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学习第91篇《郑风 子衿》(全)

弘毅乐学书院之学妹读经

《诗经》学习第91篇《郑风 子衿》

【原文阅读】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纵我不往,子宁nìng不嗣yí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tāo兮达tà兮,在城阙què兮。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译文参考】

青青的是你的衣领,悠悠的是我的心境。

纵然不曾去看你,你难道就不给我传音讯?

青青的是你的佩带,悠悠的是我的情怀。

纵然不曾去看你,难道你就不能到我这来?

走来走去张眼望啊,在这高高的观楼上。

一天不见你的面,好像已有三个月那样长!

【字词注释】

(1)子衿:周代读书人的服装。子,男子的美称,这里即指“你”。衿,即襟,衣服的胸前部分。

(2)悠悠:忧思不断的样子。

(3)宁(nìng):岂,难道。

(4)嗣(yí)音:寄传音讯。嗣,通“贻”,给、寄的意思 。

(5)佩:这里指系佩玉的绶带。

(6)挑(tāo)兮达(tà)兮:独自走来走去的样子。挑,也作“佻”。

(7)城阙:城门两边的观楼。

【诗歌赏析】

          《子衿》是《诗经》中的一首名篇。

此诗写单相思,描写一个女子思念她的心上人。她热恋着一位青年,他们相约在城阙见面,但久等不至,歌者望眼欲穿,焦急地来回走动,埋怨情人不来赴约,更怪他不捎信来,于是唱出此诗寄托其情思。

      每当看到颜色青青的东西,女子就会想起心上人青青的衣领和青青的佩玉。她登上城门楼,就是想看见心上人的踪影。如果有一天看不见,她便觉得如隔三月。

        全诗采用倒叙的手法,充分描写了女子单相思的心理活动,维肖维妙,而且意境很美,是一首难得的优美的情歌,成为中国文学史上描写相思之情的经典作品。

  前两章以“我”的口气自述怀人。“青青子衿”,“青青子佩”,是以恋人的衣饰借代恋人。对方的衣饰给她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使她念念不忘,可想见其相思萦怀之情。如今因受阻不能前去赴约,只好等恋人过来相会,可望穿秋水,不见影儿,浓浓的爱意不由转化为惆怅与幽怨:“纵然我没有去找你,你为何就不能捎个音信?纵然我没有去找你,你为何就不能主动前来?”

  第三章点明地点,写她在城楼上因久候恋人不至而心烦意乱,来来回回地走个不停,觉得虽然只有一天不见面,却好像分别了三个月那么漫长。

  全诗五十字不到,但女主人公等待恋人时的焦灼万分的情状宛然如在目 前。这种艺术效果的获得,在于诗人在创作中运用了大量的心理描写。诗中表现这个女子的动作行为仅用“挑”“达”二字,主要笔墨都用在刻划她的心理活动上,如前两章对恋人既全无音问、又不见影儿的埋怨,末章“一日不见,如三月兮”的独白。两段埋怨之辞,以“纵我”与“子宁”对举,急盼之情中不无矜持之态,令人生出无限想像,可谓字少而意多。末尾的内心独自,则通过夸张修辞技巧,造成主观时间与客观时间的反差,从而将其强烈的情绪心理形象地表现了出来,可谓因夸以成状,沿饰而得奇。这种心理描写手法,在后世文坛发展得淋漓尽致,而上溯其源,此诗已开其先。

  这首诗是《诗经》众多情爱诗歌作品中较有代表性的一篇,它鲜明地体现了那个时代的女性所具有的独立、自主、平等的思想观念和精神实质,女主人公在诗中大胆表达自己对情人的思念情感。这在《诗经》以后的历代文学作品中是少见的。

【《子衿》的反思探讨】

      《子衿》中的“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由于后世一个人的帮忙而更加广为人知。这个人就是曹操曹孟德。曹孟德有一首诗叫《短歌行》,其中就有“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抒发了他思贤才的心情,借用了《子衿》里的“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这两个句子造得实在是好,所以到今天仍然流传甚广。

        关于此诗的背景,《毛诗序》曰:

“《子衿》,刺学校废也,乱世则学校不修焉。”孔颖达疏:“郑国衰乱不修学校,学者分散,或去或留,故陈其留者恨责去者之辞,以刺学校之废也。经三章皆陈留者责去者之辞也。”

        《毛诗序》说私校废了,废了以后老师看到这些年轻人不好好读书,整天在城墙上晃荡,在那儿发愁,说“悠悠我思”。但是,古代讲师道尊严,如果学生不念书老师肯定不这么客气,而且“纵我不往,子宁不来?”“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这些也和老师不搭调。

          曹操把学校的意思转换了一下,变成思贤才,还加了两句“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就是只为你的缘故,“沉吟至今”,“沉吟”实际上就是“悠悠我思”的意思,我在那儿默默地思念。

        曹操作诗很善于从古诗里边找一些句子,加以改造。比如他的《观沧海》里有“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这样的句子,是借自司马相如。司马相如写上林苑,说太阳、月亮从园子的东边出来,从它的西边落下去,写得很夸张,夸张到有点儿不太相称。毕竟一个皇家园林再怎么大,用“日月出入”去形容总让人感觉是在吹牛,但是曹孟德用“日月之行”“星汉灿烂”“若出其中”“若出其里”来形容大海,那可就妙了,这就是曹操的一个手法,能点石成金了。

          女词人沈祖棻说,曹操借用了司马相如的句子就像“卓文君再嫁”。卓文君是守了寡以后遇上司马相如,目挑心招嫁给了司马相如,成为司马相如的夫人她就名垂青史了。“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这个句子也是如此,经曹操这么一点化也就不朽了,流传千古了。沈先生这个比喻打得很漂亮。好的语言诗句,妙入人心,想忘都忘不掉。

【《诗经》学习的背景知识】

        曹操的经学修养对其诗歌风格的影响

        在曹操现存的15题24首诗歌中,引用六经的篇目共有16首,包含了曹操大部分脍炙人口的作品,如《短歌行·对酒当歌》、《苦寒行》、《蒿里行》、《步出夏门行》等。钟嵘《诗品》云:“曹公古直,甚有悲凉之句。”此后历代论曹操诗风者,多以此为基础加以拓展,今人多用“慷慨悲凉”来概括曹操的诗风。

        曹操诗歌的“慷慨”、“古直”和“悲凉”,固然与他诗中直陈乱世民生现状的内容有关,也与曹操在诗歌中对儒家经典的引用有关。

        曹操著名的《短歌行·对酒当歌》,全诗两次征引了经典,一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二是“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均出自《毛诗》。前者征引《郑风·子衿》首句,后者征引《小雅·鹿鸣》首章。曹操对《毛诗》的这两次征引,均承袭了《毛诗》原意,并进行了创造性的发挥。诗中先征引“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以抒发求才不得的无尽忧思,而后又征引《鹿鸣》题意,以表达对已得人才的珍惜。诗歌最后一句“周公吐哺,天下归心”明确表达了渴望有人才相助的心愿。

      《短歌行·对酒当歌》是曹操慷慨诗风的代表作之一,此诗之所以备受赞誉,主要在于情感抒发的真切自然。曹操年轻时的政治理想不过是“欲为一郡守”,但时局的变换使他在权力不断扩大的同时逐渐萌生了更高的政治理想,甚至有了一统天下的愿望。这样宏伟的理想,绝不是靠个人力量可以实现的。

        因此,《短歌行》中借助经典所表达的渴求人才之情绝不是惺惺作态,而是发自内心的真实情感。经典原文因为曹操本人的政治热情而自然地统一到情感抒发的过程中,不但没有儒生治经的说教面孔,反而让经典从原篇中抽离重生,散发出慷慨动人的感染力。

参考资料:

《曹氏家族与汉晋社会文化变迁》,吴怀东 等,安徽大学出版社,2013年2月

《讲给大家的〈诗经〉》,李山,东方出版社,2019年1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