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患病12年,丈夫和保姆产生情愫,女儿劝母:你还要我爸怎样

人生两件事:忙着,清醒做事;闲着,糊涂做人。人生两个基本点:糊涂点,潇洒点。

糊涂是一种心态,更是一种修为。糊涂的人,计较得少,却觅得人生的大滋味。

妻子糖尿病12年,丈夫跟保姆产生了情愫

今年54岁的封慧和丈夫张国强已经结婚35年,两人育有一个女儿,张国强是出生于农村,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考上大学才走出了农村,随后结识了在城里的封慧,此时的封慧是一家国企工人,拥有着人人羡慕的铁饭碗。

由于家庭背景和知识层面有着较大的出入,婚后夫妻二人的感情并不是很好,妻子封慧始终看不起农村人,里里外外对张国强和公公婆婆透露着各种嫌弃,以至于公公婆婆几乎都不会来这小两口的家。

张国强是个聪明的人,这么多年凭借着自身的努力,也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不仅有了房子,车子,还有自己的工厂,在周围邻居眼里,他也算是个成功人士了。

12年前,妻子封慧被检查出了糖尿病,于是乎就在家里静养,张国强担起了家庭里的重任,给妻子看病,帮女儿成家,只是封慧的病情并没有好转,5年前因为糖尿病引起的并发症让腿部疼痛难忍,以至于路都走不了,这5年来,封慧也是几乎连楼都没有下去过。

张国强一边照顾着妻子,一边还要赚钱养家,实在是有些分身无术,只好请了一个保姆来给做饭,只是让封慧想不通的是,这5年,虽说是有保姆做饭,可她从来没有见过保姆到底是谁,不仅如此,自从丈夫请了保姆后,晚上几乎就很少回家,就算回来基本也是00点以后,完全是把家当作了旅馆一样,夫妻两人之间也没有过多的沟通,甚至连话都说不上一句。

时间久了,日子长了,封慧也从亲戚和朋友们口中听说丈夫在外和别人居住在一起,只是她的身体不好,走也走不了,也就没有过多的去管丈夫的事情,直到去年的时候,封慧腿部疾病恶化疼痛难忍,出于无奈之下就把腿给截肢了。

封慧截肢后,作为丈夫的张国强又给妻子装上了假肢,近一年的恢复和训练,封慧也能扶着拐杖行走了,此时她经过多方面的打听才知道,原来丈夫这么多年一直是和保姆居住在一块。

事实上张国强对待封慧还算不错的,每天都会买一些封慧爱吃的菜放在冰箱,一日三餐都会做好给封慧带上来,封慧也曾向张国强说过这事,她表示以前我动不了,你和保姆搭理在一块就算了,现在我能自己做饭了,把保姆给辞退了,你每天早点回来就行。

可张国强并没有理会封慧的这些话,依旧我行我素,这让封慧气不打一处来,所以她要为自己讨个说法,想让张国强做个决定,随后从女儿那里得知保姆居住的小区后,封慧就找上了门。

保姆是一个离异的女人,名叫文瑶,她居住的地方离封慧走路只有十来分钟的路程,这是张国强租的房子,当文瑶看到封慧找上门时,一时也有些懵。

封慧质问着文瑶,女人何必为难女人,为什么要趁人之危来破坏别人的家庭?听到此话,文瑶也有些生气,她表示,我没有为难你,这么多年,你吃的饭都是我做的。说完便不想再多说什么,随后就躲进了家里。

让封慧没想到的是,刚说几句话,张国强也从这个家里出来了,张国强看到妻子封慧的到来,一时也有些恍惚,在听到封慧要讨说法时,他直言现在我正在收拾衣服,本来就准备回家的。

看到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以及封慧咄咄逼人的询问,张国强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随后开车扬长而去,张国强走后,封慧继续质问着文瑶,只是不管怎么质问,文瑶都不愿意正面回应她和张国强的关系。

文瑶也许自知理亏,走出门就给张国强打了电话,表示以后不要再来了,我过我的生活,本来是安安宁宁的,现在鸡飞狗跳,你重新找个保姆吧。文瑶也承诺会和张国强保持距离。

而一旁的邻居就有些抱打不平了,他们纷纷劝说封慧,这么多年了,人家把你照顾的也挺好,你住楼上,每天吃的都是人家做的饭,不仅如此,你的女儿女婿也会来这里住,你的家人都是默认文瑶的存在,何必把事情闹大,冷静处理不好吗?

面对众人的劝说,封慧并不想过多的理会,只表示,我没让她给我做饭吃,说完便离开了文瑶家。

丈夫的苦水

封慧回到家后径直走向了张国强的卧室,她怀念着以前的种种过往,封慧说,张国强以前对我还算蛮好的,会带我一块出去玩,一块出去吃饭,他很老实的,但人不傻很聪明,现在看我病了,没有利用价值了,就变心了,人总是会变的。

当她打开张国强的衣柜时,里面只放了几件不穿的衣服,这么多年没有打理都发了霉,在联想起张国强在文瑶的出租房里放了那么多衣服,而且还有新买的衣服,她这才明白,原来张国强早已把那里当作了家。

正想着的时候,张国强突然也回来了,他问封慧有没有什么菜想要买的,可对于张国强的示好,封慧并没有理会,她再次质问起了张国强,你在外面跟保姆生活了四五年为什么不承认,每天晚上回来那么晚不敢跟我碰面,就是怕我说你,为什么一边要照顾着我,一边还要跟别人生活在一起,如果你好好跟我说,我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

面对封慧的质问,张国强痛快地承认了,他表示,这么多年,吃饭都是保姆做的,每天我都会给你送过来,人在一起时间长了,日久生情。我外甥是医院的院长,他说你的病活不了多长时间,让我每天照顾好你,吃好就行,这么多年,难道我没照顾好你吗?吃的都是进口药,一日三餐送到手,你的退休金我一分都没要,治病,装假肢都是我统统包揽的,我作为一个男人来说,无愧于社会,无愧于你。

张国强认为自己这么多年对妻子封慧照顾有加,本来走不了路,现在也能走了,对封慧也尽到了责任和义务并没有抛妻弃子,所以自己的所作所为对得起自己良心,对得起封慧。

可这些在封慧眼里,她认可张国强对自己的照顾,但这并不是就能成为张国强越轨的理由,封慧表示,你在外跟保姆生活在一起,欺骗了我这么多年,就是有愧于我,你今天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跟我在一起好好的,为什么会选择封慧,她抽烟,喝酒,吃槟榔..,..简直是五毒俱全,是不是我没有利用价值了,你才选择她的。

听到这番话,张国强有些无奈了,他直言表示,你有什么利用价值?我照顾了你15年了,你生病都有12年了,我这个情况做到了一个男人的义务,如果我不想照看你,早就跟你离婚了,我把你打点的妥妥当当的,每天你都是在我耳边唠叨,就连女儿都说你在无理取闹,只要你还活着,我就一直会负责你,其它方面的事情你也不要说我了不好吗?我也不可能做到那么十全十美。

要好好过日子,我就把你的生活都安排好,你就没必要去搞这些东西,管我那么多干什么,既然你要搞这么多事情出来,那干脆就离婚好了,我什么东西都不要,都给你。

听到张国强再次提出了离婚,一旁坐着的封慧有些坐不住了,她强烈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表示不会离婚的。

张国强则表示,你不离婚现在就是这个样子,接受得了就接受,接受不了就离婚,你的工资你自己用,五万块钱我马上转给你,利息也给你,其它的什么东西我统统都不要,你过你的,我过我的。

然而封慧却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激怒了张国强,她表示,我就是不离婚,拖着你,你对不住我。

张国强愤怒的咆哮着,我照顾了你15年啊,你作为一个妻子,照顾我一天没有,为这个家庭做出了什么贡献,我照顾了你,你应该心里要存感激,为什么非要在这里闹事?说完张国强便不再理会妻子,直言跟你交流没有意义。

女儿的苦水,你只管你自己开心,从来不为我们考虑

眼下无法在跟张国强继续沟通下去,只好再找到文瑶,封慧认为,只要文瑶不再跟张国强一起有搭理,那么张国强可能会回心转意,可文瑶却表示,我从来没想过要破坏她们的家庭,反而还经常劝张国强要善待妻子,让他回家,我也是看张国强对待妻子照顾有加,所以才对他产生了好感,以前我是居住在很远的地方,为了方便照顾他妻子,才搬到距离进一点的地方,就是怕她有事的时候,找不到人。

只是张国强喜欢打点小牌,每次呆在这里很晚才走,他也不愿意回家,因为他的妻子每次都会骂他,作为一个女人,也不要动不动就骂自己的丈夫啊,你要骂他,谁愿意回家呢?

说着张国强的女儿张丽也赶过来了,她表示文瑶阿姨对我妈其实也不差的,我现在跟我爸说了之后,他现在回家的次数也多了,就是感情方面我爸的心不再我妈妈身上了,但照顾方面一点都没含糊,给我妈端饭,端屎端尿,洗脸,洗脚,洗澡,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

而且我爸给我妈吃药的钱,外婆外公的赡养费,我爸通通都会支付,我妈妈的养老金,我爸就说让我妈自己拿着,不要她的一分钱,一个男人做到这个份上,除了感情没有付出外,还要我爸怎么样呢?

家里的亲戚和邻居,多多少少都是知道我爸再跟文瑶阿姨一起生活,但我妈一病这么多年,失去了母亲的助力,家里所有的困难都是我爸扛下来的,我也理解了父亲,接受她跟文瑶阿姨在一起,虽然他的道德方面有问题,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站在我们的角度七七八八的一看,有什么办法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文瑶阿姨这个人确实是个很不错的人,我生病什么的,都是她在照顾我的,可以说,她也算我们家里的一份子。

张丽的突然出现变成了说客,她也为文瑶和父亲抱打着不平,随后回到家中劝说母亲,想要她想开一点,可当封慧看到女儿上门当说客的时候,气更是不打一处来了,她渴望女儿去找文瑶,让她离我们家庭远一点,不要在跟张国强有来往,破坏别人的家庭。

对于母亲的诉求,张丽一时犯了难,她表示我以什么态度去找人家说这个事情,人家对我们挺好,我的孩子从小到大都是文瑶阿姨帮忙带的,我有什么资格去说人家?你生病了就那么自私,从来不考虑我们的感受,帮不上家里的忙,当初还让我不要生孩子。

话还没说完,封慧就打断了女儿的话,她表示,对啊人家帮你带了孩子,是啊,你的孩子就不应该生,还让人家帮你带孩子,那不是更加纵了文瑶破坏我们家庭吗?

听完母亲的话,张丽哼笑了一声,她向母亲表示:你从来都不会为我考虑一下,我理解父亲的难,更加理解你的苦,但也希望你能理解一下我们的感受,你只希望你一个人开心了就好,你从始至终只考虑自己,从来不为别人考虑一下。

说着母女俩吵了起来,张丽发泄似的说着,我能为你考虑,你也要为我们考虑,如果我没为你考虑,只为自己考虑,我就不会去劝说我爸,我爸现在是不是回来的次数多了?他的心不在你这里了,能回来就不错了,你还要他怎么样?非要让我去找文瑶阿姨,我跟她又没有血缘关系,孩子都是人家带大的,我有什么资格去找她麻烦,你可不可以不要揪着这件事不放。

最终封慧也做出了让步,表示自己以后不会唠叨丈夫了,同时也表示只要丈夫晚上能够早点回来就行,其它的事情不过多干涉,张国强也同意了,从文瑶的出租房清理回来了自己的衣物,他表示会对妻子负责到底,不过真心希望妻子能够把脾气收敛一些,注意说话的方式。

未经他人苦,不劝别人善

张丽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对于张国强来说,他能没有任何抱怨照顾身患重病的妻子这么多年,这一点也是值得被肯定的,自己飞的同时还能回头对妻子负责尽义务,没有抛妻弃子,这一点更是值得被肯定的。

不过话又说了回来,他的道德方面确实是有些问题,但他是对是错,我们不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评判,也是一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毕竟未经他人苦,不劝别人善。

对于妻子封慧来说,身体情况已经这样了,应该放宽心,过好每一天的生活,不要被情所困,因为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人生就如一粒尘埃,表面是自己做主宰,实际上却被天地、人道主宰着。很多人事的变迁,我们无法左右,就只能随缘。要想活得快乐,要学会清醒地做事,糊涂地做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完美,什么都看清了,污点也昭然了。活得太认真,所以很痛苦。

人要看淡一点,伤害就会少一点,人要糊涂一点,快乐也就会多一点。

对此大家是怎么看待张国强的行为呢?他的做法是对还是错呢?欢迎大家留言讨论,给出不一样的声音,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