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与你此生注定悲情  文/半烟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半烟墨


简介:

  我虽然还没有想起曾经的感情,

却认定当年的桂花仙姬也是喜欢苏吉利的,

羞于承认便日日跟他作对,

傲娇的属性,

同现在的我是一模一样。



  【01】飘香楼的老板娘

  我叫连翘。

  是飘香楼的老板娘。

  苏吉利是我养的一个闲人,他总是赖在我的酒肆赶都赶不走,这一赖就是二两年。

  其实,我有很多理由可以让他滚蛋,但是又实在舍不得他做的西湖醋鱼,故而见他住我的大宅,喝我的酒,花我的银子,一点都不客气的样子,也只能蹙蹙眉而已。

  谁让我是个吃货。

  按理来说,苏吉利厨艺高超,人又长得帅气,我曾经撞见杭州第一楼的老板想花高价挖他去当厨子,可他还是坚持待在飘香楼。

  哪有人跟钱过不去的,我便打趣他:“飘香楼不过深巷里的一间酒肆,我不过杭州城的一个穷老板,你赖在飘香楼不走,难不成是喜欢我?”

  他包喝了满口的桂花酒全喷了出来,本就显黑的脸趋于黑炭。然而,他一向话少,没有开口数落我的自作多情,而是望着庭院中那棵桂花树淡淡道:“我在等一个人。”

  看着他落寞的眉眼,我隐隐觉得,他其实清楚,自己等不到要等的人了。

  【02】我的期待

  夏日午后,天气有些燥热。

  苏吉利搬了竹榻放在院子里乘凉,一手拿着美食谱,一手摇着染香扇。我抢了竹榻的一半,的竹榻抱着簸箕整理晒干的药材,时不时偷看他。

  “连翘——”

  他慵懒的话语乍起,我以为被他发现自己在偷看,一个颤抖差点就要从竹榻上翻下来。慌乱之际,突觉腰间一暖,他已经一手揽着我,一手端着我的簸箕,还是保持躺在榻上的从容姿态。

  速度之快,连食谱和染香扇什么时候到我手里的,我都完全想不明白知道。

  我看着他的样子出神,他连喊了数声“连翘”我才回过神,他揽住我的手不知何时松开了,我的手也不知何时紧勒着他的胳膊不放,活像一只树懒挂在他胳膊身上。

  这一幕真是滑稽可笑,我本就觉得无颜,借由摇着他的扇子装淡定。

  他毫不顾忌我的尴尬,又道:“连翘。”

  “我就是偷看你,怎样?!”我实在受不了他念着我的名字却有话不说的样子,理直气壮地吼叫回答到,而他看也不看我,径自弯下腰捡起地上散落的药——连翘,随口来上一句,“药掉地上了。”

  我虎躯一震,哑在当场哑了。可叹自己当初为何要给自己取个药名。

  “你刚刚偷看我了?”我没搭理他,他便反复喃喃同一句话,实在顽劣。

  我有点娇羞,无言以对,只能一把抢过他手中的“连翘”,借口道:“我去给凌公子看病了。”而这个借口也不算完全是瞎扯。

  其实,这飘香楼的老板另有其人。

  那一年,天下大乱死了很多人,我许是见到了太过血腥的画场面,受到刺激了,才会失去了记忆。浑浑噩噩地一路瞎跑,最后倒在了飘香楼前。

  飘香楼的老板桂花看见我晕死在石阶上,好心收留了我。

  她是我见过的为数不多的美女之一,白璧无瑕,唇红齿白,用很没特点的话表达就是像天上的仙女下凡。

  桂花将我救活后,见我有酿酒的天赋,便传授我一些桂花酒的酿制方法,也不问我乐意不乐意,抱着她爱不释手的白兔,扔下飘香楼自顾自云游四海去了。走之前还不忘埋汰我一句:——“连翘,遇见喜欢的人一定要穷追猛打,但不可傲娇。”

  我不大情愿,可欠着她一条命,不得不守着她略显破旧的飘香楼。

  苏吉利便是在某个午后,被我的桂花酒香吸引来的。,擅闯民宅还喝光了我辛苦酿了一年的酒,至此死赖在飘香楼不走。

  顺带值得一提的是,苏吉利要等的人大概也许就是桂花吧。

  飘香楼在深巷之内,也就苏吉利堪比狗还灵光的鼻子,才能嗅到那一缕桂花的清香。寥寥无几的客人无法维持飘香楼的开支,加上我也是一个无节制的吃货,再加上苏吉利还是一个蹭吃蹭喝的闲人。为了维持日常生计,我唯有在外接一些私活,好在看过很多药典,无师自通便顶着“江湖郎中”的头衔在杭州城内看看病。凌公子便是我的病人之一。

  我收拾好药箱就准备走,苏吉利拦住我道:“吃了饭再走吧。”

  我还在为刚才的一幕尴尬,但是想起他的西湖醋鱼,忍不住咽吞了一口口水,乖乖地坐在太师椅上等他,透过半掩的门扉,看到他一袭赤衣在灶台上忙碌,。一会功夫,鼻尖就飘过醉人的鱼香。

  苏吉利真的很爱做这道菜,两年下来。

  他不厌其烦地做。

  我不厌其烦地吃。

  时日一长……我开始期待着,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下去,直到地老天荒,该有多好。

  【03】赤脚医生

  凌公子是我的一位金主,我一直在为他医治眼疾。他的眼睛,是当年天下大乱的时候,被天火焚烧导致失明。

  他的土豪爹一掷千金请了许多名医,皆是无能为力。最后想起我这个江湖郎中,抱着一线渺小的希望找到了我。我听闻出诊金有十两黄金,忙扛着医药箱就去了。凌公子很白净,文弱的书生模样。他虽然看不见,却没有任何幽怨,初见我时,知道我要为他治病,笑道:“没事,治不好也没关系。”

  我看着他紧闭的眼睛,想起我们都是当年大乱的受害者,豪气道:“能治好的。”

  凌公子一直很感激我,觉得我上山采药,埋在柴火堆中煎药都是为了他一这个病人。因而有些误会了什么,才会在眼睛治好的这天,握紧着我的手,眨巴着眼道:“连翘,我看着你很熟悉……”

  盯着面前一袭白衣的土豪公子,我头一次顾不得上手中的糖葫芦,目瞪口呆道:“啥什么?”

  他嘴角的笑容很是温柔,清脆的声音又道了一遍,:“连翘,我看着你很熟悉,我想娶你。”

  这真是晴天里的一个道霹雳,我太不敢让我相信。

  我是一个穷老板,因为时常酿酒,身上总是染有酒香,。在杭州城百姓的眼里,我是一个嗜酒如命的吃货,人懒、贪财不说还有些好色。他们还都知道我在酒肆里养了一位“小黑脸”,一养就是两年。故而,没人敢来娶我。

  凌公子的表白对我来说应该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一件事情。但是太过突然,让我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我目光左躲右闪,最后选择紧紧盯着脚上的绣花鞋。

  这双绣着桂花的白鞋是用我自己的钱买的,还是苏吉利给我选的,。那日,他执意亲手为我穿上白鞋,还一个劲夸漂亮,我权全当他是在夸我,便一直穿着这双鞋。我总觉得这双鞋姑且算是他送我的。从什么时候起,我已经习惯了只有苏吉利的世界,不过看着一双鞋就能想起那些过往,真是恨嫁之心作祟啊。

  静默中,凌公子追问道:“连翘,你可愿意?”

  其实这不是愿意不愿意的问题,而是能与不能的问题。我打算将埋在心底的秘密告知凌公子时,但是脑海中忽然晃过苏吉利那张黑酷的俊脸,还有他宛若嫡仙的赤色身影,鬼使神差道:“我……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一直都很喜欢苏吉利,可惜自己实在有点傲娇,便一直羞于承认。

  当着凌公子的面说出这句话,我除了松一口气,有一点欢喜,更多得的是忧愁。因为我被老天嫉妒了,已经活不了多久。

  那年大乱,凌公子伤了眼睛。

  那年大乱,我失去了记忆,随着记忆一起失去的,还有是我健康的身体。

  那是我认识苏吉利的前一年,路遇一个赤脚医生说我体格奇特,纤弱多病,再最多活不过四年。我当然不信,数落了那赤脚医生半盏茶的功夫,而后在赤脚医生同情的目光下扬长而去。

  那日以后,我偷偷问过很多大夫,结果他们像是事先商量好了一样,都说我活不过四年。

  原由在于,我的器官被天火侵蚀,火毒攻心。随着时日增长,不除出四年就会榨干我整个身体直至衰竭而死。我不信,翻阅了无数的药典,自学成了一名江湖郎中,甚至可以医治别人的疑难杂症,却独独医不了自己。

  算命先生说的得没错,我终究活不过四年。

  算上孤苦伶仃的一年,有苏吉利陪伴的两年,就只剩下区区一年了。这一年里,等着苏吉利开口说喜欢我,太难。

  【04】我根本不懂他

  我虽然回绝了凌公子,他却没有另觅目标,隔三差五就会来我的酒肆喝上几杯桂花酒。

  杭州城未出阁的小姐都知道富二代凌公子喜欢去飘香楼喝酒。凌公子人帅气,性子格温柔和,连让人最在意的盲眼也变得清澈醉人,。故而,成群结队的大小姐来酒肆想邂逅凌公子,而杭州城数以万计的单身公子也前来酒肆邂逅大小姐,。如此下来,我一向生意惨淡的酒肆,在凌公子贵族气息的笼罩下,也越来越有名气。

  长此下去,即便没有土豪爹给的百两黄金,我的日子也能过得逍遥了。我即将跻身成为杭州城数一数二的有钱人了,苏吉利却不为我感到高兴,我不止一次看见他皱着眉头露出怨恨的神情。

  我在酒肆门口忙得昏天暗地,抬头抹汗的瞬间,瞧见苏吉利立站在窗边的单薄的身影,还有那双落寞的眉眼。他那样的神情我明明第一次见,却觉得很熟悉,恍若在隔世的记忆里。我顾不得会不会砸了飘香楼的招牌,一边将楼内的客人推出去,一边扯谎道:“酒卖完了。”。而后麻溜地关上门,提着一壶桂花酒屁颠屁颠去找苏吉利。

  “吉利。”

  他躺在栏杆榻上闭着眼,看也不看我,我便欠抽道:“哎呦哟喂,爷,是不是我让其他男人看了去,让你有些不如意?”

  我的话语让他沉默了很久,我想他是不是有些喜欢我了,要表白什么的,正准备乐呵呵地打趣他,他却慢悠悠坐起来,不温不火道:“连翘,你该照照镜子。”

  是啊,照了镜子就知道自己脸上没有什么应该一点被人喜欢的特色。

  我忧伤不已,冲着他念叨:“老娘好歹养了你两年,你夸我一句会死啊。”

  他别过头,不屑一顾的神情让我的自尊心受到了强烈的打击,我虽然相貌平庸,还有点平胸,但是好歹赚了百两黄金。杭州城像我这样有头脑的女子真得的不多了。

  “苏吉利,老娘的高智商连你都比不上。”

  他敷衍地点了点头,继续毒舌道:“女子无才便是德。,这是你沦为剩女的根本原因!”

  被自己喜欢的人如此揶揄,恕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拔高声音道:“苏吉利,老娘虽是剩女总归有凌公子包养喜欢,而你呢?你等的人什么时候回来……你等的桂花什么时候回来?!”

  他一向深邃的眸,定定地瞧着我:“看来还真是有点小聪明。”

  赖在飘香楼不走,天天看着桂花树,真当我不知道。

  被白云遮挡的太阳冒出了头,微弱的日光打在了苏吉利的面脸上,我看到一缕浅浅的笑容浮现在他的嘴角,淡若天边云。

  我本想再数落他几句,却被他的笑容迷惑住,开不了口了。

  他的笑容不如凌公子温柔,似是在掩饰什么,透着一股让我摸看不清道不明的苦涩。

  我一直以为自己很懂苏吉利,看到他难以捉摸的笑容后,我才知道自己其实根本不懂他。

  【05】我总觉得在哪见过你

  我把飘香楼给关了。

  原因不是凌公子总是赖在酒肆,一赖就是半日,有日渐成为第二个苏吉利的趋势。

  原因也不是我犯懒、犯困、不上进了。

  而是,那些不能顺利勾搭上凌公子的大小姐,将目标转向后院那位英俊酷拽的苏吉利了。

  生意可以不做,老娘养了两年的“小黑脸”,决不能让被别人给勾搭走。

  得知此事的,凌公子跑来找我,。看着他气喘吁吁的样子,我知道他还没死心,便用眼神示意,让他不要将精力耗在我身上。,他却不以为然地笑道:“我来飘香楼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眼睛大病初愈,怕出什么状况想让你多看看,再来,我的确很喜欢你酿的桂花酒。”

  他都这样说了,我也的确不好意思赶他走。

  他还揉着眼睛一副痛苦的样子,我忙将他领到厢房,给他上了点药,。那眼药有点灼热的刺激感,我好心想给他吹上了几下。

  苏吉利便是在我的唇凑近凌公子的眼睛,准备吹气的时候踏进了屋内的。

  随着“吱呀”的门响,我扭过头看见立在门边的苏吉利明显会错意的神情,刚想开口解释。凌公子却跃到我身前,冲着苏吉利抱拳作揖道:“你就是连翘养的闲人苏吉利吧,样子很熟悉啊,总觉得似曾相识。”

  凌公子喜欢跟人随便套近乎,这是病得治啊。而且这个套近乎的理由还非常的烂,我都忍不住想笑。

  苏吉利淡灰色的眸扫了他一圈眼,落在我身上,我忙憋住笑,他则抽搐道:“不用跟我套近乎,我跟她没什么关系。”

  苏吉利的话很是伤人,凌公子才会存心跟他过不去,坏笑道:“那就好,那……苏公子不介意我追求连翘吧。”语毕,紧挨着我,还拽握紧了我的手。

  我被苏吉利的话语刺激到了,回过神来正准备抽回手,看到苏吉利的嘴角抽搐的得愈发强烈,便与凌公子十指相扣。我抱着一线希望,希望他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过来,抢过我的手再损上凌公子几句,可他却笑着念道:“连翘,恭喜你有人追了,我这就去为你做顿饭庆祝一下。”他走向厨房,甩给我一个陌生的背影。

  我喊他:“苏吉利。”

  ……

  他没有回头,完全无视我话语中的示弱。看着他的身影消失不见,我的力气仿佛全部被掏空了,多亏凌公子扶着,我才勉强站住。

  “对不起……”

  看到我集哀伤、怨恨、苦恼、憋屈为一体的神情,凌公子多少有些过意不去,将我扶到榻上,连说了好几句“对不起”。

  这也不是他的错,为了缓解沉重的氛围,我挤出一抹笑,道:“你刚才套近乎的理由真得很烂。”

  他表情严肃道:“连翘,苏吉利这个人我真的觉得在哪儿见过。还有连翘,我也总觉得在哪儿见过你——!”

  【06】苏吉利

  黑色的天幕上,繁星如花点点。我抬起头望着淡淡的清月,隐隐瞧见从月亮中里走出一位仙子。我想起了孤身飞仙的嫦娥,想起了清冷的广寒宫,想起了广寒宫里那位被人遗忘的桂花仙姬,还有凌公子为我讲得的关于桂花仙姬和灶神的故事。

  曾经,在广寒宫里住着一位偏爱酿制桂花酒的桂花仙姬。

  曾经,在广寒宫的隔壁灶神殿,还住着一位摇着扇子装大爷的灶神君。

  灶神君被桂花仙姬的美酒诱惑,一口气喝光了她酿了几千年的酒,桂花仙姬一怒之下,追着灶神君直打,这一闹就闹了几百年。

  灶神实在受不了桂花仙姬无厘头的地施暴,就本着下界降吉利的精神,逃往了人间界。结果桂花仙姬怒气还没消,也跟着前往人间界。

  还私自引来天火,逼迫东躲西藏的灶神显身。

  结果刚巧遇见两国交战,战场上愤怒、恐惧等煞气过重,导致天火失控,桂花仙姬仙术毕竟有限,无法控制天火,导致天火持续燃烧了三天三夜,害死了很多人。

  就比如凌公子的眼睛。

  就比如我的身体。

  这是凌公子跟我讲的关于当年天下大乱的事情,一个小小的仙姬因为一己私利闹出了这么多的事情。也不知道她最终换了得了一个怎样的结局。

  换做旁人听闻这件事,一定会将自私的桂花仙姬骂的得狗血淋头,就像一向温柔的凌公子也有些埋怨。而我却没有恨她,反而有些崇拜她。

  经过这一场大闹,只怕灶神要记住她一辈子了,不是吗!

  而我,该用什么办法,让苏吉利一辈子记住我呢?

  脑海里突然窜出一句——“留住男人最好的办法是留抓住他的胃”。

  同理比如:苏吉利用一道西湖醋鱼,让我心甘情愿养了他两年。

  我学着苏吉利的样子,在灶台上一阵忙乎,可惜我连生火都不会。我鼓着腮帮子又吹了半天,木柴连个火心都没有,一怒之下,拿起那日偷偷藏在袖中的属于苏吉利的扇子,用力一挥。

  苏吉利的扇子是从铁扇公主手里抢来的神扇吧。

  我就挥了那么一下,别说木柴燃起来了,整个厨房都燃烧起来了。

  下厨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我被浓烟熏得晕晕乎乎的时候,看见苏吉利匆忙奔过来,一手揽住我,一手抢过我手中的折扇,我来不及吐槽一句,“老娘为了讨好你,连房子都烧了!”便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天已亮,我想着厨房烧了,苏吉利要怎么劳作,忙爬起来想去看看厨房怎么样了,刚推开房门,他已经端着香喷喷的西湖醋鱼,冲着我一板一眼。

  “厨房怎么样?”

  “没事,还能烧菜。”

  我不信,冲到厨房一看,完全看不出走水的痕迹,“哇,吉利你是神仙。莫不是灶神吧。”我不过开开玩笑,。

  他也不否认,淡淡道:“你说是就是吧。”

  昏睡了一天的确有点儿饿了,我也懒得胡扯,看着饭桌那头苏吉利一张面瘫脸,我喝上一口桂花酒,冲着他坏心呵酒气道:“吉利,你是不是有病啊,怎么老板着一张脸,需要我我给你治一治嘛。”

  “连翘,你才害了相思病,得治。”

  “恩啊!是啊,害了你的相思病——才怪!”

  他顿了一顿,还是没有开口,我便继续碎碎念道:“飘香楼的老板桂花娶了这样一个俗气的名字,还学着高人去云游四海,你还等个毛线啊。吉利,不要再管桂花了,我也不管飘香楼了,我们一起天地逍遥去,银子我出。”

  “……”

  “吉利,你知道嘛,我为你攒了好多好多的黄金,如果我哪天不在了,你花我银子的时候,一定要想到我,不过,这黄金是供你衣食无忧的,如果想娶妻,你得自己赚去赚。”

  我一定是喝多了,才会隔着咫尺的距离,去看着苏吉利那张让我越来越迷恋的黑脸。我,试图去触碰他的面颊,他却别过头躲开,拿起我抱着的酒坛一饮而尽,淡灰色的眸有些迷离。

  “我喜欢桂花,一直一直都很喜欢——。”

  他果真喜欢桂花啊。

  这么说来,他最近反常是因为桂花清净的飘香楼,被我弄得有些吵闹。他不是被我的桂花酒吸引,而是一直都恋着飘香楼的她。

  桂花不过救了我一命,我却帮她养男人,这本买卖,终归是我不划算,因为——我还赔上一颗心。

  我死死瞪着苏吉利不依不饶道:“哦,那这样,你先陪着我,等我哪天走了,你用我给你的钱去娶桂花吧,?如何……?”我还说过了些什么,已经忘记了,因为说完这些后,我一连干掉了三坛桂花酒,醉得不省人事。

  迷迷糊糊听到苏吉利一直在说:“桂花,我喜欢你。”炙热的泪水混合着某样柔软的东西落在了唇上。

  等我醒来的时候,苏吉利已经醉过了去了,不断梦呓那句:“桂花,我喜欢你——。”

  他做梦都在拒绝我,实在太过分了。

  月上中天,有些清冷,我为他披上大氅后疯狂逃回屋内,还不等坐下,一口血喷在门栏上,看着那滩摊红艳的鲜血,我想起算命先生说过的话——我此生注定悲情。

  想起苏吉利,想起自己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恋情,我趴在冰凉的地板上,哭得好不凄惨。

  【07】桂花

  飘香楼的老板,桂花回来了。

  在我所剩无几的时间里,就那样把苏吉利抢走了。

  清楚了苏吉利的心意后,我更加傲娇了,。天天都往凌公子家跑,借口帮他看眼睛,其实是在躲着苏吉利。我很怕自己的举动会让凌公子误会,跟他摊牌道:“我喜欢苏吉利,可惜我命不久矣,真的很想同苏吉利共度最后的时光。”

  凌公子开导我道:“恩,去吧。你养了他两年了,用这要挟他,让他跟你拜一次堂。”

  我思前想后觉得这个计谋好,于是在凌公子的护送下雄纠纠,气昂昂去见苏吉利。

  周遭的景色还是犹如那个夜晚,院中的桂花树就像庆祝谁的到来,悄无声息地绽放。洁白的花瓣落在他赤色的衣袍上。

  这个画面很是熟悉,我便是因为他在月下惊为天人的样子,付出了一个心。可惜现在他的身边,多了一个佳人。

  桂花比我漂亮,比我温柔,多年不见,她一袭白衣环抱兔子的样子,还是像是仙子一般。反观我,也算个仙女,不过下凡的时候,脸先着地的。

  我曾经很期待苏吉利为我做的事情,他却在为桂花做,他拂去桂花肩上的花瓣,眸底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柔。

  他反复喃喃:“桂花……桂花……”

  不知多久后,凌公子一遍一遍叫着,“连翘。”,语气中有些担忧和慌乱,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

  定很难看,我感觉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掉,心底满是悲凉。

  桂花忽然回过头看见我,挥手道:“连翘。”话说的语气都是那么醉人。,她走近后看见我红肿的眼睛,一脸坏笑道:,“这是为谁哭了?!”

  我撒谎,:“凌公子说无论怎样都要娶我,我太开心了嘛。”

  苏吉利欠抽道:“那今天就把婚事定了,我为你们摆一桌喜宴。”

  凌公子准备解释,我紧紧拽着他的手笑道,:“好啊!”

  于是,我自作孽,活该受罪,才会干眼巴巴看着他们秀恩爱。他们紧紧挨在一起坐着,她为他夹了一口菜,他低头瞅了她一眼。

  桂花不愧是苏吉利喜欢的人,心胸很是博大,对于苏吉利擅自为我夹起一块西湖醋鱼,她也是附和着说上一句,:“趁热吃。”

  我木头人一样,无心吃着,第一次觉得这道菜里的醋可真够多的。

  苏吉利道:“连翘,今天是我们相识千日。”

  原来我同他已经认识这么久了,而我竟然没能把他追到手。

  我觉得自己一定是被悲伤的感觉左右了,才会觉得苏吉利的话语中满是离别之情。

  那夜别人说了什么话我不记得了,只有苏吉利的声音一直在耳边萦绕。

  他说:“凌公子我看着人不错。”

  他还说:“连翘不用担心,你的病会好的。”

  语气有着淡淡的,伤感的。

  【08】苏吉利,我也喜欢你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凌府了。凌公子倚在床头,温柔道:“连翘,嫁给我吧。”

  我想着自己反正要死了,苏吉利跟桂花都相依相偎了,我也要跟凌公子恩恩爱爱羡慕死他们。便生龙活虎地一样伸了个懒腰,河东狮吼道:“好!”

  “连翘,我总觉得你精神了很多。”

  经凌公子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自己精神了,可以徒手打老虎了。哼哼哼,赶早不如赶巧,今天就把婚给结了,还能赶在苏吉利的前面。

  火红的灯笼在风中摇曳,堂内的蜡烛红艳喜庆。

  跑去厨房找吃的的新娘,这世上恐怕只有我一个了,恕我实在挨不住饿。

  凌家的厨房可真够壮观的,还供着一尊大大的灶神,我来了兴趣便仔细端详赤衣的灶神,越看越觉得他像苏吉利,特别是那黑锅一样的面瘫脸。

  我忍不住抬手触摸,随着指尖传来一阵炙热,我的脑海里忽而冒出某些零散的回忆。

  某个一袭白衣的仙姬追在一袭赤衣的谁身后,破口大骂道:“苏吉利,你给老娘站住,赔我桂花酒。”我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想起这些。头痛的得厉害,忍不住蹲在了灶神像旁。

  “连翘,你在这啊。”

  凌公子一身红衣来寻我,望着我沉默了半晌,而后紧紧盯着灶神的神像,下定决心道:“连翘,当年目睹天火的时候,我有看见过你,还有——苏吉利,我记起来,他曾经喊你桂花……”

  我想起那日燃烧的厨房,还有那把神奇的扇子,还有他伤感的话语,。发疯一般奔向飘香楼打算去找他问个明白,然而,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空地之上,一袭白衣的桂花,翘着腿坐在唯一仅有的一棵桂花树上,纤长的手指抚摸着怀中的兔子。

  清澈的眸看着我,满是哀伤道:“你可有想起什么?”

  比起想起什么,我更想知道苏吉利在哪?

  “你相好去哪里了?苏吉利人呢!”

  桂花摸着怀里的兔子摇了摇头,:“我的相好可不是苏吉利,我的夫君射过天上的太阳,百姓尊称他为后裔。苏吉利已经不在了。灶神下界降吉利,他用整整千日,将吉利全给了你。你可知自己每日吃的西湖醋鱼里,全都是他的生命。,桂花——。”

  嫦娥说她跟苏吉利不过是一出戏,做给我看的戏。

  因为苏吉利这个烂好人,想看我佳偶天成,、百年好合。

  我才是苏吉利口中的那个桂花,是广寒宫的桂花仙姬,因为私自引天火,被天庭责罚贬为了凡人,身体受天火侵蚀,注定活不了多久。

  苏吉利把一切罪责都归结于自己,求了嫦娥很久,嫦娥毕竟舍不得桂花仙姬受难,最后决定帮助苏吉利,瞒着整个九重天,将我还有和我的真身藏在杭州城的飘香楼。苏吉利还用他生为灶神的吉利,许了我安稳的一生。

  我虽然还没有想起曾经的感情,却认定当年的桂花仙姬也是喜欢苏吉利的,羞于承认便日日跟他作对,傲娇的属性,同现在的我是一模一样。

  就像我一直喜欢苏吉利,却只敢借着酒后胡言乱语说出来。

  凝眸那棵孤零零的桂花树,我想起站在桂花树下那个深情的苏吉利。

  原来,他一直等的便是傻乎乎的我。

  我想起他梦中的那几句:“桂花,我喜欢你——。”

  我哭着喃喃:“苏吉利,我也喜欢你。”

  可惜他再也听不到我说的话。

  可惜我再也看不见欠抽的他。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五点半下班 到六点十五吃完饭 六点十五到七点溜达买水果 七点到八点画画,听得到(画画的时候不能听得到,画画用脑) ...
    CassielLi阅读 143评论 0 0
  • 10月10日 星期二 天气阴 10月10日清晨音频 各位同学,大家早上好,今天是我们100天精华内容领读营的第46...
    爱运动爱学习阅读 330评论 0 0
  • 6.13 星期二 阴(60)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要去全国家校共育模范学校------潍坊清平...
    王界程阅读 82评论 0 0
  • 我感恩的人好多,今天我就说说现实中的两个老人。 一位老奶奶现在已经九十岁了,她好说好道很善言辞,大家都喜欢到她家去...
    感恩自然阅读 98评论 6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