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衣柜,需要整理了吗?

小时候,常常是在某个晴好的日子,料理完菜园或者是爷爷粮店里的事情以后,奶奶会从箱子里搬出一摞摞衣服,堆在很高的椅子上——换季了,原来压在箱底的衣服要拿出来晾晒,然后被认真地叠起,等我们要穿的时候方便取用。奶奶取完衣物后没有盖上的箱子,我总觉得像极了打着呵欠的老人。

从院子里长长的竹竿上收回来的衣服,往往需要五六个并排而立的椅子来放置。我们在椅子对面坐定,奶奶便开始给我分配任务,比如,离我最近的那几把椅子上的衣服归我。

所以说,很大程度上,奶奶塑造了我衣柜里面的样子。我的衣柜并不整齐,衣服一件件堆叠,不好翻找,有时某件当季的衣服压在箱底,来年才会被发现。奶奶衣箱里的衣服,也是如此。

但是,和奶奶一起叠衣服的日子,真的很快乐。不是因为我勤快,乐于去做这件事情,而是因为在叠衣服的过程里,我总能收获到奶奶口中的故事,它们鲜活生动,对于幼时的我具有莫大的吸引力。

奶奶健谈,我不像她。四个儿女中,叔叔和二姑最像奶奶,我爸和大姑性格则更像爷爷。我的性格则跟我爸相仿,话很少。所以每每奶奶侃侃而谈,我都是那个乖巧的倾听者,偶尔表示一下意外或好奇的情绪,鼓励她继续讲下去。

“叠裤子的时候,捏住两条裤腿的中缝线,提起来抖平,然后让两面贴在一起,把中缝线夹在中间……对折,再对折……对了,叠成这样的小方块。”奶奶一边说,一边示范,身旁的衣服已经累起了一小摞。我照她说的去做,学会了把衬衣和裤子叠成长方形,把袜子团成团儿。奶奶絮絮而谈,不可思议的故事便像星星,在脑海里次第亮起。比如说鬼魂存在的真实性,因为她听说邻居某某家的宝宝一直哭,嘴里喊着看见了已经故去的谁谁谁;或者是在某个悲切的守灵的夜,桌子上的茶壶盖突然发出上下开合的声响……这种故事我听得津津有味,以至于初中赶早读的一个清晨,走在老街上,忍不住去看临街摆放的一口棺材,以及棺材前的一张照片,怎么也挪不开眼,而后幻觉出现,那张故去的脸上浮现出打招呼似的神秘的笑。又甚至于在大舅爷去世的日子,我妄图透过贴上黄纸片的棺材缝隙,去瞧再也不会醒来的人到底是什么模样。

奶奶不仅会讲这些神奇的故事,还会讲讲家事。讲我爸小时候的暴躁脾气,说我妈当年在我们家隔壁学做成衣,之后跟我爸相识的往事。我很爱听,这种故事能让我无限度地在精神上接近外出务工的爸妈。

家里衣服很多,每个季度基本上都会拿出来晾晒和整理。在衣服堆里,我时常能发现一些有趣的地方。比如说奶奶的衣服,大都有样式繁复的花纹,小碎花总是挤挤挨挨,大花朵又总是大得惊人,从胸前延伸到下摆;爷爷夏天离不开白色的小背心,上面总能找到几个不显眼的小破洞;妈妈的衣服款式很多,大都是端庄素静的颜色;爸爸的衣服少而厚重,跟爷爷的一样,外套多是沉闷的黑或灰,没有什么变化。我穿衣的启蒙,也正起源于此,很受妈妈衣物的影响,她的每一件衣服,我都叠过,感受和观察过它们的材质和款式。若不是我骨架小,这些衣服肯定被我穿个遍。

也有奶奶回来得晚,又要给我们做饭,把叠衣服的活计完全交给我的时候。我学她的样子把衣服折好,同类的衣服摞在一起,再抱回那两只张着大嘴,打着呵欠的木箱子里,等着奶奶忙完以后,笑眯眯地夸我。

我记得这是我跟奶奶最亲密的一段岁月,也记得我们之间的亲密关系是在什么时候戛然而止。

青春期,女孩子开始追求干净和卫生,讨厌老人劳作归来,伸手去够的黑乎乎的毛巾,放在老屋角落里的夜壶,经脉突出、布满斑点的大手和褶皱的面容,以及对于我们温寒的絮絮关怀。不断“更新”的我们拒绝着这样的生活,与之碰撞和冲突,要撞开一条新路去。而老人仿佛是在某一段路上就停下了脚步,他们不再改变,日复一日,越来越陈旧。

因为这些无法与爱匹敌的变化,我在生活里独自划了条小船,离开了奶奶。无论是空间上,还是心灵上,我拒绝她原封不动的融入。或许,是长大和变老让我们分离,变得生疏,但我依然爱她,依然回头张望,看着她一天天变老,再也不能像我小时候赌气跑出家门的时候那样,一把抓住我的手,把我领回家。

最近在看近藤麻理惠的《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想起了每到换季就会整理一次的奶奶,并且对着书本,开始整理自己的生活。

在丢掉近60%的衣物后,我的衣柜变得整齐干净,衣物分明,这时我才确定:书中给出的建议是正确且有意义的。

杂乱的原因是什么呢,我想是惰性让我们忘记问问自己:

衣柜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我所需要并且让我心动的吗?

我真的会叠衣服吗?

衣服到底是该挂,还是该叠起来?

从小到大,我们都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理,小时候最主要的任务是学习,长大后则以工作为重心,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整理内务很重要。内务,似乎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不需要像对待工作和学习,去追求完美。所以很多人像我一样,越来越敷衍,每一次从衣柜里搜罗出出门穿的衣服以后,便会迫不及待地关上柜门,能不再打开,就尽量不打开,散乱的衣物不会给我们带来欣喜的感觉。

但现在,我的情况在慢慢好转。打开衣柜,我能感受到整齐清爽、一目了然的快乐,我会将这种简单的享受延续下去。

整理衣物给自己带来了多么大的改变,这需要整理过的人亲自去体会。那种豁然开朗的感受,毫不逊色于完美完成一项高难度的工作,或是挣到一笔不菲的稿费。那么如何整理衣物,才能让衣柜也成为自己心动的地方,让里面的衣物如同我们的工作目标一般清晰可见?

我想把近藤麻理惠的方法分享给亲爱的你们,以下是我的摘录,希望能帮助到像我之前一样,衣柜里总是扯出这个,又带出那个,总是一副乱糟糟状态的你们:

一、先把家里所有的衣服都放在地上

把壁橱的抽屉、卧室的衣柜、床底下的收纳箱里的衣服一件不漏地全部集中在一处。

据统计,整理最初阶段的人均上装数量在一百六十件左右。大多数人面对着堆成小山般的上衣一时感到茫然无措,不由地惊叹:“我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衣服……”

接下来要开始一件一件地把它们拿在手中,触摸之后去确认“这件衣服,会让我心动吗?”“下一次,我还想不想穿它?”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留下它;如果毫无心动感,果断丢弃它,相信我,你再也不会穿上它。

二、家居服——不要因为“扔了可惜”,就当家居服

家居服并不是要穿给别人欣赏,但你不觉得正因为如此,才更要换上最让自己心动得家居服来提升自我形象吗?

如果整天都穿着运动服,自然就会变成一个适合运动服的人。这句话听起来也许有点极端,但确实是这么回事。

三、衣服的收纳:“折叠收纳法

折叠衣服的真正价值在于通过自己的双手接触衣服,把能量注入到衣服当中。

当主人用心地整理衣服时,对衣服而言也是一种非常舒服的、被注入了能量的过程。因此,折得好的衣服,褶皱会被整平,质地也会更显得紧密有光泽。

折衣服,并不是单纯为了收纳而将衣服折小的作业,而是对一直为自己服务的衣服表示抚慰和爱意的行为。

四、衣服的折法

“竖着”是收纳最基本的原则。折好后应该是一个简单而光滑的长方形。合适的折叠法是由“黄金点”决定的。(具体折法会在下一篇推文里详细讲解)

五、衣服的摆法

选择悬挂衣服的标准是:挂起来时,衣服本身也会感到开心。例如那些清风吹来时会翩翩起舞、摇曳生姿的衣服,还有那些质料挺括一板一眼的衣服,我往往会满怀敬意地把它们挂在衣架上。

这里有一个能够长久地保持整理后完美状态的小窍门:

把衣服按“往右上方”的排列方式来悬挂。

当我们在纸上画出一个往右上方走的箭头时,胸部附近有一种微微心动的感觉,因为往右上方的线条会让人觉得舒服。把这个原理应用在衣柜的收纳上,就能随时把这种“心动的感觉”带进衣柜。

按衣服的不同类别来说,从左边开始依次为:大衣、连身洋装、夹克、裤子、裙子、衬衫等。

呼~打了这么久的字,终于把自己正在实践着的衣物收纳法最精华的部分推荐给大家了,抽个时间试一试吧,希望大家都能有所收获。

下一次,我会把书中具体的折衣服的方法介绍给大家,下次再见啦。

■ Over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