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你

我,样貌平平,身高一六,身材不均。

我弟,样貌清秀,个头一八,追随者多。

这些差别,都注定我和我弟将会有完全不同的人生。

因为某些原因在一段时间内一直同班,由于自己的各种平均,一直都是班内的没什么存在感的一角,属于默默学习的好宝宝,而他则备受瞩目,闹腾不行,老师扶头批评的头,就这样闹腾中度过了一年又一年,直到我们分开班级,年级,听到同班同学跑来问我,“那男生是你弟哟?怎么差别那么大,不是亲生的吧?那你这么长得那么.....”停顿了有三秒,我尴尬对他点了点头,寥寥几句,就结束这个话题,直到周围又清净下来,我知道,我和他终会渐行渐远。

因为课程不同,年纪不同,放假时间安排不同,见面的时间真是少之又少,还是深刻记得,那天突然间飘雪降温,坐在高中的教室昏昏欲睡,听着物理女老师一遍遍解释原理,直到他穿了一身红色皮衣敲着教室大门才打破这份岑寂,“请问xx同学在吗?能出来下吗?”,教室里突然间炸锅了,耳边充斥着男生的口哨声和起哄声,女生的碎碎念,还有一阵阵投向我的炽热的目光,物理老师咳了一声,示意让我出去,一出教室门,只见他提着我过冬的袋袋衣物,还有一些零食,以及发红冻僵的双手,我问他,是否请假出来的,他点了点头,随口聊了几句,就说走了,提着东西坐在位子上,看着他提来的零食,心里一阵暖流涌上。他还是依旧那样熬着劲,不说多。

初升高的时候,他以体育生的身份考取我的学校,结果文化分不够,在决定去读职校那天午,我们学校的舞蹈老师打电话说破例录取他,只因为之前见过几面留了一个联系方式,却也因此进入我的学校。进来后,再见到他,他换了一个“369”的军训头,之前的痞子气荡然无存,在一群迷彩服中间显得特别得出众、耀眼。

我高三,他高二,那年,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天晚上,寝室熄灯完,手机响得特别赤耳,接起来,他只说了一句话,“姐,我不想读了!”,我小心翼翼拿起手机跑到寝室外,跟他劈啪啦啦说了一大堆的“不读书”的后果,他只说,“省得爸妈压力大,这样更好。”,我气愤难过得吼着让他想清楚,他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我已经想好了”,最终,他真的没有接着读下去。人生,一张变化莫测的图纸。

在高三苦逼压力下,每个星期六星期天晚上自由打电话时间是我坚持下去的唯一动力和期盼,每次的电话时间,我总会从爸妈的口中得知最近他的近况,他最近在哪里上班?他最近有什么进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一个女生的话题频繁出现在话筒中,“你姐姐说看见你弟和一个姑娘一起”“你弟带着那姑娘去了大姨家玩,大姨说还不错呐,好看”“你弟把那姑娘的照片发给我了,我发给你看看哈”......每次,我只是淡然冷漠回应着,“弟弟谈恋爱正常,不要大惊小怪”,来回应爸妈。

那天晚上,我定时打电话回家,聊着聊着,又聊到那个姑娘,“和那姑娘刚刚在舅妈家吃饭,这会应该回来了”,我吃惊怀想着这姑娘是如何如何大胆和直接,而后,就听到爸妈零点送她去火车站等断断续续的信息,可能是嫉妒,对这个姑娘并没有太多好的看法,在高考前四个月的晚上,临时接到电话,爸爸叹了一口气说,“那姑娘怀孕了!”

听完,我觉得各种狗血的剧情确切得发生在我的生活里,不敢相信这实事,当我发信息问他时,有什么打算时,他仅仅说了,“我娶她,让孩子生下来”,我不知道他是否只是气头上说说而已,不知道自己将会面临什么,有多大的压力,只知道,后面的后面,弟弟去她们家被骂被打了,那姑娘后面也被查出,身体弱,如果这孩子拿掉以后可能生不出孩子,之后,生活又恢复到只有学习学习的状态,安静地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待家里办乔迁宴,家中特嘱咐我请假一天回家,只到这时才见到那口中的姑娘,一米五几的个头,眉清目秀,惹人疼的模样,在一大群我们家亲戚堆里交流得游刃有余,反观,站在一旁的自己则显得多余。后面交流中,才发现这姑娘是隔壁班学艺术挺出名的姑娘,性格挺好,最终,她也放弃了学业,在家里专心养胎,在拍毕业照当天,她顶着有些显怀的肚子,拿着像素高的手机特意跑到帮我拍照,整个年级有好多人慕名跑到我们班,说想看她,我们在一个小角落里,拍了好多,相片都是定格在我们都笑得特别灿的一刹那,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这姑娘挺棒。

最终,他们俩按照计划,在年终的时候订了婚,请了好多亲戚朋友同学,一年后,生下一个特别好看的宝宝,叫里奥,突然想起《怦然心动》里面的一句话,“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遇上了就是遇上了,把握好合适的人。

亲爱的,好好走下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