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梅姑娘

自从谢怜走后,顾子珉一夜白头。街头巷里都在传言,那个温文尔雅的寻园君不久之后就会随夫人一同离去。转眼三年,满园的梅花依然在冬日芬芳。在微雪初降的时候,人们偶尔可以看见独自赏梅的寻园君。

三年了,他终于接受了斯人已离的现实,着手收拾旧物。在床下角落里,顾子珉寻到一个精致的檀木盒,打开便看到当日两人玩闹时争夺的画卷。他展开看到她隽秀的字迹,是她惯用的语气:

我记得那年梅花绽繁,微雪中你扶枝独立,我坐在火炉旁手捧经卷,屋内青烟袅袅。我一抬头就看见你的身姿,眉眼间已有了长大的模样。我曾无数次幻想,幻想我们重逢的场景。而如今,你已站在我眼前不远的地方,我轻唤你就可以听到。在这繁华之中的安然小筑里,伴着淡淡的檀香,我终于寻回了你。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久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竹马,我是你的青梅姑娘。还好,你又回到我身旁。

他忆起当日重逢,他正扶着花枝细看着这让谢伯父痴迷的梅花,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轻唤:“寻哥哥,顾子珉。”

他回过头,推开的窗前,一个巧笑倩兮的姑娘笑意盈盈地望着他。终于见到了,他的青梅姑娘。

他再也没能忘掉这个笑容,纵然后来她如梦一样离开。人说贵人多忘事,公子多薄情。有时候,他真希望他是那寻花问柳的薄情公子。她离开,他不伤心,转身拥抱他人。可,他不是。

我的青梅姑娘,你在微雪之中寻回了我,那我应在何时何处寻回你呢?是静待来年春暖花开,还是等哪年的微雪初降?

我有点想你了,我的青梅姑娘。

后记

顾寻,字子珉,娶世交谢家幺女谢怜为妻。谢怜幼时孤僻,唯喜顾寻,自幼托于顾家长大。后顾家因故举家南迁,谢怜归谢家,温和寡言,行止有度,其父爱之,宠溺非常。几年后,顾父携子北上探亲,居谢家月余,定下儿女婚事。顾寻为妻谢怜建梅园,谢怜题名寻园,顾寻自号寻园君。二人婚后琴瑟和鸣,赌书泼茶,羡煞世人。七年后,谢怜突兀离世,寻园君一夜白头。两人婚后无子,顾寻拒绝纳妾,时人言谢氏善妒。然谢怜离世,顾寻孤独终老,世人终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她是她的光,她是她的影。我想,这就是七月与安生之间的感情。 并不是有那么多的人都像七月和安生那样的幸运,因为...
    102染色体阅读 15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