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会死吗?

[妈妈,我会死吗?]

“妈妈,我会死吗?我怕死。” 好几次,你在睡前关灯后问我,有一次还哭了。我想,在春雪初晴的阳光下,在迎春、玉兰、海棠点缀的滨河公园,我们讨论 “死” 这个话题,比在关灯的卧室更轻松、更合适。而且,现在正是清明。

我说:“宝贝,你怕死对吗?” “嗯。” 你一边玩自己挑的寿司小橡皮一边回答。我说:“你知道吗?爸爸妈妈现在在家陪你的这个小长假,叫清明节,就是专门给去世的你爱的人送礼物的特殊节日,就像《寻梦环游记》里的亡灵节一样。” “ 啊,那我要买花送给妈妈。” 你说。“不对,清明节只给去世的人送东西。” 刚回来的姥姥赶紧纠正。汗,谢谢你什么都想到妈妈,但这次点儿掐得不对。我说“清明节,你姥姥回家给太姥姥姥爷上坟,你爷爷也在家给太爷爷奶奶上坟。” “什么是上坟?” 你问。“就是给去世的亲人打扫坟墓。也送一些你想送给他们的东西,比如花,比如烧一些纸钱。放假头天咱们散步,胡同里不是有好多烧纸的灰烬堆和烟味吗?” 我答。 “ 哦。他们会收到吗?” 你问。“会啊,这是专门给他们的节日。” 至少,在爱的人心里,这样相信。

我问:“你知道什么是死亡吗?” 你答:“就是嘴不张开呼吸了,心脏也不跳了,不动了,大脑也死了。” “对,最后身体会变凉,血液也不流动了。” 我说。“死亡很正常。就像咱们路过的花圃,你看去年冬天,花也落了,草也没了,树也光了,都像死了一样。但今年春天,它们又都出来,开始一个新的生命轮回!” 你摸了摸快到你胸的万年青,说 “这些嫩绿的叶子就是新的。”

“你知道吗,妈妈小时候也怕死。” 我说。“上小学的时候。因为妈妈的爸爸妈妈,就是姥姥姥爷,只有妈妈一个孩子。” “ 所以你怕你死了,姥姥姥爷就没有小宝宝了?” 你问。“ 对。但后来妈妈不那么怕死了,因为妈妈有了掌控自己的能力,知道自己不会有事,所以妈妈开始担心姥姥姥爷会不会死。” 你没有插话,我继续说,“妈妈上大学的时候,发生了非典,妈妈打电话问姥姥姥爷没事,心里就觉得踏实了。” “ 什么是非典?” 你问。“ 就是当时没有治疗方法的可怕的传染病,会让人大面积、快速死亡。” 我答。没想到在前面推着弟弟的姥姥也回头说:“姥姥小时候,比你大点的时候,也怕死,这很正常。” 哇,第一次听说姥姥小时候也怕死!莫名轻松,看来怕死真的很正常,不只是你和妈妈。而童年也那么相似,三代人了。

姥姥说:“死很正常。但要记住,生命只有一次!” 点睛之笔,太棒了,姥姥!我指着石道旁泥土里新发芽还看不出是什么的小嫩芽,说,“所以你现在还是这样的小嫩芽,你不用担心死亡,因为自然的死亡离你很远。但你需要珍惜你的生命,不然会意外死亡。” “不珍惜是什么?” 你问。“比如你横穿马路,从高楼上跳下来等等,那样生命就会在小嫩芽的时候意外结束。而且你还需要珍惜别人的生命,不然别人的生命因为你终止了,他的家人也会很伤心,他自己就再也活不过来了。因为生命只有一次。” 我答。

我以为我们的讨论结束了。没想到你指着泥土里的新芽问:“妈妈,可是它们的生命很短啊,一年就没有了。我也那么快吗?” 我指着为了防止新芽被踩而拉起的塑料绳说:“它们是植物,生命相比于你的更短暂,你的小宝宝阶段就要好多年,你和弟弟都还是小宝宝,而它们一个春天就长大了。你有思维,会保护自己不受伤,但它们不行,它们小的时候只有拉起警戒线让它们不被踩踏,不然它们的生命在刚出生的春天就结束了。” “ 那下一个春天再长出来的还是同一个它吗?” 你问。哦,这个问题还没想过。“ 不是吧,是它们的小种子宝宝,落在了它们的旁边。睡了一个冬天才重新发芽的,只是它们距离很近,所以你看不出是前一年的妈妈还是新一年的宝宝。” 我答,心想对于一年生的植物应该吗没错吧。

我说:“回家我们看看家里的绘本吧,有好多和‘死亡’相关的书。还有《寻梦环游记》也是。你都还记得吗?” “好啊。都不记得了吧。” 你诚实的回答。我说:“ 你会怕死亡,这说明你长大了,在思考死亡。你也会经历和妈妈、姥姥一样的小时候,从害怕自己死,到担心家人死,到最后对死亡很坦然了。”  你自豪的说:“ 等将来弟弟说怕死,我就告诉他不用怕,我都还活着呢!” (哇,原来这也是值得骄傲的点!)我说:“对啊,你要用你活着的生命去干你想干的事情,顺便也体验从害怕死亡,到担心家人,到掌控生活的感觉。”  “我要当警长!” 你挥舞着小拳头说。“不错!” 我鼓励说。接着,你有力的伸手向前,说:“如果谁在路上乱丢东西,谁乱放自行车,我就去找他,给他罚单!” 晕!!!宝贝,你确信你想当的是警长而不是城管吗?

回家,把绘本都找了出来。我问你讲吗?你说要自己看。你把书摊在沙发上看了很久。虽然有的讲梦想,有的讲爱,有的讲亲情,有的讲生命,当然也有直面死亡的,但其实都是生死轮回。宝贝,你现在看“ 死 ” ,害怕有少一点,理解有多一点了吗?

18040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李微识 太姥姥的葬礼 小诺第一次面对死亡,是在太姥姥的葬礼上。 当时两岁的小诺,脑袋里完全没有死亡的概念,她被...
    李微识阅读 539评论 2 2
  • 愤怒的小鸟。 如果你也喜欢画画,很高兴认识你。
    麦子家的小小阅读 47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