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一座城的最大恶意,从房东开始!

2020年6月8日,也就是昨天,是我搬离出租屋的最后一天。

1.

像往常的慵懒时光一样,躺在床上玩手机、刷剧,饿的时候就出门买上一大桶自嗨锅来吃一吃。

约好跟房东的三四点钟会面,却让我等了一下午,这是万“恶”之源。

由于要挤上三站地铁赶上五点钟的车车,终于在四点二十几分,我拨通了房东的微信语音电话,手机那头传来孩子的嬉闹声,房东嘴里也应和着“马上就来、马上就来”。

我站在封闭的门后踱步着,与此同时传来一阵阵敲门声,打开门是对面的敲门声,嘴里喊着“检修燃气”,心想准是对面落了空,于是赶紧叫上燃气师傅先来检修房东家。想着就要离开这个明租半年、实住两个月的出租屋,最后的完美ending、也带着最后的眷念,最后再多停留几分钟,也顺带帮上房东个小忙。

燃气师傅一边在阳台检修,我一边在半开的门口往电梯的方向张望,只希望下个电梯门开的时候出来的是房东本人!

终于卡在了四点半,我决定出发了,拖着仅存的行李箱奔向车站,边走边给房东发微信,解释自己赶时间,所以把钥匙先放到楼下门卫室。

逃离了封闭的电梯,走向门卫室,只见门卫大叔和物业人员在里面站着,敷衍地推脱着钥匙丢了怎么办,着急忙慌的我只能赶紧安慰他们房东十分钟之内就来拿,本想刷完门口的门禁递给离我最近的物业人员,可保安大叔的一句“自己放”让我觉得对这个小区顿感失落,连忙将钥匙放到小台子上飞奔向车站。

2.

拖着行李箱从无障碍电梯进了地铁站,一边给房东拨通了电话,电话那头聊天的声音层出不穷,而我也一直用“喂喂喂”试图引起房东的注意,僵持了五分钟之久,无人理会的失望感油然而生。

赶车要紧,于是拖着行李箱去乘坐地铁,巧不巧的是你等的地铁永远刚走,看着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内心也是无比焦灼,反复搜了搜高德地图上的距离,十六分钟应该来得及,终于坐上了地铁赶往车站。

期间,收到了房东的语音电话,说是去楼上拍了好久的门没人应答,还被质问这房子都没看完就走了!(此处特别想接一句:wtf!等了一下午不来?发的文字和语音记录都在,为什么不看?)

出于对老年人的尊重,连忙解释道赶时间,换来的还是一连串的抱怨,终于挂断了电话。

3.

四点五十八分,手忙脚乱的我看到二维码购票,于是打开支付宝开始扫码,只看到一个需要微信关注继续购票,于是选择放弃。

心慌慌地跑去自助售票机查看,已无车次。

最后还是跑到人工窗口买票,走的时候窗口工作人员说:跑快点儿,车走了找我退票。

说完谢谢一个箭步,终于成功坐上了车车。

4.

说到这儿,万“恶”其实还没数落完,重头戏还在后面。

房东拿着视频通话开始指指点点厨房的各种油渍,说来也甚是奇葩,半年期间从来没用过油烟机和燃气灶的我顿时火冒三丈,没有用过这些东西何来的一层层油覆盖其上之说?

更甚之,其言辞强烈,打着“将房子干干净净交给你”的旗号坑蒙拐骗,殊不知当初其儿媳妇匆匆赶来从门卫或物业那里拿来,嘴里念叨着上位租客有洁癖,房子打扫过后从来没有检查过。这难道不是前后矛盾吗?

本来自认倒霉,让房东自行找保洁,费用我来出,可事后想想心有不甘。

今天与房东大战“三百回合”,鉴于各自的疏忽,平摊费用,于是扣除了100元保洁费后,我将电费补齐,删除去微信,最后写下了这篇文章。

其实,写文章的时候中断了好久,纠结着这样负情绪的东西适不适合发在自己的平台,加之事情已经解决,自己的情绪也趋于平和。

可后来转念,既然此刻文思如泉涌,那就借着文字,数落这段黑色的历史,借以提醒大家:

奉劝大家以后租房子前都要拍照留存

一处油烟 一处灰尘都给他留下证据

此次的奇葩经历,让原本对于这座城几乎零好感的感觉又雪上加霜,所以再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