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你的,我的一一

<一>

我认识王一一的时候,是08年9月4号,那时她比我大一整岁,她穿着凉拖,脚趾甲上还涂着惨不忍睹的指甲油,当然,这个场景,她忘了,真忘还是假忘,我不知道,反正我记忆犹新,当然记忆最新的是我当时果断而又腹黑的看了看帅帅的王爸爸,心里在想,这到底是不是亲父女。

然后王一一闯祸了,她把凌男的精华素or乳液or面霜,我不知道,反正摔碎了。后来我也给你打碎过一瓶,不过没有赔。

那时候我们貌似真的没有什么交情哎,光记得你的“锦瑟系列”让我无语。即使换网名,锦瑟二字也必然是后缀,她无端的喜欢“锦瑟”这个词,我竟从未追问过。

还记得我们一起看过的N多小说么,有一本叫做《当时已惘然》,赵允嘉 死了,可是我记得最深的桥段,还是你问我“学校里还有自行车修理班?”瞧吧,我们多么的没心没肺,堪比晓婷当时看《唐山大地震》时,相当有才的用唐山口音模仿。

好像08年的冬天过得充实而温暖,因为住的宿舍是活动室改造的,学期初我们会和别的同学交足800住宿费,而在期末的时候会给我们返回的300块钱,比现在发工资还要高兴。

我还记得那年我过了个生日,正好十九岁,每十九年,阴历和阳历会重逢一次。我那时候多嫩啊,不过你当时已经二十岁了,你永远比我大一年零13天。

<二>

你有的时候倔的要命,我又极其的没有原则,嘴还毒。大矛盾,小矛盾,不知道闹了多少次,可是看清对方的时候,已经视彼为此。

老东门,西市场,山师,泉城路,还有城建的农贸。

挤公交成了必修课,我会在车门恰好在我面前打开的时候,对你无比臭屁的说一句:美女效应。也会晕车晕的难受的时候,在你身上各种坐,各种趴。我记得有一次简直不行了,我就坐在地上,头埋在你的腿上。

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晕车的时候,我发誓不出去了, 可是每次你一号召,我立马响应。

我每次买衣服都会不听你劝,被臭骂一顿后,再按照你的想法买。

事实证明,我是个受虐狂,而你很欣然的接受这一切。

<三>

我很能吃,不过那时候你会管着我,你知道我爱吃肉,会惦记着给我买根鸡腿。我还记得有个男人给你买了三根鸡腿,我和甜甜一人扯了一根,那是我吃过的最大的鸡腿,会不会是鸵鸟和鸡杂交的。

我叫你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发嗲,我也喜欢你在我床上玩电脑,我在你床上睡觉,很有家里的感觉。

我不喜欢看电影,因为我不知道看什么好,都是你看什么,我就看什么。

你良心发现的时候,也会在网上搜兼职,不过在我的印象里,你干的没我干的多。

我卖过报纸,干过短促,当过家教,还在精品店混过日头。

你和我一块跟着乐乐从黄台弄回几大袋美宝莲BB霜试用妆,赚了100多块钱,我记得当时很纠结啊,因为在黄台吃饭的时候,我实在拿不定主意,到底是要牛肉面还是猪肉面。我忘了最后要的什么了,只是那上面只有三片又小又薄的肉片。

你去学校对面去力诺瑞特当过服务生,我记得我当时回家报助理会计师刚返校回去,眼巴巴盼着你回来,你果真给我带了肉。

<四>

你现在不会想到我穿着哪件短袖吧?是的,就是10年一块买的,11年回学校你放在盆子里给我洗了接近半个小时,12年你看到我穿着它的照片时吐槽我的那件粉粉嫩嫩,掉了颜色,打折处理,买一送一的那件。

每次穿的时候,都会很想你,比凌男的鞋子要正放还要深刻。

你要知道,

丢了一个你,

我也找不到了自己。

----------------------------------------------------------------------------

这是2013年5.26写的,好巧,2016年5.27号,王一一出嫁,这三年内,我们见面的次数比起刚毕业时候少了很多,再也不会因为想念而默默流泪亦或是嚎啕大哭,感情依旧很深,我多么庆幸,我这八年的时光,你的存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最近投了一次稿子,编辑说人物不够丰满,没有录用。可能是因为学法律的原因,我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写言情小说。所以,把前部...
    想Z阅读 352评论 0 2
  • 2017.7.9第39天 星期日 阵雨 今天周末了,也没时间陪儿子,儿子上午去学吉他课了,中午午饭自己解决...
    鑫隆妈妈阅读 113评论 0 0
  • 秋冬季节,姑娘们最关心的还是显高瘦的问题,搭配不好会显得很臃肿~于是今儿个就继续分享一部分针织开衫时尚适用的穿搭技...
    禾木记阅读 183评论 0 0
  • 磁拉磁拉……父亲和母亲在水泥地上铲沙子,火红的太阳刺的人睁不开眼,黑孩躲在大树下望着父亲母亲,一双乌黑的眼...
    一川野草阅读 17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