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师大杀人学生:我想死但我不敢跳楼 杀了人让法院判我死刑吧

关于川师大杀人学生的事件,从3月27日开始一直追踪至今,以疯砍五十多刀的杀人方式出现在一个受到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身上,不禁让我们感叹,当今的大学生是怎么了?没有过强的求知欲,却无师自通的学会了这样残忍的手法。

▲滕刚

从四川警方和受害者芦海清的堂哥芦海强处得到的消息,有关部门对杀人嫌犯滕某进行的精神鉴定结果已经得出:滕某患有抑郁症,对其2016年3月27日的违法行为评定为部分刑事责任能力。对此,芦海强表示,不接受有关部门给出的精神鉴定结果,会申请对滕某重新精神鉴定。

▲被害人芦海清

两次会面,滕刚的沉默让罗律师印象深刻。“不像其他人那样有很多问题,他都是我一问他才一答。”滕刚唯一主动向罗律师提起的问题是:“我能不能死,能不能判死刑?”“这个问题他问了很多次,他告诉我他只想死。”得知司法程序将要持续不短的时间,罗律师表示,自己在滕刚的脸上看到了失望。

▲案件发生地

滕刚并没有表示要向芦海清的家属道歉,只告诉罗律师:“事情已经这个样子了,再道歉也已经没用了,只能让我爸妈尽可能给他们家里一些补偿。”

滕刚并不想见自己的父母。

罗律师问滕刚在大学里是否看过心理辅导老师,滕刚说没有,“他认为辅导老师对自己没用,说自己性格就这样,不可能改变,再好的专家也治不好他”。

▲图为歌唱中的被害者芦海清

第一次会面时,罗律师告诉滕刚,其父母就在看守所外守着,“他当时反应很漠然,之后还讲了一句会让他父母伤心欲绝的话,我没敢告诉他们。”滕刚告诉罗律师,他认为自己是两个极端——“特别善良又特别自私”,“善良的时候一个小动物都不敢伤害,看到什么就会流泪;自私的时候做起事来完全不考虑其他人感受”。 滕刚在自己的微博标签里写着“不怕死”3个字。“之前,我们尝试向办案单位提出做精神鉴定的申请。但当时公安部门就告诉我们,不用我们申请,他们已经委托司法鉴定机构给他做过司法精神病学鉴定了。”罗律师说。

▲入学军训时,滕刚(左)和芦海清的合影

第二次会面时,罗律师得知,滕刚的父母根据心理治疗师的嘱咐买了十几本心理书,寄到了看守所。

“为什么半个多月过去,突然就说他可能有‘精神病’了?为什么之前不说?”芦海清的堂兄芦海强气愤地问记者。

▲抑郁症鉴定证书

在滕刚的微博中,充斥着带有暴躁与戾气的文字。他不止一次地在微博上对游戏对手破口大骂并@对方。

他注册了陌陌账号并创建群组,却在微博上发布了一个女孩的照片,配文是:“我他妈一定要把这女的杀了。”

而另一方面,唱歌成了他微博中出现最多的内容。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通过“唱吧”唱一首歌发到微博上。在暴戾的字眼中,还偶尔穿插着他写给自己的“鸡汤”——“永远都保持乐观的心态好吗?每一天多笑一笑好吗?永远都不要气馁好吗?勇敢面对现实好吗?难受了抱抱自己好吗?你会更优秀的对吧?”

▲两人所住的川师大宿舍

在大学里的俄语爱好者协会招新,滕刚第一个报名。“特别积极,还问我,学校有没有意大利语的社团,想学意大利语,说是意大利的男中音也很好。”该协会的杨云(化名)同学说。

滕刚在高中时也悄悄定下了目标。“他当时问我,男中音哪个国家最好,我说是俄罗斯。他当时就跟我说,他读完大学一定要出国读研,一定要去俄罗斯。”张凉说。

而滕刚挥起50多刀后,连同芦海清的生命一起,两个人的梦想彻底破碎了。

4月4日凌晨,四川师范大学成龙校区学生公寓东苑2栋,传出撕心裂肺的哭声,那是芦家人在头七来到命案现场祭奠海清。

四川师范大学表示,他们对案件的发生表示痛心,对死者表示哀悼,对死者家属表示慰问。

一个不知名的川师大在读学生在朋友圈写下:东苑的哭声听到心都要碎了。逝者安息。

医融租写在后面的话

对于这个一心求死,却不敢自杀的孩子,我们在他这种行为之下,感受到的除了他对生命的漠视还有人性的软弱,休学、入院治疗这一系列的方式都没有能把这个少年从极端的边缘拉回来,那一刀刀砍下去的,不仅仅是生命,还有美好的未来和两个本该温暖的家庭,不是说刻苦努力的人应该在一起互相温暖吗?只愿我们能正视人性的软弱,只愿这样悲戚的声音不再响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没有太多悬念的,骑士在勇士主场,输掉了第二场比赛。据说总决赛历史上,0:2之后翻盘的就是有3次,而且还都是在20世...
    kdepp阅读 214评论 0 0
  • 上次突然有感想,写了一点又放下了,今天把它编辑完,算是对这个标题有个交代。 做销售的确是件比较好玩的事情,不会枯燥...
    兰子说阅读 210评论 0 2
  • 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好怕这种感觉,似乎这就是所谓的迷失自我吧! 原以为,剪去长发就可斩去纤纤思念,断去...
    张郢苒阅读 991评论 3 5