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洼洼那片苦菜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修缘

                            第十七章

                  图眼前浮利梦断刑场

                  逞草莽英雄面壁三年

      改革开放以来,人们都依居党的好政策自主创业,逐渐富裕起来。各行业的竞争也相当激烈,在市场经济的规律下,犹胜劣汰。土坷垃村六组的李耀武,从小就桀骜不驯,很有创劲,但心胸狭隘。他在镇西头创办的水泥预制厂,几年下来揽金不少。谁料想邻县的苏达江看中此生意,也在这个镇西头紧邻李耀武开了个预制厂。他们经营的都是房脊透风砖等同类产品,加之苏达江人缘好,李耀武家生意一落千丈。生意的冷淡使李耀武怒火中烧,对苏达江从此怀恨在心。

      “狗日的杂种!我叫你抢我生意,我发誓断了你的种!爷还怕你不成!”李耀武晚上在自己房中自言自语的骂着。他心中太不平衡了,认为生意的不景气,都是苏达江造成的。

    “你不要骂了,苏达江虽然抢了咱们的客源,对咱们生意造成了一定影响,但究其主要原因,是你经营不善造成的。比如,拿你对顾客的态度来说,我都受不了,何况别人!”李耀武的妻子刘丽规劝着丈夫。

    “死婆娘!妇人之见!滚一边去!”李耀武听了妻子刘丽的话,气不打一处来,一杯热茶泼了过去。刘丽吓的不敢再吭声,头上的茶水顺着发梢滴滴答答的敲打着她的善良。她担心着丈夫的火爆脾气,会搞出事来,得不偿失。结婚十年来,她太了解丈夫了,就是一根筋。他俩的对话声音很大,被房后种菜的黄嫂听了去,俗话说得好,隔墙有耳嘛!

      次日清晨,李耀武骑摩托车出门了,一溜烟的向镇南方向驶去。约半小时的路程,来到了半三分村的王旺家里。王旺从小不喜欢读书,小学毕业便辍学了,整天不务正业,偷鸡摸狗,邻居都对他嗤之以鼻。王旺虽然没读多少书,但是脑子很聪明,喜欢钻研旁门左道。他配制的炸药,威力不小,仅此于TNT,买的人也不少,人送外号“怪才王”。李耀武推门进去,空无一人,等了一柱香的功夫,只见王旺拎了一只大公鸡跑了进来。王旺看见李耀武,流露出了尴尬的神情。

      “耀武哥!不走了,坐下我给咱杀鸡,做鸡肉吃。”王旺把鸡放挂在树杆上,不自主的挠着头。

    “哦!不吃了,留着你自己吃,我来拿二斤炸药。”李耀武说明来意。

    “耀武哥!你要炸药做甚?”

    “炸鱼!”李耀武接过王旺用黄牛皮纸包装的炸药。

    “耀武哥!你可要小心了,这炸药是我才改良的配方,性子比以前的炸药更烈。”王旺再三嘱咐。

    李耀武拿看炸药回到家,把自己关在房子里,闭门谢客。他把买来的新充电式手电筒里面掏空,小心翼翼的填充满炸药,然后封口,放在小黑提包里。邪恶的心理已经吞噬了他善良的灵魂,他要利用苏达江唯一的儿子好动的天性,将其炸死,以消他心头之恨。他心中计划好一切,只等黑夜的降临。李耀武锁好房门,沾沾自喜的出去到饭店吃饭去了。点了二斤牛肉,一盘花生米,一瓶二锅头,为自己犒劳。晚上,他怕碰见人,便先睡觉。快凌晨三点的时候,李耀武蹑手蹑脚的起来,提起准备好的黑提包,放轻脚步将其放到苏达江的大门口。正在这时对面的刘大成晚上和朋友喝多了,出来门外厕所解手,看到了从苏达江门口离开的李耀武,他也没在意,解完手又进去喝酒了。

    天亮了,七点半,孩子们开始上学了。苏达江的八岁儿子苏海从大门出来去上学,看见门口有一黑提包。孩子好奇的打开了包,拿出了里面的手电,一看不亮,以为是没电了,便拿进去充电。苏海刚把手电插头插进插座,“呯”的一声便爆炸了,现场一片狼籍,孩子大哭起来。苏达江夫妇闻声到隔壁房查看,顿时魂飞魄散,孩子双手不见,满脸血肉模糊。苏达江尖叫着浑身发抖着拨打了120急救,经过医院紧急抢救,孩子性命保住了。可怜的孩子永久的失去了双手和双目,美好的人生就此断送。苏达江夫妇哭的几次昏死过去,也躺进了医院。出了这么大的事,医院报警后,警方介入调查,经过询问,很快将李耀武做为重大嫌疑讯问。刑警对周围群众也做了大量走访,黄嫂把自己听到的话一五一十的说了。刘大成将自己凌晨喝多了出来解手所见情形也做了详细的回忆。在众多的证词下,李耀武不得不交待他所有做案的经过。

    “炸药是那儿来的?”警察问。

      “半三分村王旺那儿买的。”李耀武头也没抬,他画押后,便被收监了。警方同时也逮捕了私制炸药的王旺。

      人常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尚扬威是李耀武的亲弟弟,给人当了上门女婿,随了人家女方的姓。他生的满脸横肉,贼眉鼠眼,脸上从不露半点笑容,杀气腾腾,人们都见他绕行。他时常打架斗殴,和社会混混搅和在一起,不务正业,曾因嫖娼被拘留过,罚款五千元。苏达江的妹妹苏莹人长的很漂亮,尚扬威有空就死皮白脸的纠缠,苏莹很是反感。碍于尚扬威是社会人渣,苏莹从不迁怒他,只是再三忍让。尚扬威得寸进尺,对苏莹偶尔还动手动脚,得知苏莹最近谈了男朋友,很是脑火。苏莹谈的男朋友田亮在镇中心开了个服装超市,生意不错。这个小伙子年轻有为,三十而立,一米八的个头,面如凝脂,明目皓齿,两道剑眉,气度非凡,搏得了苏莹的芳心。尚扬威得不到苏莹,气急败坏,领着几个小混混去找田亮的麻烦。

    “他妈的!你敢动老子的马子!活腻歪了!”尚扬威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抓住田亮的领口,抡拳欲打,被众人拉开制止。

    “你有本事,苏莹咋瞧不上你这个人渣?还来我面前张牙舞爪,不嫌丢人,太不男人了!”田亮也不甘示弱,对尚扬威一番讥讽。

    “你等着!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尚扬威暴跳如雷,众人将其劝走。田亮也回店里继续做生意,把这事也没放心上,他不会与这种人一般见识的。

    田亮在与尚扬威争吵的次日晚上,约了苏莹去玩。他们高兴的去县城吃烧烤,K歌,逛街,享受着温馨的夜色。尚扬威在夜深人静时,拎了一桶汽油,顺卷闸门底下倒进了田亮的服装超市,燃起了罪恶的火焰。大火惊醒了熟睡中的邻居,拨打了119,从房子中撤了出来。大火经过三个小时消防压制,终于熄灭,未殃及邻里。这次大火让田亮服装超市烧毁炲尽,满目凄凉,众人都十分惋惜,议论纷纷。通过查看街头监控,警方很快将尚扬威抓获归案,他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警官!我赔他田亮三百万,放了我行吗?我只是图一时之快!”尚扬威天真的问。

    “你赔了再说!”警察回应尚扬威,同时白了他一眼,笑了。尚扬威赔了钱后,警察并没放了他,反而羁押了。

      正值全国性打黑除恶行动,公安机关提起公诉,法院如期判决了近期发生的特大刑事案件。依据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 【放火罪、决水罪、爆炸罪、投放危险物质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之一】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判处尚扬威三年有期徒刑,立即执行。

      依据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 【放火罪、决水罪、爆炸罪、投放危险物质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之二】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判处李耀武死刑,立即执行。

    公审会场,人山人海,响起了大快人心的掌声,邪恶恐怖的火焰淹灭在人民公正的呼声中。

        2018.10.15(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