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昼夜巡曲》第二章 尸变

上一章 (第一章 墨迹酒馆

陈默一行三人从墨迹酒馆出来的时候,早已夜深人静。

“这可是100万啊!默爷你拿大头50万,我和朱九每人20万,剩下10万做这次任务经费绰绰有余。老罗还送了你一瓶星夜,白捡了20万还犹豫什么!”打了鸡血的伊米看到陈默有些踌躇,生怕他反悔。

可正是这高额的赏金和临走前罗夏白送的星夜让陈默有些许不安。

和以往不同,这次罗夏到最后也没说明白在东辉炼铁厂闹事的到底是什么妖物。陈默依稀记得,三年前圣索菲亚教堂地下室的三头犬差点儿把他们仨留在了地狱,也就值个30万。

“默爷,别胡思乱想了,咱这不也是走投无路了嘛。再说了,没有什么牛鬼蛇神是我朱九解决不了的,如果有,不是还有你嘛。”朱九也是怕这到嘴的肥肉跑了,赶紧在一旁敲边鼓。

“时候也不早了,回去踏踏实实睡个好觉。”陈默索性也放弃了挣扎,摇摇头,苦笑了一下,“这两天收拾收拾装备,三天后凌晨4点老地方见。”

三天后,夜色将近,一辆破吉普停在了鹅城东郊废弃的东辉炼铁厂外。

不知是不是遇上了鬼打墙,导航仪失灵了,陈默一行三人在丛林里兜兜转转绕了将近十个多钟才找到炼铁厂,逐渐攀升的气温也是有点反常。

炼铁厂的外墙黑乎乎的一片,只有烟囱顶端还稀稀疏疏缠绕着几根爬山虎,黄绿斑驳,奄奄一息。

陈默走进一瞧,墙上黑乎乎的玩意儿是被烧焦的是爬山虎和青苔一类的植被,再加上这高得反常的气温,陈默断定这厂子里肯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看来罗夏的线报还是准确的。

炼铁厂大门早已敞开着,几根粗铁链和一把大锁被扔在一旁,不知道是里边的妖兽所为,还是有人也在打妖兽的主意,捷足先登。

于是,陈默一行三人不得不提高了警惕,赶紧带上装备和口粮,进了炼铁厂。

厂子里黑漆漆,没有半点光亮。

伊米那副眼镜是自己花了不少银子改造过的,有夜视模式;而吸血鬼一族本就是暗夜里的生物,早就习惯了黑暗的环境,陈默自然不受影响;而朱九,担心开了探照灯惊扰了猎物,便从背包掏出一个方盒,挑了好一阵子才从里面挑了两只还在蠕动的白色幼虫,吧唧一声把幼虫撵爆,把爆出的黏液抹在了眼皮上,立马像开了天眼似的,视线清晰,陈默和伊米却看得胃里一阵翻涌。

“这可是祖传的苗蛊秘术,就算是个瞎子都能立马重见光明。二位爷要不要也整点儿?”朱九看着他俩一脸嫌弃,想调戏一番。

“谢您嘞!这玩意还是您留着自个儿慢慢享用吧,”伊米顶了一句便言归正传,“这东辉炼铁厂之前是鹅城最大的钢材生产基地,七年前因锅炉房爆炸事故损失惨重,多年积累的利润也弥补不了死亡员工的巨额赔款和大量成品的损毁,便倒闭了,金主不知所踪,所以一直废弃于此。后来鹅城重新规格产业布局,东郊一带被规划为绿化保留地,东辉便被淹没在从林里,至今无人问津。厂子共五层,地下一层是锅炉房,地上四层分别是库房、生产车间、质检室、行政部门和厂长办公室。厂长办公室在四层南侧402室,要不咱们先上那看看?说不好还能赚点外快。”

伊米在这支赏金三人小分队里一直负责信息收集整理和背景资料调查,从没有失误。当然,作为一个矮人族应有的天性,他最大的爱好便是研发各种奇奇怪怪的武器和工具。只不过自从上次,陈默和朱九亲眼看着他照着不知从哪弄来的《炼金术不完全指导手册》研制出来的超级缩小射线枪,把家里的小强变成了足足有2米多长的巨型蟑螂后,便只有伊米亲自为自己的发明做小白鼠了。

“先去地下一层的锅炉房看看吧,毕竟之前的事故是在那产生的,肯定有什么蹊跷。”陈默思忖一会,便拿定了主意。

陈默当然还有别的考虑,室内的温度已经热得让人汗流浃背,这工厂已经废弃了好几年,应该是不会有热源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在这盘踞的妖物散发的热量。而刚刚厂子外墙的植被都被高温烧焦,只有烟囱顶端的植被还活着,所以热量应该是自下而上散发的。

于是,照着伊米的工厂结构图,陈默打头阵,朱九殿后,三人挪着小碎步来到了电梯井旁。

如果工厂结构图没有误差的话,这电梯是到达地下一层的唯一通道。

朱九稍一使劲,便把电梯门扒拉开了。他探着头往电梯井上下瞧了瞧,还好,电梯厢停在顶层,不然还得费点功夫给电梯厢开个孔。

陈默听了听,下面没什么声响,便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嘭的一声,陈默安全着陆之后,眼前的一切却是触目惊心。

电梯井外,不到三百平的房间里,整整齐齐地排布着六台锅炉,虽然炉体焦黑,但是没有发生形变,完全不像经历过什么爆炸事故。而地上,躺着几十具风干的尸体!

尸体呈现着极度扭曲的姿势,从几台锅炉底部一路延伸,最后都堆积在了电梯门口。这根本不是因为什么爆炸事故瞬间毙命,分明是被高温慢慢折磨,拼了命想从电梯井逃生却逃命无门!

陈默虽然曾经也是滥杀无辜的吸血鬼,死尸没少见,可从没见过如此残忍的手段。

他咽了咽唾沫,颤抖着走出了电梯井,俯下身去,强忍着胃的抽搐,希望能从这些尸体上发现点蛛丝马迹。

“啊!”突然身后一声惨叫,陈默浑身一激灵,转身便瞬间亮出了利爪和獠牙,俯下身子,双腿微屈,眉头紧皱,血红的双眸如火山喷发般射出炙热的目光。

原来是伊米。他刚收起飞天钩,就被眼前这一幕吓得瘫坐在地上。

“我去你….!”陈默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看来被吓得不轻。

哗啦哗啦!一阵急促的铁链摩擦声和金属和墙体摩擦的刺耳声从电梯井上方传来,伴随着火光四溅,恍惚能听到朱九声嘶力竭的一声“快跑!”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伊米纵身一跃,扑倒了干尸堆里。

身后一身巨响,一股热浪从电梯井口扑面而来,而电梯箱因高空坠落产生的巨大冲击力而严重变形。

陈默倒是及时闪身没受到什么伤害。可伊米趴在干尸堆里,面前正是一具干尸严重萎缩的头颅和黑洞洞的眼眶。这接二连三的惊吓吓得伊米蔫了声。

紧接着又是“嘭”的一声,朱九落到了电梯箱上,费劲吃奶的力气才从电梯厢和电梯井口的缝隙挤了出来。

朱九从背包里抽出一根三尺来长的法杖,法杖顶端往四周渗出幽幽的蓝光。看到陈默和伊米都相安无事,松了口气。

刚刚电梯厢无端端地坠落让朱九也有些惴惴不安,说道:“咱们得利索点儿了,我总感觉有 埋伏。”刚刚电梯厢坠落让朱九也有些惴惴不安。

陈默又何尝不担心。

朱九一把拎起伊米,啪啪俩耳光抽得伊米回过了神,三人便在这锅炉房里细细盘查。

刚下来的时候受了惊,没来得及仔细看,这一细查,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锅炉房的六面墙体并不是混凝土,而是钢铁一类的材质,而且几面墙体的连接处都有没拼接的痕迹,看样子是由铁水一次性浇筑而成的密闭空间。墙上密密麻麻地刻着怪异的符号,陈默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怎么也回忆不起来在哪见过。

朱九打开六台锅炉门,发现里面层层叠叠堆着不少干尸横七竖八的干尸,和外面的干尸一样,姿势怪异,表情扭曲。角落里散落了几根零碎的骨头,或许是之前困在里面的暂且只能称为生物的东西自相残杀的结果吧,朱九没敢再往下想象。

而锅炉房的东南角,一排陈列柜和几台台式电脑引起了伊米的注意。似乎是匆忙间为了销毁什么信息,陈列柜里只剩下几根试管和玻璃器皿,而台式电脑或许因为高温的原因,显示器和机箱都变了形,根本无法启动。

“罗夏那老头不会是耍我们呢吧!什么破玩意儿!折腾半天除了一堆干尸啥也没找着!”朱九咒骂着,狠狠踹了一脚锅炉。

“咣!”朱九这力道着实不轻,锅炉发出一记闷响。

紧接着,又是“咣”的一声,朱九身后的锅炉里突然传来一记闷响。

“别踹了!”陈默被这响声震得脑袋直疼,青筋暴起。

朱九突然压低了嗓门,声音有些颤抖:“我…我只踹了一脚。”

三人面面相觑,踱着步聚到了一起,背靠着背,攥紧了拳头。

房间里安静得出奇,只能听到三人急促的喘息声。

“咣!”“咣!”“咣!”

突然,周围几个锅炉晃动起来,频率不断加快,陈默头疼欲裂,面目狰狞,渐渐露出了爪子和獠牙。

伊米脚下的干尸咔嚓一声抬起了头,嘴角咧到了耳根,露出让人发毛的笑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随着晚霞渐渐褪去,大地的余热也慢慢消散,鹅城蜕下蝉翼般的金纱,披上了五彩斑斓的霓虹,和以往一样,迎接又一个纸醉金迷...
    傻鳗阅读 365评论 1 1
  • BiuBiu,今天猎得一树黄毛丫头,柔柔的,暖暖的,把手机拿在手上卡嚓一刻,就像猎人瞄准抢咔嚓掉一树小黄“鸟”,嘻...
    几米2017阅读 153评论 0 0
  • 1、儿歌游戏:oa 7、8、9、10单元,边听儿歌边玩游戏。walking walking 这个最好玩,走的时候,...
    苏夕是我阅读 127评论 0 0
  • 说到童年,总会让我忍不住看一眼我这只多灾多难的左手。我的左手上有两处明显的疤和一颗引人瞩目再惊诧的痣。其实,...
    健舒阅读 135评论 0 0
  • 一、内存 1、几个关键的数据结构 2、rehash 1)rehash标志 #define dictIsRehash...
    捉虫大师阅读 426评论 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