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疑似“凤凰男”成了我老公

01


前些天,日本公主下嫁平民的消息铺天盖地,我看了,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却又有些理解,虽然最后新闻说,两人不一定在一起,但是公主心动的过程,我身同感受。

我和老公的结合,是一件让人有些非议的过程,虽然我们并不在意。

我是一个深圳本地房东的女儿,当然算不上什么公主。在本地有一栋房子收租,不是很多家庭可以做到。

我的父亲是深圳某村村民,改革开放初期,祖上都在这条村里,那时候,这里还是烂地,村民大都靠着过去香港做民工,或者倒腾些衣服什么的回来,拿到市场里卖。

我家的地儿,原先并没有这么大,就是大约几十平方的样子,那时候,还只是一些烂泥烂砖建成的房子,据说我出生前,我母亲住的房子还会漏水。

一九七八年左右,我父亲的四嫂,也就是我的四伯娘,拿砖头去围住了村边那一排没人要的烂泥墙,我父亲也跟着去占了一点,然后回到自己家里,也依样子圈了一圈。

接着我出生了,我母亲住在医院里,我父亲都没空来看,因为他每天都去香港,或者到蛇口那边去找活干,他要赚钱,来把圈好的地,建起房子来。

一开始,我家的房子,只有两层半,但在当时,已经算不错,虽然我父亲欠了不少钱,但是随着房子租出去,收入逐渐增加,还在之后,我们的生活好了起来。

母亲是个贤惠的女人,也是一个有想法的女人,她跟四伯娘学习,开始控制家里的收入,慢慢地,继续的钱,用来加建房子,到我十三岁的时候,家里的房子已经五层。

之后,到我读大学时,房子已经加建到七层,外墙也弄了好看的淡红色,成了村里标准的出租房。

我们家把一楼都拿来住,二楼开始就出租给打工的人。

02

读大学的时候,在迎新晚会上,我认识了老公陈帆。

陈帆风趣幽默,当时他就追我,我对他所有方面都算满意,但是有一点,我不满意,他不是本地人,他是湖北的。

不是我对外省男人有歧视,而是父亲从小就教导我,不要远嫁,也不要随便结交非本地的男朋友。

我犹豫了很久,但是我和陈帆在偶尔的一些活动中,感觉非常合拍,我心动了,答应了他的追求。

于是我隐瞒着家里,和陈帆进行了“地下情”。和陈帆交往,我没有透露自己的家境。陈帆也没有打探,大概是因为这样,我们才会互相吸引,走到一起。

学校里,除了我从小到大的好友柠檬知道我的家世,其他人都不知道,我也不会特意说。

我觉得,一个人在外面生活,不要暴露自己的家世,是最为安全的。贫穷还是富贵,这些,无需时刻告诉人家。有钱的人,自然比你更有钱,没钱的人,还有比你更加没钱的,这就是世道。

而且,父亲也从小教导我,作为本地姑娘,会有很多人居心叵测,对我心怀不轨,尤其在和男生交往的时候,没有到了非嫁不可的地步,都不要轻易说出来。

一开始,我以为父亲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才这样说;后来,才明白,父亲在用自己的方式在教我学会自我保护。

世界上,如果你透露了自己是有钱的,那么,每个无缘无故的接近你的,大都是有目的,至于什么目的,要对方揭开谜底。

03

从大学到婚纱是很多姑娘的梦想。

四年来,和陈帆在一起,我们真的有感情。陈帆家在湖北,大三的时候,我跟他回家过,他的家在黄石的农村。房子,是几年前他的大姑,拿了点钱回来修的。

陈帆的家境确实不好,陈帆这几年都是靠着争取奖学金和兼职,读完的,我和他在一起,没有做过不合理的要求。

我从小环境优渥,但没有大小姐脾气,我和陈帆在一起,我们最多去看看电影,或者周末去骑车爬山,并不像其他情侣一样,要去高级餐厅或者要求对方买贵重的礼物。

虽然家里是收租的,但母亲从小就教导我,每个人的钱都是来之不易的,挥霍并不是好习惯,她也从来不会给我很多钱乱花。

我跟父亲提出要跟陈帆结婚的时候,我父亲差点把屋子掀了。

之所以,确定要跟陈帆结婚,是因为觉得这人的人品还好,我和柠檬跟村里的其他房东的孩子也算是朋友,偶尔聚会,也会听说到很多奇葩事件,那圈子的男人里,不少都爱赌博,爱去夜总会,去搞女人,我几乎都敬谢不敏。

早几年,母亲说兰英阿姨的儿子,要找女朋友,一边说,一边看我的眼睛,我假装没看到。那个人,在那圈子朋友里,是有名的“金枪不倒”,村里那些特殊服务,也不知道还有哪家没被他光顾过,单单是这一点,我就无法接受了,再不用说其他。

男人好色,没有问题,滥交,就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了。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天天这样,不说干净不干净,以后老了,身体有没有问题都很难说。

我把这些话跟我父亲说了,我说自己不要嫁给本地那些纨绔子弟,我是真爱陈帆,老父亲神色叵测,叹了口气,终是摇了摇头,说,随便你们。

父亲在村里多年,又是男人,大概更加明白那些人的作为,也不想把女儿我推进那些火坑里,所以我和陈帆顺利结婚了。


04

婚房是父亲在东门天下买的一套房子。我觉得挺不好意思,这么大了,还没能自己买房子,还要家里给的房子做嫁妆。

陈帆在知道我的家境后,说我心机深沉,问我装得累不累。我哈哈大笑,我说,当然得装,不然怎么知道,你是看上我的人,还是看上我的钱。

陈帆翻了几个白眼,说,那我还得感谢你不嫌弃贫穷的我,我现在还没能挣到大钱,但我会为我们的小家努力。

毕业后,我的工作是在一家外企上班,平常比较忙,偶尔要到其他国家出差。

陈帆在我父亲的资助下,在华强北开了一个倒腾电子设备的档口。开始的时候,他都是自己干活,后来客户多了,请了一个远房亲戚做小弟。

当初父亲提出打本给他做生意,我有点怕伤他自尊心,没想到他倒是接受了。我妈还私下问我,陈帆是不是松了一口气,不用去给别人打工。我说不是,打工有时候比创业要轻松,创业自己做老板要操心一切,而打工,大多数时候,只要老板和高层来烦恼一切,员工好好完成自己的职责就好。

从陈帆愿意接受父亲的资金开始,我就明白,他是为我们的小家开始努力。

陈帆虽然出身农村,但是多年来的读书和兼职经历,锻炼了他愿意吃苦和打拼的性格。

我当初就是喜欢他这一点,才会想着嫁给他,不然父母反对这一关,真的不好过。

一个男人,可以没钱,但不能永远没钱。村里姐妹聚会,也听了不少八卦,除了我嫁给外省男人,还有一些女孩子也嫁到外省,但是多数都过得不幸福,原因都是男方发现女方有钱以后,男方亲戚就开始提出各种各样不合理的要求,甚至那男人也开始不奋斗,游手好闲。

05

有时候姐妹们在讨论,门当户对依然重要。这一点没有错,但我觉得一个男人他本身的品质也是很重要的,对于陈帆,我就挺满意。

我和陈帆约定,不要把我家里的情况跟他家里人说得太清楚,反正离得远,说什么都有人信。人和人之间,除了亲密关系的人,其他人,还是不要透露太多信息。虽然说,别人不一定会因为钱而接近你,但是这世上就是有太多人因为钱而发生各种矛盾。

陈帆也明白这一点,他没二话。柠檬说,你老公也太明白事理了吧,你这样说,他都没有反抗,也没有说你看不起他的家里人。我笑而不语。

我并不期望他可以像印钞机一样赚大把的钱回家,却过得累成狗,又或者得去声色场所应酬。我对我的家庭唯一一个要求就是,好好工作,好好生活,不和别人攀比,尽自己所能过。

06

不知不觉,我和陈帆结婚四年,这一年我怀孕了,我辞职待产,给陈帆把他档口的EBAY给做了起来。有时候我也去档口给他看,等他可以分身出门去处理事情。

我们的档口赚的钱不算多,但是够开支。

我们去上班可以走路,大约二十分钟,我们没有买私家车,只有一辆可以送货的金杯。

虽然有些忙,有时候他要加班赶着出货,我也陪着他,这样一起为自己小家奋斗,真的感觉很好。

周五下班,又要赶着出货,陈帆抱歉地看了我一眼,又回过头去继续给那些产品打包。

看着他额头上留下的汗,还有他坚挺的侧影,我觉得我更加爱他了,我在心里对肚子里的宝宝说:“小飞飞(我们给女儿想的名字,我们比较想要女儿,所以就愉快地决定了这胎应该是女儿,至于是不是,我们真不知道。),这就是你爸爸,他在为我们努力赚钱,我们都要好好爱他。”




无戒90天写作练习训练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