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计一场空

刘霞嫁给丈夫方志平的时候,他家一贫如洗,老父亲中风偏瘫在床上已经好几年了,全家都指望方母艰难的维持着,等方志平稍微大一些的时候,也能帮着为家里出力了。

当初刘霞的母亲是死活不同意闺女嫁到老方家,弟兄两个不说,还有一个躺在床上的老爹,三间烂瓦房,连个像样的结婚场地都拿不出来。奈何刘霞是死活看上了方志平,这一生非方志平不嫁。一看女儿铁了心要进老方家,刘母只得含泪应允。

刘霞过门之后,跟着方志平起早贪黑地去家具厂做工,方志平是个木匠,会做些柜子、桌子、条几等家具。刘霞跟着帮忙打磨、喷漆,虽然苦些、累些,但小两口天天能在一起,即便是喝风也能喝出甜味来。何况,四只手一天到晚不停的忙,日子总归有扒出来的那一天。

一年之后,刘霞生下了女儿方灵,然后她就留在家里一边照看女儿,一边帮婆婆干些力所能及的活。

方志安比哥哥方志平小八岁,正因为他是家里最小的,大家都十分的宠爱他。脏活累活都被方志平母子承包了,躺在床上的方父一有点儿好吃的就会像哄小孩子一样全都给方志安。虽然家穷,但是在父母和大哥的关爱下,方志安健健康康的长大了,但是性格却跟大哥相差十万八千里。一个老实肯干,努力白手起家;一个偷奸耍滑,一天到晚总想不劳而获。

就在方灵考上大学的那一年,方志平得了脑卒中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黯然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方志平走的时候,家里的二层小楼拔地而起才刚刚一年,他还没有把房子暖热就一声不吭地走了。一想到这里,刘霞就心痛的不能呼吸。都说少来夫妻老来伴,眼看闺女再有两年就大学毕业了,就像吃包子刚刚咬到馅儿,方志平却不能吃了,吃糠咽菜这么些年,却换来这样的结局。刘霞想想悲从中来,抱着丈夫的遗像嚎啕大哭。

人生最悲催的事莫过于中年丧偶、老来丧子。回想起这些年来自己兢兢业业一心为家,从来没有干过伤天害理的事,如今却落得这样的下场,刘霞顿感生不如死。要不是有女儿方灵这个精神支柱支撑着,刘霞真想跟着丈夫一起去。

患难见真情,这边刘霞还沉浸在失去丈夫的悲痛中,那边方母的算盘珠子已经打响了。

“小霞啊,志平已经走了,你要想开一点儿,你还年轻,瞅瞅再找一家吧!”一大清早,刘霞刚刚吃完饭,方母就过来了,屁股还没有挨着座就把话说开了,连个铺垫也不做。

“妈,你说啥?我不找家了,我要这儿过完下辈子,这儿就是我的家,也是灵灵的根。你是担心我不给你养老吧,你把心放到肚子里吧,该我伺候的我一分钟也不落下。”刘霞迟疑了一下,干脆利索地说。

“我把话明说了吧,志安都三十了,连个媳妇都没有,这不是没有房子嘛,所以没有姑娘愿意跟着他。现在既然志平不在了,你就不再是方家的人了,把房子腾出来,给志安结婚用吧。不管咋说,这是老方家盖的房子,是我大儿子一砖一瓦盖起来的。你这些年除了在家带带孩子、扫扫地、偶尔上地干个活,你还有啥贡献?到了连一个孙子都没有给我生出来,老方家还指着志安赶紧结婚生个孙子给我抱呢!”方母”呼“的一下站起来,毫不客气地说起来。

“妈,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这些年,我对家里的贡献咋样,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公公在床上的最后两年,不都是我端吃端喝?还有一家人的衣服不都是我洗的?就是这两年我跟志平搬到新房子了,才清闲一些。你瞅瞅志安眼看都三十了,还一天到晚的这里溜达那里闲逛,谁家的姑娘愿意跟着一个二流子呀?他跟他哥比起来,连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都是你娇惯的结果!房子我是不会让出来的,这是我跟志平的共同财产,你想都不要想!”刘霞血往头上涌,不管不顾里吼叫起来。

说是迟那是快,方母一把抓起放在桌子上的钥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放进自己的裤子口袋,然后挑衅地看着儿媳说:“钥匙在我这儿,我看你怎么锁门,你有本事天天坐在家里哪儿也不去,我总会找到时机把你哄出去!”

还没等把刘霞给熬败,方志安就出事了。原来,方志安看大哥的房子胜券在握,一时高兴喝过头了,骑着摩托车在回家的路上一不小心从镇西头的桥上掉下去了,足足四米高的桥,方志安连醉带晕啥也不知道了,三九的天,等人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被活活冻死了。

方母一下子失去了两个儿子,头发一夜之间全白完了,紧接着脑子也不好使了,见人就问:“你见到我儿志安了吗?饭在锅里热了好几遍,还不见他回来!”

善良的刘霞不忍心看婆婆一天比一天精神萎靡下去,不计前嫌地又把她接了过去,一日三餐精心伺候着。

不知道中间还有这一出的左邻右舍无不夸刘霞是个好女人,伺候完公公又照顾婆婆,年纪轻轻也不说改嫁,真是个难得的好媳妇,老方家是祖坟冒青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