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学重年,再添两度春秋

日子过得挺快,转眼这年也快过完了,去年的这个时候,还正是除夕呢!这弹指一响,就是一年过去了。

挺清闲的这一阵,这两年过春节,吃酒宴基本上没有,有么也就一顿,一天三餐,大部分是跟父母在家里一起用了,偶尔出去耍耍,也不出多少远路了。兄弟们都各自有营生了,不像当年能叫出来玩就能出来了,生活嘛,不同阶段面对不同的事,和不同的人相处,各自安生,这也挺好。

在这个家过年,第十七个年头了,我原来以为在第十五年的时候,应该会再搬一次家,搬回老家去,想象中的老家总还是老样子,还有那条深邃的小巷子,一眼可以望到头,巷子里头还有那间药店,那家旅馆,那个我每年夏天从家门口跑五十米就能到的可以买冰淇淋的小卖部……但是不然,如今的高楼林立,早没有当年老房子的味道了,而且,也永远不会有了。

我稍稍大一些的时候(也不知道多大)吧,老爸给家里盖了第三层楼,按现在来说就是违章搭建吧(其实按那时候说也是违章的),所以为了拆得方便,地板只是用木板搭起来的,盖起来干嘛呢?让我一个人有个地方待着呗。我也高兴啊,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书架,足矣了。所以与其说是第三层楼,无非就是多一个房间而已嘛。

只是没过多久,见没有要拆的动静,这胆儿又肥了点起来,不如再建个阳台吧。还真搞了,那时候有独立一层阳台的人家真是不多,起码周围邻居没有一家有。阳台虽然不大,但是一个人站在上面是什么感觉,就是周边人家的屋顶,全都一览无余了,这瓦片上面有什么,看得清清楚楚,鸟窝、羽毛球、破鞋、锅碗瓢盆啥都能看到。特别是,我可以顺阳台爬到人家屋顶上去,还挺安全(那时候也没多想从屋顶二层楼摔下去是什么后果),所以那阵子有小伙伴来家里玩躲猫猫的,爬到屋顶上藏好绝对找不出来人。时间长了,屋檐下也搭上鸟窝了,也在上面放些花花草草养着,加上这朝向,晒被子、晒衣服特别方便,也正是如此,夏天的时候待不得,那时候家里也没装空调,一到暑假,一早的时候太阳就照进屋里来了,我起床后下楼,再回来只能等到傍晚了,你想啊,那个木板地,太阳晒得发烫,白天待楼上蒸得像在桑拿房一样,谁受得了。

不过坏在夏天,好也在夏天,到晚上的时候就爽了嘛。晚上六七点的时候上楼,地板还是烫着的呢,拎一桶水,往地上一泼,再来一桶,往阳台上一泼,躺椅来一张,然后躺着,嘿,光膀子不光膀子的,谁管得着,吹吹风,看万家灯火,看星星月亮。晚了后回屋睡觉,半夜睡得太热了,再回到阳台上去,在躺椅躺着,反正父母上不来,他们也管不着我。躺着睡着又冷了,再回屋去,有时候嘛,就爬到人家屋顶上靠墙傻傻地坐着,周围漆黑一片也看不见啥东西,能看见发光的东西,用现在会的一句话就是“对月形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

一个人一个房睡得时候,就不会那么安分了,把房门一关,把沿楼梯口二楼的房门也一关,就谁也看不见谁了。床头灯开起来,就躺在床上看书了,那时候看的最多的还是漫画,小店里两块钱一本,手掌大小的《小叮当》、《小忍者》、《七龙珠》、《脑筋急转弯》……大概每周都会去买一本,累积了不少,只是后来没有保存下来。床头灯会从门缝里透出光去,二楼的老妈查岗的话,看到灯光就会上来催我睡觉。所以有时候,就把自己整个蒙在被子里看,连床头灯带书打包脑袋一起,这种忐忑的感觉,真是挺刺激的。

我家那个小院有四户人家,其余三家都是老人家,有一家两口子有一对双胞胎孙女,有一家的那位老大爷喜欢喝酒,年轻的时候大概是酒喝坏了肚子做了手术,所以肚脐眼这个位置留了刀疤,夏天他袒胸露乳的时候我能看到,之前我只看到老妈这里留刀疤,老妈说是因为生我才留下的,所以看到老大爷这儿也有疤的时候,我寻思着他大概也生过孩子了,还有一家的老婆婆是一个聋子,我还记得有一次在她家门口踢足球的时候,有一脚踢偏然后正中她脸上来着,然后吓得逃走了,大致上就是这么个印象了。

后来的后来,这里果然还是要拆掉了,左邻右舍都在收拾准备搬迁的那段日子里,大家还会在巷子里、院子里聊聊家常,然后偶尔拍些照片留念,只是我真的不太喜欢拍照片(到现在也是),所以到如今,对那个时候自己的家和周围的人,除此之外,就没有留下更多的记忆了。

今天,活到第三十二个年头了,还算活得挺好的。开车回家的时候,还会听五月天的那首《干杯》:“会不会,有一天,时间真的能倒退,退回你的我的回不去的悠悠的岁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天阴沉沉的,好像有点下雨不下雨的样子。志明与春娇拖着他们的行李又一次漫漫的迈入了生活的漩涡惑溪流中。 城市的空间不...
    米澜盛若阅读 380评论 1 4
  • 老薛的《意外》唱道:明知这是一场意外,你要不要来?艺术家的歌词里总是描绘着独特的世界,一切都可控。可实际呢,意外如...
    小小辉的奇幻漂流阅读 360评论 0 0
  • 我预感我很可能会在某一个黄昏,落日与晚霞之间,在沙漠的两座沙丘之间,安静幸福地停止心跳。我已看见了生命与自然的交接...
    十迦风阅读 409评论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