,面露难色,红月嘴角一扯,有些嘲讽地瞟了一眼天,“如果是下人间就不必了,谁不知我被下了禁咒,入凡间便灰飞烟灭。”
月老不由有些悲悯,“非也,老头我建议仙子,或许可以去找天神。”
“神?”红月闻言,十分诧异,不由定睛看向月老。两息之间,突然想到什么,莫名得发出一声嗤笑,“神?”
“我知仙子因引神台,对天神怨愤。但我想天神既然能超脱天道之外,说不定能有法子解开仙子之困呢,再不然,也能给仙子指一个姻缘线的方向。”
红月皱眉想了想,转身飘然而去。“多谢月老。”
月老唏嘘,“可算送走了!”“砰”一声,月老被炸成了钟馗,跳脚,“仙子真是!”

4
引神台,引仙成神,人以数百年历四劫成仙,四劫即四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
而仙,需数千年数万年之久,再历四劫,即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方能成神,入神界,享宇宙灵气,超脱天道之外。
但数亿年之久,成神者唯有一人,众仙敬仰,敬称天神,天神化仙成神后,留下引神台,每位仙人只可来此一次,引神台会告诉你成神之路的最大劫难。
红月来到引神台,望着台上若有似无,上下沉浮的一缕神息。这缕神息是红月三百年前修炼出神识时看到的,想必引神台便是靠着这缕神息识仙命。
若是如此,天神或许当真如月老所言,能知天道之下不可知之事。
那要如何寻到天神呢?
红月想着想着忽而席地而坐,抽出了自己一缕意识,徐徐向引神台游去,却不想方才靠近,便被猛地震碎,红月嘴角溢出鲜血,狭长明亮的凤眼却微勾,右手食指轻触眉心,抽出自己修炼出的一缕神识。
红月的神识泛着隐隐红光,在风中飘荡,但又坚定的朝着引神台而去,而这一次,神识与引神台相触的一瞬间,迅速没于其中,仿若消失,红月努力集中意识去探索,依旧一无所得,红月不禁有些失望,“难道天神的神识竟如此强大?”
突然一股钻心之痛,红月整个身子不由得扑倒在地,痛做一团,无意识间五指抓地,指甲尽断,鲜血淋漓,一瞬之间,红月整个人犹如从血水中捞上来的,七窍流血,汗如雨下,颤抖不止,好似有什么极端的撕裂在拉扯着自己的身体。

5
恍惚之间,天地震动,引神台裂开一条深涧,从深涧发出巨大的吟啸之声,似人非人,似兽非兽,但啸声中充满了愤怒,似乎要毁天灭地。
红月意识恍惚之间,感觉有什么神秘的柔光包裹住自己,世界陷入黑暗,这是红月成仙以来第一次感到,真正的平静安宁。
直到一股威压让红月不得不睁眼,眼前是一个十分俊美的男人,但他的眼睛,他有一双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眼睛,狭长明亮的凤眼,眼中氤氲着雾气,似乎多情。
“你是谁?”
“我是你的永世姻缘。”
“永世姻缘?”红月寻了一万年,想了一万年,念了一万年,可如今他就在自己面前,猝不及防,冷若冰霜,平静,犹如事实,事实……
短暂的静默后。
“你……是天神?”
好像红月终于说了点什么让他感兴趣的事情,面前的男人眼角轻勾,“你怎知我是天神?”
红月一样的眼角也是轻勾,“你识海中有一缕我的神识。”
仿若又觉得答案如此无趣,男人只是冷淡的“嗯”了一声。
“啊——”红月突然抱头大喊,“不要!不要!不要!”可惜,剧烈的撕裂后,红月已再也探不到那缕神识。
“为何?!你可以还给我!我并没有要用神识做什么!”
男人仿若未闻,犹如自言自语般说道,“没想到竟让你修炼出神识。”
‘危险’红月忽然本能的远离这个男人数百里,在自己周围竖起结界。
“小东西还挺敏感,可惜……”
红月看着男人瞬间来到她面前,那悬在她头顶的手修长如竹,润泽如玉,红月不禁心想,“他的手真好看,他是世间唯一的神,我等了他一万年,也曾跪在引神台前求他千百回。”
“可是他却要杀我,不知缘由!”红月忽得涌起强烈的不甘之心,但面前的男人强大如斯,她毫无反抗之力,红月只能盯着他,盯着,盯着……仿佛要看出他似有不忍。
然而,没有……

6
就在红月绝望赴死之际,忽然上天响起足以震碎元神的天雷,整个大地遍布雷光,唯有面前男人的一方小天地平静安宁。
雷声中传来低沉混沌不清的咆哮之声,“红玉!你骗我!你骗我!”
“红玉?”红月问道。
“嗯,是我。”
“你到底是谁?为何我们有相像的名字?相像的眼睛?为何……为何你是我的永世姻缘?”
红玉只是负手看着天际的红光与闪电,淡声答到,“《天经》算出,我必历情劫未果,成神败。”
上天咆哮,“骗子!你为了骗过我,挖出了自己的心脏幻化成女子,与她历经爱别离、怨憎会苦、求不得、于五阴炽盛中化仙成神!你这个骗子,你根本就没有历情劫!”
红月只觉雷声让她心神不宁,她脑中突然出现了无数的画面。
在一处山明水秀的寒潭边有一个茅草屋,有一个女子在起舞,女子一个舞步转身,樱花树下有个男人正抚琴,两人眉目相望,情意流转。
又忽而,女子莫名爱上一路过书生,男人跪地祈求不能,怒而杀书生。
两人交手于樱花林,男子失手将女子杀死,悲苦怨憎,将女子投葬于水下,欲自毁仙骨肉身,却在一念之间,雷电四起,毁天灭地之际,男子化仙成神。
那女子便是红玉,也不知是她的幸还是不幸,她本是红玉心血所化,没有自己的神智,但却不想那寒潭底部蕴藏着世间罕见的凝魂草,红玉成神之际释放的爱恨怨悲苦催发了凝魂草,在红玉体内生生造出了一个灵魂。
所以,红玉是那个女子,却又不是,但因她肉身是红玉所化,红玉为神,神圣洁不容玷污,因此她的劫数便是永世姻缘无果。

7
知晓真相的红月,忽然仰天大笑,“可笑,可笑!生不由我,死不由我,却要生我,要死我!可笑!我命自由我,怎可由天!由神!我便是我自己的永世姻缘!”
无数天雷劈在红玉身上,但红月身上放出缕缕红光,红光愈来愈盛,直至将天雷包裹,将雷捏碎于无形。
“神!神!她居然成神!”天道不可置信的咆哮,红玉也是满脸惊异。
涅槃的红月直接挽手成剑,万千剑雨射向红玉,因红玉瞒天成神,上天降下天谴,一瞬间,万物鼓荡,山倒海啸。
“哈哈……红玉,你穷尽心机却没想到会有这样一个结局吧,哈哈……”天道留下余音,任由天地因一场神之战而满目疮痍。
“天道,天道,天便是道理。”红月嗤笑,一息之间来到被打入地底的红玉面前,这个男人俊美的脸满是鲜血,狭长的眼睛因撞击而变形,但不变的是他让人生厌的蔑视与傲慢,“你是我心血所化,成神有何骄傲的。”
“不,我因你而生,但为自己而活,而你无情无爱,又是为什么而活?” 红月一脚踩在红玉垂在边上的手掌,“有什么可骄傲的?”
翻手修山河,覆手建城池,神享宇宙灵气,难道不该保万民福祉么,搞那么神秘干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落花流水总有别,宝塔青山似有意。 前程慢慢不知处,人生漠漠总相逢。
    明谦之劳阅读 66评论 0 0
  • 让一个曾经是重度拖延症患者写怎么克服拖延症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 我是一个有拖延症的人,无论什么事不拖延到死线是绝对...
    红豆小年糕阅读 4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