佝偻人的爱情

一、

阿金故意低垂着头,将后背弓起来,没想到这个时间段的地铁人这么多,密密麻麻挤满了所有空间。

人群总是使他感到恐惧和害怕,他把手伸进裤带,用力地捏紧了里面的卡片,手心沁出了汗。

“喂!”好像有人在喊他。

阿金猛地抬起了头,整个上身直挺了起来。“糟了。”阿金暗呼道。

“哈!果然是个冒牌货。快给我起来,你个卑贱的直立人。”一口唾沫吐在了他洗得发皱的蓝色衬衫上,一个秃发的中年男人正怒目圆睁地看着他。

“你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你个残次品,不知道自觉两个字怎么写吗?”他挺着肚腩,越说越来劲。

阿金的整个后背都被汗水浸湿了,他挣扎着站了起来,低着头,一句话也没有说。

“切。真是没用的废物。”中年男人往阿金的小腿上狠狠踢了一脚,心满意足地笑了,围观的人也都咧着嘴跟着笑了起来。

他本不应该在白天出现的,所有人入睡后的深夜才是他的工作时间。为了维持生计,他揽下了四层楼的卫生间清洁工作,凌晨12点的钟声响起,他就会带着自己的工具进入人们工作的大厦,独自开始打扫。一层一层,深夜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幸福时光,没有人们怀疑的眼神,没有苛责的语言,没有刻意的合影,他在自己的世界里翩翩起舞,自由而愉快,当人们还在沉睡之中时,他完成手中的工作,骑着自己的小车,再一次消失在世界上,仿佛没有出现过一般。

只是今天,只是今天,他又捏了捏裤袋里的卡片,“光寿街6号命运大厦2座6层“,他查过地址,得换乘3条地铁线才能到达,平安度过了第一条线,还是在第二条线上出了情况。他叹了一口气,继续低着头缩在自己的世界里。

每个满18周岁的人,无论男女,在生日那一天,都会在基因机制的作用下,身体自然而然地佝偻起来,脊柱在半身处开始弯曲,与身体的另一部分形成范围在30度到60度之间的完美夹角。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生理表现,也是现代文明最重要的标志,人类从直立进化到佝偻整整花了半个世纪的时间,这在讲究高效的现代社会已经算是漫长无比的过程了。“最重要的进化往往来得比较缓慢,因而更显珍贵。”小学课本在介绍人类的起源和发展的篇章中如此写道。

阿金幻想了无数次自己在成年那一天变得佝偻的情景,想到可以和朋友彼此见证发生在对方身上的奇迹,想到可以和最喜欢的女生用最舒服的姿势互相打招呼,想到终于可以和父母平起平坐不再感到低人一等,阿金心中就激动难抑。从16岁到18岁那两年时间里,他每天都掰着指头算日子。“近了,近了,更近了。”他热烈地期盼和拥抱这伟大的变化。

“愚蠢的错误。”阿金重重地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鲜血从指纹之中慢慢渗透了出来,不一会儿便晕染了破皮所在的四周。

“如果没有遇见雯子,我的余生该是多么荒凉啊。可是现在,我又是多么幸福啊。”阿金的眼里重新点燃了光亮,所有的痛苦在想到雯子的那一刻就都烟消云散。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爸爸妈妈,只有雯子,会当着他的面夸赞他,“阿金,在我眼里,你比任何人都好看。”有了爱人这样的肯定,其他的诋毁又算的了什么呢!

“你是如此特殊,那样的截然不同,我爱这样的你。”雯子曾这样对他说过。“如果雯子的爸妈也能这么想就好了。“阿金的眉头又深深皱了起来。

“你丢得起这个人,我们可丢不起。给你两条路,一是跟他一刀两断,二是跟我们一刀两断。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考虑。”雯子的爸爸当着他的面怒吼道。

“雯子,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到办法,让我们的爱情得到祝福的。”阿金望着日渐憔悴的雯子,内心每时每刻都在自责,怎么能让自己的爱人受这般煎熬呢,但凡有任何方法,他都要去试一试。

“南柯医疗诊所,专治直立、半佝偻、佝偻曲线不佳等佝偻疾病。“那个站在地铁口的哥们满怀真诚地把小卡片塞到他手上,跨前一步,正打算滔滔不绝地说出自己准备已久的腹稿,阿金快速地躲开了。

他很早就知道这病很难治好,而且风险极高,他答应过爸妈,绝对不会冒生命危险去做相关手术。他本打算一扔了之,在靠近垃圾桶的那一刻改了主意,人啊,就是善变的动物。

阿金笑了起来,哪想到,现在倒真的派上了用场。

二、

命运大厦并不难找,出了地铁往南再走七百米也就到了。当他走出电梯时,倒着实惊了一下。南柯医疗诊所竟独占了整个六层,装修一新,有专门的服务人员穿着印有公司logo的制服热情地为他做着引导,前台热辣的小姐熟练地和他打起了招呼。

“先生,您好,欢迎来到南柯医疗诊所,请问您有预约吗?”

“啊?没有哎。我本来以为……”

“了解,没关系,今天人不是很多,我这就帮您登记。”她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早上十点,下午三点左右就可以看上了。”

“这么多人啊!”阿金回到。

“嗯,来我们这儿做曲度微矫的人很多,今天是周一,大家工作比较忙,来的人少一些,要是到了周五以及周末,没有预约肯定就看不上了。”

阿金望了一眼周围稀稀疏疏的访客,深吸了一口气,“好吧。人看着好像也没这么多啊。”

“您待会儿就知道了。”前台小姐神秘一笑,对着刚刚引导阿金过来的男生喊了一嘴,“小刘,带阿金先生去邵医生的贵宾休息室。

小刘应了一声好,领着他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624室,上面印着烫金的贵宾休息室几个大字。小刘一推开门,交头接耳的声音便飘了出来,里面竟是坐了十几个人。见到阿金进去,大家忽地安静了下来。

“天,这居然是一个直立人。”一个人打破了沉寂,指着阿金喊道。人群瞬间炸开了锅,“我不要和这么卑贱的物种呆在一起,快让他出去。”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共处一室,还不快滚!”

阿金尴尬一笑,幸好小刘比较机灵,看情形不对,立马带着他走了出去,“对不起,先生,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您跟我去另外一个房间里等吧,那里清净一些。”

阿金一个人坐在空旷的房间里,里面堆了一些破旧的医疗器材,地板有些潮湿,带着一丝霉味,他刷了一遍又一遍的社交新闻,吃了个中饭,中间又玩了几把手游,才等到了邵医生的传唤。

当他进入邵医生的办公室时,他正在电脑前操作着什么,因为佝偻曲度较大,整个手和脸差不多刚好贴合在了屏幕上,这就是现代人的优势,能够以最舒服的方式实现最高效的人机交互,也因此,那些处于黄金佝偻曲度之内的人在各行各业都备受重用,成为社会当之无愧的精英,阿金不禁投去了羡慕的目光。

“金先生,不好意思,怠慢了。”邵医生从电脑上卸了下来,走到阿金面前说道。

“没关系,没关系。”阿金摆了摆手。

“完全的直立人”,邵医生围着阿金走了几圈,“这种情况确实比较难办,我们之前也遇到过几个。”

“真的吗!”阿金欣喜若狂,内心充满了焦灼的渴望,“他们都被治愈了吧!”

“恰恰相反,他们全都放弃了治疗。”

“为什么!”

“因为这是在和自然进化做对。我们可以尝试为你治疗,但话说在前面,有生命危险。”邵医生扶了扶眼镜,“而且根据计算机模拟分析,出事的概率高达百分之八十。”

“没关系的,邵医生,请尽快帮我安排吧。我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所有事情,没有什么比眼睁睁地看着雯子离我远去更让人害怕的了。”

白炽灯的光线闪在邵医生的镜片上,反射出一道优美的弧光,“那好,你先把这份免责声明书签了吧。”

三、

阿金坐在回去的地铁上,一站接一站,不断有人涌入这一方小小的空间。他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新奇而熟悉的世界,四十五度的完美佝偻让他的视线和大部分人保持了平行,他终于成为了一个现代的佝偻人。想起在南柯医院这两个星期的密集治疗,那些遍布全身的医疗管,无数个日夜的恐惧害怕,阿金的眼眶里就渗出了泪水。

“雯子,等着我。我马上回来。”阿金紧紧地握起了拳头,“再也不会让你继续这么痛苦下去了,我一定要让我们的幸福得到全世界的祝福。”

他去医院的事一直瞒着雯子,只是骗她说老家有亲戚出了点事,他需要回去一趟。如果雯子知道自己要以性命换他们两人光明的未来,一定会阻止他的。

“我说过,我爱的是你的心灵,而不是你的外貌。”阿金甚至都能想到雯子要说些什么,他们的灵魂是相通的。

阿金打开手机,看着雯子几天前给他发的消息,“阿金,你什么时候回来?关于我们的事,我已经想通了。我要亲口和你说我的决定,如果可以的话,请尽快回来好吗?”他不断地摩挲着手机屏幕,一时有些害怕。

“好球。”旁边的人忽然把手扬了起来,大声喊道。他把脸转向了阿金,“嘿,哥们,看篮球么?”

“看啊,我是凯尔特人的球迷。”阿金握着的手松了下来,笑着回到。

“啊!遇到老对手了……绿衫”他指了指阿金,又指了指自己,“紫金,多么经典的回忆啊。”

“哈哈,湖人现在重组的很好,马上就有机会重新冲击联盟,当然,我们老凯子也不错,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们又会巅峰对决了。”

阿金和他互相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相视一笑。

阿金忽地豪情万丈了起来,“我们本来就已深爱,现在,我又是一个正常人,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够阻止我们?!”他飞快地给雯子回了一条信息,“雯子,我今天就回来了。我也有话要对你说,我去公司楼下找你吧!”

他闭上了眼,想起了他和雯子初次遇见的情形。那夜月色皎洁,城市庸俗的灯光也挡不住漫天撒落的星辉,阿金跟往常一样结束一天的工作,收拾完毕正打算往外走,忽地听到了重重的哭泣声。在这深夜的大楼里,竟还有另一个受伤的灵魂,阿金一时好奇,循着声音,慢慢地靠了过去。

一个穿着碎花短袖的女生正将头深深地埋在臂弯之间,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右手紧紧地握着一叠文件,听到有人靠近,抬起了头,长满雀斑的脸上梨花带雨。

“你……你……你好。”阿金一脸窘迫地看着她,憋得满脸通红,最后才冒出了这么一句话,他恨不得扇自己好几个嘴巴子。

然而雯子却哭着笑了起来,那一笑如春雨初露,就此打开了两个人的心扉。一个被工作折磨着,一个被自己的外貌折磨着,两颗年轻的心就此靠近。

“阿金,你是如此特殊,而我却是如此平凡。”雯子总是这样安慰他。

“可是,雯子,你是如此美丽,而我却如此丑陋。”阿金默默地念道,“谢谢你愿意接受一个这样残缺的我。”

地铁渐渐地驶向了终点,阿金已经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飞快地奔了出去,挤过纷涌的人流,朝着单位跑去。奔跑,唯有奔跑才能释放他此刻的热情。

“雯子,我在单位楼下的星巴克。你过来吧。”阿金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不断搓着手,双眼扫视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过客。

来了,来了,雯子穿着一件鹅黄色的连衣裙,踩着五公分左右的高跟鞋,“天啊,她今天真是美极了。”。阿金一个箭步冲到了门口,连着拉开了两扇门后左转,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停在了雯子的面前。

“阿金?”雯子大声惊呼了起来,“你怎么?”

“雯子,你听我说。为了我们两个的未来,无论什么苦我都愿意吃,无论什么险我都愿意冒,天可怜见,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可是……”雯子欲言又止。

阿金把身子背了过去,向她展示着自己四十五度的完美夹角,“你看,我再也不直立了,我成了佝偻人,我成了佝偻人。”阿金紧紧地拥抱了雯子,“这下再也没有什么能分开我们了。”

暖风习习地吹在阿金的身上,赤热的身体渴望得到回应,他越勒越紧,雯子却依旧痴痴地站立着,不发一语。

“雯子,怎么,你不为我高兴吗?”阿金终于放开了她,他凝视着雯子的双眼,就像他第一次和雯子打招呼时一样紧张。

“阿金,你知道吗?”雯子顿了一下,“我本来想和你说,我不在乎家里人怎么看你,无论怎样,我都喜欢那个独一无二的你。”,“可是,现在。”她又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你真的好普通。”

真的好普通。”雯子摇了摇头,转过身,不带一丝留恋地离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艳杏叶飘飞,余晖是彩头。一张张毓渐成毡。漂泊就如流浪儿,能几时,是立冬。 枯木竟知愁,年华迨白头。怨今生谁爱谁恨。...
    水曦蕊阅读 138评论 0 1
  • 2017年11月24日,我们的微博朋友圈再次被刷屏了。只不过这次热门事件不是什么明星出轨,也不是什么网络段子,而是...
    Jeffery_yu阅读 350评论 0 0
  • 开源了一个优化NSDate各种处理逻辑的组件,用Swift2.0 写的。GitHub地址。 让NSDate使用起来...
    danisfabric阅读 733评论 3 6
  • 现在其实我是没有耐心花时间天天追剧的,已经成了一种奢侈,更何况,电视剧的剧情太长,每每放至精彩处就预示着你马上就只...
    大尺渡负婆阅读 363评论 2 10
  • 入古风音乐的坑,大概在高中时期,那年我可还是个青涩的,带着点书生气的少女呢。 01 言归正传,什么是古风音乐? 某...
    晏二公子阅读 2,153评论 3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